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9日 星期六

從 政 之 路

「 香 港 立 法 局 有 沒 有 誠 實 的 議 員 ? 」 他 說 : 「 有 四 位 。 」
一 九 八 四 年 七 月 十 八 日 , 《 聯 合 聲 明 》 草 簽 前 兩 個 月 , 港 英 政 府 發 表 《 代 議 政 制 綠 皮 書 》 ( 簡 稱 《 綠 皮 書 》 ) , 其 中 有 關 立 法 局 ( 現 稱 立 法 會 ) 的 一 章 , 表 明 逐 步 開 放 由 港 督 委 任 該 局 全 部 非 官 守 議 員 的 制 度 , 建 議 透 過 兩 種 選 舉 方 法 : 一 . 由 市 政 局 、 區 域 市 政 局 及 區 議 會 組 成 選 舉 團 ; 二 . 按 社 會 功 能 劃 分 的 各 類 組 別 ( 即 功 能 組 別 ) , 引 入 相 當 數 目 的 民 選 議 席 。 香 港 社 會 大 致 歡 迎 政 府 引 入 選 舉 的 建 議 , 但 筆 者 卻 質 疑 港 英 政 府 , 既 然 要 建 立 一 個 「 較 直 接 向 市 民 負 責 」 的 政 制 , 何 以 不 試 行 直 選 , 這 個 最 民 主 、 最 能 確 保 議 員 向 市 民 直 接 負 責 的 選 舉 辦 法 呢 ? 筆 者 明 白 , 中 英 兩 國 當 時 仍 就 香 港 前 途 問 題 進 行 談 判 , 故 港 英 政 府 對 推 行 政 制 民 主 化 有 所 顧 忌 , 但 相 信 讓 少 數 立 法 局 議 席 由 直 選 產 生 , 並 非 絕 不 可 行 , 而 且 立 法 局 亦 肯 定 不 會 發 展 成 當 時 總 督 尤 德 所 憂 慮 的 情 況 , 「 使 本 港 迅 速 陷 入 一 個 有 反 對 派 系 參 政 的 局 面 」 。 可 惜 , 港 英 政 府 在 同 年 十 一 月 發 表 的 《 代 議 政 制 白 皮 書 》 ( 簡 稱 《 白 皮 書 》 ) 中 , 堅 拒 於 八 五 年 推 行 普 選 。 然 而 , 筆 者 始 終 認 為 , 越 早 推 行 普 選 , 日 後 實 行 政 制 全 面 民 主 化 , 就 會 越 順 利 ; 況 且 港 英 政 府 決 定 在 《 聯 合 聲 明 》 公 布 前 提 出 代 議 政 制 , 而 遭 中 國 政 府 斥 責 「 偷 步 」 是 意 料 中 事 , 那 何 不 為 港 人 爭 取 更 多 權 利 呢 ?
《 白 皮 書 》 雖 否 決 在 八 五 年 引 入 直 選 議 席 , 但 就 承 諾 於 八 五 年 進 行 首 次 立 法 局 選 舉 , 由 選 舉 團 和 功 能 組 別 各 自 選 出 十 二 名 議 員 , 共 二 十 四 席 。 筆 者 的 議 會 生 涯 亦 由 這 次 選 舉 開 始 。 《 白 皮 書 》 發 表 後 , 八 五 年 立 法 局 選 舉 設 有 一 個 法 律 界 議 席 。 筆 者 一 位 大 律 師 朋 友 提 議 我 去 參 選 , 他 坦 言 建 議 是 為 了 自 己 而 提 出 的 , 因 他 當 時 對 香 港 前 景 沒 有 信 心 , 但 如 果 我 能 參 選 , 他 就 較 有 信 心 留 在 香 港 。 月 前 , 筆 者 也 曾 在 本 欄 提 到 八 十 年 代 初 , 我 已 有 回 饋 社 會 的 想 法 , 故 積 極 考 慮 其 建 議 。 由 於 我 始 終 是 第 一 次 參 選 , 不 知 自 己 有 多 大 勝 算 , 所 以 便 四 出 諮 詢 大 律 師 與 律 師 朋 友 的 意 見 , 回 覆 是 大 家 都 支 持 我 參 選 。 一 直 以 來 , 很 多 人 都 說 政 治 是 污 穢 的 , 世 上 沒 有 誠 實 的 政 客 , 因 此 , 我 依 然 對 投 身 政 治 有 戒 心 , 未 能 作 出 決 定 。 有 一 次 , 我 在 酒 會 遇 見 前 律 政 司 祈 理 士 ( John Griffiths, QC ) , 因 他 曾 身 兼 行 政 立 法 兩 局 成 員 , 我 便 問 他 : 「 立 法 局 有 沒 有 誠 實 的 議 員 ? 」 他 想 了 一 下 說 : 「 有 四 位 。 」 聽 到 他 這 麼 一 說 , 筆 者 心 想 : 四 位 雖 少 , 但 看 來 誠 實 與 否 仍 取 決 於 個 人 , 既 然 從 政 可 實 現 服 務 社 會 的 理 想 , 而 我 亦 有 一 定 的 支 持 , 便 下 定 決 心 參 選 , 直 到 今 天 已 二 十 多 年 了 。 從 政 之 路 , 由 此 起 步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