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3日 星期三

如 此 算 式

馬 力 虐 人 兼 虐 畜 的 「 豬 論 」 言 猶 在 耳 , 全 國 政 協 委 員 、 策 發 會 成 員 張 家 敏 又 逆 風 而 上 , 在 《 城 市 論 壇 》 聲 言 : 相 信 六 四 殺 了 幾 百 名 平 民 , 但 算 不 上 屠 城 。 這 又 回 到 司 徒 華 那 句 質 問 : 「 究 竟 要 殺 多 少 人 才 算 屠 城 呢 ? 」 六 四 忌 日 臨 近 , 中 央 倘 有 指 令 , 也 就 是 把 港 人 的 集 體 回 憶 「 毀 屍 滅 」 , 斷 無 意 思 讓 擁 黨 忠 僕 和 愛 國 士 紳 去 舊 事 重 提 , 令 民 眾 傷 痛 的 創 口 再 度 迸 裂 。 然 而 專 制 土 壤 盛 產 幫 閒 , 對 他 們 來 說 , 是 非 善 惡 並 非 看 待 事 物 的 標 準 , 權 勢 者 的 意 旨 才 是 終 極 判 斷 。 於 是 幫 閒 每 每 揣 測 上 面 的 口 氣 與 眼 色 去 行 事 , 他 們 容 或 有 猜 錯 做 錯 之 時 , 但 其 忠 順 與 熱 忱 總 歸 不 宜 挫 傷 , 更 應 獲 得 嘉 許 。 這 次 馬 力 與 張 家 敏 幫 閒 幫 過 了 頭 , 拍 到 了 權 勢 者 的 馬 腳 上 。 只 不 過 他 們 並 無 大 過 , 更 沒 有 猜 錯 「 中 央 」 的 意 旨 。 專 制 國 家 對 人 命 從 來 都 是 冷 酷 的 , 下 面 講 一 個 故 事 — — 「 社 會 主 義 的 明 燈 」 阿 爾 巴 尼 亞 的 獨 裁 者 霍 查 逝 世 , 由 「 親 密 戰 友 」 霍 查 夫 人 垂 簾 聽 政 , 並 指 定 霍 查 的 「 好 學 生 」 阿 利 雅 接 班 。 這 台 專 制 機 器 繼 續 運 轉 , 直 至 風 雲 變 色 的 大 時 代 猝 然 來 臨 。 八 九 年 濺 落 北 京 長 安 街 的 血 雨 , 不 期 然 開 了 「 蘇 東 波 」 民 主 化 大 潮 。 阿 爾 巴 尼 亞 政 局 激 變 , 九 一 年 霍 查 夫 人 被 捕 , 逮 捕 令 竟 係 由 她 欽 點 的 接 班 人 阿 利 雅 簽 署 ; 不 旋 踵 阿 利 雅 也 鋃 鐺 入 獄 , 和 霍 太 囚 室 位 於 同 一 走 廊 。 霍 太 判 刑 十 一 年 , 囚 禁 五 年 後 獲 得 特 赦 。 這 位 江 青 式 的 老 太 太 最 喜 接 受 採 訪 。 霍 太 如 數 家 珍 地 說 : 「 我 黨 執 政 五 十 年 才 關 押 了 四 千 多 名 政 治 犯 , 『 不 算 多 』 」 。 霍 太 又 說 : 「 有 些 判 決 可 能 過 火 了 , 現 在 我 也 坐 過 牢 , 能 理 解 這 一 點 。 」 阿 爾 巴 尼 亞 人 口 不 到 三 百 萬 , 四 千 多 政 治 犯 還 「 不 算 多 」 , 到 底 要 捉 多 少 人 才 夠 多 ? 這 可 謂 極 權 主 義 的 獨 家 算 式 。 無 獨 有 偶 , 中 共 認 為 反 右 擴 大 化 了 , 但 反 右 是 必 須 的 ; 又 如 江 胡 兩 朝 都 諱 言 六 四 , 但 總 歸 是 「 正 確 決 定 」 。 霍 太 抱 憾 終 身 亦 在 於 此 , 她 對 阿 爾 巴 尼 亞 易 幟 耿 耿 於 懷 , 認 為 阿 利 雅 沒 有 實 行 鐵 腕 手 段 鑄 成 大 錯 , 「 他 不 是 霍 查 , 沒 有 做 出 正 確 決 定 。 」 原 來 極 權 者 從 思 維 到 語 言 都 是 一 樣 的 ! 馬 力 的 算 式 比 起 張 家 敏 還 多 了 一 條 應 用 題 , 那 就 是 「 找 隻 豬 來 試 試 」 。 這 則 算 式 涉 及 力 學 與 物 理 學 , 卻 剔 除 了 生 命 價 值 與 人 道 尊 嚴 。 於 是 更 為 南 丫 島 的 「 豬 事 八 卦 」 平 添 懸 念 ( 見 本 報 五 月 二 十 日 港 聞 版 ) , 事 主 Keren 收 養 兩 隻 棄 豬 多 年 , 養 得 肥 肥 白 白 , 憨 態 可 掬 。 現 環 保 署 指 南 丫 島 為 管 制 區 , 事 主 只 可 養 一 隻 , 另 一 隻 將 交 由 漁 護 署 人 道 毀 滅 。 豈 知 特 區 政 府 會 不 會 私 相 授 受 , 竟 讓 豬 馬 同 槽 ? 倘 若 此 豬 被 馬 力 徵 用 , 便 要 在 六 四 的 十 八 周 年 之 際 空 運 北 京 , 以 「 不 人 道 毀 滅 」 的 慘 烈 方 式 去 完 成 「 肉 餅 」 實 驗 。 況 且 根 據 馬 、 張 邏 輯 , 牠 們 遭 坦 克 輾 壓 之 後 肝 腦 塗 地 , 但 也 可 能 因 壓 得 不 夠 細 碎 與 平 展 , 因 而 不 能 稱 為 「 肉 餅 」 。 嗚 呼 , 如 此 算 式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