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日 星期五

異哉,所謂「台灣主體性」!

  民進黨「正名」、「除蔣」、「去中」,由總統、教育部長以至立法委員,一個比一個狠;但是,再狠也不致在可見的將來「廢憲」 (廢除《中華民國憲法 》)、「建國」 (建立台灣共和國) 。  「執政無能,台獨無望」,惟有拿蔣中正出氣,至於蔣經國,在台灣人民心目中威望仍存,權衡現實利害,民進黨人自然不敢造次。  至於國民黨,除了罵民進黨撕裂族群,操弄統獨衝突議題,還可以幹甚麼呢?總不能坐看民進黨獨抱「台灣主體性」,於是也要宣告天下:我也是以台灣為主!修改黨章 去統獨台  國民黨的黨章修正案「去統加台灣」,把長久以來的「統一」字眼取消,改為「堅定『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信念」,彰顯以「和平發展」為主軸的兩岸政策,這是國民黨在台灣五十多年來第一次正式宣示「台灣意識」。馬英九的「追求終極統一論」,被棄如敝屣,國、民兩黨原來的統獨區隔標籤不見了;國民黨為了爭取本土認同,為了重掌政權,拋棄祖宗牌位在所不惜。中國國民黨改名為台灣國民黨,恐怕也是可以預見的了。  海峽兩岸對峙逾半世紀,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固然因為政黨輪替而國之不國;民進黨成立之初,即以「終結中華民國,建立台灣共和國」為長遠目標,公元二千年政黨輪替,「台獨」借「中華民國」的殼上市,一方面在島內少提「中華民國國號」,另一方面則又以中共在國際上「孤立中華民國」而有「正名」為「台灣」的迫切性。國民兩黨 有志一同  國民黨立法委員吳育昇不久前接受大陸媒體訪問時,竟然鸚鵡學舌,以「台灣領導人」一詞來取代「中華民國總統」,等於認同中共矮化中華民國。民進黨終於逮到「國民黨親共」的證據,當然大施撻伐。然而,民進黨不是要「正名台灣」嗎?吳育昇堪稱政治正確,又有何可批評呢?  真是吊詭。中共「去中華民國化」逾半個世紀,在兩蔣時代統戰不靈,如今卻成果豐碩。「中國只有一個,那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過去,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那一天,中華民國已經走進了歷史」。這樣的論述,如今是共產黨、民進黨、國民黨的「共識」。  「中共就是中國」,也成為台灣朝野兩黨的共識。  所以,國民黨「去統加台灣」,甚至隨着民進黨的「去中國化」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曾對毓民說,「去中國化」即是「去中共化」)拍子起舞,也就沒有甚麼好奇怪的。  或者可以這樣說,一塊土地上的民眾,不會支持不以這塊土地為認同主體的政黨,既然中華民國台灣已經實行民主,由選民決定誰執政,國民黨不得不向民眾證明,國民黨的政策絕對是台灣優先於大陸。然而,即使是這樣,也不必跟民進黨同一個腔調。中華民國還是可以名正言順的!二元對立 為禍世界  說到台灣不分藍綠政客,都常將「台灣主體意識」這個名詞掛在嘴邊,台灣學者黃光國闡釋「主體性」這個概念,有很精闢的分析:「主體性」的概念源自於十六世紀法國哲學家笛卡兒所提倡的「主/ 客」二元對立哲學:自我是認識外在世界的「主體」,外在世界則是我認識的「客體」。西方文藝復興運動發生之後,隨着自然科學的快速發展,「主/ 客」二元對立的哲學大行其道。人們把自己當做認識世界的主體,想盡一切辦法來掌控、宰制外在世界。將「主體性」哲學應用在國際關係的領域,就造成了二次大戰前「國家主義」勃興的現象;每一個國家都挖空心思企圖支配或宰制其他國家,結果便導致一次又一次的衝突和戰爭。  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哲學家對這種強調「主/ 客」二元對立的「主體性」哲學作過相當深入的反省……提出了「互為主體性」的概念,認為人類都是生活在同一個「生活世界」裏,不應當把其他人或國家當作可以宰制的「客體」,而應當以「互為主體性」的哲學,和其他「主體」協商、溝通,學習如何與人類社群中的「他者」共同生活。  二次大戰後,歐洲人以這種「互為主體性」的哲學作為基礎,發展出「超國家主義」的概念,並據此而建構出「歐洲聯盟」,讓歐洲人得以享受長久的和平與繁榮。……令人感到遺憾的是:今天在台灣政壇掌權的政客,對整個世界潮流的發展似乎茫然無知。他們不但反覆強調目前已被大多數國家所揚棄的「主體性」哲學,而且以之為基礎,在國際上到處橫衝直撞,完全不管其他國家的感受,希望用「出口轉內銷」的方法,維繫住島內支持者的熱情。幾年下來,台灣已經陷入讓大多數企業經營者感到窒息的「鎖國困境」,這批掌權的政客仍然樂此不疲,興沖沖地四處唸動這套「主體性」魔咒……。  唸動這套「主體性」魔咒的,除了民進黨,還有國民黨;更加不堪的是,「台灣主體性」等於「去中華民國化」,等於承認「中共等於中國」!後記  北美巡迴訪問終於圓滿結束,毓民在三藩市小休幾天,返港後會整理日記,寫成專文以誌其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