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8日 星期日

香 港 為 甚 麼 沒 有 死 ?

九 七 年 香 港 回 歸 前 , 有 關 香 港 未 來 命 運 的 問 題 曾 成 為 全 球 關 注 的 焦 點 。 至 今 十 年 過 去 , 雖 然 不 一 定 證 明 當 年 「 香 港 明 天 更 好 」 的 預 言 成 真 , 但 至 少 以 一 九 九 五 年 六 月 美 國 《 財 富 》 雜 誌 的 文 章 〈 香 港 之 死 〉 為 代 表 的 預 言 已 經 破 產 。 一 個 生 機 勃 勃 、 洋 溢 資 本 主 義 精 神 的 「 全 球 最 佳 商 業 城 市 」 即 將 淪 陷 為 一 個 政 治 上 僵 死 的 、 實 行 社 會 主 義 制 度 的 欠 發 達 國 家 的 殖 民 地 , 它 國 際 通 行 的 英 語 語 言 將 更 多 地 轉 為 內 地 的 普 通 話 和 廣 東 話 , 它 基 於 法 治 的 良 好 管 制 將 被 中 國 政 府 基 於 人 治 的 腐 敗 政 治 所 代 替 , 它 經 由 選 舉 產 生 的 立 法 機 構 將 被 解 散 並 被 迫 接 受 一 個 北 京 高 官 重 新 扶 持 的 傀 儡 , 它 英 聯 邦 一 體 化 防 務 將 被 那 支 參 與 了 六 四 鎮 壓 、 和 香 港 本 地 黑 幫 組 織 勾 勾 搭 搭 並 且 悍 然 在 香 港 水 域 走 私 的 中 國 軍 隊 所 接 替 , 它 的 自 由 媒 體 將 接 受 中 國 政 府 的 新 聞 檢 查 和 操 控 , 它 的 獨 立 司 法 將 受 到 中 國 政 府 的 干 涉 和 左 右 , 它 的 公 民 權 利 將 被 中 國 政 府 壓 制 和 剝 奪 … … 如 此 這 般 , 這 般 如 此 , 它 怎 麼 可 能 不 死 ? ! 寫 文 章 的 記 者 們 專 業 且 博 學 , 發 文 章 的 媒 體 權 威 且 大 牌 , 文 章 本 身 也 論 據 充 足 邏 輯 嚴 格 , 但 最 終 , 他 們 自 己 也 公 開 承 認 , 結 論 完 全 錯 了 。
彭 定 康 堅 信 香 港 不 會 死
僅 就 香 港 問 題 而 言 , 〈 香 港 之 死 〉 一 文 有 一 個 關 鍵 性 論 點 : 香 港 資 本 主 義 制 度 植 根 在 悠 久 的 自 由 和 法 治 基 礎 之 上 , 一 旦 這 個 根 本 基 礎 被 破 壞 , 香 港 資 本 主 義 注 定 死 亡 , 而 專 制 腐 敗 的 中 國 政 府 必 然 會 為 了 它 的 統 治 而 毀 壞 這 個 基 礎 。 儘 管 這 個 論 點 看 來 幾 乎 無 可 辯 駁 , 但 人 們 不 得 不 承 認 , 該 論 點 和 它 所 依 據 的 基 本 原 理 是 錯 的 , 至 少 是 不 完 備 的 。 將 自 由 ─ 法 治 ─ 資 本 主 義 ─ 經 濟 繁 榮 與 極 權 ─ 人 治 ─ 社 會 主 義 ─ 經 濟 呆 滯 這 兩 組 簡 單 概 念 二 元 化 地 對 立 起 來 , 並 認 定 兩 者 具 有 非 此 即 彼 甚 至 你 死 我 活 的 鬥 爭 關 係 , 這 種 可 以 稱 之 為 「 自 由 原 旨 主 義 意 識 形 態 」 的 東 西 , 其 實 從 來 也 沒 有 比 已 經 破 產 的 「 共 產 原 旨 主 義 意 識 形 態 」 更 加 正 確 到 那 去 。 香 港 回 歸 十 年 , 中 國 的 因 素 大 都 不 在 「 自 由 原 旨 主 義 意 識 形 態 」 的 理 論 公 式 中 , 有 些 甚 至 還 帶 有 明 顯 的 專 制 政 治 色 彩 , 例 如 推 遲 普 選 、 監 控 輿 論 、 人 大 釋 法 等 等 。 在 「 自 由 民 主 專 制 獨 裁 」 這 樣 一 個 流 行 的 二 元 思 維 框 架 中 , 「 香 港 現 象 」 像 是 無 解 的 問 題 , 令 無 數 觀 察 家 暈 頭 轉 向 四 處 碰 壁 。 與 幼 稚 膚 淺 的 「 自 由 派 」 人 士 不 同 , 在 香 港 回 歸 的 歷 史 中 扮 演 真 正 角 色 的 一 些 西 方 人 物 , 卻 從 沒 有 輕 率 地 做 出 「 香 港 必 死 」 之 類 的 斷 言 , 他 們 一 直 就 堅 信 香 港 不 會 死 , 而 且 很 有 可 能 會 更 好 。 例 如 那 位 末 代 港 督 彭 定 康 先 生 。
是 中 華 保 守 主 義 的 勝 利
彭 定 康 是 香 港 回 歸 的 過 渡 人 物 和 中 英 博 弈 的 英 方 操 盤 手 , 自 然 會 對 香 港 以 及 中 國 有 自 己 特 別 的 認 識 , 但 不 容 忽 略 的 是 , 彭 先 生 作 為 英 國 保 守 黨 主 席 和 英 國 保 守 主 義 思 想 代 表 人 物 之 一 這 個 政 治 背 景 , 也 必 然 會 對 他 在 香 港 問 題 上 的 看 法 產 生 重 大 影 響 。 英 國 保 守 主 義 作 為 一 種 特 殊 的 政 治 傳 統 , 一 直 保 持 獨 特 的 世 界 觀 , 任 何 有 可 能 導 致 傳 統 秩 序 分 裂 的 政 治 信 條 和 意 識 形 態 都 是 危 險 的 。 總 體 上 , 近 代 以 來 的 中 國 革 命 導 致 了 中 國 傳 統 秩 序 的 大 崩 潰 , 到 了 毛 澤 東 時 代 , 更 發 展 成 為 一 種 極 端 的 激 進 政 治 , 是 一 種 徹 底 的 反 動 。 而 鄧 小 平 動 的 改 革 , 儘 管 仍 然 由 共 產 黨 所 主 導 , 卻 是 一 種 典 型 的 保 守 主 義 回 歸 , 無 論 是 政 治 路 線 還 是 其 改 革 方 式 , 都 非 常 符 合 保 守 主 義 的 基 本 原 則 : 回 歸 傳 統 , 包 括 威 權 體 制 在 內 的 政 治 傳 統 ; 放 棄 理 性 空 想 和 政 治 藍 圖 , 重 於 當 前 的 實 踐 ; 放 棄 革 命 , 代 之 為 漸 進 改 革 。 如 果 彭 定 康 堅 信 保 守 主 義 是 對 的 , 他 也 一 定 會 堅 信 鄧 氏 改 革 對 於 中 國 是 完 全 正 確 的 , 他 也 一 定 會 堅 信 : 一 個 脫 離 了 英 國 保 守 主 義 庇 護 、 進 入 到 中 華 保 守 主 義 庇 護 之 中 的 香 港 是 不 會 出 大 問 題 的 , 甚 至 會 因 為 它 更 貼 近 於 自 身 文 化 傳 統 並 且 更 多 地 吸 收 中 國 漸 進 改 革 所 釋 放 出 來 的 活 力 而 變 得 更 好 。 香 港 回 歸 十 年 , 是 中 華 保 守 主 義 勝 利 的 標 誌 之 一 。 看 不 到 這 一 點 的 人 士 , 過 去 錯 , 將 來 還 會 錯 。 文 揚 新 西 蘭 《 Chinese Herald 》 主 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