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6日 星期三

-前恭後倨人權掃地

本想續前篇之缺,談一下1989年5月13日發生之北京高校大絕食。無奈世事瞬息萬變,昨日我赴澳請願被拒入境一事,不得不在此稍作交代,以釋大家疑團。昨天早上10時30分,我趕到尖沙嘴港澳碼頭,會合9名同道之後,隨即向在場傳媒簡述此次行程,除會到澳門政府及駐澳中聯辦抗議外,下午3時會到澳門郵電局對開廣場,參與抗議五一鳴槍之本地人士靜坐,以示聲援慰問。行前,不少傳媒都問我們,會否擔心被當局截攔,遣送回港?應之曰:盡力而為,不存幻想,之所以不敢過分樂觀,乃是於5月4日成功登陸,向何厚鏵請願之後,一般人皆以為澳門當局已開門禁,不會針對渡海示威之港人。殊不知在5月7日早上光天化日之下,數名赴澳聲援五一示威之香港居民,竟被埋伏多時的澳門警察強行驅逐離澳。即捕即解濫權枉法一般而言,任何政府要將外人遞解出境,必須向司法機構申請遞解令,容讓被解者申訴,以示公正,以彰人權,香港亦然。上述人等當時正要出發到特首辦公室請願,即遭探員扣押,不由分說,問之以法理根據,應曰有權扣留調查,最終送到碼頭遣返,所執何法,所據何因,一律不答,快似強盜翦徑,又如白日綁架,政府濫權枉法若此,確是少見!可能何特首見中聯辦高調挺之在前,遂目無法治,顯強政之權,又何異鳴槍五響之「勇探」,上有好者,下必甚焉,確是至理名言。回說船剛要到,即傳來通告說要等待碼頭指示,才可泊岸,已知不妙,當到入境通道,已見有不少入境處職員及警察虎視眈眈,獲隨隊採訪記者告知,他已發現一名副局長在場指揮,估計入境必有阻滯。正是秀才遇兵,唯有硬頭皮一博。果然,除了三人僥倖過關之外,其餘七子盡皆「落網」,顯見當局確是備有黑名單,網羅早張!之後不久,一名自稱為值日官的男士向我表示,一行七人已被拒入境,將會即時遣返香港。問之所犯何事、於法何據?他尷尬一笑,並無答案;只以上頭吩咐推搪。再問上頭為何?又恍如對牛彈琴,「是否就是澳門政府?」答案是伸手開門,恭請離開。三次赴澳,所得待遇次次不同,前恭後倨,漫無標準,所謂「依法治澳,以民為本」,又何異空頭支票,糖衣麻藥!中聯辦不問是非,一味挺何,改弦更張,小圈選舉所生之腐敗貪污,遂能於人權掃地中得其所哉,「權力造成腐敗,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果真是歷久常新的名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