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4日 星期四

山西洪洞:黑砖场31名“奴隶”被送出洪洞

山西洪洞:黑砖场31名“奴隶”被送出洪洞
2007年06月09日 08:49
  
中新山西网6月9日电 非法拘禁32名农民工,并强迫其从事“无偿”劳动,稍有不从或怠慢则立即棍棒交加,一名甘肃籍民工因此埋骨荒山———洪洞曹生村黑砖场的暴行引起众怒。从前天开始,本报接到了众多读者打来的电话,要求本报继续跟进,一定要让所有犯罪嫌疑人得到应有惩罚。但是,昨天记者在洪洞县了解到,当地几个执法部门居然把善后工作“放心”地交给了曹生村的村干部处理。村干部把包括8名患有痴呆症的31名外省农民工送到了洪洞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8名痴呆患者竟由“民工中的老乡带回原籍”。
  6月7日,本报在显著位置发表独家文章《黑砖场里,他们过着“奴隶”生活》,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包括新华社、央视在内的大批权威媒体纷纷转载本报稿件,一时轰动全国。从昨天上午开始,山东、河南、陕西、湖北、甘肃、四川等省读者纷纷打来电话,询问31名农民工中是否有他们的失踪亲人;更多的电话则是怒叱黑砖场老板和工头的残忍无良,要求本报继续跟进,一定要把这些坏人绳之以法。
  昨天上午,临汾市工会主席梁崇太率领工会干部赶往洪洞县广胜寺镇,准备对被警方解救的农民工进行慰问,并准备以工会牵头,代表31名农民工起诉黑砖场。但让他们失望的是,广胜寺镇党委和派出所居然对农民工的去向一问三不知。
  广胜寺镇党委副书记苏戈平介绍说,农民工工资发放等善后工作由曹生村村干部解决,农民工也被村干部领走,但村干部的电话数小时也打不通一个;广胜寺派出所居然也持同样说法。至于补发工资的数额和到位情况、农民工现在何处、农民工如何回家等问题,他们一概不知。
  苏戈平副书记说,“那个砖场推过(指取缔)好几次”,但是因为位置偏僻,“不能天天守着”,“镇里没有别的砖场”。
  广胜寺派出所刘林忠所长说,“广胜寺有几个砖场,事发后都查了”。刘所长认为黑砖窑存在了如此长的时间,负责特行的民警的确有失职之处,“已经换掉了他”。
  负责曹生村治安的片警席根旦说,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了民爆工作上,“这里石料场比较多”;“听村里人说那里有个砖场,但没去过”。
  6名伤重住院的外地民工已于6月7日下午出了院。山焦集团职工医院外科的郭永红医生介绍了6人的伤情:小腿胫骨被打骨折的河南农民工申海军耽误了治疗,“上下骨头错位,骨痂已经形成,畸形愈合”;痴呆者杨高峰由于重体力劳动和严重缺乏营养,形成了胸腔积液;赵二保、张银磊、牛小鹏、魏大宝则是严重烧伤……住院期间,山焦子弟中小学的孩子们纷纷来看望这些可怜的农民工,给他们捐钱捐物。
  记者了解到,“他们的医疗费一共八九千元”,是曹生村村委会主任赵丑女结了账,并领走了这6人;而这个黑砖场的老板,则是曹生村村支书的儿子。
  直到昨天下午5时半,记者终于从洪洞县劳动监察大队了解到,“农民工昨天、前天都被村干部送到洪洞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去了”,“每人给了一万八的工资”,“痴呆的被他们的老乡带回去了”。至于这些农民工能否安全到家、不知家在何方的痴呆者身揣巨款是否有危险,劳动监察大队一概不管,“王振俊副县长在现场会上定的,农民工的善后工作由广胜寺镇政府办理”。(来源:山西晚报;李廷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