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1日 星期一

. 曾蔭權如何徹底解決普選問題

會不會有雙普選(特首和立法會)?什麼時候才會有?有的是怎麼樣的普選?這是香港當前最具爭議性的問題,也是曾蔭權必須面對去解決的問題。
在競選特首期間,政綱辯論時,他曾說:假如他當選連任,會在五年的任期內,「徹底解決普選問題」。他當選後,往北京接受委任狀。溫家寶對著傳媒公開說,很欣賞曾蔭權的三點政綱:「改善民生、締造和諧、促進民主」。曾蔭權見了胡錦濤,轉述了胡對他說過:香港要循序漸進發展民主政制。最後,他還重申在競選時說過的,在任期內要「徹底解決普選問題」。
胡溫的說話,都是極具彈性、模稜兩可、缺乏具體內容、可作任何解釋的政治言語,沒有觸及雙普選。倒是曾蔭權所說的,較容易忖測,但那真確的具體內容又是怎樣的呢?
「徹底解決」不是「徹底落實」 曾蔭權在會晤胡溫前後所說的「徹底解決普選問題」,相信是曾與北京商討過並得到認同的。但要注意的是,他說的是「徹底解決」,而不是「徹底落實」。所謂「徹底解決」,並不是已經確定了民主的雙普選的時間表和模式,只是停止這個爭論,不再讓這個爭論延續下去,這也是一種「徹底解決」。
胡溫強調和諧,曾蔭權也要跟著談和諧。胡溫認為,政制和雙普選的爭論,是影響香港和諧的一個最重要問題,不「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將會永無休止地爭論下去,香港是難得和諧的。遵從這樣的指示,曾蔭權不能不一而再重申要在任期內,「徹底解決普選問題」。
假如能夠找出一個各方面都接納同意的雙普選時間表和模式,這的確算是「徹底解決」了。但是這個時間表和模式,是不是那麼容易就找得出來呢?按目前情況來看,各方面的共識全未看見端倪,而且意見的差距很大,即使強行立法通過了,還是繼續會有爭論的。
政制綠皮書方案的四個準則 估計曾蔭權也不會那麼幼稚,以為強行通過了一個時間表和模式,就會停止爭論,出現和諧。但他會認為,這樣就是交了差,以通過的法案作為結論,其後的爭論是無理取鬧,破壞和諧,違背法例,採取強烈的壓制手段。這就是他的所謂「徹底解決」吧?
曾蔭權自北京返港後,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公佈,將於七月發表的《政制綠皮書》內的方案,須符合四個準則:一、符合《基本法》;二、在市民當中有廣泛支持;三、在立法會獲得三分之二的議員支持;四、能夠得到中央政府審慎考慮,其實即批准。
他還透露:這《綠皮書》將會收集市民的意見,歸納為三個方案,一併交給市民討論。
他最後還透露:這《綠皮書》的諮詢期將更長,要在明年九月第四屆立法會議員的選舉後,才提交給這新一屆的立法會去表決。
林瑞麟的公佈,讓我們可以得到多一點資料,預測曾蔭權將會怎樣去「徹底解決普選問題」。
怎樣才算符合《基本法》?
再來研究一下,林瑞麟所提出的普選時間表和模式所須符合的四個準則。其實,這四個準則中,第一、二、四個,都是較容易解決的問題,第三個才是最關鍵的。
先來說說第一、二、四個準則。
第一個準則符合《基本法》。《基本法》在這方面的規定,只有兩條。第四十五條:「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第六十八條:「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立法會產生的具體辦法和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由附件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規定。」
上述附件二的規定如下:「二○○七年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如需對本附件的規定進行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
這些條文所說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廣泛代表性」、「民主程序」,很空泛而沒有任何的準則,必會引起爭論。但解決的辦法很簡單,《基本法》的解釋權在人大常委,再來一次「人大釋法」便可拍板解決。符合不符合《基本法》,決定權在北京。
將會有激烈的民意爭奪戰 第二個準則是,在市民當中有廣泛支持。怎樣去測量是不是得到市民的廣泛支持?除了舉行全民投票外,是無法測量得確實可信的支持度的。特區政府一定不會就政改方案進行全民投票,以沒有制訂這樣的法例,便可以一口推卻。至於一般的民意調查,規模小而又缺乏公信力,難被接納。反而政府的資源人力龐大,由它去做一個有引導性、選擇性、有利於己的民意調查,可能會舉行。
由於有這樣的一個準則,在《政制綠皮書》公佈後,香港將會有一場歷時一年的激烈的民意爭奪戰。
第四個準則是,能夠得到中央政府審慎考慮,亦即批准。在這方面,可能有兩個做法。
一、在所發表的《政制綠皮書》中,不把一些意見列入,認為這是不會得到中央政府審慎考慮的。這樣,一些較為民主的方案,都被排除了。
二、在綠皮書中,其中的一個方案,是具有民主派提出的意見的。但在諮詢期內,不斷或明或暗去吹風,透露這是不會得到中央政府審慎考慮的,以此去誘導民意,以符合第二個準則。
這兩個做法,不是相悖的,可以同時進行。這樣,方案中有某些很少的民主成份,最後這個方案也被否決了。
立法會內的三分之二多數 回過頭來,說第三個準則,在立法會內得到三分之二議員的支持。這是一個最有客觀標準的準則,但要注意,不是現有的立法會,而是明年九月選舉後產生的新立法會。
在二○○五年,表決曾蔭權提出的《政制方案》時,在六十個立法會議員中,有二十五人投了反對票,因而被否決不獲通過。當時已有傳聞,這二十五個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中,有三數個被收買而會「轉恁v,但因為堅持投反對票的超過二十人,堅守三分之一的數目,使打算「轉恁v的也自覺起不了作用,只好站穩。到了明年九月立法會選舉後,情況又如何呢?
由此可以想見,今年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以及明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將會非常激烈。區議會選舉雖與立法會議席無關,但卻是立法會選舉的前哨戰,在前者獲勝,必會對後者有很大影響。
政府、左派、保守派、保皇黨將會空巢而出,投入這兩次選舉。他們的進攻也有重點和目標的。必定會首先集中火力,向堅定的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選區進攻,目的是取代他們在立法會的議席,以此去擴大在立法會的議席,務求達到三分之二的多數。泛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要小心積極應戰了。
假如攻破了這第三個準則,曾蔭權便可順利通過他的政改方案,而他的「徹底解決普選問題」,便可算大功告成了。
是否就此沒有抗爭而和諧?
攻破這四個準則,最後獲得通過的政改方案,也將會有一些假普選的成份。例如,行政長官候選人,獲得提名的門檻很高,不獲中央政府同意的人不獲提名,亦即由中央政府欽定候選人去讓市民普選。至於立法會功能組別的選舉,亦會在候選人的產生方法上做手腳,使之成為沒有普選實質的普選。
在時間表上,會推得很遲很遲,甚至遙遙無期,將來還有很多要通過的關卡。總之,可能到了二○四七年,也沒有完全真正的普選。
這個如意算盤,是否徹底解決了普選,以後再沒有爭論,香港社會就會出現胡溫和曾蔭權心目中的和諧呢?民主的潮流不可阻擋,香港市民爭取民主的抗爭,不會就此停止。只有真正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社會,才會有真正和持久的和諧。


梅幸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