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1日 星期一

赤化十年 香港自治告急

赤化十年 香港自治告急研討會探討中共接管以來變化 憂「一國兩制」改寫
_____
【大紀元6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李真、曾嘉連香港報導)香港民主黨及民主發展網絡在星期六合辦回歸十周年研討會,邀請多位嘉賓就中共接管香港10年來在民主政制、人權自由、法治及公民參與等多方面的變化,進行回顧和探討。與會講者指出,在中共政權對香港事務的介入與操控下,香港的新聞言論自由逐步收緊,當初承諾的所謂高度自治日見消逝,政制民主化受到壓制。有講者甚至擔憂,中共頭目吳邦國近日宣稱香港無權的言論,將觸發新一輪的中共人大釋法,「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定義面臨改寫。
在有關香港新聞言論自由方面,香港記者協會主席胡麗雲指出,中共接管香港10年以來,新聞自由的情況日趨惡化,與北京當局直接介入與操控有關。
胡麗雲說:「它們做的事情,從99年到2001年用很直接的方式來表達,分別由中央(中共政權)很高層,譬如當時的副總理錢其琛,他多次在公開的場合明確的講,香港記者不可以做這樣,應該做那樣,例如『兩國論』我們不應該講,又譬如法輪功怎麼樣,很多次直接在香港或澳門等地表達出來,往往講完之後,很有趣,過一段時間之後,我們發現香港有些電子傳媒他們都開始有些轉變,這個轉變就是台灣我們以前叫台灣總統的,突然間改了,叫『台灣領導人』,和大陸的說法一樣。」
她指出中共對輿論的控制還有間接的影響,譬如政府在發放銷售稅的消息時,只選擇某些媒體放風。她說:「在講這些消息的時候,講明你不能提出相反的意見,不能向其他人講,如果不是……它不是直接不讓你做,但是有間接的作用,讓你要聽話,講它要講的東西,不給有另類的聲音。」
胡麗雲透露,由於香港媒體自我審查情況日趨嚴重,香港記者協會打算自辦網上報紙,捍衛香港的言論自由。(大紀元記者吳璉宥攝)
朱耀明牧師(大紀元記者吳璉宥攝)
梁家傑(左)議員和涂謹申議員(大紀元記者吳璉宥攝)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大紀元記者吳璉宥攝)
加拿大資深評論員、港加聯副會長馮玉蘭發言說,香港的言論空間和公共傳播界受到中共壓制的情況,絕不是孤立的,因為這種打壓是中共全球的戰略。(大紀元記者吳璉宥攝)
記協擬辦網報捍衛自由
這些直接和間接的影響這10年來不斷的發生,甚至過去在遮打花園曾發生警方以手銬拘禁記者、搜查記者的住家和報館等。胡麗雲分析說,這裏一部份是外在的因素,還有內在的因素就是媒體的老闆,由於大部份本地傳媒老闆在業務上都與內地有聯繫,導致自我審查情況日趨嚴重。她說,今年2月記協曾在業內進行過有關新聞自由的調查,充分證實這些現象的存在。
胡麗雲並透露,由於本港媒體自我審查情況日趨嚴重,故此記協正打算自辦網上報紙,捍衛香港的言論自由。
加拿大資深評論員、港加聯副會長馮玉蘭發言說,香港的言論空間和公共傳播界受到中共壓制的情況,絕不是孤立的,因為這種打壓是中共全球的戰略。她舉例說,多倫多就被中共視為一個北美的「反華反共基地」,原因是97之前,民主黨有幾位代表,包括司徒華、李柱銘等成員來到北美和歐洲巡迴,為「儲糧過冬」籌款,多倫多是全世界為民主黨籌得最多義款的一個地方,總共差不多有近22萬加幣,之後那裏就被中共定性為「反華反共基地」。
馮玉蘭回顧過去10年,在整個北美特別是加拿大,新聞自由特別是中文傳媒的新聞自由和言論空間,亦受到有形無形的壓力。他們的手法基本上有幾種。其一是向前線的記者打壓,特別是對大陸來的記者進行打壓,警告他們。例如大概一年多以前,當地法輪功團體受到中領館的毀謗,結果在渥太華打贏了官司,中領館馬上打電話給一些主要中文傳媒的記者,示意他們最好不要報導這件事。這是很出面的介入新聞自由。另一個例子就是,有參與過六四的學生現在做了新聞記者,中共領館直接召見他,跟他說:「我知道你做甚麼,不過我原諒你,多大量!」
中共也會打電話向編輯施壓,再不行的話,他們直接向老闆提出警告,說如果他們的報紙繼續讓這些言論存在,中共可以呼籲廣告商不要在報紙登廣告。這是透過商業力量進行影響。
北京在海外拓文化霸權
近一年多來,可以看到中共更加猛烈的攻勢。馮玉蘭說,中共駐加拿大領館透過其他的第三者人士出錢自辦報紙、網頁,甚至將中共9個電視台的節目在加拿大落地。這是一個整體意識形態文化霸權建立的開始。在自辦報紙方面,它主要是辦免費的社區報紙,針對現在北美大陸的移民越來越多,一般當地華人不願意出錢買報紙,於是就辦很多免費報紙,透過這個影響輿論。中共在當地還辦了一個網頁,跟中國大陸約13家中共電視台連結。
馮玉蘭又說,中共在文化領域展開攻勢。近一年多來,中共接連在溫哥華、多倫多舉辦「同一首歌」(中共利用這首歌在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洗腦)演唱會(Same Song Concert),還要選擇在政治最敏感的時候,如當地正在搞聯邦大選時,透過這個「同一首歌」演唱會,邀請一些中共支持的政客上台致歡迎詞等等,提供機會給他們曝光。
歐洲議會自由民主聯盟領袖華生(Graham Watson)在研討會上透過視像會議發表演講,強調香港自治不容妥協。他批評中共人大委員長吳邦國最近發表的香港無權論影響歐盟和中國關係,分化香港社會。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則擔憂吳邦國的言論再次觸發中共人大釋法風波。
華生指出,香港的民主發展10年來不斷倒退,「一國兩制」成為中共打壓港人的工具,中共隨時隨意實行人大釋法,使港人至今不能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他並讚揚港人爭取民主的努力,歐洲議會表示關注和支持:「香港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面,香港將和歐洲一起努力,推動世界民主化。」
李柱銘議員批評北京在接管香港後不斷收緊香港的自由,與當初訂立「一國兩制」的精神背道而馳。(大紀元記者吳璉宥攝)
楊森議員(左)和劉慧卿議員(大紀元記者吳璉宥攝)
余若薇議員(大紀元記者吳璉宥攝)
香港自治不能妥協
對於近日吳邦國發表香港無權論,華生特意發表三點書面聲明,強調香港自治不容妥協,港人的權力不是由北京賜予,也不容北京奪走,無論吳邦國如何歪曲,「高度自治」原則已經清楚列明在中英聯合聲明中,並包含在香港《基本法》內;歐盟與中國建立關係的一個基石是尊重香港的議會制度及權力分立,吳的言論『無益處和具分化作用』。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認為,歐洲議會自由民主聯盟領袖的聲明是為「香港社會講公道話」。他說:「外國政府包括歐盟在內一直支持『一國兩制』,自從中英聯合聲明頒佈到現在,歐盟一直很支持『一國兩制』,當然希望完全落實,現在『一國兩制』變了樣,中共政府對『一國兩制』要重寫,他們有這樣的感覺,當然有義務幫香港社會講一個公道的說話。……他們認為中共不應該干預香港民主的發展。」
擔憂重新定義一國兩制
李柱銘在發言時批評北京在接管香港後不斷收緊香港的自由,與當初訂立「一國兩制」的精神背道而馳。對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早前撰文批評香港享有的權利太多,包括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重大事件及進行司法覆核,李柱銘指出,這些權利港人97年前已享有,「為何不能繼續」?
最近吳邦國的講話,顯示北京不想欽定特首曾蔭權的權力受到立法會限制、在立法會遇到很多不同的反抗,李柱銘擔憂吳的言論會再次觸發中共人大釋法:「我所擔憂的是,這會再次引發人大釋法,我希望不是這樣,但我不排除有這個可能性,你看到他們過去10年已經3次人大釋法了,我擔憂他們會對『一國兩制」重新下定義。」
他並強調,如果這件事情確實發生了,中國等於向外宣告「一國兩制」徹底失敗,這對台灣人民是一個打擊。
何俊仁議員指中共人大一再釋法,對香港高度自治、司法制度都造成非常嚴重的打擊。(大紀元記者吳璉宥攝)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強調,自由人權應該得到重視,市民有權去選擇自己的領導人。(大紀元記者吳璉宥攝)
中共無形之手操控香港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發言指出,中共人大釋法和香港政制發展,是處理中共和特區關係的最重要關口。他形容人大釋法是「中央對香港的緊箍咒」,某種程度上改寫了《基本法》,因為釋法的文本成為《基本法》的一部份,這對香港高度自治、司法制度都造成非常嚴重的打擊。他強調,人大釋法按照《基本法》應該受到權力限制。
何俊仁又說,兩制的推行應該是依靠制度對人的權力的規限,而非依賴人脈關係,造成中央和特區之間產生一些制度之外的潛規則,「這種潛規則可能令到特區政治捲入中南海的決策,也讓一些中共人士捲入特區政治的舞台裏面,成為很多無形之手」。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在會上就社會公義發表演講時,沒有直接回應吳邦國的言論,但他強調,自由人權應該得到重視,市民有權去選擇自己的領導人。他說:「團體的基礎是對於人的尊重,人權和自由在這個團體裏面首先要得到尊重,因為造成團體的是人,不是團體超過這個人,團體是為了人,而不是人為了團體,基本上是這樣的次序。」
港人有關選擇領導人
陳日君樞機表明:「人人都應該有權參與選擇(領導人)。有了這個權威,他(領導人)自己應該知道,他不是自己有甚麼道德的根據,他的根據就是,如果他是為了公義去服務,所以他不能隨便自己用這個權威。這個權威是一個目的,如不符合這個法律的定義,可以說是一種暴力。」
他並說,社會進步不能單看人的平均收入,「如果人均收入增加了,但是有很多破壞了社會的目標,這不是進步。譬如有人發財了但很嚴重的銷毀了大自然,空氣污染、水又污染,害死很多人,這根本不是進步。如果有人發財,但人的生命沒有保障,或是辛苦工作的人沒有保障,完全沒有法治的環境,這個不是進步。……如果這些事情發生,多數是那些領導有問題,是權力失衡,所以我們看到有貪污、有疏忽。」
陳日君樞機指出,如果人們承認精神價值是最高,就不會追求生產的數量。
參與回歸十年研討會的各界人士呼籲市民積極參與今年七一遊行,推動民主發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