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9日 星期四

正視中共在海外的間諜活動

中國前駐澳大利亞外交官陳用林,六月三日到十二日對加拿大四個城市進行訪問。他在包括首都渥太華國會大廈新聞發佈會等處,多次公開表示:中國內部文件披露中國駐外有大量間諜和線人。他並指出,像覆蓋全球的華人組織「華聯會」、「促統會」等團體都是中共操控的政治工具。此外,中共在海外華人社會建立了許多外圍組織,進行操控,目的是為國內的政治服務,這些做法使得海外華人社會被離間和分裂。
現年三十九歲的陳用林,是前中國駐澳大利亞悉尼總領事館政治領事、一等秘書。他在二○○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出走,並在二○○五年六月四日悉尼「六四」紀念活動中首次公開露面。二○○五年七月八日澳大利亞政府向陳用林及其家人提供永久居留權,陳用林和妻子女兒居住在悉尼。
《加國無憂》的「間諜」爭議筆者應邀主持陳用林於六月十一日在多倫多的公開演講會。當地中國大陸移民開辦的網站《加國無憂》,於當天發表了一篇由網站老闆趙平波親自執筆的文章《可以理解陳用林,卻不能理解盛雪》。文章說:「對於陳用林,我完全可以理解,他是走到了這個地步,是不這麼做不行了。而對於您,盛雪女士,筆者卻不能理解:我們都生活在加拿大這麼多年了,怎麼可能會去相信在我們加拿大華人中,居然會有上千名間諜呢?這意味著,我們百萬華裔人士中,間諜的比例高達千分之一。」
文章登出後兩天內就有一○二條跟貼和評論。其中大部分是支持趙平波提出的論點的。現摘錄幾條如下:「為了國家的利益有再多的間諜也無所謂!難道別的國家在中國的間諜就少了?」;「陳和盛都是混飯吃的,只不過混的是反華賣的是自己的同胞的生命和幸福。」;「支持老趙,姓陳和盛又不是共黨諜報部門出身,又不是安插在加拿大諜報人員,沒有組織活動,何以得知一千名間諜在加,顯然是自己憑想像擬加上去的!」;「一千名間諜之說對華人是有傷害的,我們應向加拿大官方發出反對的聲音,從『法理程序上』反對『間諜』說。」
當然其中也有提出不同意見的:「我已講的很明白了,每一屆的主席都要到使館匯報,客觀上就是線人,如果按使館的命令辦事,就是間諜。」自己的國家是自己的母親「沒錯,自己的國家不好,那我們就把她變好。在國外幾年,你也應該明白黨和國家不是一回事。」;「我不是條反華的狗!我是反共的人,只有張口就罵人的沒素質的,才是。」
對陳用林不但理解而且佩服我對陳用林不但理解而且深深佩服。陳用林在許多場合都說明了他為什麼選擇不繼續作中共的外交官,而作一個普通的自由人的全過程。真實感人。今天的中國社會可以說到處充斥的是物欲橫流恃強凌弱的價值觀念;中共利益集團利用強權大肆搜刮掠奪人民財產,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官員的全面腐敗已經讓全社會習以為常,多少人為了順手撈一票拼命要擠上順風車。陳用林在這種背景下,決意背棄這個黨,放棄自己的官運仕途,丟掉手上已經獲取的權力和利益,需要何等的大智大勇,需要何等的公義悲憫。
他說,中共的外交官不是人幹的。這話道出了他的清高和正派,點透了他的善良和正義。有點基本道德和常識的人都得承認,為中共這個獨裁政權效忠必須放棄良知、泯滅人性、善惡不分、助紂為虐,要跟著它的政治需要走,不管是傷天害理還是謀財害命都得做。在中國歷次的政治迫害中,一批批官員手上都沾滿了無辜者的鮮血。陳用林決意和這樣的政權分道揚鑣,是不想做一個工具、一個漸漸喪失人性的「外交官」,而決定做一個乾乾淨淨的自由人。有什麼不好理解的呢。
不好理解的倒是那些不理解陳用林的人。他們覺得陳用林不夠精明。外交官是多少人要拼命撈取的政治地位,它能帶來多少利益?他們認為陳用林不夠冷血。迫害民主人士,迫害法輪功和你有什麼關係,又沒迫害到你頭上,你何必犧牲自己的利益呢?他們認為陳用林不夠犬儒。今天的中國大家都對罪惡視而不見,都在趁火打劫,都在同流合污,憑什麼你要撕掉蒙眼的黑布,打破潛規則。
陳用林多次申明,在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有一千名中國間諜的說法,正是中共內部文件披露的。陳用林在多倫多的演講會上引用一份他從悉尼領事館帶出來的文件,文件記載到:「我國在澳大利亞有一千名特工和線民,他們所做的貢獻??。」
中共諜報活動不計成本陳用林解釋說,間諜一詞是特工、線民、和專業間諜的統稱。陳用林還向觀眾展示了一份二○○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名為「僑領組情況反映」的悉尼中領館內部文件。上面寫著:前來參加我領館招待會的華人服務社某某某和某某某,向我反映了『法輪功』分子伺機滲入當地僑界的情況??。」記錄的文件有些是口頭報告,有些是書面報告,而且都是要留檔的。有些被認為重要的信息會直接發電報或傳真送到外交部和國內有關部門備案。他指出,中共正是為了彰顯自己在海外統戰的功績,將所有為當局提供信息的線人都記錄在案進行統計。陳用林並以中國駐澳大利亞使館為例,說明中共在向海外派駐間諜、發展線人的做法上不計成本。
所以,筆者認為,更不好理解的是那些華人社區的所謂社團領袖們。大部分中國人都是經過千辛萬苦來到西方民主國家,不論具體是因為留學、經商、探親,還是什麼原因來到加拿大的,基本上都是為了換個生活方式,多一份自由,少一份壓制;多一份民主,少一份強迫;這應該是絕大多數移民的想法。但是,中共為了繼續在海外控制人民,操縱設立一些社團,樹立一些所謂華社領袖。這些頭頭兒們為了討好使領館,爭先恐後到使領館匯報工作,提供所在社團成員和僑社華人的信息,致使許多人,雖然來到民主國家,還是噤若寒蟬,不敢說不敢動,不敢表達真實思想,不敢對共產黨進行揭露,生怕被打小報告,影響了回國探親,兩地貿易等。
我建議,那些華人社區組織成員們,都應該義正詞嚴地質問一下你們組織的領導,有沒有將你平時的言行匯報給使領館,看看有幾個跟著使領館跑的社團的頭頭兒能夠理直氣壯的說:沒有。
所以,不可理喻的是這些人,他們為了諸如能夠被邀請回國免費考察訪問,能夠在中共領導人來訪時被安排合影拍照,能夠獲取經商的方便和特權,能夠得到當局的器重施以好處,總之是為了個人撈取利益,不惜出賣同胞利益,為共產黨控制華人效力,當特工線人。這樣的間諜並不是人們一般理解的針對當地主流社會,竊取經濟、軍事、科技情報的,而是針對華人自己的,是共產黨國內的政治鬥爭向海外的延展。這些人自己不好好珍惜在自由民主國家的生活,反而為了一己私欲繼續為共產黨集權統治賣命,不惜分裂社區,製造仇恨,連累普通華人民眾,讓當地社會對華人側目抵觸。
中國到底在加拿大等國有沒有千名線民和特工?只要想想我們當年的街道居委會大嬸大叔、單位的政工幹部、機關的人事部門領導,還有身邊到處都是隨時隨地主動自覺向組織匯報工作的積極分子。他們都是共產黨控制社會所依靠的力量,他們都是積極主動向公安、國安隨時匯報情況的線民和特工。
華人社區千分之一中共間諜東歐共產政權垮台後,披露出大量驚人的事實,顯示那裡的共產黨都是利用軍、警、憲、特對社會進行全方位的嚴密控制。這裡只以東德為例,將近四十年的恐怖統治,東德特務機關的檔案室規模令人歎為觀止。位於東柏林的國安部總部,光人名卡片索引就有五百多萬張,等於被刺探的「受害人」有五百多萬人,連同十三個分部的文件、影像和聲音檔案,排列起來足足有一百八十公里長。東德的情報局(Ministerium fuer Staatssicherheit,簡稱Stasi)「Stasi」的正職人員共有九萬一千人,另外還有十七萬五千名的業餘線民,而東德的總人口是一千八百萬,也就是說,特工和線民佔了東德總人口的百分之一點五。可以說,東德政府監控人民撒下了天羅地網。顯然,中國共產黨比東德共產黨統治時間更長,發動人民的能力更強,控制社會更有效率,手段更嚴密高超。說海外中國人的社會圈子有千分之一的共產黨線民特工,應該不是很難理解和接受的數字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