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4日 星期四

溫 家 寶 選 擇 性 講 真 話

中 共 領 導 人 在 公 共 場 合 的 講 話 , 一 般 都 是 照 本 宣 科 , 聽 來 乏 味 的 。 但 溫 家 寶 倒 是 一 個 例 外 。 他 是 個 不 吝 於 在 公 共 場 合 顯 露 溫 情 的 人 。 以 前 , 他 還 引 用 過 台 灣 詩 人 的 「 鄉 愁 」 詩 句 , 來 表 述 海 峽 兩 岸 親 人 兩 地 分 隔 、 朝 夕 思 念 的 憂 傷 , 頗 能 打 動 人 心 。 今 年 四 月 , 溫 家 寶 在 日 本 國 會 演 講 後 , 對 隨 行 採 訪 的 中 共 記 者 透 露 , 他 的 演 講 得 到 了 媽 媽 的 讚 許 , 因 為 從 小 他 的 媽 媽 就 要 他 講 真 話 , 講 心 話 。 雖 然 有 些 華 文 媒 體 挖 苦 他 的 溫 情 主 義 是 玩 弄 「 媽 媽 政 治 」 , 但 一 個 政 治 人 物 能 夠 借 媽 媽 之 口 來 強 調 講 真 話 的 重 要 性 , 也 是 難 能 可 貴 的 。
對 六 四 不 能 講 真 話不 過 , 溫 家 寶 在 日 本 國 會 和 日 本 人 民 面 前 固 然 講 了 真 話 , 他 在 中 國 國 會 和 中 國 人 民 面 前 卻 未 必 能 夠 講 真 話 。 記 得 三 年 多 前 , 在 十 屆 人 大 二 次 會 議 閉 幕 後 的 一 次 記 者 招 待 會 上 , 美 聯 社 記 者 最 後 提 問 , 有 些 中 國 人 聯 名 發 表 公 開 信 , 呼 籲 政 府 承 認 一 九 八 九 年 的 天 安 門 事 件 是 愛 國 活 動 , 溫 總 理 認 為 中 國 政 府 應 該 採 取 甚 麼 立 場 ? 是 否 應 宣 佈 為 愛 國 活 動 ? 溫 當 時 的 答 覆 是 不 疾 不 徐 , 完 全 依 照 中 共 官 方 的 「 統 一 口 徑 」 。 他 說 , 黨 中 央 面 對 那 一 場 嚴 重 的 政 治 風 波 , 在 關 係 黨 國 命 運 的 嚴 重 時 刻 , 堅 持 黨 的 路 線 才 能 穩 住 改 革 開 放 的 大 局 等 等 。 他 講 的 是 真 話 嗎 ? 溫 是 撐 傘 陪 伴 趙 紫 陽 到 天 安 門 廣 場 探 望 示 威 學 生 的 人 , 兩 人 當 時 都 知 大 勢 已 去 , 因 為 鄧 小 平 已 決 定 鎮 壓 了 。 作 為 現 場 見 證 人 , 溫 無 論 如 何 是 瞭 解 當 時 的 實 際 情 況 的 。 學 生 在 中 南 海 新 華 門 前 遞 請 願 書 , 要 求 政 府 反 貪 污 反 腐 化 , 也 是 跪 遞 上 的 。 有 這 樣 跪 「 暴 亂 」 的 方 式 嗎 ? 即 使 我 們 承 認 當 年 蘇 聯 東 歐 的 變 局 對 中 共 造 成 衝 擊 , 引 起 中 共 領 導 人 心 理 上 的 覆 亡 恐 懼 , 也 不 能 就 此 為 中 共 屠 城 的 「 斷 然 措 施 」 強 做 辯 解 。 六 四 事 件 是 中 共 領 導 層 出 於 恐 懼 心 理 的 過 度 反 應 , 中 共 事 後 的 檢 討 也 默 認 了 這 個 事 實 , 因 而 對 六 四 的 定 性 才 會 一 再 改 變 , 從 最 初 由 鄧 拍 板 的 「 反 革 命 動 亂 」 改 為 「 騷 亂 」 , 最 後 改 成 「 政 治 風 波 」 。
「 黨 性 」 蓋 過 「 母 性 」作 為 現 場 見 證 人 , 溫 家 寶 不 能 講 真 話 , 是 因 為 他 必 須 「 顧 全 大 局 」 , 顧 及 目 前 還 活 的 六 四 劊 子 手 以 及 因 六 四 而 得 利 的 黨 內 同 志 。 在 這 , 他 的 「 黨 性 」 似 乎 蓋 過 了 他 媽 媽 灌 輸 給 他 的 「 母 性 」 。 由 此 亦 可 見 , 他 的 溫 情 , 他 的 講 真 話 , 也 是 有 選 擇 性 的 。 對 台 灣 統 戰 , 他 可 以 發 揮 溫 情 , 對 中 日 關 係 , 他 可 以 講 真 話 , 但 一 談 到 六 四 , 他 就 不 能 不 講 假 話 了 。 要 求 政 府 反 貪 污 反 腐 化 難 道 不 是 愛 國 活 動 嗎 ? 在 這 個 問 題 上 , 如 果 溫 家 寶 不 能 相 信 他 自 己 或 他 媽 媽 的 判 斷 , 他 至 少 應 該 去 請 那 一 百 二 十 七 位 失 去 了 子 女 的 天 安 門 母 親 。 殷 惠 敏 文 化 時 事 評 論 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