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9日 星期四

希望以理服人

最近,多市「港加聯」網站上有幾位朋友在討論「二次大戰史實維護會」的問題,我綜合他們的意見,寫成《對史維會的質疑》刊於本欄。溫哥華的列國遠女士大概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將質疑內容作為我一個人的意見,有所回應。朋友將列女士的回應中譯如下:「謝謝閣下轉交給我的蘇先生之評論。眾所周知,蘇先生平日只專注於反共,然而加拿大史維會有一個非常清晰的使命,即促使人們關注日本軍國主義所犯暴行,從而認識人道課題。閣下或許了解我們只是一群眾工,我們深信在有限時間與資源之下,處理該事件是急不容緩。贊同我們的人士除了捐獻,並參與該使命。蘇先生可以有他白己何者應優先處理的說法,但不應支配他人的想法。再者,我們不明白蘇先『柿子挑軟的按』之意。史維會面對的是世上兩大超強大國------美國和日本政府,日本極右派甚至用死亡恐嚇手段對付異見者,難道這就是蘇先生所謂『柿子挑軟的按』嗎?」
我提出「對二戰史實篡改及抵賴更甚於日本的是中共,史維會沒吭聲」、「中共搗毀國軍抗戰紀念碑紀念館,刻意湮沒抗戰史實,有褻瀆抗戰光榮之意,史維會亦不吭聲」,以至中共勾結日軍出賣國府及盟國情報,國共兩黨先後放棄對日索賠,史維會均不吭聲。這一系列的質疑,列女士都沒有回應。既然組織名稱叫「史實維護」,這些都是極重要的史實,應該維護。我只是講出道理,希望以理服人,何敢言「支配」(列女士原文是Dictate)。何況,認識二戰日軍暴行是認識歷史;認識中共勾結日軍,除了是認識歷史外,更是認識一個現在統治著十三億人的政權之本質,何者更重要,相信是不言可喻的。我知道史維會全是義工以有限時間和資源在運作,這當然值得敬佩,但既然要動員群眾,又希望動用公權力,就不能說我們就是喜歡這樣做,不關別人的事。
至於中共和美、日三個柿子誰軟誰硬,可以各有看法,並不是那麼重要。我只知道中國類似史維會組織的負責人,是隨時可以被關起來,或被軟禁、被限制行蹤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