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9日 星期六

槍打出頭鳥!

六四黃昏,在銅鑼灣鬧市開壇呼籲市民參加燭光晚會聲嘶力竭,見向維園方向行進者,不少是青少年,更有由師長帶領者,不由不感到馬力確是枉作小人,適得其反,為權者諱、欲蓋彌彰,更為振奮者,乃是不少年輕人拿過我派發之小冊子後,銅板往錢箱一丟,聊作鼓勵支持;在此向諸位慷慨解囊的朋友致謝,亦為事忙而冷落舊雨新知致歉!後來,得知一片燭海,實由五萬五千人組成,較去年多出一萬有多,深感人心不死,畢竟人血並非胭脂,血寫史實,又豈能輕輕讓群醜枉掉?不過,至集會尾聲,正忙於招呼會眾,籲請捐款之際,卻忽然傳來「壞消息」,在警察總部門外,聲援李君就周日示威協助調查之群眾,竟又有三人被捕,即連同於周日深夜被捕之歐君,警方已搜捕五人!於是,遂以揚聲器向在場之工作人員宣布,於晚會後集體聲援留守警察總部者,一眾人匆匆趕到軍器廠街,卻原來被捕者已取保候查,狐疑警方為何一改拖沓作風之際,旁人已向我說出原委,原來當局得知悼念會一完,將會有更多人馳赴聲援,遂急忙將各人暫時釋放。果然,線眼密布,神通廣大,更感警察國家儘管可怖,始究色厲內荏。於是,又回到辦公室稍作盤桓,會合剛打點完畢之同事,夜宵去也。談興雖濃,但亦不敢勾留。因為,明天尚須早起,到法庭聲援因被誣告「襲警」之同志。早上趕到東區裁判法院示威,已覺氣氛大不尋常,軍裝警員環伺之餘,更有不少戴上耳機的便衣探員,金睛火眼,似有所圖。十時四十五分離開法庭,到附近餐廳祭五臟廟,就要進門之際,忽有兩名大漢把我攔住;未問來意,為首者即表示我因涉嫌在周日示威時,觸犯「非法集結」罪而被捕。不旋踵,即有一部坐滿探員之客車馳至,上得車來,始知這股「神探」,乃是港島重案組之隊員。勞師動眾,形同綁架,於法庭外拘捕聲援者、合共五人,何其齷齪!政治報復兩日內拘11人回心一想,如此醜怪,又事出有因。眾所周知,今年是「七一回歸」十周年,中共政府首腦胡錦濤訪港主持慶典,事在必行,為求他耳目清靜,渾然不聞反對之聲、不見抗議活動;小者,必須把針對其訪港之示威、請願唬住;大者,「七一大遊行」之規模,亦必須予以壓縮。六月上旬,若能施以下馬威,讓民眾感到當局對一切異己活動施以鐵腕;人人自危之下,自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周日公屋居民示威,令孫明揚威風掃地,自然可恨非常,順水推舟,拿槍打出頭鳥,豈非一石二鳥?兩日內十一名被捕者遭政治報復,不過「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