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4日 星期日

西方人為什麼不反對日本人拜神社

作者:崇義

西方人為什麼不反對日本人拜神社?我認為這應該有多方面的原因, 包括︰(1)西方人信奉思想信仰自由, 你拜什麼, 心中想什麼, 他們不會管你, 只要你行為循規蹈矩, 就不會惹麻煩。即使你視魔鬼為偶像, 但你沒有魔鬼的行為, 就不犯法。 (2)基督教的流行使西方文化有寬容的一面, 他們認為, 靖國神社那些死去的軍人是戰爭中的敗兵敗將, 已受到應有的懲罰, 他們的子孫去看看他拜拜他, 天不會塌下來。而子孫去看或拜因犯罪而處死的親人, 也不是人間絕無僅有的事。 (3)在美國人眼中, 東條英機是該死的evil; 而中國人視為"救星"的毛澤東, 美國人則認為他對內"魚肉"人民、對外參與侵略( 在美國人眼中, 毛澤東派遺的援朝、援越中國軍隊, 是對南韓和南越發動侵略的、目的在于奪取全國政權的北韓、北越共產黨侵略軍的幫凶。) 美國人和中國人也互有"血債"。 毛澤東在美國人心目中形象之差, 比東條英機有過之而無不及。既然美國人看著中國人天天敬拜已享盡榮華富貴、壽終安寢的毛澤東都毫無不舒服之感, 他們有什麼理由不能坦然對待日本人偶爾看看或拜拜那死得頗辛苦的手下敗將東條英機等呢? (4)中國人"強烈抗議'"日本軍國主義復活", 但在美國人眼中, 仍要美國軍事保護的民主的日本, 軍國主義復活還沒有影兒, 就算有可能, 也只不過是一個"將來"可能發生事情, 但中國的不叫"軍國主義"的派兵遺將、動槍動炮, 卻是活生生的現實。美國對二次大戰後和中國人在第三國戰場上的兩次交鋒記憶猶新, 目前更視中國軍事的強大為對和平的巨大威脅。 中國沒有放棄"武力解放"台灣, 中國也支持世界上一些"恐怖國家"發展核武器等, 都是目前美國認為最感頭痛的問題。 (5)在日本, 有人鼓吹軍國主義, 西方人沒去抗議, 那是奉行法治的西方人認為判斷事情、罵人要憑事實; 一個國家不可能每個人的思想都一致, 都正確, 但只要未找到日本復活軍國主義的確鑿事實, 他們便覺得沒有權利去"抗議"。這和中國人習慣的"以言定罪"、以所懷疑的"事實"定罪的文化不同。---------日本人篡改歷史, 可惡! 但美國人也懶得管那麼多, 因為他們認為他國如何寫書, 如何"教仔", 均是他國思想言論上的事, 正如共產黨中國的歷史寫"美帝"如何壞, 無論是真是假, 美國人也不會去管, 他們也管不著。(也請注意, 現在的日本是有言論和思想自由的、"非'一言堂'"的國家, 篡改歷史的言論不可能"一手遮天", 在自由社會, 人民是不易受愚弄的, 這點不必太過擔心。) (6) 西方人沒有重視"民族感情受傷害"之類的文化。日本已是民主政制國家, 在意識形態上和美國是盟友, 加上五六十年來對內、對外均沒動武, 在美國人眼中, 已是以行動"改邪歸正", 所以, 西方沒加入年年叫日本人"道歉"的行列(他們也眼看日本各個首相已正式道歉多次), 他們的"民族感情"也沒因日本人的拜神社之類的"劣行"而受到"傷害"。西方偏重于向前看。對于日本, 美國人重視的是日本這個國家現在實際上在干什麼, 而不是日本某些人的說什麼, 是對于其對外政策等有實質影響的大問題而不是拜神社、出書之類的事, 是日本的現在而不是日本的過去, 據報導(2004年消息)︰ “…紀念(諾曼第登陸)活動的重點是昨日下午在阿羅芒什舉行的儀式,有十六個國家共二十二位領袖參與,包括首度獲邀出席的德國總理施羅德及俄羅斯總統普京。…施羅德亦有到諾曼第的德軍墓地憑吊,…”在法國的諾曼第, 除了盟軍的墓地外, 竟然還有殺死無數盟軍軍人的德軍墓地!(後從鳳凰衛視的有關報導得知, 那墓地還常年有德國志願者修護, 如除草, 保養墓碑等等)。 而德國總理還“竟敢”在紀念諾曼第戰役六十周年的大日子, 在眾目睽睽之下“到諾曼第的德軍墓地憑吊”, 而當時和事後都絲毫沒有受到眾多當年的西方敵國領袖、記者和傳媒的非議、抗議。 西方視為理所當然的寬容精神, 在許多中、韓人眼中, 是匪夷所思!

另︰日本人堅持拜靖國神社,文化應是主因(1)日本人去拜靖國神社, 也許"親情"仍是主要因素。那些反對去或不敢去的日本人, 也僅是由于害怕觸怒鄰國而已, 而不是他們認為去是罪過, (曾在網上看過一句話, 就是如果鄰國不反對拜的話, 那連日本共產黨都不會反對拜)。即使你罵他們一千年, 只要他們的根深蒂固的傳統文化不改, 他們還是會去拜的。在文化上, 他們對自己的人很 “親”, 把在戰爭中戰死的軍人, 都一個不漏地設牌位供奉, 不像中國人, 13億中國人, 從來沒幾個人會試圖考究一下, 中國軍隊四九年後三次出兵韓、越, 暴尸山頭野嶺的中國軍人究竟有多少,(當然, 這也是中共的國家機密, 百姓亦不可過問這類問題), 更不用說一個個地供奉他們。 中共在"解放後", 把全國各地的中華民國時期建的抗日軍人墓地、紀念碑、陣亡將軍紀念碑全部毀壞、鏟平、鞭尸, 遑論“供奉”! (只是"開放"後, 為了'統戰"台灣及海外的國民黨人、台商等政治目的, 才 “恢復”了一些。) 這是中日巨大的文化差異之一。 (2)日本人連軍犬和戰馬都在靖國神社設有有名字的靈位, 在緬甸等地有不僅有紀念陣亡的軍人紀念碑, 而且有高大漂亮的紀念戰馬、軍犬的紀念碑, 戰馬軍犬有名有姓地刻在碑上。 這種文化和中韓亦有差別。(韓國人和一部分中國人愛吃狗肉, 中國的簡體字取消 “牠”字, 動物一律用死物的 “它”, 因此, 中日韓對動物的文化也有差別)。既然日本人連他們自己的“馬、犬”都那麼思念、有情, 那就不難理解他們對他們自己的“人”的思念及感情的濃重。 (3)日本人去"拜"或"看"犯罪的先人, 並不等于他們視之為英雄, 而只視為曾在日本自視為不可一世的驕橫時代中犯了大罪而死去的先人。這有點像, 一個被處死的殺人犯的子女去上他的墳, 並不等于這些他養大的子女認為他殺人是對的, 更不等于他們要 “復闢”和效法父親殺人的 “英勇行為”。他們即使受被殺者家屬的譴責, 即使有負罪之心, 但往往由于親情仍會忍不住久久去看一看他們的父親, 他們的心情應該是非常復雜的。(4)日本軍國主義是否復闢, 應主要是看日本目前的社會制度、社會的政治狀況, 而不是看日本人是否去拜靖國神社。這也有如在中國, 毛澤東犯了不少錯誤(不說"罪"吧), 無數中國人慘死于他主政的年代, 但中國人現在仍天天瞻仰他的遺容, 對他無比尊敬, 頂禮膜拜, 毛澤東像仍高掛于天安門城牆, 但並不見得中國領導人和老百姓如此地敬拜他, 就表示中國人去拜他時, 在其尸前許願發誓, 發誓繼承毛澤東 “偉大的革命遺志”, "復闢"文化大革命", 復闢"焚書坑儒", 復闢"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 復闢 “殺地主、資本家”, 復闢 “分地主、資本家財產”等等毛澤東時代的"偉大壯舉"了吧? (5)日本有否悔改, 西方(包括被日軍殺死無數軍人的前敵國美國及英、澳、加等)看的是日本的社會制度及政治現狀, 中國及左派政府下的韓國, 卻全不看日本社會制度的根本改變, 而只盯著別人拜什麼 “神主牌”。這也是中西文化、思想觀念的巨大差別。軍國主義的重要特征是 "軍事獨裁", 日本已是民主國家,即使出兵海外一兵一卒當維和隊員, 都受到民選議會的強烈掣肘, 沒那麼容易復活軍國主義. 而中國, 在四九年後兩次出兵越南, 一次出兵韓國, 都是中共的一個或幾個頭人拍板, 就可把數十萬,百萬中國軍人送上死路,且殺死數量相若的外國軍民. 將來若要 "解放台灣", 把百萬,千萬,億萬兩岸中國軍民送上死路的, 也必只是中共的一個或數人頭人. 比起民主的日本, 中共的軍事獨裁制度,離 "軍國主義"要近得多!中國人不是需要如何提防日本軍國主義覆闢, 再殺中國人, 而是需要如何盡我們的努力, 制止中共那據說不叫軍國主義的什麼主義再殺中國人和他國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