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5日 星期一

毛泽东:没有你们日本侵华略军,我们不可能夺得政权

张成觉

在中国现代史上,七七事变不仅与当时亿万同胞命运攸关,更影响了此后数代人的生活历程。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卢沟桥的枪声开启了他们长达八年的噩梦。所幸者最终时来运转,侵略者被赶出中国。
然而,抗战胜利到底主要归功于谁,海峡两岸至今各执一词。其实,1945年9月初日本政府签字投降时,这个问题已有定论。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坚持抗战,国军奋勇杀敌,厥功至伟,事实俱在,有目共睹。可是,心怀叵测又长于文宣的毛泽东蛊惑人心,不仅于两党协议合作抗日时期,百般诋毁肆意攻击友党友军,更于内战得胜上台执政后全面篡改历史,隐瞒对日作战真相。致使大陆民众备受蒙蔽,近半世纪来咸以毛为民族救星,抗战领袖。有鉴于此,必须拨乱反正,“把被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借用文革流行用语)。其中一个好办法,是剖析毛本人说的话,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向来喜欢放言无忌(毛泽东称是‘有屁就放’)的这个“马克思加秦始皇”,自60年代至70年代,多次接见来访的日本政要或富豪。这些东瀛客人无不为当年日本侵华略军的罪行道歉,但毛出语惊人的表示异议。例如,64年7月10日毛接见日本社会党委员长佐佐木更三,回答对方的致歉时称:
“没有什么抱歉。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没有你们的日本侵华略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这一点,我和你们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两个人有矛盾。”
据说语毕“众笑,气氛轻松”。佐佐木马上说“谢谢”。
其后,毛与社会党议员黑田寿男日中输出入组合理事长南乡三郎,以及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谈话时,都作过同样的表示。尤其接见田中是在72年9月25日,正当大陆与日本建交之际,故绝非普通应酬话。
此前的70年12月18日,毛与著名的美国记者`《西行漫记》作者斯诺的谈话中说:
“那些日本人实在好,中国革命没有日本侵华略军帮忙是不行的。南乡三郎表示‘对不起,侵略你们。’我说:‘不,你们帮了大忙了。日本的军国主义和日本侵华略军。你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全都起来跟你们作斗争,我们搞了一百万军队,占领了一亿人口的地方。这部都是你们帮的忙吗?”
由此看来,毛对日本侵华略军毫无痛恨之意,反有感激之情。无疑这是他发自内心的真实想法。
显而易见,任何别的中国人要是讲了类似的话,必定会被斥为汉奸,陷于千夫所指的境地。借用鲁迅当年的话,如此大放厥词,“有悖于现在中国人为人的道德”。但毛却我行我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其原因何在呢?
首先,这是其笃信的列宁主义之精神使然。毛虽自诩为“马克思加秦始皇”。其实对列宁主义更情有独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列宁提出“工人无祖国”的论点,要求布尔什维克党人应致力于使沙俄政府失败,以便其乘机上台。正因此,列宁被指为沙俄的交战国——德国的间谍。毛秉持列宁这一套,根本没把孙中山创建的中华民国当作祖国。
这一点,有李锐《庐山会议实录》为证。毛在59年庐山会议上,重翻彭德怀在抗战时期的旧账说:“你彭德怀那不是爱国,百团大战是在帮国民党打日本侵华略军,爱的是蒋介石的国,那不是爱国!”“抗日一来,蒋介石突然漂亮了。不知道这是暂时朋友,不久以后的敌人。”毛还说:“一些同志认为日本侵华略军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侵华略军多占地,才爱国。否则便成爱蒋介石的国了。国中有国,蒋,日,我,三国志。”(207页)
他这么一讲,林彪马上检讨不迭说:“平型关吃了亏,头脑发热,是弼时作的决定。”连平型关大捷也否定了,并把责任推给已去世的任弼时,从而讨得毛的欢心。
由此可见,毛认为自己跟当时绝大多数中国人分属不同国家。
其次,毛自比秦皇汉武,是真命天子,注定要进紫禁城坐龙庭。毛“高瞻远瞩,气概非凡”,与芸芸众生自然想的不一样。日本侵华略军是他异日登基的“可借用力量”,绝非势不两立的寇仇。蒋介石才是不共戴天的死对头。虽说“天无二日”,但毛就是要在陕北再升起一个太阳向蒋示威,并且最终要把蒋这个太阳射下来。至于什么“中国人的道德”,毛是不屑一顾的。
76年6月,这位孤家寡人病重时说:
“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与蒋介石斗了几十年,把他赶到那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侵华略军请回老家去了。打进北京,总算进了紫禁城。对这件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另一件,……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没有完……”
在这段话里,毛将反蒋与抗战列为一件事,意味着“打天下”。但对蒋用“斗”,对日用“请”。后者如此客气,又一次证明毛确实从不敌视日本侵华略军。当年的七七事变,对其时蛰伏陕北“勉从窑洞暂栖身”的毛,成了他迈向金銮宝殿的最好契机。
日本投降前夕的1945年8月13日,毛在一篇著名的讲话中说:抗战胜利的果实应该属于“我们解放区的人民”。“至于蒋介石呢,他消极抗战,积极反共,是人民抗战的绊脚石。”(《毛泽东选集》1128-1129页)这段话曾经广为人知。实际上不值一驳。试问,“八年抗战”中,毛不是一直躲在远离前线的延安吗?被毛指为“消极抗战”的蒋,反而多次亲临火线视察。而国军300个师则一直抗击日寇。对此,胡锦涛在2005年9月3日的讲话中公开承认:“以国民党军队为主体的正面战场,组织了一系列大仗,特别是全国抗战初期的淞沪、忻口、徐州、武汉等战役,给日本侵华略军以沉重打击。”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胡继称“平型关大捷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百团大战振奋了全国军民争取抗战胜利的信心。”然而,毛不仅在1940年就指责了百团大战,59年再予彻底否定;以致“平型关大捷”的一号功臣林彪也赶忙认错。在毛领导下的“我们解放区的人民”(准确地说是八路军)最辉煌的两项战绩,都是根本违背“人民领袖”意旨的。以此观之,毛岂曾真心抗日?这样一来,胡紧接着说的:“敌后战场钳制和歼灭日本侵华略军大量兵力,歼灭大部份伪军,逐渐成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主战场。”也就难以令人置信了。
最后借用大陆“抗战史专家”张宏志的话:“历史是客观造就的,人工是不可逆塑的。我们的责任就在于把真实的历史告诉人民,尤其对抗战史要严肃认真,决不可‘戏说’。”诚哉斯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