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5日 星期二

抛弃政治包袱主动平反六四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风波」,至今已十八个年头了,在仍有表达意见自由的海外华侨小区,特别是感同身受的香港和澳门特区,每年此际都有大规模的悼念和要求平反六四的群众活动,年复一年,参与者的悲愤情绪并未随岁月流逝而淡化!
  非常明显,北京政府并无为六四平反的丝毫迹象,民建联主席马力的「轻佻之言」,很可能是内部会议的结论;在这种政治气氛下,别说维园烛光晚会被视为「政治表演」,外国即使是中国最重要的商业伙伴美国的谴责,北京亦当耳边风。六四后,北京「经济没有底线」的策略非常成功,如今经济和股市同样火红,国内一亿股民忙于炒股,当年这场轰轰烈烈的反腐败、反贪污、反官倒的学生和工人运动,似乎已被抛诸脑后;除了「天安门母亲」和极少数「不识好歹」的民主斗士,一般内地同胞的六四意识已慢慢淡化,不像部分港人锲而不舍并有站起来走出去的勇气。在赚钱至上政治免谈的港人或谈政治必以北京马首是瞻的政治应声虫心目中,悼念六四亡魂的活动没有经济效益且与北京对立,智者不为;然而,如果没有这班爱国的热血人士,香港便会沦为一个没有正义感没有民主精神内涵的市侩城市!
  在六四问题上,笔者过去曾希望北京政府能做点实事,以文明开放的态度对待在囚及流亡海外的异见人士,同时建立健全的三反(反腐败、反贪污、反官倒)机制,间接回应八九民运的诉求。这些年来,内地经济高速发展令北京政府对其施行的政策─包括不为六四平反─信心大增,虽然与六四有关的领导人早已不在其位,但经济与股市齐飞,一片歌舞升平,当年令世人血脉贲张的血腥镇压,当然不提为妙。
  可是,除了看中中国市场的商界人士,世人对「六四风波」——其实是对任何血腥屠杀——不会忘却,国际间对中国的敌意,亦因此不会消除,近年对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仍行一党专政一孩政策的指责已清晰可闻,为此北京在国际上必须处处提防,步步为营,不敢从容开放,是中国成为文明大国的心魔和实际障碍。
  一九九九年六月三日,西方传媒引述八九年六月底美国驻华使馆军事参赞上呈国务院的「现场报告」,指在「六四风波」中被军队射杀辗毙人数二千六百余名、受伤人数约七千……。北京政府若不对此作出清楚交代,麻烦(精神困扰)未完未了。以台湾的经验,在国民党一党独大时期,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开始的大屠杀,无声无息,因为在高压统治下,人民公开不敢怒不敢言;但国民党的威权稍为动摇,纪念「二二八事件」便成为全民运动,亦是导致国民党失去政权的主要因素。历史会否在内地重演,有关当局也许应深入研究;拆除「六四风波」这个定时炸弹的最佳方法,莫如北京趁奥运举行在即、经济形势一片大好中主动提出!
  台湾「二二八事件」距今已六十年,可是,当年目击这场惨剧的美国驻台北副领事(一九四五─四七)葛超智(George H. Kerr, 1911-1992)上呈国务院的报告,最近─五月十七日才在「井底蛙」网站(www.froginawell.net)公开。葛超智在一九六五年出版《台湾被出卖》(Formosa Betrayed,相信台湾必有译本),揭露国民党主导的「二二八大屠杀」,他因此主张台湾独立,这当然不见容于国民党,该书甫出版国民党不仅整批搜购,而且购下其版权,此书因此绝迹市场,直至一九九二年才由台湾出版公司(Taiwan Publishing Co)出第二版;该书五百余页,现在可在网上( www.romanization.com)免费下载。
  葛超智那份以美国驻南京使馆名义发出的「备忘录」(打字稿),长达二十三页,写于一九四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对在他目击大屠杀后约一个半月,惨事历历在目,写得特别详尽生动。据葛超智的说法,二月二十八日军民发生冲突后,当年的台湾省主席陈仪摆出与「暴民」谈判的姿态,实际上是缓兵之计,等待渡海而来的数千国民党军队;军队于三月九日登陆,屠杀便开始……。
  六十年前的旧事,台湾人不会忘记,「二二八事件」仍是国民党的政治包袱,民进党「好好运用」,肯定会成为国民党夺回政权的绊脚石。北京政府应汲取教训,不是响应香港平反六四的诉求,而是为了中共的长治久安,主动为六四平反,是敢于面对现实有远见的表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