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4日 星期一

寒梅傲風雪天安門母親

長話短說-寒梅傲風雪天安門母親
後日就是「母親節」,正如許多節日一樣,但凡可以發展商機者,一律都會在傳媒渲染之下,逐漸成為鼓動消費之圖騰,打開報章、雜誌,撲面而來的,都是叫大家花錢頌親恩的玩意,如此異化,不能不使我另眼相看,一笑置之!不過,於北京天安門母親而言,母親節卻是別有一番深意!天安門母親也者,就是那些在1989年血腥鎮壓中傷亡的難屬,見證六四屠城的婦女,每逢此日,看到母親節真誠之溫馨,又或市儈的喧囂,她們都會為逝者傷痛,為生者不值;而那些政治犯的母親、妻子,卻不由為獄中人所受磨難而悲哀。丁子霖發起天安門母親運動「天安門母親」運動成立,就是基於難屬之良知義憤,不平則鳴,坐言起行,形成了一股堅力量,控訴血腥屠殺於永遠!發起人丁子霖女士,本是中國人民大學的副教授,與丈夫蔣培坤都是春風化雨的知識分子。1989年,愛國民主運動逢起,徹底改變了他倆未來的一生,當年6月3日晚,其子蔣捷連是一位高中生,因聲援天安門廣場之大學生,而於途中被軍隊濫加槍殺,死於非命,已令雙親陷「白頭人送黑頭人」之慘痛,當局視此為「鎮壓反革命暴亂」的當然行為,更使丁子霖痛定思痛,矢志為愛兒討回公道,向當局據理力爭!稍後,她又於上墳時碰到其他難屬,得知那些痛失親人的婦女,亦有類似遭遇,乃決志把被蓄意隱瞞的屠殺真相披露,展現血淋淋的國殤於人寰。於是,她專心致志,同姊妹們遍出搜集六四血案史料,把林林總總的真實情況匯編,雖限於人力物力,兼被政府多方阻撓,仍得二百多個案,不但呈交全國人大及相關機構,呼籲當局追究徹查,更將之交由海外團體付梓,令鐵證能公諸於世,打破當權者種種謊言,將其染血之手抓住,同遺忘和冷漠針鋒相對,把血腥鎮壓的劊子手,牢牢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每見白髮蒼蒼的丁教授為六四死難者鼓與呼,念及千百政治犯家屬的苦難,我不能不肅然起敬,不敢不薄盡綿力,替這些無名英雄求公道,為其未竟大志添磚加瓦。此所以,當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否決我提出之辯論動議時,我絕不能有所畏懼。「本會譴責1989年血腥鎮壓民主運動的元兇,並要求中共政府徹查『六四屠城』,追究應負責任者,以及釋放政治犯,結束一黨專政,還政於民。」雖非字字珠璣,但卻句句真切;立法會不容此動議登堂入室,見諸議事廳,何其荒謬?走筆至此,又想到18年前5月13日震動世界的一段北京往事,無奈篇幅已盡,惟有留待下回分解。在此謹向丁女士及一眾天安門母親致意:寒梅傲雪,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