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9日 星期四

索賠我見

今年是「七七蘆溝橋事變」七十周年,一些抗戰往事又成為傳媒熱門話題。其中一項是向日索賠屢遭挫折。
二戰期間,中國受日本荼毒傷害甚深,戰後向日方索賠是天公地道的事。1972年,田中角榮將赴北京與中共進行建交談判前,曾就賠償問題回應社會黨的佐佐木說:「如果對方提出賠償,只要數額適當,我打算賠。」這說明日方並不是一味蠻不講理,斷然耍無賴拒絕賠償。
但周恩來作出三點指示:「一,蔣介石己經先於我們放棄索償,共產黨的肚量不能比蔣介石小。二,日本為了與我國恢復邦交,必須與台灣斷交。我們在賠償上採取寬容態度,有利於使日本靠近我們。三,如果要求日本對華賠償,其負擔將落在廣大日本人民頭上。為了支付對中國的賠償,他們將長期被迫過著艱難的生活。這不符合中央提出的與日本人民友好下去的願望。」
簡單點說,中共放棄索償,是為了和蔣介石比肚量;在外交上打擊台灣;和不忍心讓日本人過苦日子。其實,蔣介石放棄索賠時,日本人生活確實很困苦,到1972年,日本生活水平已比中國大陸好出不知多少倍。日本人聽到周的指示,只會掩咀偷笑。
後來慰安婦與奴隸工索償,在日本法庭都以失敗告終。日方的理由是中國已放棄索償。而且放棄得出乎願賠的田中角榮意料之外。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應該對為數不多的索償者負起撫恤責任。給這些老人餘生一點安慰。九牛一毛的事,北京何靳而不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