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30日 星期六

北 極 的 冰 國

管 理 一 家 醫 院 , 比 管 理 一 個 國 家 難 : 不 但 有 癌 症 、 心 臟 、 婦 產 、 耳 鼻 喉 等 上 百 個 前 線 專 科 , 還 有 照 X 光 和 超 聲 波 掃 描 的 偵 察 部 門 , 還 有 數 不 清 的 藥 物 的 後 勤 物 資 , 還 有 膳 食 的 廚 工 。 管 理 醫 院 的 CEO , 至 少 要 有 總 司 令 的 才 能 。 全 世 界 的 醫 院 , 錢 永 遠 不 夠 ; 錢 不 夠 了 , 就 缺 少 最 新 的 醫 療 科 技 。 兩 大 危 機 交 錯 , 就 形 成 所 謂 士 氣 問 題 。 「 士 氣 」 有 問 題 , 醫 生 不 管 , 護 士 刁 難 病 人 , 連 一 個 阿 嬸 替 一 個 中 了 風 的 老 人 病 上 翻 身 , 也 多 兩 分 負 氣 。 人 為 的 辦 公 室 政 治 就 摻 了 進 去 。 管 一 家 醫 院 已 經 很 難 , 何 況 七 八 家 醫 院 的 聯 網 。 這 個 總 頭 頭 , 除 了 是 醫 生 , 還 要 是 行 政 強 人 領 袖 。 這 位 CEO 不 可 以 因 他 的 專 科 而 有 偏 見 。 譬 如 , 他 自 己 是 心 臟 專 家 , 他 在 大 學 的 初 戀 情 人 , 當 年 被 醫 學 系 另 一 個 讀 腦 科 的 同 學 撬 走 了 , 從 此 他 恨 透 了 腦 科 , 一 當 了 醫 院 總 裁 , 錢 都 撥 給 心 臟 科 , 腦 科 那 邊 , 從 買 伽 瑪 手 術 刀 , 到 更 換 磁 力 共 振 機 ; 從 醫 生 外 派 美 國 實 習 , 到 購 置 類 固 醇 , 他 當 年 失 意 情 場 上 餘 恨 未 消 , 通 通 否 決 。 除 了 能 管 事 帶 人 , 又 要 精 於 理 財 , 每 年 撥 款 那 幾 百 億 , 政 府 不 會 管 , 怎 樣 分 配 。 醫 院 醫 生 護 士 , 連 一 個 掃 地 阿 嬸 , 通 通 都 是 人 , 人 必 定 有 私 心 。 遇 上 一 個 爭 搶 功 、 競 卸 責 , 做 事 差 不 多 先 生 又 精 於 窩 鬥 的 粗 劣 社 會 , 醫 院 不 可 能 管 得 好 。 英 國 撤 出 香 港 , 從 麥 理 浩 到 彭 定 康 , 最 偉 大 的 成 就 , 是 留 下 了 一 個 遠 東 最 好 的 公 共 醫 療 制 度 , 這 個 制 度 當 然 不 完 美 , 但 收 費 便 宜 。 儀 器 新 鮮 、 醫 生 護 士 不 會 見 死 不 救 先 收 錢 後 開 刀 , 藥 物 不 會 掉 包 弄 假 , 鄰 近 地 區 的 男 女 , 不 論 生 病 還 是 大 了 肚 子 , 都 爭 相 來 揩 油 水 , 可 見 殖 民 地 留 下 這 筆 本 錢 很 厚 , 將 來 敗 光 , 是 必 然 的 , 不 過 幸 好 還 有 一 段 時 候 。 為 什 麼 會 敗 光 , 因 為 一 個 前 國 際 城 市 逐 步 「 中 國 化 」 的 文 化 質 變 過 程 , 會 蠶 食 摧 毀 醫 院 管 理 制 度 中 的 理 性 。 例 如 新 請 來 這 位 澳 洲 裔 總 裁 , 忽 然 冒 出 一 句 陰 謀 話 : 醫 院 的 意 外 , 都 是 因 為 員 工 想 加 薪 不 滿 而 外 洩 的 。 如 此 中 國 式 的 誅 心 之 論 , 出 諸 一 個 受 西 方 育 的 白 人 之 口 , 橘 越 淮 而 枳 , 就 很 叫 人 吃 驚 。 但 香 港 的 政 府 醫 院 其 實 還 很 優 秀 , 就 像 北 極 的 冰 全 部 融 掉 , 這 是 下 一 代 的 危 機 , 讓 下 一 代 承 受 災 難 好 了 , 至 少 今 天 還 很 好 , 今 天 香 港 的 政 府 醫 院 還 很 文 明 , 偶 而 醫 死 幾 個 人 , 瑕 不 掩 瑜 , 將 來 老 了 就 移 民 加 拿 大 吧 , 如 果 可 以 的 話 。 不 錯 , 氣 溫 在 升 高 , 但 北 極 尚 未 全 融 , 至 少 , 我 們 還 有 剩 餘 的 今 天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