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0日 星期三

江 山 代 有 悶 人 出

中 共 打 江 山 的 第 一 代 領 袖 群 中 悶 人 不 多 , 按 人 頭 數 去 , 劉 少 奇 勉 強 可 算 一 個 。 然 而 , 嚴 酷 的 政 治 鬥 爭 與 粗 鄙 的 黨 文 化 , 淘 盡 人 性 而 空 餘 黨 性 , 尤 其 是 靠 指 定 接 班 人 的 「 政 治 不 文 明 」 制 度 , 正 是 孵 化 悶 蛋 的 溫 床 。 於 是 從 第 二 代 起 , 便 見 「 江 山 代 有 悶 人 出 」 。 且 看 四 人 幫 中 最 陰 沉 的 張 春 橋 , 其 實 也 甚 是 可 憐 。 張 喪 妻 , 有 同 僚 撮 合 他 與 外 地 某 女 子 結 合 , 張 一 見 傾 心 , 但 他 常 年 在 北 京 , 只 好 靠 魚 雁 傳 書 。 怎 知 張 春 橋 鋃 鐺 入 獄 , 連 他 寫 的 情 書 也 成 「 罪 證 」 而 被 公 佈 。 從 中 可 見 , 一 個 人 的 情 感 世 界 , 竟 能 變 得 如 此 枯 燥 和 刻 板 。 張 春 橋 的 書 信 與 其 說 是 情 書 , 不 如 說 是 對 女 方 政 審 的 「 組 織 結 論 」 。 至 於 華 國 鋒 , 何 其 悶 也 ! 他 除 了 在 天 安 門 城 樓 宣 讀 文 告 時 用 手 指 蘸 口 水 翻 頁 , 別 無 出 彩 之 處 。 不 過 悶 人 自 有 悶 人 福 , 日 後 他 被 廢 黜 , 倒 也 逍 遙 自 在 , 不 至 於 如 趙 紫 陽 那 般 幽 囚 至 死 。 華 國 鋒 也 曾 面 壁 思 過 , 終 於 悟 出 自 己 當 年 那 筆 字 寫 得 太 遜 , 每 有 題 詞 見 報 , 都 愧 對 全 黨 全 軍 全 國 人 民 , 羞 憤 之 餘 , 華 老 磨 杵 成 針 , 「 夜 來 一 笑 寒 燈 下 , 始 是 金 丹 換 骨 時 。 」 目 下 他 已 練 成 一 代 書 法 大 家 。 又 輪 到 李 鵬 , 此 公 堪 稱 超 級 悶 蛋 , 無 論 說 話 寫 字 , 比 起 華 國 鋒 還 不 如 遠 甚 ; 李 鵬 為 官 既 無 政 績 做 人 亦 無 意 趣 , 連 溜 鬚 拍 馬 者 要 阿 諛 也 無 從 墨 。 幸 有 御 用 文 人 何 新 淘 盡 萬 千 詞 語 , 終 於 找 到 「 厚 重 少 文 」 這 四 個 字 , 為 悶 人 李 鵬 聊 以 「 解 悶 」 , 何 新 因 之 當 上 了 全 國 政 協 委 員 。 好 一 個 「 厚 重 少 文 」 , 真 是 一 字 值 千 金 !
中 共 各 級 「 接 班 人 」 的 遴 選 與 指 定 , 素 來 自 成 體 系 , 這 台 母 機 通 過 流 水 線 大 批 量 製 造 出 標 準 化 產 品 , 亦 即 又 紅 又 專 的 悶 蛋 。 他 們 舉 手 投 足 皆 不 逾 矩 , 說 話 行 文 都 符 合 黨 性 。 越 是 高 層 領 導 , 就 越 要 經 過 嚴 格 篩 選 和 深 度 加 工 , 堪 為 悶 中 之 悶 。 胡 錦 濤 從 當 年 清 華 校 園 能 歌 善 舞 的 文 娛 骨 幹 , 一 步 步 蛻 變 為 拘 謹 木 訥 的 悶 人 , 既 是 時 代 使 然 , 亦 是 中 共 權 力 傳 承 的 遊 戲 規 則 使 然 。 胡 錦 濤 被 「 隔 代 指 定 」 , 在 長 達 十 幾 年 的 「 儲 君 」 歲 月 , 他 如 臨 深 淵 , 如 履 薄 冰 , 乃 至 於 裝 愚 守 拙 , 終 於 修 成 正 果 ─ ─ 集 悶 人 之 大 成 ! 至 於 香 港 兩 屆 特 首 本 係 中 央 欽 點 , 只 不 過 回 歸 僅 僅 十 年 , 「 黨 文 化 」 的 幫 規 根 基 尚 淺 , 致 使 本 埠 悶 人 梁 振 英 暫 時 無 緣 上 位 。 但 只 須 中 央 繼 續 封 殺 普 選 而 沿 用 欽 定 制 , 假 以 時 日 , 「 人 心 回 歸 」 了 , 不 苟 言 笑 、 城 府 甚 深 的 梁 振 英 式 悶 人 想 不 做 特 首 也 難 了 。 正 是 : 悶 人 不 出 , 奈 蒼 生 何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