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7日 星期五

皇 帝 走 了 , 皇 后 留 得 住 嗎 ?

九 龍 皇 帝 , 皇 后 碼 頭 , 是 這 兩 天 傳 媒 關 注 的 兩 宗 非 關 政 治 新 聞 。 說 曾 灶 財 是 皇 帝 , 頗 有 流 氓 皇 帝 、 乞 兒 皇 帝 的 調 侃 意 味 。 當 然 , 他 有 印 上 「 皇 帝 」 的 自 製 身 份 證 , 他 與 警 員 舌 戰 時 曾 自 稱 「 天 子 」 , 但 皇 帝 「 駕 崩 」 十 天 , 才 由 網 民 發 佈 , 也 足 以 說 明 皇 帝 晚 年 的 孤 獨 處 境 矣 。 說 曾 灶 財 是 「 街 頭 書 法 家 」 , 這 個 「 家 」 字 用 得 有 點 勉 強 , 因 為 從 書 法 藝 術 的 角 度 看 , 實 無 法 成 「 家 」 。 當 然 , 從 現 代 藝 術 的 角 度 去 看 , 也 算 是 一 種 獨 特 的 字 體 。 但 他 這 種 字 體 之 所 以 獲 文 化 人 、 設 計 師 青 睞 , 則 因 為 是 寫 在 牆 角 、 天 橋 底 、 郵 筒 、 燈 柱 上 , 而 成 為 城 市 的 一 種 景 觀 。 若 寫 在 紙 上 , 參 加 書 法 比 賽 , 恐 怕 要 落 選 了 。 香 港 人 關 心 及 對 這 個 九 龍 皇 帝 津 津 樂 道 , 是 因 為 我 們 並 不 鄙 視 一 個 窮 途 末 路 的 老 人 。 老 人 瘋 瘋 癲 癲 , 無 錢 ( 或 無 理 據 ) 打 官 司 , 就 以 告 街 頭 狀 的 方 式 去 「 控 訴 殖 民 地 政 府 強 搶 他 的 田 地 」 。 殖 民 地 政 府 並 不 小 器 , 沒 有 因 他 的 「 控 訴 」 而 加 罪 於 他 。 只 以 刑 毀 的 罪 名 罰 他 點 錢 , 但 仍 依 法 讓 他 享 綜 援 , 最 後 並 讓 他 在 護 老 院 離 世 。 換 了 在 中 國 大 陸 , 「 控 訴 政 府 」 , 自 稱 皇 帝 , 他 有 幾 個 腦 袋 ? 香 港 社 會 對 一 個 行 為 怪 異 、 到 處 塗 鴉 的 老 人 也 不 嫌 棄 , 還 有 設 計 師 、 文 化 人 欣 賞 他 。 他 的 墨 被 拍 賣 , 他 的 塗 鴉 用 作 時 裝 設 計 。 一 個 窮 極 潦 倒 的 老 人 , 生 前 聞 名 全 城 , 死 後 更 成 為 不 少 報 章 的 頭 版 頭 條 新 聞 , 這 是 一 個 人 生 傳 奇 , 是 香 港 人 具 人 情 味 的 一 景 。 九 龍 皇 帝 引 起 追 思 的 , 不 是 他 這 個 人 物 , 而 是 一 個 沒 有 政 治 壓 力 、 沒 有 遠 大 理 想 的 安 居 樂 業 社 會 中 的 人 與 人 的 和 樂 相 處 。
皇 帝 甫 逝 , 捍 衞 皇 后 的 本 土 行 動 即 展 開 。 為 了 力 爭 政 府 停 止 在 月 底 拆 卸 皇 后 碼 頭 , 一 批 保 衞 碼 頭 人 士 在 皇 后 碼 頭 紮 營 留 守 。 他 們 正 作 總 動 員 , 準 備 明 天 進 行 藝 術 表 演 , 邀 學 者 、 建 築 師 發 表 演 說 , 並 備 有 四 十 四 條 問 題 與 發 展 局 局 長 林 鄭 月 娥 對 話 。 皇 后 碼 頭 不 是 甚 麼 偉 大 建 築 。 過 去 香 港 居 民 不 大 用 這 個 碼 頭 。 它 雖 被 古 物 諮 詢 委 員 會 評 為 一 級 歷 史 建 築 , 但 也 許 真 的 談 不 上 是 甚 麼 「 古 蹟 」 。 皇 后 碼 頭 就 如 同 曾 皇 帝 的 書 法 一 樣 , 說 不 上 有 甚 麼 價 值 。 不 過 , 過 去 港 督 來 港 履 新 , 從 皇 后 碼 頭 上 岸 , 到 大 會 堂 旗 杆 下 檢 閱 儀 仗 隊 , 儀 式 簡 簡 單 單 地 完 成 , 正 是 小 政 府 做 事 不 求 堂 皇 只 求 方 便 的 取 向 。 在 大 會 堂 註 冊 結 婚 後 , 走 到 皇 后 碼 頭 , 拍 幾 張 海 邊 結 婚 照 , 雖 不 是 億 元 豪 華 婚 禮 , 人 們 也 能 享 受 這 種 普 通 人 的 快 樂 。 香 港 人 憶 念 九 龍 皇 帝 , 想 要 力 保 皇 后 , 不 是 因 為 懷 念 殖 民 地 時 代 , 而 是 眼 看 中 國 大 陸 各 地 紛 建 市 政 大 樓 的 奢 華 , 想 到 添 馬 艦 將 要 建 設 政 府 的 輝 煌 炫 目 的 大 廈 , 還 有 甚 麼 回 歸 盛 典 , 回 歸 十 年 的 數 以 百 計 的 活 動 , 無 日 無 之 的 升 旗 禮 、 唱 國 歌 和 種 種 愛 國 宣 傳 育 之 煩 擾 , 人 們 極 力 想 留 住 那 種 方 便 、 簡 單 、 和 樂 、 人 與 人 輕 鬆 相 處 的 感 覺 吧 了 。 一 位 留 守 皇 后 碼 頭 的 年 輕 人 說 , 我 們 可 能 很 「 戇 居 」 , 但 我 們 相 信 , 堅 持 會 帶 來 改 變 。 政 府 拆 皇 后 , 是 鐵 了 心 不 改 變 了 。 但 即 使 現 實 一 時 無 法 改 變 , 堅 持 我 們 原 有 的 安 和 樂 利 的 價 值 觀 , 仍 然 可 貴 。 正 如 九 龍 皇 帝 總 是 堅 持 他 的 塗 鴉 一 樣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