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6日 星期二

中共與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聯合國改革方案一出,日本爭取成為常任理事國的步伐突然加快:世界第二大經濟國的實力、亞洲最成熟的民主國家、七國俱樂部成員國、聯合國第二大資助國、大把的對外援助(為了此次“入常”,日本承諾向非洲十六個國家提供經濟援助),這一切條件使日本朝野信心十足。現在,五大常任理事國中的美、英、法、俄和聯合國秘書長安南,都在不同的程度上表示支持日本。
在亞洲,日本“入常”成為東亞三大國較力的焦點,日本對亞洲國家的侵略歷史問題,再次成為中國和韓國反對日本的主要理由:戰爭遺留下的領土之爭(釣魚島和獨島),不向亞洲各受害國真誠道歉,不承認強迫亞洲被侵略國的婦女做慰安婦,政要參拜靖國神社,修改和平憲法以重整軍備,文部省通過篡改歷史的新教科書,歪曲二戰歷史,美化侵略行為……似乎日本軍國主義復活之勢,已經不再是民間的極右勢力,也日益明顯地變成日本政府的選擇。
照理說,東亞兩個反日“入常”最激烈的主要國家,本應該協調行動、甚至結成聯盟,但中國和韓國卻沒有協調行動,而是各幹各的。
韓國的反日是朝野共同發力,民間的街頭抗議持續不斷,激進者甚至以自殘的斷指行為來表達抗議,韓國總統盧武鉉也明確表態,要求日本改變對待歷史的錯誤態度;韓國政府也已經在聯合國內展開阻止日本“入常”的拉票活動,讓世界看到了韓國舉國上下阻止日本“爭長”的決心。但韓國不準備聯合中國而是單幹。因為,韓國也不滿中國曾把高麗當作藩國的歷史。
中國的反日是民間熱而政府冷,中共政權除了對大規模反日網路簽名活動和一邊倒的媒體輿論表示支持之外,時至今日,北京並沒有就日本“入常”問題明確表態,中共對民間自發的抵制日貨行動,也採取模棱兩可的態度,對民眾的街頭政治更是警惕有加和有所節制。據香港《明報》報導,中國民間保釣人士尹冬明等十多人籌辦反日活動在浙江遭公安圍毆。中宣部要求媒體為反日風潮降溫,外交部新聞發言人和專家學者也出面呼籲民間要“理性愛國”。直到日本文部科學省4月5號審定通過了刻意粉飾侵略戰爭、淡化戰爭罪行的新版歷史教科書,中共外交部官員才奉命緊急召見日本駐華大使阿南惟茂,就文部科學省審定通過新版教科書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中國駐日本大使王毅也在東京向日本政府提出交涉,闡述了對歷史教科書問題的嚴正立場。與此同時,中共駐聯合國大使王光亞對聯合國改革方案進行杯葛,間接地表達反對日本“入常”。
其實,在當前日本,持極右立場的日本人絕非民間輿論的主流,極右翼立場的新版教科書的採用率也僅占1%,但在言論管制依然嚴厲的中國,官方喉舌對小泉堅持參拜靖國神社和日本文部省通過了新教科書的刻意渲染,誤導了大陸民眾,使之很容易把日本極右翼勢力誤讀為日本輿論的主流,進而誤讀為日本政府的態度。也就是說,中國民間反日情緒的高漲,與近年來中共官方對民族主義刻意縱容相關,也與大陸民眾無法獲得多元而完整的新聞資訊相關。
...
當年,剛剛入主中南海的毛澤東第一次訪蘇見到史達林時,毛澤東剛開口向史達林訴苦,就被史達林一句話給擺平了。蘇共暴君對中共暴君的安慰是:“勝利者是不應該受到指責的。”
談到戰爭觀念和民族觀念,中國人並不比日本人好到哪去,“成王敗寇”是中國人從古至今的戰爭觀念,“天下主義”的大漢族傲慢也是至今猶存的民族觀念。特別是,中共掌權後的謊言治國及其偽造歷史,遠甚於日本右翼勢力對其侵略歷史的篡改;中共對其獨裁統治的自我美化,也遠甚於日本右翼勢力對軍國主義的美化。中共的謊言治國,為日本篡改歷史提供了欺騙本國年輕一代的口實。
1949年後執政的中共,一直在歪曲中日戰爭的歷史。日本人敗給美國而不是敗給中國已如前述。在國共抗戰的歷史上,中共簡直就是在撒彌天大謊。當時的日本人太知道,他們的主要敵人是蔣介石而不是毛澤東,對抗他們的主力是國軍而不是共軍,日本在盟軍的打擊下被迫投降,是向國民政府而不是向中共,如若沒有日本人的壓力讓蔣介石無暇他顧,憑著蔣介石當時的實力和決心,中共是斷斷不能在中國掌權的。但是,中共掌權後,中國八年抗日的歷史完全變成了以中共為主、在中共領導下的反侵略戰爭,抗日的勝利是中共英明領導的勝利。
其實,1937年“盧溝橋事變”後,國民黨在廬山展開緊急會議,7月17日,蔣介石發表了“焦土抗戰”的講話,汪精衛發表了“灰燼抗戰”的講話,標誌著中國抗日戰爭的全面爆發。國民黨的“廬山會議”之後,中共也於1937年8月22日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史稱“洛川會議”。在此次討論如何應對抗日戰爭全面爆發的會議上,會議基調由張聞天和毛澤東所主導,中共高層已經決定了“不抗日”的方針。
時任總書記的張聞天作了主題報告,一方面是對蔣介石仇視共黨、背信棄義、圍剿紅軍的指責,另一方面是提出中共抗日的方針: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列寧與德國簽訂了合約,取得一箭雙雕的效果,使侵略者與統治者兩敗俱傷。現在,中共面對日本侵略和南京政府敵視的局面,與當年蘇共的處境類似。所以,中共應該學習當年的列寧,坐看蔣介石與日本軍國主義廝殺,最後勝利歸人民。
毛澤東發言支持張聞天見解,強調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毛提出了具體的實際的策略,就是堅持遊擊戰爭,避開與日軍的正面衝突,繞到日軍的後方去打遊擊“。這樣的策略有利於擴充八路軍的實力,在敵人後方建立抗日根據地。對南京政府一再催促八路軍開赴前線的命令,既不能完全不理,又要堅持絕對獨立自主。在南京政府和中共中央之間,八路軍必須完全按照中共中央軍委的指示行事,而南京政府的任何命令,必須先報告延安等候指示。凡是有利於八路軍的就執行,凡是不利的就以各種藉口拖延、推託。
在對日作戰的戰場上,國軍在全部正面戰場上展開了對日本人的抗擊。國軍與日軍大小會戰二十餘次、較大戰鬥近五萬次、付出近500萬將士的鮮血、斃傷俘日軍近200萬;正是國軍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價,才換來了中國成為世界四強之一的地位與聯合國常任理事國,才出現抗戰勝利後萬人空巷歡迎作為民族英雄的蔣委員長的感人場面……然而,這一切在中共偽造的歷史中全部消失了,剩下的只是中共軍隊的“平型關”、“百團大戰”和遊擊戰,似乎擁有現代化的裝備和訓練的日軍是被挖地道、埋地雷、扒鐵路、割電線、伏擊戰……這些打了就跑的遊擊戰趕走的。而且,主持“平型關戰役”的林彪被毛澤東斥為“不懂政治”,幫助林彪策劃此次戰役的周恩來回延安後被毛整肅,最後被迫檢討。指揮“百團大戰”的彭德懷被召回延安後也受到整肅,用彭德懷的話說:在延安“被罵了四十天的娘”。
這讓我回想起我們這代人在毛澤東時代通過電影接受的抗日教育。我們對抗日戰爭的瞭解,真的就可憐到只能看《平原遊擊隊》、《鐵道遊擊隊》、《小兵張嘎》、《地雷戰》、《地道戰》等拙劣的宣傳品的程度,影片中出現的國民黨軍隊全部是反面的角色,要麼是漢奸,要麼是逃兵,要麼是偽軍。
實際上,中共的戰爭觀念與日本右翼是一樣的,也是成王敗寇的實用主義的戰爭觀和歷史觀。中共如此歪曲歷史恰恰給了日本人以竄改歷史的口實。日本的右翼勢力向年輕一代灌輸被歪曲的歷史和軍國主義觀念的最大藉口之一,正是中共政權的謊言治國提供的,他們以中共偽造歷史為口實,讓二戰後出生的日本人不相信現在中國人所陳述的歷史。他們會對年輕一代如本人說:中國政府連本國的歷史都能加以肆意篡改、編造,怎麼可能不篡改中日關係的歷史。所以,不是我們日本人竄改和歪曲歷史,中日戰爭的歷史首先是被中國政府任意竄改和歪曲的。在要求我們日本修改教科書的同時,中國為什麼不修改自己的教科書,還歷史以本來面目!
看看中國的“全日制普通高級中學教科書(必修)”《中國近代現代史》下冊(全國中小學教材審定委員會2002年審查通過,人民教育出版社歷史室編著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對抗日歷史的記述,省略了太多由國民政府主導的事關抗日全局的重大史實,卻極力突出中共抗日的那點極為可憐的“貢獻”。比如,在“盧溝橋事變”的1937年7月17日,國民黨兩巨頭在廬山分別發表了著名的抗日宣言,蔣介石的講話被稱為“焦土抗戰”,汪精衛的講話被稱為“灰燼抗戰”。而在中國的高中近現代史教科書中,這兩大中國抗日的最著名的文獻卻隻字未提,反而詳細的記載中共的抗日言論,極力突出中共發表的抗日宣言。
憤怒質疑和駁斥日本新版教科書的諸多中國歷史學家,為什麼不對中共編造的歷史謊言表示憤怒、進行公開駁斥?更有甚者,參與駁斥日本謊言的中國歷史學家中,大都參與過中共意識形態部門製造歷史謊言的龐大工程。
在此情況下,即便假定,中共只是對內用謊言愚民,而對外講述中日戰爭史是尊重歷史事實,但其一貫撒謊的本性,根本無法贏得別人的信任。誰能相信一個每天都在對自己的國民撒謊的政權及其御用史學家會對外誠實呢!
幾年前,中國著名演員兼導演姜文拍了中日戰爭題材的影片《鬼子來了》。該片既揭穿“中共是抗日的主力和領導”獨裁謊言,也揭露了日本極右勢力否認在侵華戰爭中屠殺平民的謊言。儘管該片獲得了法國嘠納電影節“評委會大獎”,但中共封殺了這部影片。儘管日本人不喜歡這部影片,但該片卻可以在日本公映。之所以如此,就在於中日之間的制度差異和影片本身的真實力量。
對中國歷史影片而言,《鬼子來了》是1949年後大陸出現的第一部認真反思抗日戰爭的力作,其開掘之深和藝術品味之高,在改革二十多年以來的大陸電影中,實屬罕見。影片首先揭示了中共並不是抗日的領導者和主力,反而是不遵守諾言的見死不救的土匪無賴,如果公映,必將引起巨大反響,其強烈的視覺衝擊力和圍繞著影片的全國性討論,必將在普通的百姓中顛覆中共偽造的歷史,在一定程度上使中共不光彩的抗日歷史爆光,有損於中共經過多年偽造而塑造的偉光正的形象。其次,影片繼承了魯迅的國民性批判的偉大傳統,深刻、辛辣、幽默,直入中國人國民性的底層,揭示了日軍之所以能夠在中國勢如破竹的深層原因——國人的自私、懦弱、不負責任、在關鍵時刻出賣和背叛自己人的本性,也就是當慣了家奴的國人,一旦面對強大的外敵,就將自動地轉化為漢奸。影片中的眾多角色,唯一具有責任感和人性之善的男主角,最後卻死在了作為接受大員的國軍手中,而且國軍是讓日本俘虜來充當屠戮中國人的劊子手!採取還是為了威懾其他國人的示眾梟首的方式!影片中的砍頭場面,似乎就是魯迅筆下的“看客文化”的影視化:周圍依然擠滿了興奮而麻木的看客。這種用視覺形象對國民性的尖銳揭示,其震撼效果肯定遠遠超過刺激年輕的魯迅棄醫從文的看客們。更重要的是,這部影片對中共死死抓住的最後的意識形態王牌——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做了釜底抽薪的顛覆。
所以,中共非封殺不可。中共的“廣播電影電視總局電影審查委員會關於《鬼子來了》的審查意見” ,已經充分地說明了謊言制度對藝術真實的肆意踐踏。該審查意見中說:“影片沒有嚴格按照電影局《關於合拍片<鬼子來了>立項的批復》(電字[1998]第302號)中的意見修改劇本,並在沒有報送備案劇本的情況下擅自拍攝,同時又擅自增加多處臺詞和情節,致使影片一方面不僅沒有表現出在抗日戰爭大背景下,中國百姓對侵略者的仇恨和反抗(唯一一個敢於痛駡和反抗日軍的還是個招村民討嫌的瘋子),反而突出展示和集中誇大了其愚昧、麻木、奴性的一面,另一方面,不僅沒有充分暴露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本質,反而突出渲染了日本侵略者耀武揚威的猖獗氣勢,由此導致影片的基本立意出現嚴重偏差。影片多處出現污言穢語,並從日本兵口中多次辱駡”支那豬“,另外還有女性的裸露鏡頭,整體上格調低俗,不符合《電影審查規定》的標準。”
對日本人來說,他們之所以不喜歡這部影片,就在於這部影片真實地再現了日本侵略者是怎樣對手無寸鐵而又恭順溫和的無辜平民大開殺戒。而現在日本右翼勢力不承認南京大屠殺的重要理由之一,就是他們不認為當年在南京屠殺的中國人是平民。日本人堅持說,在中國他們從未有意識地屠殺非武裝的平民,殺的都是參戰人員,或正規軍或遊擊隊,而這在戰爭狀態下是正常的,絕非反人類罪。所以,中共在國內封殺了這部片子,正中了日本人的下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