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9日 星期一

中 央 是 奴 隸 童 工 的 救 星 ?

山 西 奴 隸 童 工 事 件 曝 光 之 後 , 全 球 媒 體 聚 焦 、 全 國 民 眾 聲 討 。 我 特 別 注 意 到 , 大 多 數 評 論 者 憤 怒 譴 責 黑 磚 的 老 闆 和 地 方 的 基 層 官 員 , 許 多 人 對 中 央 政 府 的 干 預 和 最 高 領 導 人 的 批 示 表 態 「 堅 決 支 援 」 。 比 如 , 有 一 位 《 南 方 周 末 》 的 時 事 評 論 員 認 為 , 「 這 是 對 於 國 家 統 一 法 制 的 徹 底 顛 覆 」 , 他 甚 至 用 「 一 場 叛 亂 」 來 定 義 此 次 奴 隸 童 工 事 件 。
一 黨 獨 裁 是 始 作 俑 者
他 寫 道 : 「 因 為 中 央 政 府 的 強 力 干 預 , 國 家 機 器 終 於 開 始 履 行 自 己 的 職 責 , 解 救 開 始 了 , 調 查 開 始 了 。 既 然 是 叛 亂 , 就 需 要 平 叛 , 就 需 要 動 用 國 家 暴 力 , 對 所 有 黑 如 秋 風 掃 落 葉 予 以 徹 底 摧 毀 ! 對 所 有 監 工 、 對 所 有 黑 股 東 和 老 闆 , 予 以 堅 決 鎮 壓 ! 」 類 似 的 論 點 在 中 國 大 陸 的 網 路 上 也 層 出 不 窮 。 有 學 者 甚 至 認 為 此 類 醜 聞 的 發 生 , 是 因 為 地 方 政 府 權 力 過 大 , 地 方 政 府 為 所 欲 為 且 欺 騙 中 央 政 府 。 他 們 指 出 , 中 央 是 好 的 , 地 方 是 壞 的 , 中 央 只 是 暫 時 被 蒙 蔽 了 , 一 旦 中 央 清 醒 過 來 , 必 然 扭 轉 坤 , 為 老 百 姓 報 仇 雪 恥 。 這 是 中 國 自 古 以 來 形 成 的 一 種 「 只 反 貪 官 、 不 反 皇 帝 」 的 思 路 。 在 這 一 思 路 之 下 , 甚 至 有 人 建 議 加 強 中 央 政 府 的 集 權 能 力 , 中 央 越 強 大 , 政 令 越 暢 通 , 正 義 越 彰 顯 。 我 不 同 意 這 樣 一 種 捨 本 逐 末 、 緣 木 求 魚 的 看 法 , 也 不 同 意 這 樣 一 種 小 心 翼 翼 、 察 言 觀 色 的 批 評 策 略 。 我 認 為 , 中 央 政 府 根 本 就 不 是 山 西 奴 隸 童 工 的 解 放 者 , 受 害 者 及 其 家 屬 也 不 必 對 胡 錦 濤 和 溫 家 寶 感 恩 戴 德 。 相 反 , 一 黨 獨 裁 的 政 治 體 制 和 中 央 集 權 的 權 力 格 局 , 才 是 中 國 人 權 災 難 的 始 作 俑 者 。
以 法 律 制 裁 代 替 鎮 壓
黑 磚 事 件 並 不 是 一 場 叛 亂 , 而 是 中 央 政 府 默 許 甚 至 鼓 勵 的 , 中 央 與 地 方 官 僚 聯 手 對 民 眾 事 實 搶 劫 行 為 之 後 的 政 治 分 贓 行 為 。 中 共 的 特 務 系 統 和 內 參 報 道 , 堪 稱 世 界 上 最 有 效 率 的 情 報 搜 集 機 制 , 胡 溫 不 可 能 被 地 方 官 員 蒙 在 鼓 。 我 們 不 能 依 靠 中 央 政 府 對 地 方 政 府 實 施 監 督 和 懲 罰 , 因 為 他 們 的 利 益 是 一 致 的 , 他 們 的 利 益 與 老 百 姓 的 利 益 是 對 立 的 。 那 種 希 望 國 家 機 器 動 用 暴 力 來 「 鎮 壓 」 監 工 、 黑 股 東 和 老 闆 的 呼 籲 , 激 情 有 餘 、 理 性 不 足 , 而 且 顯 示 出 中 國 知 識 分 子 階 層 法 治 觀 念 的 薄 弱 。 對 於 那 些 監 工 、 黑 股 東 和 老 闆 們 來 說 , 他 們 理 應 接 受 法 律 的 制 裁 , 而 非 國 家 機 器 的 暴 力 「 鎮 壓 」 。 我 們 在 進 行 社 會 批 評 的 時 候 , 一 定 要 避 免 使 用 這 類 被 「 黨 文 化 」 污 染 的 「 黨 語 言 」 。 要 切 實 保 障 中 國 公 民 的 基 本 人 權 , 不 能 靠 加 強 中 央 集 權 、 不 能 靠 最 高 統 治 者 的 良 心 發 現 、 更 不 能 相 信 溫 家 寶 的 眼 淚 , 而 應 當 切 實 推 進 政 治 民 主 化 進 程 、 實 現 新 聞 自 由 、 結 束 一 黨 專 政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