2007年5月16日 星期三

屠 城 就 是 屠 城 ─ 回 應 馬 力

一 九 八 九 年 六 月 四 日 凌 晨 , 北 京 天 安 門 廣 場 , 槍 聲 把 首 都 震 動 了 , 也 同 時 震 動 了 全 世 界 。 人 民 解 放 軍 , 武 力 鎮 壓 追 求 民 主 、 反 官 倒 、 反 腐 敗 的 市 民 及 大 學 生 。 這 場 驚 天 動 地 的 民 主 運 動 , 終 以 流 血 落 幕 。 十 八 年 後 的 今 天 , 國 家 雖 然 已 經 發 展 起 來 , 但 十 八 年 前 的 六 四 , 仍 然 是 傷 口 、 是 創 疤 。
應 讓 學 生 反 思 「 六 四 」
自 四 年 前 加 入 育 界 起 , 每 一 年 , 我 也 會 讓 學 生 認 識 、 了 解 、 思 考 「 六 四 」 。 目 的 是 要 讓 年 輕 一 輩 知 道 , 今 天 中 國 的 富 強 , 六 四 的 先 烈 應 記 一 功 。 課 堂 上 談 六 四 , 自 不 能 不 談 事 實 。 甚 麼 是 事 實 ? 事 實 是 , 軍 隊 坦 克 入 了 北 京 城 ; 事 實 是 , 軍 隊 動 武 , 開 槍 殺 人 ; 事 實 是 , 中 央 政 府 死 不 悔 改 ; 事 實 是 , 無 恥 之 徒 要 人 們 忘 記 國 恥 。 正 因 為 基 於 事 實 , 談 六 四 說 「 六 四 屠 城 」 、 「 血 流 成 河 」 , 是 理 所 當 然 。
向 中 央 交 心 要 有 限 度馬 力 先 生 , 我 明 白 你 要 向 中 央 交 心 , 但 也 要 有 個 限 度 。 相 信 你 也 認 同 , 六 四 有 人 被 鎮 壓 而 死 吧 ? 那 麼 我 要 問 : 要 廣 場 上 死 了 多 少 人 , 才 算 是 「 屠 殺 」 呢 ? 我 認 為 即 使 只 有 一 個 無 辜 市 民 死 在 軍 隊 的 槍 炮 下 , 也 是 屠 殺 , 何 況 連 官 方 數 字 , 也 說 有 二 十 三 人 死 亡 ! 人 民 軍 隊 不 保 護 人 民 , 也 枉 稱 「 人 民 解 放 軍 」 。 同 樣 道 理 , 只 有 一 個 無 辜 市 民 在 軍 隊 的 槍 炮 下 流 血 , 也 足 以 「 血 流 成 河 」 ! 現 在 的 學 生 , 已 是 「 後 六 四 」 的 新 生 代 , 他 們 不 了 解 六 四 , 老 師 更 應 藉 六 四 讓 學 生 多 作 反 思 , 才 能 訓 練 批 判 思 維 。 負 責 任 的 老 師 更 要 讓 學 生 明 白 , 「 六 四 屠 城 」 、 「 血 流 成 河 」 是 有 其 真 實 意 義 的 。 我 相 信 , 老 師 都 是 抱 負 責 任 、 抱 治 歷 史 應 有 的 嚴 謹 態 度 來 處 理 在 課 堂 談 六 四 的 。 你 的 批 評 , 無 的 放 矢 、 無 視 歷 史 , 實 在 令 人 失 望 。 我 以 為 , 曾 為 師 同 工 的 你 , 會 深 切 了 解 老 師 帶 領 課 堂 的 情 況 , 為 大 家 說 句 公 道 話 。 可 惜 , 已 貴 為 第 一 大 黨 的 馬 主 席 , 原 來 也 不 甚 了 了 。 今 年 談 六 四 , 我 仍 然 會 「 負 責 任 地 」 說 「 六 四 屠 城 」 、 「 血 流 成 河 」 。


許漢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