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30日 星期三

溫 總 宏 調 股 市 屢 戰 屢 敗


北 京 外 交 圈 子 最 近 流 傳 江 澤 民 曾 內 部 批 評 溫 家 寶 掌 管 經 濟 失 靈 , 以 致 三 番 四 次 宏 觀 調 控 仍 冷 卻 不 了 股 票 與 房 地 產 沖 天 的 牛 氣 。 暫 且 不 深 究 老 江 是 否 在 「 藉 故 發 功 」 , 不 爭 的 事 實 是 北 京 確 有 不 少 老 一 輩 高 幹 , 以 至 不 同 派 系 的 知 識 分 子 責 備 國 務 院 主 要 部 委 管 理 經 濟 不 力 , 以 致 牽 涉 國 計 民 生 的 領 域 失 控 。 一 方 面 過 億 股 民 天 天 在 「 金 魚 缸 」 尋 寶 兼 賭 博 ; 而 同 樣 龐 大 的 弱 勢 團 體 拚 老 命 也 解 決 不 了 房 子 、 醫 療 、 育 這 「 新 三 座 大 山 」 的 煎 熬 。
缺 乏 朱 鎔 基 的 霸 氣溫 總 溫 文 儒 雅 , 在 推 行 胡 溫 新 政 「 以 人 為 本 」 的 概 念 , 尤 其 是 把 全 國 注 意 力 從 發 展 沿 海 「 硬 體 」 與 「 唯 GDP 增 長 論 」 轉 移 到 兼 顧 農 民 與 民 工 利 益 等 宣 傳 工 作 上 算 立 了 一 功 。 但 溫 在 抓 具 體 政 務 時 卻 缺 乏 他 前 老 闆 朱 鎔 基 的 「 霸 氣 」 與 魄 力 。 先 說 「 股 市 狂 潮 」 , 從 今 年 初 , 幾 個 財 經 部 門 已 對 非 理 性 的 牛 氣 發 出 警 告 , 而 且 動 用 了 不 少 宏 觀 調 控 舉 措 , 例 如 人 民 銀 行 今 年 已 五 次 提 高 商 業 銀 行 的 準 備 金 率 、 利 率 也 抬 高 了 幾 次 , 但 每 次 提 升 的 額 度 都 非 常 有 限 , 是 「 微 調 」 多 於 大 動 作 , 給 人 印 象 是 溫 內 閣 拿 不 定 主 意 。 而 且 因 為 黨 政 部 門 的 誠 信 已 瀕 臨 破 產 , 不 要 說 股 民 , 一 般 老 百 姓 對 高 幹 的 指 令 不 是 置 若 罔 聞 , 就 是 「 當 反 話 解 讀 」 。
股 民 抓 住 中 共 心 理更 嚴 重 的 是 , 溫 內 閣 明 顯 管 不 住 愛 說 「 怪 話 」 的 高 幹 。 上 周 掌 管 全 國 社 保 基 金 的 前 財 長 項 懷 誠 大 放 厥 詞 , 發 表 了 「 股 市 有 泡 沫 非 壞 事 」 論 , 說 甚 麼 啤 酒 無 泡 沫 就 不 像 啤 酒 , 股 市 「 有 點 熱 度 不 是 壞 事 」 等 等 。 但 溫 總 並 沒 有 像 當 年 老 鄧 批 耿 飆 、 黃 華 一 樣 , 說 老 項 「 胡 說 八 道 」 ! 理 由 很 簡 單 , 股 市 飆 升 的 最 大 獲 益 者 當 然 不 是 升 斗 市 民 , 而 是 與 高 幹 「 同 穿 一 條 褲 子 」 的 商 界 大 鱷 ; 而 當 金 魚 缸 爆 煲 時 , 「 買 單 」 的 同 樣 不 是 各 政 商 利 益 集 團 。 國 務 院 也 管 不 住 各 地 諸 侯 。 國 內 樓 市 遲 遲 不 能 降 溫 的 主 因 之 一 是 地 方 政 府 當 中 央 透 明 , 視 而 不 見 。 先 不 說 官 商 勾 結 , 買 賣 土 地 與 房 地 產 相 關 稅 收 佔 不 少 城 市 收 入 的 一 半 , 幹 部 都 要 保 烏 紗 帽 與 構 建 「 形 象 工 程 」 , 打 壓 樓 市 等 於 宰 了 會 生 金 蛋 的 肥 鵝 ! 而 在 朱 鎔 基 內 閣 頭 一 年 已 上 馬 , 由 政 府 興 建 類 似 本 港 廉 租 屋 的 「 底 價 房 」 計 劃 卻 一 拖 再 拖 。 結 果 去 年 全 國 只 蓋 了 五 萬 三 千 個 公 寓 , 正 是 杯 水 車 薪 。 而 全 國 有 資 格 享 受 「 低 保 」 津 貼 的 二 千 二 百 萬 城 市 居 民 中 , 只 有 三 十 多 萬 戶 有 權 申 請 底 價 房 。 當 然 , 胡 溫 政 權 對 於 社 會 積 聚 的 矛 盾 不 敢 掉 以 輕 心 ; 股 市 大 崩 潰 很 可 能 引 發 騷 亂 甚 至 大 暴 動 。 諷 刺 的 是 , 股 民 正 是 抓 住 中 共 懼 怕 「 民 反 」 的 「 輸 不 起 」 心 理 , 加 上 十 七 大 靠 近 , 中 央 不 是 財 大 氣 粗 , 隨 時 可 以 「 包 起 」 股 市 嗎 ? 而 牛 氣 沖 天 不 也 是 「 構 建 和 諧 社 會 工 程 」 的 最 佳 氛 圍 嗎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