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30日 星期六

民 主 是 團 結 和 諧 的 終 極 保 證

中 國 國 家 主 席 胡 錦 濤 訪 問 香 港 , 訓 勉 曾 蔭 權 政 府 , 表 達 「 四 點 希 望 」 , 要 求 曾 新 政 府 須 有 「 良 好 的 團 隊 作 風 」 , 強 調 「 希 望 大 家 團 結 」 。 曾 新 政 府 組 成 之 前 , 各 股 勢 力 卡 位 角 力 , 認 定 誰 當 了 「 政 務 司 司 長 」 , 誰 將 成 為 下 一 任 特 首 的 大 熱 門 。 對 於 宮 廷 鬥 爭 的 經 驗 , 胡 錦 濤 主 理 的 中 國 政 府 是 過 來 人 , 自 然 也 看 到 了 。 一 個 「 萬 壽 無 疆 」 的 權 力 中 心 , 旁 邊 有 一 兩 個 「 永 遠 健 康 」 的 王 儲 接 班 人 , 陰 謀 詭 計 , 搶 班 奪 權 , 終 究 是 「 穩 定 和 諧 」 的 一 大 隱 患 。 中 國 政 治 從 來 難 有 健 康 良 好 的 「 團 隊 作 風 」 , 因 為 權 力 的 來 源 並 不 來 自 選 民 。 香 港 特 區 政 府 的 問 題 也 一 樣 。 曾 蔭 權 政 府 雖 然 要 仗 賴 民 望 , 但 在 基 本 法 的 結 構 方 面 , 是 完 全 向 上 問 責 的 政 府 。 曾 新 政 府 的 人 事 佈 局 , 如 果 有 中 國 政 府 的 影 響 力 , 有 一 兩 個 是 所 謂 「 煲 呔 心 腹 」 , 另 一 兩 個 是 「 中 央 屬 意 」 的 人 , 一 起 熱 身 演 兵 , 等 待 未 來 五 年 的 「 中 央 考 核 」 , 則 曾 新 政 府 的 「 團 隊 精 神 」 , 未 來 五 年 , 必 定 蒙 上 陰 影 。 因 為 所 謂 「 團 結 」 , 與 「 和 諧 」 一 樣 , 只 是 一 種 理 想 。 人 性 是 自 私 的 , 自 私 不 一 定 是 壞 事 , 只 要 共 同 遵 守 競 技 的 制 度 精 神 。 有 人 群 聚 居 的 地 方 , 也 一 定 有 矛 盾 和 衝 突 , 矛 盾 和 衝 突 也 是 社 會 的 常 態 ─ ─ 在 非 洲 的 荒 野 森 林 , 獅 子 撲 食 羚 羊 、 鱷 魚 噬 咬 河 邊 棲 水 的 斑 馬 , 生 命 為 了 生 存 , 天 天 都 發 生 殘 酷 的 衝 突 。 但 只 要 草 原 不 受 破 壞 , 雨 林 不 過 份 開 採 , 羚 羊 和 斑 馬 有 得 吃 , 繁 殖 量 比 獅 子 和 鱷 魚 高 , 則 大 自 然 的 生 物 鏈 在 殘 酷 的 衝 突 中 就 自 行 維 持 了 生 態 的 和 諧 。
曾 蔭 權 連 任 組 成 新 政 府 的 時 候 , 剛 好 英 國 首 相 貝 理 雅 下 台 , 財 相 白 高 敦 接 任 首 相 。 白 高 敦 在 貝 理 雅 的 政 府 中 當 了 十 年 財 相 , 一 直 等 待 上 位 。 貝 理 雅 曾 經 答 應 出 讓 權 力 , 後 來 自 己 越 做 越 過 癮 , 白 高 敦 一 等 就 是 十 年 。 然 而 , 在 一 個 民 主 的 制 度 , 白 高 敦 並 沒 有 以 「 皇 儲 」 自 居 , 英 國 的 輿 論 沒 有 以 甚 麼 「 九 千 歲 」 視 之 。 白 高 敦 也 有 自 己 的 勢 力 , 在 貝 理 雅 夥 同 布 殊 出 兵 伊 拉 克 的 時 候 , 白 高 敦 在 內 閣 的 一 票 也 鼎 力 支 持 。 雖 然 可 能 他 另 有 想 法 , 但 白 高 敦 沒 有 在 貝 理 雅 背 後 插 刀 , 沒 有 抽 後 腿 , 他 只 把 財 相 的 工 作 做 好 , 為 貝 理 雅 的 十 年 創 造 了 驚 人 的 經 濟 繁 榮 。 在 一 個 成 熟 的 民 主 社 會 , 選 民 的 眼 睛 永 遠 是 雪 亮 的 。 貝 理 雅 交 權 , 在 國 會 發 表 最 後 一 次 演 說 , 笑 說 : 「 你 們 等 得 久 了 , 我 說 的 就 是 這 麼 多 , 我 終 於 走 了 。 」 在 一 片 掌 聲 中 離 場 , 白 高 敦 接 任 , 發 表 演 說 : 「 很 高 興 我 能 為 國 家 服 務 。 」 「 領 導 」 也 是 一 種 服 務 。 香 港 在 殖 民 地 時 代 , 把 官 員 稱 為 Civil Servants , 除 了 港 督 , 身 為 英 皇 代 表 , 是 當 然 的 「 管 治 者 」 ( Governor ) , 由 布 政 司 以 下 , 全 部 是 「 僕 人 」 ( Servants ) 。 殖 民 地 時 代 香 港 沒 有 民 主 , 但 「 公 僕 」 的 意 念 就 是 向 公 民 負 責 。 首 相 府 沒 有 委 任 一 個 港 督 , 然 後 又 扶 植 另 一 個 布 政 司 , 一 個 警 務 處 長 , 讓 他 們 各 自 「 爭 取 表 現 」 , 「 制 衡 」 港 督 , 因 為 怕 這 位 第 一 號 人 物 「 權 力 坐 大 」 。
英 國 民 主 制 度 是 君 子 的 遊 戲 , 權 力 來 源 在 選 民 , 因 此 雖 然 政 府 內 閣 中 有 「 貝 黨 」 ( Blairites ) , 也 有 「 白 派 」 ( Brownites ) , 但 從 不 形 成 損 害 國 家 利 益 的 內 耗 和 傾 軋 。 中 國 的 政 治 制 度 是 小 人 的 凶 局 。 權 力 來 自 皇 帝 , 幾 千 年 來 , 黨 錮 之 禍 , 牛 李 黨 爭 , 到 「 劉 少 奇 一 類 騙 子 」 、 「 林 彪 一 類 野 心 家 」 , 派 系 鬥 爭 的 陰 影 幢 幢 。 民 主 和 選 票 約 束 人 性 的 私 慾 , 化 私 利 為 公 益 ; 帝 皇 和 宮 廷 釋 放 人 性 的 私 慾 的 殺 傷 力 , 不 論 「 天 下 為 公 」 的 聖 賢 口 號 喊 得 多 響 , 一 個 國 家 始 終 是 家 天 下 。 白 高 敦 剛 上 台 , 就 成 立 了 一 個 「 商 務 委 員 會 」 ( Business Council ) , 並 延 聘 維 珍 企 業 的 大 老 闆 李 察 布 蘭 遜 入 席 。 布 蘭 遜 是 一 位 白 手 興 家 的 富 豪 , 很 有 個 性 , 做 生 意 靠 直 覺 , 憑 一 腔 豪 氣 , 敢 於 顛 覆 , 勇 於 破 格 , 他 成 為 白 高 敦 工 商 政 策 的 幕 僚 , 為 英 國 今 後 的 經 濟 發 展 籌 謀 , 英 國 其 他 企 業 的 大 老 闆 沒 有 眼 紅 , 選 民 也 沒 有 假 設 白 高 敦 「 官 商 勾 結 」 。 君 子 的 遊 戲 , 民 主 的 制 度 , 建 立 的 是 信 任 , 政 府 每 走 一 步 , 不 會 激 發 無 窮 無 盡 的 陰 謀 論 。 民 主 國 家 的 領 袖 不 必 把 「 團 結 」 兩 字 掛 在 口 邊 。 衝 突 就 是 和 諧 , 矛 盾 就 是 統 一 , 辯 論 就 是 對 話 , 變 幻 就 是 永 。 世 界 文 化 是 有 優 劣 之 分 的 , 一 個 制 度 , 在 最 長 的 時 間 , 為 最 多 的 人 保 障 最 大 的 幸 福 , 就 是 一 個 優 越 的 文 化 。 曾 蔭 權 、 曾 俊 華 、 唐 英 年 ( 排 名 不 分 先 後 ) 等 人 , 是 在 西 方 受 過 育 的 華 裔 行 政 管 理 人 。 在 當 前 的 文 化 衝 突 之 中 , 他 們 後 天 的 育 , 最 終 是 不 是 能 蓋 過 先 天 的 文 化 性 格 , 還 是 受 制 於 一 個 「 笑 區 區 一 檜 亦 何 能 , 逢 其 欲 」 的 中 國 君 臣 傳 統 , 是 一 個 很 有 趣 而 又 最 終 可 能 頗 令 人 悲 哀 的 課 題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