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0日 星期三

知識分子的歷史性格與命運

  今年六月,是毛澤東發動反右運動五十周年。「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是毛澤東「引蛇出洞」的「口術」,天真的「民主人士」以為中共「自我完善」,需要「肝膽相照」的諍友,於是放言高論,肆口逞說;然而, 「言者無罪無罪,言者有罪有罪」,在毛澤東眼中,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等人,只不過是可憐的異端。  曾被劃為「右派」的郭羅基在《歷史的漩渦——一九五七》書中說: 「反右派的一套做法是多數人參與的,對章伯鈞、羅隆基批鬥得最狠的恰恰不是共產黨員而是民主黨派的成員。熱中於整人,表現了中國人特別是知識分子的弱點。中國共產黨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也不是外來的移民,而是從傳統中產生、立足於中國土地之上的。它利用了中國人的弱點,使之變本加厲……其根源是傳統的社會關係的弊病,涉及三個方面:中國社會缺乏對人的尊重,往往蔑視個人尊嚴。批判者與被批判者具有同一性。批判別人的時候,把別人不當人,檢討自己的時候,又把自己不當人。不尊重人,尊重什麼?尊重政治權威,盛行權力崇拜。人們總是眼睛向上,體會『領導意圖』。一旦按照權力中心發出的指令聞風而動,就容易形成全民性的瘋狂。以上兩方面的結合,又產生第三方面:權利意識薄弱……」  反右運動使五十年代末期無數中國知識分子,家散人亡,妻離子散;寃獄遍佈神州大地。五七年反右,六六年文革,真是一脉相承,以毛澤東為首的法西斯、封建、共產極權集團,令到中國人民陷入血河淚海之中整整三十年。那些追隨共產黨,服膺「共產黨領導下多黨合作」的民主黨派人士,幾乎無一可以在反右運動中倖免。這是知識分子的悲劇,郭羅基提到的「知識分子弱點」,固然是他個人的「反思」。然而,關於「中國知識分子的歷史性格及其歷史命運」,徐復觀先生在大陸反右運動前三年,即一九五四年,已於台灣的《民主評論》雜誌上,有長達萬言的論述,以下這一段是「預言」靠攏共產黨的知識分子的悲慘下場: 「……民國三十六年到三十七年(一九四七年—一九四八年)大陸上的民主表演,是知識分子發揮由千年來科舉制度養成的性格達到的最高峰。以客觀的歷史眼光去看,接着此一最高峰的後面,其勢不能不是共產黨的清算鬥爭的大流血……」  果不然,那些在一九四七、四八年支持共產黨的「民主人士」,經歷了共產黨的建政,十年不到,便遭清算鬥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