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日 星期五

陣容堂堂何必閉門

今日是星期三,立法會循例舉行全體會議,由於其中一項動議辯論,是有關促進中共政府「平反六四事件,徹查鎮壓責任」,門外有支聯會組織之聲援示威,理所當然!不過,今年吶喊聲中,卻難免「節外生枝」,那就是譴責民建聯主席馬力,要求他公開道歉的怒吼!自從這位民建聯主席口出污言,污衊六四死難同胞,厚誣學生領袖為罪魁禍首,否認屠殺暴行,進而恐嚇港人必須「端正」認知,附和中共謊言,才配稱「愛國」,足堪字有普選權以來,至今已整整半個月。所謂眾怒難犯,在不竭之口誅筆伐中,馬力一改先前輕佻的衙內神態,佯稱養病而逃之夭夭,躲在廣州避鋒頭去,連立法會議員之職責,亦推得一乾二淨,「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確是此一宵小之絕佳寫照!因此,昨日「四五行動」遂到「民建聯」總部示威,提醒這枚「茅坑石頭」,既是又臭又硬,又何必藏頭露尾?豈料,為求隆重,除帶備聲明表態之外,更奉上打油對聯一副贈興,祈為笑納,以助反思!民建聯不准示威者入大堂此聯由我塗鴉,茲錄於後以廣流行。上聯:「主席陷害忠良,秦檜翻生,比美戈培爾」;下聯「民建聯助紂為虐,江青再生,直追張春橋」;橫額「污嘴污穢」此外,承蒙阿牛曾健成獻出道具一個,紙製之軍綠坦克一輛,上塗「 DAB」,炮塔則塑成馬頭一枚,造型趣怪,看者會心微笑,盡在不言中。豈料,一行十人抵達目的地之門外,已見警員戒備,舉手推門之際,門後年邁之保安急忙擋住前路,詢之始知民建聯有令,不准示威者進入大堂,並告知我等民建聯辦事處電話,以示確切,遂致電相詢,答話者自稱職員,卻是一問三不知,拖拉幾十分鐘,才正式表白,民建聯今日不歡迎請願云云。再問理由,並嚴正聲明此乃鼠摸行為,不符其一向自詡之開放客觀態度,與鴕鳥無異,答案是「叮」一聲,掛線拉倒!無奈,乃將上述四名入聯人物之相片放在坦克之前,另附上自製之屎尿道具置於坦克之前,讓馬嘴得到補充,凸顯其污穢也!大家可能會問四人為何鼎鼎大名,足以與馬主席亦師亦友?江青,上回已有介紹,與「狗頭軍師」張春橋同屬「四人幫」,藉「文革」禍國殃民,滿口謊言,為隱身幫主毛澤東陷害異己,屢效犬馬之勞。秦檜,乃是構陷岳飛之奸相,後上鑄其夫妻銅像跪於杭州岳王墳前,以洩義憤。戈培爾乃是「老外」,為「納粹」政權之宣傳部長,名言是「謊言說上一千遍,就會成為事實」。陣容堂堂,總算沒有虧待馬主席,又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尚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