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日 星期三

老 子 vs 馬 列 毛



北 京 近 一 兩 年 盡 量 拓 展 「 軟 權 力 」 , 把 國 粹 如 儒 家 文 化 推 廣 至 四 海 。 上 月 底 在 西 安 與 香 港 同 時 舉 行 弘 揚 道 的 所 謂 「 和 諧 世 界 , 以 道 相 通 」 活 動 , 更 說 明 因 為 「 中 國 式 市 場 社 會 主 義 」 缺 乏 吸 引 力 , 胡 溫 領 導 層 除 了 重 新 包 裝 固 有 文 化 外 , 沒 有 甚 麼 像 樣 的 東 西 可 登 國 際 大 雅 之 堂 。 但 第 四 代 以 至 第 五 代 的 高 幹 可 能 因 為 黨 八 股 讀 得 太 多 , 對 古 書 、 古 文 化 一 知 半 解 ; 竟 然 把 有 史 以 來 批 判 馬 列 毛 式 思 維 最 徹 底 的 哲 學 作 為 二 十 一 世 紀 中 國 要 向 外 推 銷 的 「 軟 實 力 」 樣 板 之 一 。 沒 錯 , 在 西 方 思 想 家 海 耶 克 ( von Hayek ) 與 普 博 ( Karl Popper ) 暴 露 馬 克 思 主 義 只 會 引 導 人 們 走 向 「 封 閉 社 會 」 與 奴 役 之 路 的 兩 千 多 年 前 , 老 子 在 《 道 德 經 》 就 以 超 前 的 睿 智 點 明 馬 、 列 、 毛 式 的 烏 托 邦 型 社 會 改 造 工 程 與 大 躍 進 式 的 冒 進 , 只 會 對 國 家 生 產 力 和 國 人 的 才 智 造 成 倒 行 逆 施 、 拔 苗 助 長 的 反 效 果 。
與 中 共 國 策 大 異 其 趣老 莊 思 想 的 中 心 , 即 「 無 為 」 其 實 毫 不 艱 深 。 老 子 所 謂 「 聖 人 處 無 為 之 事 , 行 不 言 之 」 , 用 現 代 的 語 言 說 , 就 是 萬 事 , 包 括 國 家 政 策 都 要 順 從 自 然 與 天 道 , 符 合 物 質 世 界 包 括 市 場 的 規 律 與 國 民 的 「 合 理 期 待 」 。 這 道 理 簡 單 不 過 , 不 用 連 篇 累 贅 的 黨 八 股 來 宣 傳 。 冠 冕 堂 皇 但 違 反 自 然 與 人 性 的 大 道 理 , 如 老 毛 要 「 改 造 群 眾 的 人 生 觀 」 , 把 人 民 「 洗 腦 」 成 新 雷 鋒 , 以 至 「 十 年 內 超 英 趕 美 」 等 等 , 都 是 大 錯 特 錯 。 難 怪 莊 子 有 「 聖 人 不 死 , 大 盜 不 止 」 的 慨 歎 ! 老 子 其 他 治 國 理 念 包 括 「 小 國 寡 民 」 , 反 戰 與 鼓 吹 「 以 柔 制 剛 」 等 ; 凡 此 種 種 , 都 與 中 共 歷 來 的 國 策 大 異 其 趣 。 胡 溫 領 導 層 朝 思 暮 想 中 國 在 二 ○ 二 ○ 年 左 右 可 以 通 過 硬 權 力 , 包 括 導 彈 、 航 母 、 衞 星 等 先 進 裝 備 「 大 國 崛 起 」 , 雄 霸 四 方 , 正 好 與 老 子 的 理 想 背 道 而 馳 。 《 道 德 經 》 的 理 想 國 度 , 是 「 雖 有 甲 兵 , 無 所 陳 之 」 ; 這 位 傑 出 的 思 想 家 也 導 我 們 , 「 堅 強 者 死 之 徒 , 柔 弱 者 生 之 徒 」 , 即 不 要 追 求 「 財 大 氣 粗 」 或 囂 張 跋 扈 , 要 學 會 以 理 服 人 、 四 撥 千 斤 !
不 需 社 會 工 程 去 構 建上 周 在 介 紹 老 子 文 化 時 , 中 華 宗 文 化 交 流 協 會 副 會 長 齊 曉 飛 說 《 道 德 經 》 是 「 中 華 民 族 的 寶 貴 精 神 財 富 」 , 而 老 子 的 誨 對 於 北 京 「 構 建 和 諧 社 會 , 實 現 民 族 振 興 , 文 化 構 建 」 等 目 標 大 有 裨 益 。 其 實 從 老 莊 哲 學 的 角 度 看 , 和 諧 社 會 是 順 自 然 、 依 天 道 的 必 然 結 果 , 並 不 需 要 中 共 慣 用 那 種 「 千 軍 萬 馬 」 式 的 社 會 工 程 去 「 構 建 」 。 人 民 大 學 名 授 謝 韜 不 久 前 發 表 贊 揚 西 歐 式 民 主 社 會 主 義 的 文 章 , 說 列 寧 與 老 毛 曲 解 了 馬 克 思 的 原 義 ; 當 今 只 有 如 瑞 士 與 北 歐 奉 行 真 正 民 主 社 會 主 義 , 才 符 合 馬 克 思 的 理 論 。 大 概 謝 老 也 會 同 意 , 瑞 士 等 小 國 也 活 潑 地 演 繹 了 「 小 國 寡 民 」 的 崇 高 理 想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