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31日 星期四

六 四 不 能 淡 化

在 剛 過 去 的 星 期 日 , 縱 使 天 文 台 懸 掛 黃 色 暴 雨 警 告 , 逾 千 名 市 民 仍 然 甘 願 冒 風 雨 , 架 起 雨 傘 , 穿 上 雨 衣 , 用 行 動 去 證 明 對 民 主 、 對 自 由 的 執 。 「 六 四 」 事 件 雖 然 距 今 足 足 有 十 八 個 年 頭 , 但 無 論 多 少 風 風 雨 雨 , 都 無 法 消 弭 遊 行 人 士 的 愛 國 魂 。 因 此 , 每 逢 六 月 四 日 , 來 自 不 同 背 景 、 不 同 階 層 的 人 士 , 都 會 選 擇 用 最 溫 和 的 方 式 , 靜 默 地 悼 念 六 四 死 難 者 , 用 一 朵 又 一 朵 柔 和 而 有 力 的 燭 光 送 上 遙 遠 的 祝 福 。 同 時 , 亦 有 人 認 為 六 四 確 是 一 件 不 幸 的 政 治 事 件 , 惟 事 過 境 遷 , 早 有 「 公 」 論 , 事 件 應 該 予 以 淡 化 。
淡 化 形 同 扭 曲 事 實但 問 題 是 六 四 事 件 如 何 能 夠 淡 化 ? 它 是 實 實 在 在 發 生 過 的 歷 史 慘 劇 , 對 於 整 個 中 華 民 族 , 中 國 共 產 黨 畢 竟 欠 缺 公 道 的 交 代 、 責 任 的 承 擔 、 道 歉 的 誠 意 。 選 擇 淡 化 事 件 , 不 過 是 轉 移 視 線 的 伎 倆 , 絕 對 不 是 一 個 勇 於 面 對 過 錯 的 政 府 的 處 事 態 度 。 淡 化 歷 史 , 無 異 於 扭 曲 中 共 政 府 屠 殺 市 民 和 學 生 的 事 實 , 「 討 論 」 當 時 解 放 軍 坦 克 車 有 否 將 學 生 輾 成 肉 餅 , 「 質 疑 」 屠 城 指 控 是 否 與 事 實 不 符 , 更 是 對 六 四 死 難 者 再 一 次 的 玷 污 , 在 死 難 者 家 屬 的 傷 口 上 灑 鹽 。 而 在 回 歸 後 十 年 的 香 港 , 偽 道 德 和 假 道 學 氾 濫 , 言 論 自 由 遭 到 前 所 未 有 的 考 驗 , 市 民 面 臨 處 處 犯 禁 之 虞 , 卻 弔 詭 地 獨 獨 容 許 扭 曲 的 言 論 抹 殺 歷 史 。 在 一 九 七 九 年 , 德 國 聯 邦 法 院 首 次 為 扭 曲 的 言 論 劃 下 明 確 的 禁 區 , 猶 太 公 民 有 權 要 求 納 粹 分 子 承 認 對 猶 太 人 犯 下 的 種 族 迫 害 , 因 為 納 粹 德 國 屠 殺 猶 太 人 是 一 項 不 容 否 認 的 歷 史 事 實 。 到 一 九 九 四 年 , 德 國 通 過 實 施 《 反 納 粹 和 反 刑 事 犯 罪 法 》 , 任 何 人 在 公 眾 場 合 宣 傳 、 不 承 認 或 者 淡 化 納 粹 屠 殺 猶 太 人 的 罪 行 , 可 被 判 處 最 高 五 年 的 監 禁 。 在 二 ○ ○ 五 年 , 移 居 加 拿 大 、 年 屆 六 旬 的 德 國 人 欽 德 爾 因 為 當 年 著 有 《 我 們 為 甚 麼 熱 愛 希 特 拉 》 一 書 , 由 於 內 容 美 化 希 特 拉 而 遭 到 德 國 政 府 利 用 國 際 通 緝 令 引 渡 返 國 受 審 。 而 奧 地 利 政 府 亦 有 制 訂 相 關 法 例 , 於 二 ○ ○ 六 年 更 發 生 轟 動 一 時 的 「 歐 文 案 」 。 歐 文 是 一 位 英 國 右 翼 的 歷 史 學 家 , 他 在 奧 地 利 進 行 演 講 , 內 容 盡 是 為 納 粹 德 軍 開 脫 責 任 , 充 斥 對 德 軍 屠 殺 的 「 質 疑 」 , 他 稱 希 特 拉 對 大 屠 殺 毫 不 知 情 , 德 軍 設 置 死 亡 集 中 營 和 毒 氣 室 是 無 中 生 有 , 而 猶 太 人 的 死 亡 人 數 更 是 值 得 商 榷 。 十 六 年 前 政 府 發 出 的 逮 捕 令 , 使 他 在 最 近 一 次 入 境 時 給 警 方 拘 捕 , 送 交 維 也 納 州 刑 事 法 院 審 理 。
坦 承 過 去 換 取 尊 重上 世 紀 七 十 年 代 的 聯 邦 德 國 總 理 勃 蘭 特 , 帶 同 對 納 粹 罪 行 的 悔 意 , 於 波 蘭 首 都 華 沙 猶 太 殉 難 者 紀 念 碑 前 下 跪 , 兩 臂 承 受 歷 史 沉 重 的 包 袱 , 雙 眼 凝 眸 二 戰 死 傷 者 的 血 淚 。 這 一 跪 , 意 味 德 國 對 二 戰 罪 行 誠 心 的 懺 悔 , 雖 然 代 價 是 金 額 浩 瀚 的 戰 爭 索 償 , 但 卻 能 夠 讓 國 家 抬 得 起 頭 , 贏 得 了 其 他 國 家 的 寬 恕 , 代 價 再 大 也 是 值 得 的 。 今 天 中 國 正 經 歷 高 速 的 經 濟 增 長 , 以 勢 不 可 當 的 姿 態 崛 起 。 能 力 越 大 , 責 任 越 大 。 正 因 為 中 國 在 國 際 舞 台 上 的 角 色 越 趨 舉 足 輕 重 , 中 央 政 府 更 應 該 坦 誠 的 面 對 過 去 , 承 擔 當 年 血 腥 鎮 壓 的 責 任 。 試 圖 用 經 濟 發 展 論 去 東 遮 西 掩 , 不 過 是 欲 蓋 彌 彰 , 既 瞞 騙 不 了 中 國 人 民 雪 亮 的 眼 睛 , 也 得 不 到 其 他 國 家 的 真 切 尊 重 。 亦 彤 中 文 大 學 社 會 學 系 本 科 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