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9日 星期二

香 港 回 歸 十 年

當 時 我 好 驚 。 不 斷 有 人 跟 我 說 , 解 放 軍 一 入 城 便 會 拉 一 批 反 動 分 子 , 有 人 說 要 拉 3,000 人 , 有 人 說 400 人 , 也 有 人 說 一 百 幾 十 。 甚 至 一 向 冷 靜 、 謹 慎 的 楊 懷 康 亦 對 這 些 傳 聞 半 信 半 疑 。 我 想 , 即 使 拉 二 、 三 十 人 我 也 會 榜 上 有 名 吧 。 我 於 是 作 好 心 理 準 備 , 盤 算 給 拉 了 會 帶 甚 麼 書 去 坐 牢 ; 倘 若 被 驅 逐 出 香 港 , 我 則 打 算 舉 家 搬 到 三 藩 市 去 。 作 好 心 理 準 備 , 我 以 為 接 受 現 實 便 可 以 處 之 泰 然 了 。 怎 知 午 夜 驚 醒 , 還 是 標 一 身 冷 汗 , 那 時 我 才 知 道 自 己 是 多 麼 驚 青 。 那 時 候 我 受 了 洗 禮 , 成 為 天 主 徒 ; 心 情 開 始 平 靜 下 來 , 不 再 害 怕 。 我 是 否 因 為 驚 慌 , 渴 求 上 主 的 守 護 而 皈 依 天 主 ? 後 來 我 察 覺 , 神 的 慈 愛 不 是 可 以 祈 求 得 到 的 , 而 要 靠 上 天 恩 賜 的 機 緣 。 就 算 沒 有 皈 依 天 主 , 九 七 年 後 其 實 我 亦 不 用 害 怕 。 解 放 軍 入 城 後 沒 有 拉 人 , 現 今 街 道 上 也 見 不 到 解 放 軍 。 一 切 沒 有 想 像 中 可 怕 , 但 我 仍 然 信 奉 天 主 , 感 恩 心 靈 的 安 樂 , 信 仰 顯 然 與 我 最 初 的 恐 懼 無 關 。 解 放 軍 進 城 非 但 沒 有 拉 人 , 一 如 鄧 小 平 承 諾 , 香 港 馬 照 跑 、 舞 照 跳 , 連 我 們 傳 媒 的 輿 論 自 由 也 沒 有 受 到 禁 制 。 當 然 , 回 歸 後 大 部 份 傳 媒 確 實 是 在 輿 論 上 自 我 審 查 起 來 , 有 些 更 成 為 了 北 京 和 香 港 政 府 的 喉 舌 , 取 態 比 《 人 民 日 報 》 更 不 問 是 非 、 更 左 傾 。 不 過 那 不 是 北 京 鎮 壓 或 威 逼 的 結 果 , 而 是 他 們 當 中 有 些 人 深 明 中 共 對 傳 媒 一 向 態 度 強 硬 , 心 存 恐 懼 , 故 此 無 論 是 新 聞 報 道 或 發 表 輿 論 都 小 心 翼 翼 , 惟 恐 得 罪 北 京 而 沒 有 好 結 果 。
此 外 , 有 些 行 家 則 徹 頭 徹 尾 利 潤 掛 帥 , 希 望 做 了 北 京 的 喉 舌 便 可 以 得 到 商 業 利 益 , 或 者 獲 准 在 大 陸 的 龐 大 媒 體 市 場 分 一 杯 。 亦 有 一 些 人 以 為 一 贏 得 北 京 大 人 的 垂 青 、 接 近 權 力 核 心 , 便 從 此 飛 黃 騰 達 、 光 宗 耀 祖 。 這 些 讓 香 港 傳 媒 蒙 羞 的 傳 媒 老 闆 其 實 是 自 作 孽 , 自 我 審 查 並 非 北 京 刻 意 控 制 傳 媒 的 結 果 。 我 們 壹 傳 媒 說 得 上 是 香 港 的 反 對 派 了 , 也 順 理 成 章 成 為 北 京 和 香 港 政 府 的 眼 中 釘 。 不 過 坦 白 說 , 我 們 沒 有 受 過 甚 麼 具 體 的 打 壓 或 迫 害 , 壓 力 當 然 是 無 形 的 , 而 抵 制 更 是 走 不 掉 了 ; 在 強 權 專 政 下 堅 持 民 主 自 由 , 我 們 難 道 還 奢 望 有 免 費 午 餐 嗎 ? 中 國 政 府 不 容 許 我 們 集 團 的 記 者 到 大 陸 採 訪 , 香 港 政 府 也 把 他 們 摒 諸 吹 風 會 的 門 外 , 而 我 自 己 則 更 是 十 多 年 進 不 得 大 陸 了 。 你 如 果 只 是 看 香 港 《 蘋 果 日 報 》 而 不 看 其 他 報 紙 , 你 不 難 會 以 為 香 港 是 沒 有 地 產 行 業 的 , 因 為 幾 乎 所 有 地 產 公 司 都 不 在 《 蘋 果 》 登 廣 告 ; 而 大 部 份 在 大 陸 有 生 意 的 本 地 大 公 司 也 不 會 在 我 們 的 報 紙 或 雜 誌 賣 廣 告 。 這 些 杯 葛 每 年 令 我 們 蒙 受 約 二 億 港 元 的 損 失 , 那 是 相 當 於 我 們 廣 告 總 收 入 的 四 分 一 以 上 。 廣 告 杯 葛 是 回 歸 後 才 開 始 的 。 初 期 只 是 局 部 性 、 間 歇 性 的 , 及 至 胡 錦 濤 坐 正 了 , 杯 葛 便 變 得 組 織 嚴 謹 和 長 期 性 了 。 以 前 被 杯 葛 , 我 們 向 廣 告 商 查 詢 , 他 們 會 報 以 同 情 , 表 示 無 可 奈 何 ; 現 在 則 全 面 惡 化 至 他 們 見 也 不 敢 見 我 們 , 可 見 壓 力 有 多 大 了 。 在 傳 媒 享 有 真 正 自 由 的 民 主 國 家 , 這 樣 的 杯 葛 簡 直 匪 夷 所 思 。 在 專 政 獨 裁 的 中 國 , 只 閂 水 喉 , 而 不 動 粗 禁 制 打 壓 , 那 算 是 仁 政 了 。 故 此 , 為 了 支 持 爭 取 民 主 自 由 , 為 了 替 香 港 市 民 保 留 一 片 作 其 不 平 鳴 的 自 由 空 間 、 替 他 們 發 出 反 對 的 聲 音 , 我 們 甘 願 承 受 杯 葛 , 我 們 責 無 旁 貸 啊 。 食 得 鹹 魚 抵 得 渴 , 是 不 是 ? 我 們 既 然 甘 願 做 北 京 政 府 、 香 港 政 府 的 眼 中 釘 , 那 麼 受 到 制 裁 杯 葛 是 應 該 的 。 不 識 時 務 必 然 有 代 價 , 這 個 我 們 明 白 。 十 年 來 香 港 即 使 歷 盡 風 雨 ─ ─ 立 法 局 下 車 、 董 建 華 七 年 劣 政 和 幾 次 人 大 釋 法 對 司 法 獨 立 的 損 害 ─ ─ 我 仍 然 不 懷 疑 北 京 履 行 一 國 兩 制 承 諾 的 誠 意 。 出 現 這 些 失 誤 , 那 主 要 是 北 京 對 香 港 人 沒 有 信 心 , 故 此 才 事 事 作 最 壞 的 打 算 。 摸 石 頭 過 河 , 也 就 難 免 會 踩 到 一 些 泥 的 。 專 制 慣 了 的 北 京 領 導 人 , 不 信 任 自 由 慣 了 的 香 港 人 , 要 把 他 們 控 制 在 安 全 的 範 圍 內 , 那 不 是 自 然 不 過 的 條 件 反 射 嗎 ?
但 凡 專 政 的 獨 裁 者 都 有 這 樣 的 不 安 全 感 , 而 這 個 不 安 全 感 也 陷 香 港 的 政 改 方 案 於 進 退 兩 難 的 困 局 。 儘 管 普 選 是 《 基 本 法 》 賦 予 香 港 人 的 權 利 , 但 不 少 人 卻 以 為 那 是 北 京 換 取 英 國 人 交 出 主 權 的 權 宜 之 計 。 故 此 在 他 們 來 說 , 過 渡 後 北 京 便 不 會 真 心 履 行 《 中 英 聯 合 聲 明 》 , 讓 香 港 人 透 過 普 選 實 現 港 人 治 港 。 對 這 些 懷 疑 北 京 誠 意 的 人 來 說 , 向 獨 裁 者 要 民 主 無 異 於 與 虎 謀 皮 , 是 絕 不 可 能 的 事 。 我 不 像 他 們 那 樣 悲 觀 , 我 相 信 北 京 自 己 也 知 道 , 履 行 《 基 本 法 》 、 容 許 香 港 實 行 普 選 , 會 給 中 國 帶 來 莫 大 的 好 處 。 我 同 意 , 向 獨 裁 者 爭 取 普 選 是 與 虎 謀 皮 。 在 整 個 中 國 , 香 港 只 是 一 塊 很 小 的 地 方 ; 但 在 全 世 界 的 眼 中 , 小 小 香 港 卻 是 全 中 國 最 為 人 觸 目 的 地 方 。 中 國 是 一 隻 大 老 虎 , 香 港 猶 如 這 隻 老 虎 額 頭 上 的 一 小 塊 皮 , 忍 痛 剝 下 , 老 虎 頭 上 便 會 現 出 光 環 , 讓 牠 在 世 界 政 治 舞 台 上 顯 得 更 友 善 、 更 容 易 為 人 接 受 。 為 了 抬 高 中 國 的 世 界 地 位 , 這 又 算 得 上 是 甚 麼 代 價 ? 民 主 是 今 日 世 界 的 主 流 價 值 觀 , 中 國 的 經 濟 和 軍 事 實 力 正 在 迅 速 膨 脹 , 這 令 不 少 人 感 到 不 安 ; 他 們 視 強 大 起 來 了 的 中 國 為 洪 水 猛 獸 。 中 國 要 成 為 實 力 與 地 位 相 稱 , 被 世 人 認 同 、 真 正 處 於 領 導 地 位 的 世 界 強 國 , 便 要 展 示 出 較 為 友 善 的 臉 孔 。 民 主 、 自 由 的 香 港 可 以 成 為 中 國 向 全 世 界 展 示 善 意 的 示 範 單 位 。 要 被 世 人 接 受 , 中 國 必 定 先 要 接 受 全 世 界 的 主 流 價 值 觀 ─ ─ 民 主 。 沒 有 與 文 明 世 界 共 通 的 價 值 觀 , 人 們 便 永 遠 會 對 中 國 心 存 猜 忌 , 把 中 國 排 斥 於 世 界 政 治 舞 台 的 邊 緣 。 越 來 越 強 大 的 中 國 自 尊 心 也 越 來 越 強 , 那 又 怎 能 接 受 這 樣 的 歧 視 ?
然 而 這 一 刻 便 在 全 中 國 推 行 政 治 改 革 嗎 , 這 個 北 京 是 絕 對 不 會 考 慮 的 , 這 樣 做 的 風 險 來 得 太 大 了 。 怎 樣 打 破 這 個 困 局 ? 一 個 辦 法 是 先 讓 香 港 實 行 普 選 , 讓 世 人 看 到 中 國 非 但 履 行 《 基 本 法 》 的 承 諾 , 更 有 誠 意 接 受 世 界 主 流 價 值 觀 。 如 斯 一 來 , 非 但 可 以 緩 和 世 人 對 中 國 的 顧 忌 , 更 進 而 增 加 對 中 國 的 信 任 , 接 納 中 國 在 世 界 政 治 舞 台 扮 演 一 個 更 為 吃 重 的 角 色 。 這 樣 做 更 有 個 額 外 的 分 紅 ─ ─ 給 中 國 更 多 時 間 解 決 本 身 在 政 治 改 革 上 遇 到 的 難 題 。 北 京 和 我 們 一 樣 都 希 望 香 港 實 行 《 基 本 法 》 賦 予 的 普 選 權 利 。 只 不 過 北 京 獨 裁 者 欠 缺 安 全 感 , 以 致 十 年 了 這 個 承 諾 還 不 能 兌 現 。 這 個 心 理 障 礙 一 時 之 間 難 以 克 服 , 故 此 北 京 不 會 自 動 自 覺 讓 香 港 實 行 普 選 。 我 們 香 港 人 必 須 幫 北 京 一 把 , 站 出 來 爭 取 普 選 , 讓 這 個 訴 求 化 作 支 持 特 首 曾 蔭 權 上 京 爭 取 的 力 量 和 理 據 , 讓 曾 蔭 權 幫 北 京 獨 裁 者 克 服 他 們 畏 懼 民 主 的 心 理 障 礙 。 回 歸 十 年 了 , 北 京 和 香 港 人 都 盡 了 極 大 的 努 力 兌 現 鄧 小 平 一 國 兩 制 的 承 諾 。 對 香 港 實 行 普 選 北 京 現 今 是 陷 入 了 進 退 兩 難 的 疑 惑 , 十 年 來 這 個 疑 惑 成 為 了 兌 現 一 國 兩 制 的 承 諾 、 鞏 固 《 基 本 法 》 的 合 法 性 的 最 大 挑 戰 。 我 們 必 須 盡 力 爭 取 實 行 普 選 這 個 既 有 的 權 利 , 克 服 當 前 面 對 的 憲 政 危 機 , 否 則 , 往 後 十 年 , 我 們 便 只 好 無 奈 地 聽 任 強 權 的 擺 佈 了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