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2日 星期日

不 容 青 史 盡 成 灰

兩 個 星 期 前 , 是 紀 念 「 蘆 溝 曉 月 」 的 大 日 子 。 本 來 以 為 有 很 多 文 章 會 談 到 , 就 不 用 我 來 饒 舌 了 。 原 來 我 錯 了 。 錯 得 很 嚴 重 。 知 錯 必 改 。 就 當 仁 不 讓 , 你 不 談 我 談 。 宛 平 城 的 槍 聲 , 不 是 七 十 年 前 的 七 月 七 日 起 的 。 九 一 八 事 變 , 日 本 關 東 軍 炮 轟 北 大 營 , 是 七 七 事 變 前 多 年 的 事 。 敵 寇 謀 我 之 亟 , 刺 刀 早 上 了 槍 膛 。 ( 不 錯 , 我 們 今 天 叫 日 本 人 。 但 抗 戰 的 年 代 , 全 國 軍 民 都 用 日 寇 一 詞 。 我 沒 有 寫 錯 。 ) 這 段 血 的 歷 史 , 無 論 如 何 是 我 國 近 代 頭 等 大 事 。 是 我 們 的 記 憶 斷 了 , 還 是 故 意 遺 忘 ? 不 是 譏 笑 美 國 人 沒 文 化 、 沒 歷 史 感 嗎 ? 看 看 人 家 的 中 學 大 學 用 書 , 提 到 二 戰 韓 戰 越 戰 。 他 們 的 回 憶 錄 、 小 說 、 電 影 。 在 在 都 使 國 民 重 溫 歷 史 。 我 們 有 臉 笑 人 家 ?
恐 紀 念 活 動 變 質
如 果 站 在 黨 派 立 場 , 我 們 不 必 談 歷 史 , 更 不 必 育 下 一 代 。 如 果 站 在 全 民 立 場 ─ ─ 抗 戰 , 到 底 是 全 國 軍 民 浴 血 的 事 , 那 兩 岸 都 得 好 好 反 省 , 給 人 民 傳 授 歷 史 訓 。 陳 新 雄 授 最 近 給 友 人 送 詩 , 叫 《 七 七 抗 戰 七 十 週 年 感 賦 》 。 一 下 筆 他 就 說 : 聖 戰 臺 灣 竟 噤 聲 爭 趨 三 島 認 宗 盟 可 悲 人 性 俱 泯 滅 竟 與 誰 家 互 送 迎 那 固 然 是 不 齒 今 天 「 綠 色 國 府 」 的 感 賦 了 。 其 實 五 年 前 , 陳 先 生 早 已 有 他 的 《 抗 戰 六 十 五 週 年 感 賦 》 。 當 時 的 首 尾 句 是 這 樣 的 : 「 蘆 溝 當 日 鬥 龍 蛇 、 億 萬 生 靈 苦 歎 嗟 … … 最 是 無 聊 言 本 土 、 甘 心 屈 膝 舊 皇 家 。 」 寶 島 所 以 不 提 抗 戰 , 陳 先 生 不 說 清 楚 了 ? 那 神 州 呢 ? 刻 意 低 調 紀 念 , 是 為 了 甚 麼 ? 據 說 是 避 免 破 壞 「 目 前 良 好 」 的 中 日 關 係 。 雙 方 高 層 有 了 互 訪 , 重 開 了 對 話 途 徑 。 高 調 紀 念 抗 戰 , 讓 人 面 上 不 好 過 。 當 然 還 有 國 內 政 治 考 慮 。 從 廣 西 暴 動 到 山 西 窯 洞 到 太 湖 污 水 到 … … 。 萬 一 大 規 模 紀 念 活 動 , 變 質 成 為 「 民 眾 活 動 」 , 那 就 不 妙 了 。 所 以 要 把 反 右 五 十 年 拉 上 來 , 相 提 並 論 , 嚴 查 任 何 「 右 派 」 活 動 。
純 粹 的 機 會 主 義
難 怪 丁 果 君 說 , 中 國 擺 的 姿 態 , 「 只 是 從 政 治 現 實 出 發 , 打 歷 史 牌 而 已 , 並 非 真 的 看 重 歷 史 真 相 和 歷 史 公 義 , 純 粹 的 機 會 主 義 而 已 。 」 話 說 得 不 無 道 理 。 倒 是 《 亞 洲 週 刊 》 刊 出 了 好 幾 幀 抗 戰 照 片 , 彌 足 珍 貴 。 標 題 是 《 抗 戰 中 國 記 憶 拒 絕 斷 層 》 。 今 天 , 在 海 峽 兩 岸 , 在 香 港 , 抗 戰 的 記 憶 , 在 那 兒 ? 家 中 的 父 母 不 說 , 學 校 的 老 師 不 , 我 們 的 下 一 代 , 怎 麼 還 知 道 抗 戰 的 慘 痛 ? 《 豈 容 青 史 盡 成 灰 》 。 那 是 白 先 勇 的 一 篇 舊 文 章 。 再 忙 , 也 得 拿 來 讀 一 讀 。 鄧 文 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