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8日 星期日

暖化融雪山長江現五危機

【明報專訊】本報記者獲匯豐集團邀請,上月25至29日隨世界自然基金會中國分會和中國科學院專家,遠赴位於青藏高原人煙稀少的長江源頭區,考察全球暖化及人類破壞對當地生態的影響,本報是此行唯一的香港傳媒。由青海省西寧出發,全程1300公里,終點站是唐古拉山下的長江源頭——沱沱河。
記者目睹和採訪所得事實都顯示,長江源區的生態環境面臨五大嚴峻威脅:冰川融化、河流枯竭、湖泊萎縮、沙漠化嚴重、垃圾為患。專家警告,長江源區生態問題就像傳染病,將禍延長江中下游及全國最發達的長三角地區逾億民眾。
本報今起一連4天,推出「江湖變色」系列報道,探討中國幾大江河面臨的生態變化及污染威脅,今天首先刊出「長江探源」上篇。
危機一——冰川、凍土融化
受氣溫升高影響,崑崙山、唐古拉山冰川明顯後退,可可西里一些小冰川甚至已全部消失。例如沱沱河源頭各拉丹冬雪山的姜古迪如冰川,退縮率達每年7.4%至9.1%。另外,凍土帶不斷升高﹕80年代,崑崙山西大灘的凍土帶在4150米,現在升到4300米以上。凍土的活動層(融化層)加厚,融化深度由1米加厚至1.2米。
禍害:長江中下游水源供給不穩定、水量減少。土壤乾化、沙漠化及沙塵暴加劇。
危機二——河流枯竭
過去40多年,長江源區氣溫升高、雨量減少、蒸發量增加,導致本來乾旱的高原地帶的水資源更短缺。以沱沱河為例,河面蒸發量大幅增加,雪山融水的補給遠遠不能彌補蒸發量,流水量逐年減少。內地環保人士楊勇對記者說,沱沱河已出現冬天季節性斷流。這種現象近年在青藏高原普遍存在,受威脅的除了長江,還有黃河、瀾滄江等重要水系。
禍害:長江中下游水源供給減少,長江沿岸沙漠化加劇。
危機三——湖泊萎縮、鹽化
湖泊水位普遍下降、面積減少,並因為蒸發量大而出現鹽化現象。長江源頭的赤布張湖已萎縮解體為4個子湖。從70年代到現在,青海湖水位下降3米多,面積縮小了200多平方公里;如今水位正以每年約8厘米速度下降。中國科學院南京分院副院長李世杰表示,他1990年去可可西里無人區考察,當時有一個23.5平方公里、水深1.3米以上的湖泊;1998年再去考察時,湖泊已經完全枯竭。
禍害:湖泊內的生物因鹽度太高死亡,周邊植物枯萎。
危機四——草原、濕地沙化
受氣候暖化、過度放牧及鼠害等影響,長江源區地表植被普遍乾化、沙化,流動沙丘正在擴大,形成沙丘鏈。崑崙山西大灘附近已形成兩大沙丘,連電線杆都被沙埋,青藏鐵路兩旁亦建有防沙欄。當地氣象站數據顯示,長江源區草原退化率不斷提高。高寒草原由80年代的平均退化率3.9%,上升到90年代的4.6%。
禍害:沙漠化加劇,河水含沙量增加,中下游居民可能要飲泥水。
危機五——人為破壞、鼠患嚴重
沱沱河的河水受沿岸家居垃圾污染,很多居民已不喝河水,而轉向數十公里外買井水。青藏鐵路去年通車後,沱沱河遊客增多,垃圾問題急待解決。長江源區還有採礦帶來的問題,主要是河採金,不但破壞河道,機器設備及密集的人類活動亦對環境有損。此外,鼠患加劇除了是氣候因素外,人類濫殺老鼠的天敵如草原狐狸等,破壞生物鏈,也是鼠患無法根治的原因。
禍害:污染中下游河水,老鼠挖洞、破壞草原,加劇長江沿岸沙漠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