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日 星期一

加媚共社團聲明自爆同中共聯繫 馮道生

中共在其80多年禍亂世間的過程中,發展出了一套特殊的文化體系、思維方式和話語系統。其假、大、空的文風、獨特的潛詞用句和行文邏輯,絕無僅有,成為海外漢學家鑑定中共官方文件真偽的一個重要依據。 日前被中共前外交官點名為中共操控的加拿大「全加華人聯會」和「加拿大華人促進中國統一聯盟」,在2007年6月13日同一天,發表了措辭基本一致的「嚴正聲明」,極力否認中共的操控,並以全加華人代表的身份,指責陳用林「對中國和加拿大華人社會的惡毒攻擊」、「造是生非……製造主流社會對華人的誤解和猜測,損害華人的利益和加中關係……」。
這些媚共社團沒想到的是,正是這篇充滿「黨八股」文風的「嚴正聲明」,為公眾自爆了他們同中共間的聯繫。
先說這兩個聲明的「調門」:都定位於「造是生非」、「一己私慾」、「損害全加華人利益」、「妨礙加中關係」。這種「以攻代守」、「化身真理」、「自命代表」的做法,是中共在中國幾十年來慣熟的手法,沒想到這一次在加拿大「施展」時,毫無新意的再現出來了。甚至於,「不相干」的兩個聲明,「嚴正」起來居然驚人的相似,如果不是出自於大使館的共同授意,也絕對是這兩個「團體」的頭頭們平時對中共思維深刻領會和經常性實踐的自然結果。反正,都在在彰顯了中共操控的深刻印記。
再說說這兩個聲明的手法,居然也是完全一致,幾乎就像中共治下的小學生做作文似的,按照同一個「範文」「臨摹」出來的。且看看「臨摹」的痕跡:
不怕噁心的給自己貼金,是這兩個「聲明」共同的特徵。「全加華人聯會」稱,在加拿大平反「人頭稅」、「提高華人社會地位」、「參與制定加拿大平等移民法案」、「促進國家統一、社會和諧及華社團結合作等方面」都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而「加拿大華人促進中國統一聯盟」則稱,「除有助於振興中華事業外,還對維持和保障亞太地區的和平穩定也做出了貢獻,大大有利於保障和進一步發展加拿大在該地區的日益重要利益。」
如果它們不「聲明」,絕大多數的加拿大華人,根本就不知道它們居然有這麼大的「貢獻」!一個說提高了華人社會地位、促進了社會和諧,另一個說保障了亞太地區的和平穩定!真不知道它們在說什麼?人們只在中共「批判台獨」、誣蔑法輪功的時候,在親共媒體上看到它們如何隨中共起舞,製造華人之間的仇視;但是,從來也沒有看到它們做什麼增進僑界團結的實事,也不知道它們是如何保障亞太地區的和平和穩定的。不過,要是把這個所謂的「和平穩定、社會和諧」理解成中共所需要的海外僑界的現狀,就不難理解它們的貢獻了:現在還有很多華人公然支持對台動武、公開仇視法輪功修煉者,很多異議人士被列入中共的黑名單,這些不都是它們的「成績」嗎?
就像中共政權不具有合法性一樣,「加拿大華人促進中國統一聯盟」、「全加華人聯會」同樣不能代表「全加華人」,這本來是個常識。但是,在它們的「嚴正聲明」中,一再聲稱它們是為了「全加華人的福祉」,甚至於把孫中山稱讚「華僑是中國革命之母」也拿來證明自己的合法性,「很自然」的把自己打扮成全加華人的代表,這與中共強作中國人們的代表,可謂異曲同工。因為不如此,就不足以把自己頭上的「屎盆子」扣在全加華人的頭上,就不足以把自己塞到全加華人裡面去。
最有味道的是兩個「嚴正聲明」的結尾,其一稱「保留追究陳用林及散播不實信息的《大紀元時報》的法律責任」,其二稱「保留追究陳用林及傳播不實資訊的《大紀元時報》的法律責任之權利」。除了前一個說法不合語法之外,兩個說法意思完全相同。但是這種說法卻暴露出了一個問題:為什麼單單提出《大紀元時報》?
要知道,《大紀元時報》並不是唯一報導陳用林點名受控團體的媒體,加拿大東、西海岸各主流媒體,包括英、法語的報紙、電台、電視台,全都報導了這件事情。而這兩個被陳用林點名的團體,單單提出《大紀元時報》,卻恰恰暴露了它們受中共操控的實事。
幾乎全世界都知道,當今媒體,尤其是中文媒體,只有《大紀元時報》等極少數媒體敢於報導不受中共審查的新聞。中共為了阻止人們通過《大紀元時報》了解真實的信息,一方面在國內封鎖《大紀元時報》的網站,一方面在國外通過各種方式壓制、詆譭《大紀元時報》。而「加拿大華人促進中國統一聯盟」和「全加華人聯會」,完全「放過」主流媒體,單單「挑戰」少數族裔媒體《大紀元時報》,顯然,它們的目的並不是要消除什麼「主流社會對華人的誤解和猜疑」,而是按照中共的旨意,籍機挑動海外華人仇視、抵制《大紀元時報》這種真正獨立敢言真實信息的媒體。這不僅不能達到中共的目的,反而進一步證實了中共對它們的操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