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日 星期日

「行政主導」 意在摧毀香港司法獨立

在香港回歸十周年前夕,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在《基本法》座談會上發表講話,提出「行政主導」。這是一個信號:三權分立將要準備轉向行政一元化主導,港人治港將要準備轉向按照中國共產黨中央的意圖治港,高度自治將要準備轉向低度自治。
這篇講話當然沒有法律效力。「依法治國」的提出,應該意味著「依講話治國」的結束。問題是他提出了「行政主導」的新概念,並且拿出鄧小平反對三權分立的語錄作為立論的根據。
反對三權分立無疑是鄧小平的一貫主張,但無疑不是法律。看看《基本法》第十六、十七、十九條,就清楚了。《基本法》沒有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管理權,定義為「主導立法和司法的」行政管理權;沒有把立法權定義為「被行政主導的」立法權;也沒有把司法權定義為「被行政主導的、不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沒有,都沒有。相反,《基本法》說得明明白白,「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行政管理權」,「享有立法權」,「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可見《基本法》不是接受了而是否定了鄧小平的意見。同樣,所謂「行政主導」,乃是委員長今天的一家之言,代替不了法律。
鄧小平反對三權分立,有他的根據。反對三權分立是以鄧小平為核心的中共中央的綱領。鄧在大陸的底線是:三權不得向黨爭獨立,必須統一於黨中央。一九五七年,他擔任反右領導小組組長,從最高法院、檢察院和國務院的司法部、監察部及其下級機構中,清洗了一批敢於頂抗黨的干涉,堅持獨立審判,要求依法監督的「右派」,在全國範圍內全面廢止律師制度達二十四年之久,培養了一支以護黨為忠,以枉法為榮的司法衛隊。這場反右派鬥爭,取締了言論自由,摧毀了司法獨立,使中國進入了黨權統率三權的新紀元。這種黨權統率三權的體制,幹起無法無天的壞事和怪事來,往往比幹合情合理合法的好事更方便,效率更高。鄧小平有經驗了,司法獨立是一黨專政必須掃清的障礙。但是,他在大陸積累起來的這種經驗,在港人面前很難啟齒。在起草和通過《基本法》的過程中,他的目的沒有達到。最後載入《基本法》的,仍然是港人所熟悉的普世規則,即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間的制衡和監督,而不是鄧小平心目中的「黨委一元化領導」。現在提出「行政主導」,是指望它能夠成為一黨專政在香港的代用品。但是,難道行政一元化優於黨權一元化?誰敢打保票?誰願意「繳學費」?所以港人有充分理由認定:既然有《基本法》在,當然應該護法,而不應該去追求什麼花樣翻新的「行政主導」。
不可低估這篇沒有法律效力的講話。在中國,領導的作用,遠遠高於法律的效力。而這篇講話所體現的,正是中共中央港澳小組的意志。這才是問題的嚴重性所在,從而更加凸現了堅持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普選立法會、堅持司法獨立、堅持新聞自由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