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6日 星期四

「政制發展」沒有絲毫的進步!

  關於香港政制發展(九七年後政制規劃 )的討論,最早應該是八十年代初中英雙方就香港前途談判期間。除開曾經幻想「以主權換治權」的少數「殖民地餘孽」,即後來的「忽然愛國派」,以及傳統的「親共愛國派」,絕大部分港人都希望「民主回歸」。民主回歸 兩個層面  「民主回歸」有兩個層面,第一是香港回歸祖國懷抱天經地義,但是「社會主義祖國」仍然是共產黨「一黨專政」,香港的中國人對前途充滿疑懼,那是與大陸只有咫尺之遙,在一九四九年共產黨建政後,耳聞目睹共產極權的倒行逆施,而香港亦曾成為大陸人民避風的乾淨土。回歸的不是一個民主的中國,那就退而求其次,希望回歸之後香港能建構一個民主政治體制,讓「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不是權宜之計,而是千秋業。於是,八十年代中在《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在《基本法》草擬期間,政制討論沸沸揚揚,百家爭鳴,百花齊放,「八八直選」一度成為爭取民主的港人與港英政府之間的矛盾。八九年春夏之交神州大地發生「六四慘案」,英美制裁中國,英國更派了一個專門搞政治的彭定康來當港督,要搞「還政於民」政治把戲,企圖加深港人與北京之間的鴻溝。「民主回歸派」一度動搖。民主發展 胸懷祖國  「民主回歸」的第二個層次,就是中國沒有民主,香港的民主都是空的,換言之,香港人不應該獨善其身,對於祖國同胞的人權、自由應該大力維護,也要利用香港「一國兩制」的優勢,搞好香港的民主,促進大陸的民主。這也是毓民幾十年來爭取民主的理想。香港前途建基於中國前途,殆無疑義。  九四年彭定康掀起政改風雲,與今天特區政府發表《政制發展綠皮書》,都是討論香港的政制民主化問題。二者都是由權者主導,民意都只是手段。彭定康政改方案使「直通車」無法啟動,那是攪局,不是民主。曾蔭權的《政制綠皮書》則是虛應了事,三個月的諮詢將是鬧劇一場。  談到這裏,毓民想起十三 年前(九四 年)夏天,寫了一系列的政制發展文章,翻看這些文字,對照今天的政治困局,不禁悲從中來,個人在政治思想上固然沒有甚麼進步,整個社會都在倒退之中。全面直選 循序漸進  「此間對民主政治一知半解的人,竟然將立法機關『全面直選』視為偏激急進的政治訴求,是革命,不是改革。他們似乎沒有熟讀民主政治的發展歷史。民主政治是逐漸改革,是遲緩的,甚至是『無為』的。這裏所謂『無為』,是中國古代哲人教人並非一事不做,而是不要盲目胡為,要審時度勢。  「中國大陸沒有建立普及、自由選舉制度的客觀條件 (教育、經濟、人才 ),決不能做出『有為』的政治,這是一個現實,但卻不表示極權、專政的惡政治可以千秋萬世,這根本違反人性的本質,註定其不能久遠的命運。捍衛人權自由與爭取民主,是一種應然的關係,然而前者是人們原本有,但被剝奪了的基本權利,後者則是保障、鞏固前者的一種制度。與時推移 應物變化  「幾乎所有的激進主義都會走上極權政治的道路。共產主義就是偏激急進的社會主義,這是一種急進的革命,『把現存的世界摧毀,另建一個新世界』。共產主義革命為人類帶來的禍害,尤其是為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罄竹難書,今天共產黨已經沒有任何『革命』的理由,可是仍然不肯放鬆人民的自由,不敢面對人民建立民主政治的呼聲。……香港具備建立普及、自由選舉的條件,卻有人以中國大陸的客觀情勢發展作為標準,硬說主張『全面直選』是一種『偏激急進』的政治主張,會為香港帶來動盪。殊不知『一國兩制』這個觀念的發明,就是承認香港有比中國大陸實行普及、自由選舉更優越旳條件。甚至可以這樣說,香港可以成為中國大陸的借鏡。當中國大陸『與時推移,應物變化』的條件具備,自由、普及的選舉便莫之能禦了。  「香港主張『全面直選』的人,只是限於『鼓動風潮,造成時勢』的言論層面,他們並非像列寧所言『利用步槍刺刀以及其他有威力的工具,迫使另一部分人民,依照他們的意志去行動』的革命。反對『全面直選』的人,應該承認落伍、愚昧;他們分明昧於時勢諳於自見,最要不得,或者應該說是最可恥的,他們竟拾共產黨餘唾,用共產黨反民主的話來誤導港人。」  上述一段文字,是引自毓民一九九四年七月九日發表在《快報》的文章:《全面直選是循序漸進的改革──政改風雲新一章系列之十》。已經十三年了,政制發展的討論沒有絲毫的進步,真是可悲!撫今追昔 不勝唏噓  此間民主派人士都經歷過九四政治風雲,民主黨的骨幹當年支持彭定康方案,以為可以把民主「暗渡陳倉」,後來證明是大錯特錯,他們為了支持彭定康方案,當年甚至 有人(李華明、狄志遠、黃偉賢) 推倒了劉慧卿的「全面直選方案」 (九四年六月三十日),被「蟻聯」送上一頂「民主罪人」的帽子。今天,劉慧卿被迫與這些人走在一起,支持民主派「二十二人方案」,撫今追昔,令人感慨萬分。  民主派要搞甚麼《政制發展綠皮書》標準答案,算了吧!不要再丟人現眼了!後記  今年書展,毓民有一本文集面世,書名是《無所不容而有所不為》,這幾天,毓民都在次文化堂的攤位賣書,不少Fans來到現場找毓民簽名。這本結集大部分文章是摘自本欄內容,主要是政治評論,而且都是「憂時慮患」之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