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0日 星期日

反右五一六路遙知馬力

趕此稿時,人在旅途,火車正由布魯塞爾向巴黎飛馳!本來,我是無緣來歐,參加「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會議」的,因為周三立法會之動議辯論,原應有「本會譴責於1989年血腥鎮壓民主運動之元兇,要求中共政府徹查六四事件,追究屠城責任,並結束一黨專政,釋放政治犯,還政於民一項,而我亦就是動議人,分身乏術,忙偷閒,難矣!豈料,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從中作梗,濫用權力將之否決,才可歐遊赴會,並順道探望久違之林希翎大姐,問問其病情如何?毛澤東搞陽謀整肅右派林大姐赫赫有名,她是1957年反右運動的首犯之一,當年她從軍隊復員,被派到中共培訓幹部之搖籃──中國人民大學進修,本應前程似錦,勢為人上之人;但生性耿直,出身基層的她,卻因為不滿中共政府日益腐敗,更由於有緣得讀《蘇共20大秘密報告》此一密件,從赫魯曉夫鞭撻身故暴君斯大林中,認為官僚專制是特權氾濫的根源,遂響應毛澤東倡議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運動;成為以鼓吹「社會主義民主」冒起,成為「雙百」新星,四出演講,散發傳單,飲譽校園,震動權者!於是,她被當局列為大毒草,務必誅殺而後快,一到毛澤東猝然反臉,自詡從「雙百」到「反右」是陽謀,下令整肅敢於建言的猖狂右派時,林希翎遂與其他大右派落網,關押批鬥之餘,更被誣「反革命罪」入獄,直到70年代才被釋放。數以十萬計的右派分子,亦難逃厄運,判刑有之,勞改有之,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知識分子受此重創,豈不噤若寒蟬?此所以,不久後毛澤東躊躇滿志,舉起三面紅旗,發動「大躍進」、「人民公社」等運動,經濟重傷,餓孚遍地,達3000萬之眾。黨內黨外,除彭德懷一夥敢於直諫,迅被整肅外,餘者只能埋沒良心,卑伏侍君!林大姐於被釋放後,其「典型大右派」之帽子,一直並未摘除,為何背典如斯鄧小平乃是當年反右辦公室主任,遂有「反右基本正確,錯在搞擴大化」之歪論,1978年復出以來,他本就是垂簾聽政的太上皇,黨官之中,誰敢為右派分子討公道?而右派分子所謂「摘帽」,又是為權者諱,偽善之尤;就是說赦免而非平反而已!身處海外,周三又見民建聯主席馬力大放厥辭,聲稱1989年之血腥鎮壓子虛烏有、屠城之說乃是誇張云云,始知50年過去,軟骨爬蟲後繼有人,反右之荒誕,演過不停,馬力之流,何足掛齒?抬頭一看月曆,周三正好是五月十六日,乃是中共中央文革小組5 .16通知發表41周年。這個通知臭名昭著,乃是明提「文攻武衛」,實則暗動武鬥,被譽為「吹響無產階級大革命進軍號角」;檄文,馬主席口出狂言若此,想必重溫此通知而得感召,嗚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