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0日 星期日

太   湖

無 錫 太 湖 工 業 污 染 , 漂 起 一 層 駭 人 的 藍 藻 。 太 湖 , 古 名 震 澤 , 是 春 秋 時 代 范 蠡 與 西 施 歸 隱 的 地 方 。 「 五 湖 煙 水 獨 忘 機 」 , 五 湖 , 不 是 五 個 湖 的 意 思 , 而 是 太 湖 的 別 名 。 因 為 范 蠡 和 西 施 , 二 千 年 來 , 太 湖 成 為 一 泓 傳 奇 。 遊 太 湖 , 就 好 像 尋 訪 仙 蹤 。 在 中 國 詩 詞 之 中 , 太 湖 的 氣 魄 比 西 湖 大 , 但 太 湖 比 較 靜 , 沒 有 洞 庭 湖 之 磅 礡 。 因 為 洞 庭 湖 畔 , 有 一 座 岳 陽 樓 , 太 湖 沒 有 。 「 先 天 下 之 憂 而 憂 , 後 天 下 之 樂 而 樂 」 , 洞 庭 湖 因 《 岳 陽 樓 記 》 而 聞 名 , 「 昔 聞 洞 庭 水 , 今 上 岳 陽 樓 , 吳 楚 東 南 坼 , 坤 日 夜 浮 。 」 遊 洞 庭 湖 , 總 想 到 「 處 江 湖 之 遠 , 則 憂 其 君 ; 居 廟 堂 之 高 , 則 憂 其 民 , 是 則 進 亦 憂 , 退 亦 憂 」 , 因 此 , 洞 庭 湖 是 儒 家 的 一 眶 淚 水 。 但 太 湖 不 同 。 太 湖 的 主 人 是 范 蠡 , 太 湖 是 士 大 夫 完 全 歸 隱 的 所 在 。 范 蠡 在 太 湖 消 失 了 , 從 此 不 再 回 頭 , 吳 越 的 戰 爭 與 亡 國 , 一 切 都 不 關 他 的 事 了 。 范 蠡 後 來 做 生 意 , 發 了 大 財 , 稱 為 「 陶 朱 公 」 , 都 因 為 太 湖 的 水 , 洗 滌 胸 臆 , 令 他 頓 悟 了 , 比 起 洞 庭 湖 之 沉 重 , 洞 庭 湖 是 入 世 的 , 太 湖 比 較 飄 逸 , 太 湖 是 出 世 的 , 太 湖 是 道 家 的 一 泓 滄 浪 的 笑 聲 。 因 此 , 在 清 詩 之 中 , 詠 太 湖 的 有 很 多 。 清 朝 大 興 文 字 獄 , 江 浙 的 讀 書 人 , 備 受 雍 正 和 隆 迫 害 , 只 有 在 無 錫 太 湖 和 杭 州 西 湖 之 間 徘 徊 。 遊 西 湖 , 不 免 神 傷 , 到 了 太 湖 , 就 看 得 開 了 。 西 湖 只 是 江 浙 文 人 的 暫 寄 的 極 樂 世 界 , 而 太 湖 , 因 為 范 蠡 和 西 施 , 才 是 槃 。 不 是 說 要 了 解 「 國 情 」 嗎 ? 太 湖 的 「 國 情 」 是 什 麼 ? 太 湖 跟 「 工 業 」 兩 個 字 一 向 是 沾 不 上 邊 的 。 太 湖 活 在 中 國 的 古 典 文 學 , 太 湖 在 詩 詞 中 才 有 生 命 。 清 初 的 查 慎 行 , 也 就 是 小 說 家 金 庸 的 祖 先 , 就 有 一 首 七 絕 : 「 夾 浦 橋 南 客 棹 孤 , 雨 聲 連 夜 洗 平 蕪 。 東 風 吹 淺 吳 江 水 , 半 作 春 潮 漲 太 湖 。 」 把 太 湖 的 靜 , 形 容 得 非 常 的 德 彪 西 。 還 有 一 首 , 詠 太 湖 的 月 色 , 作 者 舒 位 : 「 星 星 漁 火 近 吳 江 , 聽 唱 流 人 水 調 腔 。 一 角 紅 樓 深 樹 杪 , 為 誰 風 露 夜 開 窗 ? 」 這 一 首 , 把 太 湖 寫 得 實 了 一 些 , 比 不 上 查 慎 行 的 那 一 首 虛 緲 。 「 一 角 紅 樓 」 四 字 , 略 嫌 俗 了 一 些 , 詩 不 是 旅 遊 記 事 , 畢 竟 越 含 蓄 越 好 。 還 有 一 首 錢 謙 益 : 「 何 處 生 春 早 ? 春 生 畫 舫 中 。 花 迎 千 嶂 碧 , 柳 罨 小 橋 紅 。 溪 女 憐 新 霽 , 菱 歌 愛 晚 風 。 西 施 舊 明 月 , 偏 照 五 湖 東 。 」 詩 中 的 景 色 太 熱 鬧 , 應 該 不 是 太 湖 , 而 是 浙 江 諸 暨 一 帶 西 施 的 故 鄉 , 畫 面 雖 然 活 潑 , 但 西 施 時 代 的 明 月 , 今 夜 卻 照 太 湖 , 末 句 一 反 諷 就 顯 得 悲 傷 了 。 太 湖 污 染 了 , 今 天 只 能 詠 詩 , 為 太 湖 送 終 。 然 而 , 不 要 緊 的 , 「 經 濟 發 展 」 最 重 要 嘛 。 「 地 球 一 體 化 」 , 太 湖 完 蛋 了 , 好 在 還 有 地 中 海 和 英 國 的 湖 區 ( Lake District ) , 所 以 下 一 代 , 旅 行 方 便 了 , 抓 起 背 囊 到 處 跑 , 心 靈 在 全 世 界 都 找 到 寄 託 , 如 果 有 點 品 味 的 心 胸 , 畢 竟 比 杜 甫 和 錢 謙 益 都 幸 福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