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5日 星期日

不知羞恥為何物!

  上(六)月底,政務司長許仕仁在離任前接受樹仁大學學生「獨家訪問」,有關「新聞片段」由拍攝、剪輯到發放,都由政府新聞處包辦。這不但是政府操縱新聞的生產與發放的慣伎,也是新聞教育界的悲哀!  樹仁新聞系系主任梁天偉,坐視甚至「教唆」新聞系的學生,做政府的「宣傳兵」,真是有虧師道。  然而,當下的新聞界,早已不知羞恥為何物,而新聞媒體亦已淪落為文明的妝飾,它只有一個功能,就是娛樂絕大多數低品味的閱聽人(audience)。鄭經翰駡梁天偉「誤人子弟」,真是於我心有戚戚然。毓民從一九七九年開始在珠海新聞系任教,直至一九九二年初離職,前後十三年,堅持新聞教育必須是道德、人格優於實務;換言之,如果新聞教育機構是培養新聞工作者的主要處所,那就必須重視從事新聞工作所具備的道德、人格。毓民的老師陳錫餘教授經常掛在口邊的話是:「新聞工作者必須具有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情操!」毓民奉為圭臬,也常在新聞教室「繼志述事」。殊不知,新聞工作在當下香江,已淪為跟那些靠夜渡資過活的,只有上下牀之別。「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在課堂上說說可以,試問又有多少新聞學者、新聞系學生會相信?樹仁新聞系學生訪問許仕仁,成為政府的宣傳工具,這明明違反新聞教育的基本原則,卻不聞新聞學者有什麼譴責之聲,更不見樹仁新聞系系主任梁天偉對公眾有什麼解釋,可見香港的新聞界和新聞教育界已經墮落到一個完全沒有自省能力的地步,真是夫復何言!  政府賤視新聞記者,政客即使籠絡記者也是因為有所圖;媒體老闆則視記者為奴才。至於記者並不把自己定位為「看門狗」:監看政府,監看社會;卻自甘下落為「打工仔」,只不過「是打份工啫」!  淫賤周刊成行成市,報紙淫賤周刊化,標題文字鄙俗,新聞價值混淆;煽色腥主義及銷量成為最高指導原則,於是不看報紙周刊的人比看報紙周刊的人知道得更多;不識字的人主宰識字的人,再來就是人人不識字!許仕仁玩弄新聞界,梁天偉誤人子弟,這不但對新聞教育是一大諷刺,甚至是對整個社會的侮辱。然而,坐以待「幣」的大學新聞學教授,仍然有人認為香港回歸十年新聞自由不變,如果不是怯於權勢,畏強欺弱,就是白癡!  兩位「傳播界君子」朱培慶,梁天偉都栽了,前者被搞到「身敗名裂」,後者則「老神在在」,繼續在新聞教室「誤人子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