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5日 星期六

我 錯 了

澳 門 動 亂 , 紅 了 一 個 向 天 鳴 鎗 五 響 的 「 秋 水 哥 」 。 港 澳 一 衣 帶 水 , 香 港 最 近 的 紅 人 , 是 風 水 神 仙 Tony Chan , 陳 師 傅 高 人 不 露 相 , 引 發 華 文 傳 媒 獵 追 , 不 料 不 足 半 月 , 輪 到 秋 水 哥 的 英 姿 搶 佔 了 頭 版 。 從 前 上 海 有 一 首 國 語 時 代 曲 , 名 叫 「 秋 水 伊 人 」 , 由 老 牌 歌 星 龔 秋 霞 主 唱 , 今 天 的 港 澳 也 真 熱 鬧 , 一 文 一 武 , 成 就 了 一 曲 「 秋 水 Tony 」 。 秋 水 哥 鳴 鎗 事 件 , 四 方 矚 目 , 都 看 「 鏵 哥 」 如 何 發 落 。 這 是 一 宗 「 危 機 管 理 」 , 亦 即 哈 佛 工 商 管 理 課 程 的 所 謂 Crisis Management 的 個 案 研 究 , 秋 水 哥 的 五 鎗 , 據 說 未 經 上 司 號 令 , 不 但 給 鏵 哥 臉 上 抹 了 黑 , 而 且 於 澳 門 的 「 國 際 拉 斯 維 加 斯 」 的 形 象 , 抹 了 一 層 拉 屎 維 加 屎 的 城 市 戰 爭 的 拉 丁 美 洲 式 暴 戾 之 氣 , 是 想 建 功 立 業 , 還 是 想 破 壞 靠 害 , 安 的 是 什 麼 心 , 可 不 得 而 知 了 。 但 以 中 國 國 情 傳 統 , 平 心 而 論 , 面 對 猖 狂 的 敵 人 , 秋 水 哥 大 忠 至 勇 , 雖 沒 有 命 令 , 唯 當 機 立 斷 , 力 挽 狂 瀾 ─ ─ 在 這 個 關 頭 , 還 來 得 及 「 請 示 」 : 用 手 機 Call 司 警 部 , 再 由 司 警 轉 達 澳 門 警 務 署 長 , 再 由 澳 門 警 務 署 長 請 示 政 務 司 , 再 由 政 務 司 打 電 話 , 接 通 跟 秋 水 哥 在 同 一 條 街 上 只 有 二 十 公 尺 之 遙 , 殯 儀 館 的 何 鏵 , 得 到 批 准 開 鎗 的 clearing 嗎 ? 那 時 候 , 恐 怕 暴 徒 早 就 兵 分 兩 路 , 一 路 攻 打 澳 督 府 , 另 一 路 直 取 鏡 湖 殯 儀 館 , 生 擒 何 鏵 哥 了 。 因 此 秋 水 哥 的 Decision-making , 是 正 確 的 , 然 而 在 眼 紅 症 的 中 國 人 社 會 , 不 但 鎗 打 出 頭 鳥 , 連 出 頭 鳥 打 鎗 , 也 會 引 來 小 人 堆 砌 罪 名 , 亂 篤 背 脊 的 。 濠 江 子 弟 少 才 俊 , 更 無 一 個 是 男 兒 , 秋 水 哥 表 現 了 男 子 漢 的 獨 立 性 格 , 在 一 個 崇 尚 平 庸 、 無 人 敢 強 出 頭 的 農 民 社 會 , 令 人 不 由 得 為 他 的 處 境 擔 心 。 為 了 自 保 , 則 不 妨 以 退 為 進 。 秋 水 哥 寫 一 封 血 書 , 頭 綁 白 巾 , 在 澳 督 府 門 前 下 跪 , 主 動 請 罪 。 血 書 標 題 , 三 個 大 字 : 「 我 錯 了 ! 」 然 後 大 呼 : 「 我 錯 了 ! 我 錯 在 愛 國 愛 澳 。 我 錯 了 , 錯 在 眼 見 暴 徒 進 攻 , 我 竟 然 首 先 想 到 了 社 會 的 穩 定 , 特 首 的 安 危 。 我 錯 了 , 錯 在 沒 有 按 照 『 程 序 』 , 錯 在 不 夠 『 理 性 』 , 錯 在 走 出 校 門 這 許 多 年 , 還 有 一 腔 沸 騰 的 熱 血 , 尚 有 一 副 赤 膽 忠 心 。 我 錯 了 , 錯 在 千 鈞 一 髮 之 間 , 天 地 一 縷 正 氣 , 錯 在 為 國 家 , 為 澳 門 忘 卻 生 死 強 出 頭 。 我 錯 了 , 我 認 錯 , 我 懺 悔 , 但 願 這 五 顆 子 彈 , 打 中 的 是 我 這 個 忠 臣 孝 子 的 血 肉 之 軀 , 鏵 哥 , 對 不 起 ! 要 殺 要 剮 , 由 您 定 斷 吧 ! 」 說 罷 大 雨 傾 盆 , 天 公 垂 淚 , 風 雲 色 變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