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1日 星期四

對史維會的質疑


對史維會的質疑 蘇賡哲
北美有個民間組織叫「二次大戰史實維護會」,簡稱史維會。加拿大這邊的分支組織由王裕佳醫生和列國遠女士領導,針對揭發日本軍國主義所犯罪行,遏制軍國主義復活,做了不少工作。最近比較矚目的事,是由鄒至蕙議員在國會推動,助以民間數萬人簽名,希望加國政府向日本施壓,耍日方對二戰期間日軍慰安婦予以賠償及道歉。我是簽名支持者之一,也邀請過王裕佳醫生到我們電台時評節目中,向聽眾作介紹和呼籲。

不過,近日也有些朋友在電腦網絡上對史維會的行動有所質疑。當然也有史維會的支持者替它辯護。我覺得史維會既然要動員群眾,又希望動用加拿大國家公權力,自然就應為它的公眾行為接受質疑,不能反問;「難道你做得比我多,比我好?」正如若有讀者批評我的專欄,我不能回應說:「你要寫得比我好,才有批評資格。」
朋友的質疑,主要是指史維會用了不少民間資源去維護史實,避免日本右翼篡改或抵賴,但對二戰歷史事實篡改及抵賴更甚於日本的是中共,史維會沒有吭聲。又如,史維會抗議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因為這等於是參拜甲級戰犯,有復活軍國主義之疑。但中共搗毀國軍抗戰紀念碑紀念館,事實上刻意湮沒抗戰史實,有褻瀆抗戰光榮之意,史維會亦不吭聲。中共在二戰時期作為日軍幫兇,由潘漢年與日軍勾結,出賣國府及盟國情報,交換日方對中共有利情報,這種賣國的漢奸行為,記載在中共官方出版物和汪偽政府官員回憶錄中,可謂鐵證如山,但史維會只指責日方,對共方的勾結亦不吭聲。國民政府與中共,先後放棄對日本索取戰爭賠償,國府當年是狼狽敗退,朝不保夕,沒有討價還價本錢,中共則是新興大國,比較起來,中共的放棄更可恥。但史維會對國共的放棄國權不加抗議,只抗議美國不要日本賠償,有柿子挑軟的按之嫌。
更有人認為,當前中國之維權犧牲者、法輪功受害人、山西磚窯人間地獄,廣西超生風暴,都關係到人命即時危險,何不用「維既成過去史實」之力,去解救同胞燃眉之險?這更顯得輕重緩急有序。
蘇賡哲
---------------------------------

本來參拜靖國神社是沒有問題,
問題只出在供奉了一批二戰的甲級戰犯身上,
就算在政治及法律上是被赦免了,
在道德上他們對整個戰爭悲劇是有不可免的責任。
日本在任首相參拜神社是不能說不包括戰犯的,
而參拜戰犯,就是承認他們的功績,是對受害人的侮辱。
1967年香港左派暴動,鬥委會首領楊光指揮暴徒
破壞治安,甚至殺人,三十多年來消遙法外,
9經歷過的人相信不會忘記,
回歸之後,他從董建華手中接到大紫荊章,
小弟非常氣憤, 因為董建華就是侮辱了那些非法被殺的人。
同樣,表揚屠城的解放軍就是侮辱六四死難者。
除非認為日本侵略別國是對的,
否則同樣是沒有殺過人的日相和董也應受譴責。


Davi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