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9日 星期五

陳 日 君 : 收 口 ? 做 唔 到 !

75 歲 的 老 人 , 每 周 工 作 140 小 時 , 案 頭 的 文 件 亂 中 無 序 , 一 頭 短 髮 灰 變 白 。 陳 日 君 樞 機 說 , 夜 闌 人 靜 , 沒 有 其 他 事 打 擾 , 他 就 會 起 來 看 文 件 到 三 更 夜 半 , 「 日 頭 白 白 」 卻 時 常 覺 得 眼 , 而 且 越 來 越 眼 , 開 始 怕 坐 在 別 人 面 前 聽 人 說 話 , 以 免 「 聽 聽 失 禮 人 」 。 10 年 , 他 得 知 肥 好 危 險 , 為 了 「 減 腩 」 、 為 了 達 臨 界 點 的 血 壓 、 血 糖 、 膽 固 醇 , 老 人 家 厲 行 戒 口 ; 10 年 , 他 接 任 區 主 、 領 受 樞 機 榮 譽 , 在 大 是 大 非 之 上 , 這 位 爺 爺 , 仍 然 很 有 「 中 氣 」 。 每 年 7.1 , 遊 行 道 上 都 沒 有 這 位 老 人 的 蹤 影 , 直 到 今 年 , 他 看 見 司 徒 伯 、 馬 丁 、 陳 太 、 怕 看 不 到 普 選 的 80 歲 老 伯 在 路 上 向 他 招 手 。

要 追 蹤 主 , 非 常 困 難 , 因 為 他 會 突 然 把 覺 得 重 要 的 事 情 加 插 在 行 程 之 中 , 變 來 變 去 , 走 路 又 快 , 很 多 時 整 幢 區 中 心 都 沒 有 人 知 道 他 要 往 那 去 。 但 他 心 清 楚 自 己 在 做 甚 麼 。 1996 年 底 , 陳 日 君 獲 任 命 為 助 理 主 , 成 為 香 港 區 主 接 班 人 。 以 前 , 他 在 修 會 工 作 , 宗 、 神 學 , 被 學 生 喚 作 「 老 虎 」 , 生 活 穩 定 又 安 靜 , 「 做 主 , 認 識 多 老 百 姓 , 同 以 前 書 好 唔 同 , 香 港 人 好 勤 力 、 和 平 同 有 愛 心 。 」
「 只 係 反 對 政 策 」
外 人 喜 歡 把 他 跟 前 主 胡 振 中 樞 機 相 比 , 用 後 者 的 沉 默 , 諷 刺 前 者 的 多 言 。 攻 擊 他 的 人 不 會 想 到 , 是 世 界 不 同 了 , 「 回 歸 之 後 , 香 港 氣 氛 好 唔 同 , 人 覺 得 乜 乜 新 主 好 多 意 見 , 好 多 講 , 但 我 唔 係 有 乜 計 劃 去 講 , 而 係 呢 個 時 候 覺 得 要 講 多 , 好 自 然 要 轉 變 。 」 有 些 人 覺 得 陳 日 君 惡 。 是 真 的 , 他 是 真 的 惡 , 發 火 , 永 遠 一 口 氣 如 衝 鋒 槍 , 「 時 話 167 萬 人 會 香 港 , 諗 番 轉 頭 就 覺 得 俾 政 府 呃 , 香 港 人 被 拖 落 水 。 無 證 兒 童 幾 百 個 , 咁 多 空 位 都 唔 畀 佢 讀 書 。 有 4 、 5 年 無 書 讀 , 好 殘 忍 , 我 點 可 以 唔 出 聲 呢 ? 」 當 年 , 他 眼 見 持 行 街 紙 的 無 證 兒 童 無 書 可 讀 , 終 日 無 所 事 事 , 一 怒 之 下 呼 籲 天 主 學 校 主 動 接 收 這 群 小 孩 , 公 然 抗 命 , 令 當 局 招 架 不 住 ; 面 對 限 制 公 民 自 由 的 《 公 安 條 例 》 , 他 強 烈 要 求 修 改 ; 對 於 推 選 委 員 會 選 舉 , 區 從 不 鼓 勵 信 徒 參 與 。 這 種 Guts , 令 他 從 此 不 能 安 寧 , 入 境 處 發 生 縱 火 案 之 後 , 陳 日 君 也 成 為 被 指 罵 的 對 象 , 聖 堂 收 到 恐 嚇 電 話 , 會 與 政 府 也 似 乎 越 走 越 遠 , 「 以 前 殖 民 地 我 唔 會 要 求 特 權 , 買 地 照 畀 錢 , 辦 學 校 都 照 申 請 。 家 都 一 樣 , 但 家 我 被 視 為 對 立 派 , 好 無 奈 , 無 理 由 因 為 批 評 , 就 話 我 反 對 政 府 , 我 只 係 反 對 政 策 。 」
「 要 靠 良 心 講 」
五 年 前 , 他 接 任 香 港 區 主 , 被 喻 為 「 新 香 港 良 心 」 。 那 時 他 說 , 如 果 香 港 只 得 他 一 個 人 做 良 心 就 慘 了 ; 他 當 年 還 說 過 , 上 任 就 是 「 成 家 」 , 會 適 當 地 「 收 聲 」 , 結 果 《 基 本 法 》 23 條 迎 面 而 來 , 嚴 重 影 響 宗 自 由 , 他 不 能 就 此 停 火 , 於 是 連 珠 炮 發 , 還 與 保 安 局 前 局 長 葉 劉 淑 儀 擂 台 對 戰 。 2003 年 , 他 呼 籲 友 7.1 上 街 , 被 罵 「 病 態 聖 徒 」 , 結 果 他 的 呼 籲 一 呼 百 應 。 大 勝 過 後 , 會 外 外 開 始 擔 心 , 有 聲 音 勸 他 不 要 「 撈 政 治 」 , 叫 他 「 忍 口 」 。 《 校 本 條 例 》 來 了 , 會 人 擔 心 , 那 把 刀 , 最 終 落 到 他 們 頭 上 。 豈 料 2004 年 7.1 , 主 再 下 一 城 , 跟 李 柱 銘 、 司 徒 華 、 李 鵬 飛 及 黎 智 英 一 眾 反 對 派 走 在 一 起 , 會 內 的 人 , 個 個 好 肉 緊 , 倒 抽 一 口 涼 氣 , 「 主 , 你 做 乜 群 埋 班 咁 人 ? 佢 咁 政 治 ! 」 太 不 了 解 他 了 。 從 來 , 他 老 人 家 要 講 , 無 人 可 以 阻 止 , 「 我 要 靠 良 心 講 , 要 我 投 降 、 服 從 , 要 我 收 口 , 我 做 唔 到 。 」 要 他 放 棄 原 則 , 做 政 治 交 易 , 陳 日 君 寧 可 玉 石 俱 焚 ; 陳 日 君 , 就 是 這 樣 的 一 個 人 ─ ─ 無 骨 氣 的 人 , 他 一 概 鄙 視 。
「 普 選 可 改 現 況 」
「 關 心 社 會 係 我 責 任 , 我 唔 覺 得 講 得 太 多 。 會 唔 係 淨 係 聖 堂 入 面 講 道 理 , 政 治 可 以 有 好 多 唔 同 含 意 , 組 黨 呀 、 做 官 呀 係 權 力 政 治 , 唔 係 好 我 主 、 神 父 , 關 心 社 會 亦 係 政 治 。 」 政 治 , 是 眾 人 之 事 , 他 希 望 他 的 友 , 跟 他 一 樣 , 肩 負 社 會 良 知 的 使 命 。 至 今 , 他 仍 然 相 信 一 國 兩 制 是 好 構 思 , 也 相 信 中 央 有 誠 意 , 只 是 難 以 執 行 , 原 因 是 中 央 不 明 白 香 港 的 制 度 , 「 呢 個 係 雙 方 信 任 問 題 , 你 唔 信 我 , 我 唔 信 你 , 佢 覺 得 我 逢 中 必 反 , 有 外 國 勢 力 支 持 , 閂 道 門 。 我 真 係 好 枉 , 我 有 乜 利 益 關 係 先 ? 如 果 大 家 有 信 任 , 香 港 會 更 好 。 」 要 改 變 香 港 社 會 權 力 過 度 集 中 的 問 題 , 主 認 為 , 只 有 普 選 , 「 普 選 唔 係 萬 能 , 但 可 以 改 善 現 況 , 家 老 百 姓 少 數 聲 音 去 唔 到 政 府 , 有 代 表 人 民 人 立 法 會 , 好 過 冇 。 」 對 於 未 來 , 陳 日 君 喜 歡 說 : 「 我 將 希 望 放 天 主 手 中 , 上 主 等 我 去 做 。 」 每 次 訪 問 完 結 , 陳 日 君 愛 靜 一 靜 , 然 後 說 , 「 無 問 題 、 無 問 題 , 天 主 會 保 佑 。 」 看 清 楚 , 陳 日 君 跟 李 柱 銘 一 樣 , 訪 問 「 講 講 去 三 幅 被 」 。 在 這 個 顛 三 倒 四 , 是 非 不 分 的 年 頭 , 堅 持 「 三 幅 被 」 、 堅 持 十 年 來 「 三 幅 被 」 , 越 來 越 難 。 堅 持 的 聲 音 , 少 了 你 一 個 , 就 是 一 個 。 護 佑 我 城 , 此 心 不 變 。
陳 日 君 的 10 年

1996 年 事 件 : 獲 任 命 為 區 助 理 主 1997 年 事 件 : 任 區 「 內 地 新 來 港 定 居 人 士 」 服 務 專 責 小 組 主 席 1999 年 事 件 : 批 評 港 府 尋 求 人 大 釋 法 , 限 制 爭 居 港 權 人 士 來 港 的 做 法 自 私 2000 年 事 件 : 公 開 批 評 北 京 干 預 廷 封 聖 , 並 披 露 中 聯 辦 囑 咐 區 低 調 處 理 2001 年 事 件 : 不 滿 政 府 遣 返 無 證 兒 童 , 指 示 天 主 學 校 讓 無 證 童 入 學 2002 年 事 件 : 出 任 香 港 區 第 六 任 主 。 就 神 職 人 員 孌 童 案 公 開 道 歉 , 表 示 會 該 負 上 「 某 程 度 上 的 責 任 」 2004 年 事 件 : 與 內 地 關 係 解 涷 , 獲 邀 到 上 海 訪 問 , 是 自 1996 年 後 首 次 到 內 地 2006 年 事 件 : 獲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任 命 為 樞 機 2007 年 事 件 : 出 席 廷 中 國 小 組 會 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