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4日 星期四

送粒糖搶間廠

大家在看這段文字時,我可能已在趕往立法會途中,因為「捍衛基層住屋權利大聯盟」眾兄弟姐妹,會在今天早上十時齊集門外,向房屋局長孫明揚示威,譴責他屢次爽約,出爾反爾,拒絕與公屋居民代表會晤,更妖言惑眾,聲稱修訂法例,廢除現時公屋租金上限,引入可加可減機制,是對公屋居民公平的改革,六月三日,我們到他家門請願遭拘捕,就是要遞交算數表,將兩者之分別列出,證明一行新例,公屋居民將會因減得加,以一個二千一百元之單位為例,十年之內,就要多付四萬多元。孫公調整為名廢法為實何以因減得加?一切說來話長,政府承諾若實行新制,將會減租11. 6 % ,乃是稍平民憤,逼不得已。原因是在1997年回歸前夕,前朝立法局通過了法例,規定「公屋租金不得超過住戶入息中位數之一成」,用意乃是阻止房委會兩年大幅加租一次,令住戶不勝負荷。豈料,回歸後經濟泡沫爆破,裁員減薪肆虐,失業貧窮驟增。公屋住戶首當其衝,遂令租金超過入息中位數一成遠甚。數年前,住戶入稟法院狀告當局違法,要求房署依例減租,但法官以此法只是用於防止加租超出住戶負擔為由,而判住戶一方敗訴,認為房委會一日不調整租金,繼續「凍租」亦不牴觸法例。然而,若以法例規定為據,則多年累積之超額租金,至今已超過三成;一旦依法調整,則必須如數減租。此所以,孫明揚一夥遂偷換概念,向立法會提交所謂可加可減機制之餘,送上減租11. 6 % 之優惠,調整為名,廢法為實,真箇應了一句俗話:「派粒糖、搶間廠」。表面上,改例後仍有所謂加租上限,就是每兩年加租不得超過一成,似乎尚算公平,但細心一想,就知這是顛三倒四,巧立名目。根據原來之法例規定,公屋租金一旦到達入息中位數一成,房署即會受到制約,不能貿然加租,但在「廢法」之後,所謂上限,只是加租上限,而非租金封頂,兩者差別,有若雲泥。況且,新增之「加租封頂」之租金增減建基於通脹及工資上漲,而非居民租金一達到其收入中位數一成為限。在通貨膨脹代替通貨收縮下,勞苦大眾之工資增長,不過是鏡花水月,遠低於通脹所引起之加價幅度,若是孫公之詭計得逞,則連年加租,實際收入續降,豈非雙重打擊,租金之負擔日益沉重?尤其新租戶之租金起點本已是至高,再遭加租之苦,又焉能不百上加斤,今日政府送來之小糖一塊,他日就會是毒藥一劑!惡毒如蛇,恍如領匯上市,哪能不拿棒打之,口誅筆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