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7日 星期日

控 制 與 反 控 制 的 鬥 爭

內 地 A 股 狂 飆 , 讓 人 聯 想 起 魯 迅 筆 下 一 個 故 事 : 古 時 , 掌 宮 廷 膳 食 的 臣 子 最 怕 給 皇 帝 時 鮮 蔬 菜 吃 。 因 為 , 哪 時 候 皇 帝 突 然 想 起 要 吃 但 又 不 合 時 令 , 你 辦 不 到 便 有 砍 頭 之 虞 了 。 臣 子 通 常 只 會 讓 皇 帝 吃 四 季 都 能 種 出 的 蔬 菜 , 比 方 說 菠 菜 。 但 菠 菜 又 實 在 太 平 凡 , 臣 子 遂 把 這 種 紅 根 綠 葉 的 菜 起 個 「 紅 嘴 綠 鸚 哥 」 的 煞 有 介 事 名 稱 , 也 就 可 以 把 皇 帝 糊 弄 下 去 。 不 錯 , 政 治 從 來 就 是 一 場 場 控 制 與 反 控 制 的 鬥 爭 。 封 建 帝 王 固 然 權 力 高 度 集 中 , 但 思 想 和 行 為 軌 一 旦 讓 臣 子 掌 握 , 便 反 過 來 會 給 控 制 。 因 此 , 一 心 要 作 封 建 帝 王 師 的 法 家 謀 士 獻 策 說 , 皇 上 必 須 喜 怒 不 形 於 色 , 讓 臣 子 猜 不 透 心 中 所 想 , 以 製 造 無 形 威 懾 。 ( 借 用 道 家 的 聖 人 無 常 心 概 念 , 造 成 所 謂 的 天 威 難 測 。 )
如 臣 子 哄 皇 上 吃 菠 菜中 國 是 政 治 指 令 滲 透 至 經 濟 、 文 化 每 一 領 域 的 國 家 , 內 地 A 股 市 場 因 此 也 是 政 策 市 色 彩 極 濃 。 在 全 球 政 治 範 圍 , 美 國 布 殊 和 台 灣 陳 水 扁 固 然 是 判 斷 了 北 京 不 敢 在 明 年 奧 運 前 強 硬 , 步 步 為 營 進 迫 ; 在 大 陸 本 土 , 股 民 也 相 信 政 府 決 不 會 在 明 年 奧 運 前 讓 股 市 出 現 股 災 , 另 加 上 年 底 十 七 大 召 開 在 即 , 股 民 更 放 心 熱 炒 , 泡 沫 遂 越 吹 越 大 。 A 股 「 刁 民 」 , 看 扁 了 胡 溫 領 導 層 一 心 要 營 造 太 平 盛 世 氣 氛 , 更 不 願 破 壞 股 市 「 和 諧 社 會 」 , 宏 調 絕 不 敢 大 刀 闊 斧 , 因 此 就 如 哄 皇 上 吃 菠 菜 的 臣 子 , 自 信 掌 握 了 統 治 者 的 行 為 規 律 後 , 反 過 來 要 控 制 統 治 者 。 這 種 民 間 智 慧 倒 也 驚 人 地 敏 銳 , 因 為 : 一 、 中 國 實 際 奉 行 的 新 威 權 主 義 是 嚴 控 政 治 放 寬 經 濟 , 政 權 認 受 性 很 大 程 度 上 依 賴 經 濟 增 長 和 讓 人 民 分 享 , 典 型 例 子 是 新 加 坡 ; 二 、 家 長 制 的 政 治 倫 理 是 包 攬 一 切 , 領 導 人 既 專 權 也 有 責 任 照 顧 其 子 民 。 因 此 , 股 民 賺 了 錢 是 「 黨 的 恩 情 」 , 輸 了 錢 也 會 將 怒 火 燒 向 政 府 。 台 灣 股 民 蝕 錢 後 會 上 街 向 政 府 示 威 , 正 是 家 長 制 的 遺 。
中 央 調 控 必 如 履 薄 冰因 此 , 中 央 調 控 A 股 必 然 是 如 履 薄 冰 。 股 民 固 然 拿 身 家 作 豪 賭 , 政 府 如 錯 手 令 A 股 暴 跌 , 讓 官 商 集 團 和 人 數 以 千 萬 計 的 中 產 小 資 經 濟 重 傷 , 這 股 原 本 是 穩 定 政 權 的 力 量 , 也 必 然 會 變 成 一 夥 不 滿 政 權 的 「 金 融 法 輪 功 」 , 令 政 權 如 同 坐 在 火 山 口 。 但 如 果 政 府 袖 手 旁 觀 , 泡 沫 爆 破 後 股 民 同 樣 會 怨 恨 政 府 怎 不 早 調 控 。 這 場 官 方 與 民 間 控 制 與 反 控 制 的 博 弈 , 實 在 兇 險 非 常 ! 在 香 港 , 近 日 也 有 股 評 家 說 , 七 一 前 中 央 必 有 一 些 對 港 優 惠 政 策 出 台 , 以 炒 高 國 企 股 慶 祝 回 歸 十 周 年 。 是 耶 非 耶 ? 諸 位 戰 友 也 有 興 趣 落 場 玩 這 個 控 制 與 反 控 制 的 遊 戲 嗎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