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3日 星期日

紀 念 六 四 : 人 民 壓 力 是 好 東 西

中 國 的 軍 隊 歸 政 黨 領 導 。 黨 的 軍 委 主 席 調 動 幾 十 萬 軍 隊 鎮 壓 和 平 請 願 的 公 民 , 而 公 民 的 要 求 只 是 實 行 民 主 和 懲 治 腐 敗 。 當 時 身 居 軍 委 主 席 之 職 的 , 就 是 一 九 五 七 年 那 位 圍 殲 五 十 五 萬 名 右 派 的 總 指 揮 鄧 小 平 。 他 命 令 人 民 解 放 軍 駕 坦 克 , 端 起 衝 鋒 槍 , 輾 壓 和 掃 射 國 家 的 主 人 。 傷 員 人 數 超 過 了 首 都 各 大 醫 院 急 救 室 的 容 量 , 屍 體 堆 滿 了 太 平 間 。 全 世 界 通 過 衞 星 電 視 , 目 擊 了 中 國 首 都 的 血 雨 腥 風 。 這 種 事 情 , 即 使 出 在 奴 隸 制 時 代 或 軍 閥 時 代 , 也 是 滅 絕 人 性 的 罪 行 。 但 十 八 年 來 , 遇 到 這 樣 那 樣 的 日 子 , 總 有 些 願 意 出 賣 靈 魂 的 人 , 笑 嘻 嘻 地 出 來 歌 頌 那 位 屠 城 者 的 鐵 腕 , 歌 頌 他 粉 碎 了 民 意 , 歌 頌 他 奠 定 了 繁 榮 的 基 業 。 他 們 希 望 中 國 人 記 住 , 大 鎮 壓 導 致 大 繁 榮 , 繼 續 繁 榮 理 應 繼 續 鎮 壓 ! 人 民 的 壓 力 是 個 好 東 西 , 是 箝 制 、 對 付 和 改 造 一 黨 專 政 的 最 有 效 的 因 素 。 人 民 有 權 依 法 向 共 產 黨 的 領 導 集 團 施 加 壓 力 , 壓 出 一 個 民 主 的 中 國 來 。 全 面 鎮 壓 所 導 致 的 , 是 全 面 腐 敗 的 繁 榮 。 鎮 壓 把 中 國 劈 成 兩 半 , 打 造 了 無 權 者 的 煉 獄 , 構 築 了 腐 敗 者 的 樂 園 。 一 黨 專 政 主 宰 中 國 : 由 它 用 人 , 由 它 行 政 , 由 它 立 法 , 由 它 司 法 , 唯 它 獨 尊 , 任 它 腐 敗 。 現 在 的 中 國 是 個 甚 麼 樣 的 中 國 ? 一 位 嚴 肅 的 授 C. A. Bolz , 在 一 家 嚴 肅 的 刊 物 上 指 出 : 中 國 擁 有 一 億 元 以 上 人 民 幣 財 產 的 三 千 二 百 多 人 中 , 兩 千 九 百 多 人 是 黨 國 權 貴 的 子 女 ; 五 個 最 重 要 的 產 業 領 域 , 金 融 、 外 貿 、 地 產 開 發 、 大 型 工 程 、 安 全 , 百 分 之 八 十 五 到 九 十 的 核 心 職 位 同 樣 控 制 在 這 種 人 手 。 這 些 數 目 字 , 比 黨 國 公 佈 的 一 切 統 計 公 報 , 更 加 符 合 平 民 百 姓 來 自 生 活 的 質 樸 而 真 實 的 感 覺 。 一 旦 股 市 崩 盤 , 幾 千 萬 股 民 傾 家 蕩 產 之 日 , 又 將 是 權 貴 們 再 發 橫 財 之 時 。 這 就 是 中 國 ─ ─ 腐 敗 的 中 國 , 自 稱 「 社 會 主 義 」 的 中 國 , 「 以 人 為 本 」 的 中 國 , 「 依 法 治 國 」 的 中 國 , 「 和 諧 」 「 崛 起 」 的 中 國 , 受 過 六 四 鎮 壓 洗 劫 的 中 國 !
六 四 , 使 大 陸 人 、 香 港 人 、 台 灣 人 、 全 世 界 的 人 , 凡 我 人 類 , 無 不 為 之 寒 心 。 中 國 要 進 步 , 要 統 一 , 六 四 是 一 隻 繞 不 過 去 的 攔 路 虎 。 堅 持 「 六 四 鎮 壓 正 確 論 」 的 人 應 該 知 道 , 你 們 年 年 月 月 無 微 不 至 維 護 鄧 小 平 的 威 信 , 也 就 是 年 年 月 月 在 威 脅 香 港 同 胞 、 傷 害 台 灣 同 胞 , 在 政 治 上 和 道 義 上 破 壞 國 家 統 一 的 基 礎 ! 因 六 四 鎮 壓 而 受 難 的 中 國 , 只 能 通 過 對 六 四 鎮 壓 的 否 定 而 得 到 新 生 。 六 四 應 該 由 鄧 小 平 負 責 。 鄧 小 平 早 已 死 了 。 但 老 百 姓 至 少 有 權 聽 到 一 句 公 道 話 ! 現 在 的 領 導 人 , 就 算 毫 無 能 力 善 後 , 總 該 講 句 誠 實 的 話 、 負 責 任 的 話 ! 承 認 鎮 壓 人 民 有 罪 , 才 有 可 能 實 施 憲 政 , 使 中 國 在 民 主 的 基 礎 上 長 治 久 安 。 有 人 把 希 望 寄 託 在 時 間 上 , 好 心 地 設 想 , 一 年 又 一 年 , 六 四 問 題 說 不 定 就 自 然 而 然 解 決 了 … … 反 右 派 那 場 鬥 爭 不 是 已 經 「 自 然 而 然 」 過 了 五 十 個 年 頭 嗎 ? 解 決 了 嗎 ? 有 一 黨 專 政 在 挺 , 就 沒 有 「 自 然 而 然 解 決 」 的 餘 地 。 時 間 對 萬 物 一 視 同 仁 , 它 是 中 立 的 。 發 展 的 方 向 取 決 於 各 種 壓 力 的 總 和 。 各 種 力 量 , 互 相 消 長 , 都 在 起 作 用 。 人 民 的 壓 力 是 個 好 東 西 , 是 箝 制 、 對 付 和 改 造 一 黨 專 政 的 最 有 效 的 因 素 。 人 民 有 權 依 法 向 共 產 黨 的 領 導 集 團 施 加 壓 力 , 壓 出 一 個 民 主 的 中 國 來 。 鮑 彤 趙 紫 陽 前 政 治 秘 書 、 六 四 後 入 獄 七 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