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日 星期一

不要忘记陈光诚

炎热夏日中,因揭露计生暴力而被判处4年3个月刑期的陈光诚正在监狱中绝食。这使一切关心陈光诚命运的人忧心如焚。据了解,陈光诚绝食绝水的原因,是山东临沂监狱管理当局认为陈光诚“不听话”,指示狱中的六名犯人对他进行了殴打。
自陈光诚被捕到现在,一年多时间过去了,黑暗仍在笼罩在临沂的土地上。原市委书记李群升职为山东省委宣传部长后,对陈光诚的迫害并未因主使者的离去而停止。自入狱以来,陈光诚一直要求申诉,狱方却以种种借口予以阻挠,致使身为盲人的陈光诚至今无法获得正常的申诉权利。不仅如此,临沂监狱当局竟丧心病狂地对陈光诚施以暴力,使迫害行动再次升级。
对陈光诚的一系列迫害是以国家暴力为后盾的,当一个强大的国家机器站在双目失明的陈光诚面前,陈光诚当然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被动地遭受殴打,但整个世界将要嘲笑的,却是那些身强力壮的狱警和打手,对妇女、儿童、老年人和残疾人的暴力是世间最懦弱的行为,是被整个文明世界所不耻的。
王丹陈光诚的所谓罪行,只不过揭露了当地计划生育的暴力黑幕,并在此后被软禁时试图冲出家门向有关部门投诉,这根本就不构成犯罪。退一步说,即使陈光诚触犯刑律,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9条的规定,“又聋又哑的人或者盲人犯罪,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但我们在对陈光诚的判决中看到的不是从轻、减轻,而是从重、从严,也就是说,最基本的人道主义也被临沂地方当局置之脑后,证明这根本不是法律判决,而是彻头彻尾的报复和人权迫害。
由于双目失明,陈光诚的生活面对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困难,监狱管理者无论是否赞同陈光诚的思想观点,都应首先考虑到陈光诚的残疾人身份,对其生活予以必要关照,这是身为正常人的基本修养,也是人道主义观念的基本要求。
但临沂监狱的有关人员和殴打陈光诚的六名犯人却丧失了全部的人性。对此,我不仅提出最强烈的抗议和谴责,而且要对有关人员的人格表示最大的蔑视。暴政的残暴从来不是抽象概念,而是通过这些丧失人性者不受惩罚的残暴行为体现出来的。在陈光诚面前,监狱管理者本是政府的代表,如今却成了野蛮与无耻的化身。
对陈光诚的一系列迫害是以国家暴力为后盾的,当一个强大的国家机器站在双目失明的陈光诚面前,陈光诚当然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被动地遭受殴打,但整个世界将要嘲笑的,却是那些身强力壮的狱警和打手,对妇女、儿童、老年人和残疾人的暴力是世间最懦弱的行为,是被整个文明世界所不耻的。
我知道,他们听不懂文明的声音,当他们向残疾人伸出拳头,他们身上的兽性已驱走了最后一丝人性,这兽性与专制政权的残暴融为一体,击打着民族良知的孱弱身躯,也击打着我们宽容的底线。这种不可容忍的野蛮行径,是人类文明绝不会放过最无耻犯罪。
勇敢正直的陈光诚一次次向我们提示着暴政的延续。在陈光诚案中,从头到尾充满了野蛮的暴力:对计生对象的暴力、对庭审旁听者的暴力、对律师的暴力、对盲人囚犯的暴力,不得不承认,没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在那里,人性荡然无存,野蛮成了他们唯一的身份标志。而这种野蛮,向我们揭示出暴政的全部含义。
为了对抗暴政, 外界不应忘记陈光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