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日 星期三

勞工權益 誰去爭取

  一年一度的國際勞動節又到了,香港的工會為了爭取工人權益,例必舉行示威、遊行,但是高官們卻每每都會去參加工聯會的酒會。  工聯會是香港最大的一個工會之聯合會。眾所周知,工聯會在六十年代曾經參與發起暴動,那時候中國大陸是正處於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時代,工聯會是屬於共產黨的外圍組織,當然要緊跟中國共產黨的政策。直到今天,這個據稱擁有數十萬人的工會聯合會是否仍然站在工人的一方呢?是否會如過往般去打倒資本家呢?當然是不會了,因為現在的中國共產黨已經不是共產黨,名義上是共產黨,但實際上根本不知道是什麼黨,你可以說她是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黨,又或是保障特權階級的黨,而目前她正在搞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本身的社會主義政黨就顯得是非驢非馬。  至於工聯會在香港這個資本主義自由市場中,對於勞工利益繼續受到剝削,他們可以做些什麼呢?跟僱主的關係又是如何呢?目前,工聯會的負責人竟然成為了行政會議的成員,成了統治階層,這是十分“吊詭”的,也是十分諷刺的。現今由工聯會所辦的酒會就只是讓官紳來假裝去紀念一下勞動節,其實主要是交際應酬。我真懷疑他們到底知不知道勞動節是什麼。  究竟目前香港工人的利益是否得到保障呢?當然是不。其實,勞工的權益和福利並不會削弱香港的競爭力,也不是許多資本家口中的所謂免費午餐。所有的先進國家的經驗都告訴我們,比較好的工作條件和僱員福利讓工人可以有尊嚴地生活、可以提升生產力,也可以減少因為勞工保障不足而帶來的職業疾病和傷亡的事情,以及貧困所帶來的社會問題,其實,整體來說是可以降低整體社會的成本。譬如說,美國有最低工資的制度,但美國是否會因此而影響經濟呢?  在香港,每提起有關最低工資的問題,自由派份子就會去作出圍攻。目前香港的報章是右派,政府也是右派政府,而左派學者們完全是沒有地位的。基本上,香港工人權益的保障是並不完善的,可以說,跟開明的社會是完全脫節的。我認為勞資關係是一個對等的關係,一定要透過集體談判來決定工資和僱員的工作條件。在一些先進的國家,有關勞工福利的政策和立法是由僱主和僱員代表共同商議,形成共識後交給政府去執行。老實說,香港也要遵守國際的勞工公約,但是本地的有關立法仍然無法讓人滿意,最簡單的最低工資的立法問題也顯得拖拖拉拉。目前,香港有許多人的薪金是十分低的,雖然在失業率低的時候是無話可說,但最低工資是必要的。當然,有關最低工資的問題在社會上是會引來許多的爭論,特別是那些資本家、那些大右派社一定會是反對的,好像是要他們的命一樣。香港鄰近的地方全都有最低工資的制度,我真不明白為何“最低工資”在香港會成為了洪水猛獸。  在五月一日的勞動節,許多的工會和爭取基層利益的人士會走上街頭去遊行,不過遊行又如何呢?遊行的人數也不會多,在香港目前的這種氣氛下,去爭取工人之利益是不會得到許多的支持,但是我希望工人們自己要支持自己。如果香港繼續淪為一處“窮人看不起窮人”、“有崇拜無同情”的社會,這個社會是很難得到和諧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