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9日 星期三

三峽大壩之隱憂

【大紀元8月30日訊】據華爾街日報29日報導,中國最引以為豪的建築奇跡──三峽大壩項目正面臨著山體滑坡和水污染等始料未及的問題﹐從而使這個代表著中國改造大自然成果的項目遭到新的質疑。
山体滑坡
耗費至少220億美元的三峽大壩於2006年5月竣工﹐大壩上游640公里的長江水域成為一個大水庫。而如今有地質學家稱﹐三峽大壩攔截水量的龐大重力已開始在好幾個地點侵蝕長江陡峭的河岸。再加上水位波動頻繁﹐因而引發了一系列的滑坡災害。事實上,問題最早於2003年6月出現﹐在三峽大壩下閘蓄水兩週以後﹐當大壩水位突破90米後向135米逼近時﹐峽谷的邊坡在水壓的作用下開始被侵蝕。
7月14日﹐一條長江支流發生特大泥石流災害﹐一塊長、寬均在1公里左右﹐而厚度為18米的山體落入江中﹐13名農民被吞沒在泥石流中﹐而落入江中的石塊激起兩層樓高的大浪﹐摧毀了20餘艘船舶﹐並導致11名漁民喪生。雖然官方稱此次災害乃暴雨所致﹐但地質學家稱﹐是江水水位突然變化導致了河岸岩石鬆動。
據科學家分析,長江三峽是在距今3億至7000萬年前通過江水不斷侵蝕岩石而形成的﹐雖然三峽大壩是建於石灰岩結構之上﹐但在這層石灰岩之下﹐卻是砂岩、頁岩和泥岩﹐這些都是質地較軟並容易發生塌陷的結構。隨著大壩管理部門按照洪水預報不斷調整水位﹐江水滲入大壩地下岩層以及巨大的水壓變化會削弱庫區堤岸的強度﹐進而出現垮塌的危險。
京都大學(Kyoto University)災難預防研究所數十年來研究峽谷地質的科學家汪發武表示﹐滑坡還可能引發水嘯。狹窄的峽谷會起到放大岩石塌落所激起水浪的作用﹐引發下游巨浪。類似的災難曾於1963年在意大利北部的維昂特水壩(Vaiont Dam)發生過﹐導致兩千人喪生。
污染危機
危險因素還不止這些。世界野生動物協會(WorldWildlifeFederation)今春公佈的一份報告稱﹐長江流域的污水排放量激增﹐2000至2005年間增長了一倍以上。工業廢水和化肥殘留物造成三峽水體中的氮和磷含量較10年前上升了10倍。而在這一地區生活著1.6億人﹐其中包括位於三峽大壩上游640公里處全球最大都市──重慶的3,000萬人。
中共官員聲稱﹐該地區有許多污水處理廠﹐污水在排入水庫前會先經過處理﹐但實際上一些污水處理廠並未與城市排污系統相連。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水庫管理部副主任周偉(音)承認﹐排入三峽水庫的污水正在增加。
由於中國面臨日益嚴重的缺水問題﹐長江環境變化帶來的問題正使得局勢變得更緊迫。在全國各地﹐上百萬噸未經處理的污水、工業廢水和農藥殘留物將湖泊變成了藻類氾濫的污水池。據官方統計﹐中國半數以上的主要水道都受到污染﹐水中的魚類正逐漸消亡﹐水也無法用於灌溉或是飲用。當局表示﹐現有超過3億人缺乏干淨的飲用水。
泥沙淤積
從一開始﹐泥沙淤積就是工程師們所擔心的問題。長江每年要攜帶5億立方米的泥沙進入三峽﹐但其中大部分都無法排出去﹐水庫因此將出現淤塞﹐三峽大壩進而有可能垮塌。工程師在大壩底部設計了23道閘門用於在汛期沖走泥沙。據他們估計﹐該系統可保證三峽水庫在今後一個世紀維持90%甚至更高的庫容。不過有意見認為﹐泥沙淤積的速度在加快﹐並最終會導致大壩無法承受洪峰。
而在長江中、下游地區﹐泥沙淤積狀況的變化則會產生另外的問題。隨著水中沉淀物的減少﹐陽光可以照到更深的水中﹐進而促進那些既能吸收污水和化肥殘留物養分又具備光合作用功能的水藻旺盛生長,導致巨型水藻生長氾濫﹐並威脅到下游的水供應。而水庫水位的波動也被認為是湖南省農民所遭遇奇特鼠災的根源。
中國的科學家還稱﹐大壩還阻擋了淤泥流向下游﹐使包括上海地區在內的長江入海口收縮﹐海洋的咸水正在倒灌入內陸。世界野生動物協會的報告稱﹐通過大壩的水流速度目前正在加快﹐對下游的防洪大堤造成破壞。
結構問題
報導引述新華社稱﹐中國8.5萬座水庫中超過三分之一存在“嚴重”的。今年春天﹐中國水利部一位副部長將水庫比喻成會威脅到下游地區人民生命和財產的“定時炸彈”。1975年﹐中國河南某個水壩垮塌事故釀成萬人以上喪生的慘劇﹐而這件事直到最近才被公諸於眾。
中國的新聞媒體已開始對三峽大壩存在的問題進行報導。雖然政府方面一直未對大壩和水庫的問題公開表態﹐卻已悄悄地制定了一套塌方事故早期預警機制。
中國負責保護長江環境和水資源的政府部門──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原局長、環境學家翁立達稱﹐我們考慮了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但所有的問題都比預想的嚴重。
在廟河這個世代種植柑橘和梯田水稻的村庄﹐人們可以察覺到一些變化。今年春天﹐村民們發現一條長200米寬1厘米的裂縫橫貫稻田。而不久之後﹐大壩開始放水為夏季汛期作準備。
到了5月初﹐雨季來臨使水庫水位再次上升﹐距離廟河村不遠處的地點在5天內發生了4次坍塌。村民反映說﹐他們可以聽到房屋內木質結構由於地面移動而開裂的聲音,被要求疏散。
調節洪水功能被質疑
三峽大壩是否能履行其調節洪水這項主要的功能也受到質疑。今年7月長江上游地區連續數週大雨﹐形成了自1998年來最大的一次洪水﹐98年那場大洪水導致長江中、下游地區數千人喪生﹐當時三峽大壩尚未建成。8月1日政府宣佈洪峰安全通過三峽大壩﹐並將長江中、下游地區的安瀾歸功於大壩的防洪功能。
然而批評人士稱﹐儘管大壩能起到調節洪水的作用﹐但卻有可能因一個意想不到的原因釀成下游地區洪水氾濫。當江水衝過狹窄的壩口後﹐就進入了華中大平原地區。在沒有三峽大壩的時代﹐長江流入該地區後水流流速通常會放慢﹐長年的泥沙淤積使這段長江成為“地上河”﹐要靠堤岸來約束﹐就像美國的新奧爾良。而世界野生動物協會稱﹐由於大壩阻攔了大部分淤泥﹐使江水攜帶的泥沙量減少﹐導致江水流入華中大平原時流速加快、衝力加大﹐進而對這裡地上河的堤岸造成威脅。

'三玩市長' -- 有情有義供養七個情婦 沒棄糟糠妻

「三玩市長」受賄養七情婦

湖 南 省 郴 州 市 原 副 市 長 雷 淵 利 在 任 上 「 玩 權 力 、 玩 金 錢 、 玩 女 人 」 , 被 市 民 稱 為 「 三 玩 市 長 」 。 這 位 副 市 長 先 後 包 了 七 名 二 奶 , 以 至 貪 污 上 千 萬 元 還 不 敷 支 出 。 雷 淵 利 去 年 被 法 院 判 處 死 緩 , 在 獄 中 仍 堅 稱 自 己 有 情 有 義 , 因 為 要 對 七 個 情 婦 負 責 才 不 得 不 貪 污 。 自 稱 對 女 人 負 責 據 《 檢 察 日 報 》 報 道 , 雷 淵 利 貪 污 受 賄 案 發 後 , 偵 查 機 關 在 他 家 沒 有 搜 查 到 贓 款 贓 物 , 甚 至 發 現 其 私 人 帳 戶 還 有 透 支 。
正 在 服 刑 的 雷 淵 利 最 近 接 受 記 者 訪 問 時 表 示 , 他 是 左 手 進 右 手 出 , 貪 污 受 賄 的 錢 都 給 女 人 了 。 他 說 , 「 我 這 個 人 太 重 情 義 , 我 要 對 這 些 女 人 負 責 」 , 和 那 些 女 人 分 手 時 覺 得 不 好 意 思 , 於 是 就 用 金 錢 做 一 些 補 償 。 據 法 院 案 情 披 露 , 雷 淵 利 第 一 個 二 奶 是 名 賓 館 服 務 員 , 雷 送 三 十 多 萬 元 作 陪 嫁 。 為 幫 第 二 情 婦 在 長 沙 買 房 , 雷 自 任 建 築 工 程 總 指 揮 , 從 中 大 肆 貪 污 。 第 三 情 婦 為 其 生 下 一 子 , 為 她 買 了 平 治 車 , 還 設 立 「 貝 貝 成 長 基 金 」 , 計 劃 儲 一 千 五 百 萬 元 人 民 幣 。 雷 的 第 四 情 婦 是 鄉 鎮 公 務 員 , 雷 遂 將 她 安 排 到 郴 州 市 城 管 局 當 科 長 。 「 六 號 情 人 」 能 歌 善 舞 , 「 七 號 情 人 」 愛 耍 大 小 姐 脾 氣 , 雷 安 排 房 產 公 司 執 行 總 裁 做 「 出 氣 包 」 , 隨 時 供 她 打 罵 洩 怒 。

國 字 口 面

若 論 女 子 臉 形 的 優 劣 , 殊 難 取 捨 。 鵝 蛋 臉 、 瓜 子 臉 、 福 娃 式 的 粉 臉 、 銀 盆 式 的 富 婆 嘴 臉 … … 都 屬 環 肥 燕 瘦 , 各 盡 其 美 。 那 怕 是 被 傳 統 偏 見 所 歧 視 的 柿 餅 臉 、 倭 瓜 臉 、 又 或 驢 馬 狐 兔 幾 款 臉 形 , 卻 也 「 東 方 不 亮 西 方 亮 」 , 西 夷 娶 華 婦 , 越 是 歪 瓜 和 裂 棗 , 越 是 謨 母 與 無 鹽 , 則 越 是 驚 為 天 人 , 照 單 全 收 。 要 論 男 子 臉 形 , 吾 族 兩 性 同 胞 的 審 美 觀 較 易 趨 同 ─ ─ 「 國 字 口 臉 」 堪 稱 最 佳 。 以 前 大 陸 有 個 影 星 王 心 剛 , 演 過 《 紅 色 娘 子 軍 》 的 黨 代 表 洪 常 青 等 多 部 「 紅 色 經 典 」 電 影 , 其 人 為 標 準 國 字 口 面 , 器 宇 軒 昂 。 據 文 革 的 坊 間 八 卦 流 言 , 江 青 也 曾 想 招 他 為 「 入 幕 之 賓 」 , 可 惜 時 人 已 不 大 知 曉 他 是 誰 了 。 好 在 香 港 還 有 一 個 梁 家 輝 , 完 美 地 詮 釋 了 國 字 口 面 的 輪 廓 , 果 然 是 英 華 內 斂 , 顧 盼 生 輝 。 近 十 年 間 , 「 國 字 口 面 」 的 氣 數 運 程 越 來 越 旺 , 甚 麼 國 學 、 國 術 、 國 花 、 國 山 、 國 酒 、 國 茶 … … 連 九 十 年 代 很 走 了 一 陣 子 背 運 的 國 企 , 亦 已 枯 木 逢 春 , 成 為 中 港 股 市 新 寵 和 哄 抬 牛 市 的 健 碩 「 牛 郎 」 , 提 起 堅 挺 的 國 企 股 , 立 時 就 聯 想 到 國 粹 之 獨 步 單 方 ─ ─ 牛 鞭 、 狗 寶 和 金 槍 不 倒 藥 。 到 如 今 , 連 「 國 字 口 面 」 都 不 夠 氣 魄 了 , 還 要 「 大 國 崛 起 」 , 崛 起 後 更 要 有 「 大 國 風 範 」 和 「 大 國 民 意 識 」 。 恰 如 毛 澤 東 《 念 奴 嬌 》 詞 所 寫 : 「 土 豆 燒 熟 了 , 再 加 牛 肉 。 不 須 放 屁 , 試 看 天 地 翻 覆 ! 」 大 國 之 意 象 和 圖 騰 是 如 此 宏 偉 , 匍 匐 於 地 的 老 百 姓 就 只 能 當 「 國 民 」 , 再 也 沒 有 當 「 公 民 」 之 望 了 。 大 陸 同 胞 猶 自 可 , 橫 豎 他 們 從 來 沒 有 接 受 過 「 公 民 育 」 , 更 沒 有 當 過 一 天 公 民 。 港 人 過 去 卻 有 相 當 不 俗 的 公 民 育 , 香 港 也 有 頗 具 格 局 與 活 力 的 公 民 社 會 , 從 政 黨 社 團 到 個 體 , 從 西 裝 領 帶 的 中 產 人 士 , 到 赤 膊 上 陣 的 扎 鐵 工 人 , 都 握 有 公 民 權 利 。 怎 料 回 歸 十 年 , 今 是 昨 非 。 民 政 事 務 局 的 「 新 紮 局 長 」 曾 德 成 誓 言 : 推 廣 「 國 民 育 」 將 是 未 來 政 府 工 作 重 點 。 須 知 公 民 育 是 百 年 樹 人 , 「 國 民 育 」 則 是 十 年 樹 木 , 蓋 因 栽 培 出 來 的 都 是 樹 種 單 一 的 人 造 速 生 林 。 毋 須 十 年 , 曾 局 長 的 「 去 公 民 化 」 必 有 所 成 , 屆 時 香 港 滿 街 都 是 「 國 字 口 面 」 , 人 人 都 是 惟 國 情 是 瞻 的 「 大 國 民 」 。 今 日 中 聯 辦 宣 稱 有 五 成 港 人 不 急 於 見 到 二 ○ 一 二 年 雙 普 選 , 明 天 更 可 宣 佈 香 港 全 民 贊 成 把 《 基 本 法 》 的 普 選 條 文 永 遠 束 之 高 閣 。 總 而 言 之 , 強 化 「 國 家 認 同 」 , 就 是 要 港 人 把 一 切 公 民 權 利 都 獻 祭 給 國 家 。 一 旦 修 成 正 果 , 就 和 生 活 在 另 一 「 制 」 之 下 的 同 胞 無 分 彼 此 , 大 家 都 成 了 惟 國 是 從 的 「 大 國 寡 民 」 了 。

小 鄧 故 事 之 秘 密 交 往 三 年 情

紅 遍 東 南 亞 歌 星 鄧 麗 君 雖 然 已 經 逝 世 12 年 , 好 多 歌 迷 仍 然 記 掛 佢 歌 聲 , 小 鄧 生 平 傳 奇 , 有 人 話 有 華 人 地 方 , 就 聽 到 佢 歌 聲 , 海 峽 兩 岸 關 係 最 緊 張 時 候 , 佢 歌 聲 同 時 感 動 兩 岸 人 民 , 有 段 日 子 內 地 甚 至 有 人 戲 稱 「 不 愛 老 鄧 , 愛 小 鄧 」 , 「 白 天 聽 老 鄧 , 晚 上 聽 小 鄧 」 , 民 間 更 盛 傳 連 鄧 小 平 都 係 小 鄧 fans , 可 見 佢 影 響 力 。
新 華 社 前 要 員 爆 料

深 圳 新 聞 網 噚 日 轉 載 一 篇 前 任 新 華 社 香 港 分 社 副 秘 書 長 牛 釗 文 章 , 披 露 一 段 小 鄧 同 中 共 官 員 秘 密 交 手 往 事 。 小 鄧 經 常 台 灣 演 出 勞 軍 騷 , 被 國 民 黨 譽 為 「 愛 國 歌 手 」 、 「 軍 中 情 人 」 , 中 共 點 樣 暗 中 統 戰 佢 , 令 人 好 奇 。 根 據 文 章 爆 料 , 小 鄧 1986 年 初 結 識 新 華 社 香 港 分 社 人 員 , 並 主 動 提 出 想 保 持 聯 繫 , 但 必 須 保 密 。 牛 釗 就 同 兩 位 下 屬 負 責 同 小 鄧 接 頭 , 雙 方 熟 絡 後 , 小 鄧 不 時 主 動 相 約 請 飲 茶 , 後 來 新 華 社 副 社 長 喬 宗 淮 更 新 華 社 赤 柱 別 墅 設 宴 請 小 鄧 食 飯 。 小 鄧 身 份 特 殊 , 一 直 無 緣 踏 足 大 陸 , 佢 對 新 華 社 官 員 講 話 好 嚮 往 神 州 風 光 , 想 登 長 城 睇 雪 景 , 據 講 新 華 社 曾 經 提 出 小 鄧 可 用 假 名 持 回 鄉 證 北 上 。 小 鄧 又 話 希 望 舉 行 巡 迴 演 唱 會 , 更 表 示 只 要 內 地 批 准 , 其 他 籌 備 工 作 由 佢 包 辦 , 中 方 建 議 佢 北 京 、 上 海 、 西 安 、 廣 州 開 騷 , 走 遍 大 江 南 北 。 小 鄧 1988 年 買 下 赤 柱 大 屋 自 住 , 據 講 都 係 由 新 華 社 中 人 穿 針 引 線 , 之 後 更 幫 佢 搭 路 蘇 州 買 屋 , 因 為 佢 覺 得 台 、 港 居 住 都 有 煩 事 , 返 內 地 先 得 清 靜 。
神 州 之 行 未 能 實 現
據 稱 小 鄧 得 悉 一 間 屋 都 係 賣 六 萬 蚊 人 民 幣 時 , 未 睇 樓 已 經 想 錢 返 大 陸 。 小 鄧 上 述 「 神 州 行 」 大 計 , 最 終 通 通 未 能 實 現 , 事 關 1989 年 六 四 事 件 中 , 小 鄧 同 情 學 生 , 參 加 《 民 主 歌 聲 獻 中 華 》 時 掛 住 一 塊 寫 住 「 反 對 軍 管 」 牌 上 台 , 後 來 佢 話 大 陸 一 日 未 實 現 民 主 , 一 日 不 會 踏 足 大 陸 。 六 四 後 新 華 社 香 港 分 社 大 地 震 , 小 鄧 又 已 經 不 在 人 世 , 雙 方 秘 密 交 往 三 年 往 事 , 孰 真 孰 假 或 者 仲 有 冇 更 多 內 情 , 八 方 相 信 幾 難 查 究 , 不 過 中 共 統 戰 無 孔 不 入 , 重 點 拉 攏 演 藝 界 有 影 響 力 小 鄧 好 正 常 , 最 可 堪 玩 味 係 , 有 人 言 之 鑿 鑿 指 小 鄧 其 實 係 台 灣 「 特 務 」 , 佢 同 中 共 官 員 交 手 , 點 止 想 旅 行 、 開 騷 咁 簡 單 ?

鄭 耀 棠 不 應 有 言 論 自 由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鄭 耀 棠 上 周 說 , 2012 年 不 可 能 有 普 選 , 相 信 中 央 稍 後 會 明 確 表 態 。 他 的 說 法 引 起 人 們 質 疑 : 鄭 耀 棠 有 參 與 通 過 的 《 政 制 發 展 綠 皮 書 》 明 明 列 出 了 2012 年 雙 普 選 是 其 中 一 個 選 項 , 何 以 作 為 行 會 成 員 的 鄭 耀 棠 竟 予 以 否 定 ? 他 又 如 何 可 以 代 表 中 央 , 表 示 「 稍 後 會 明 確 表 態 」 ? 政 制 及 內 地 事 務 局 長 林 瑞 麟 連 忙 表 示 , 綠 皮 書 的 選 擇 仍 在 討 論 , 政 府 現 時 對 落 實 普 選 未 有 任 何 結 論 。 鄭 耀 棠 前 天 為 他 的 言 論 解 套 , 說 他 的 2012 沒 有 普 選 只 是 「 個 人 立 場 」 , 並 不 代 表 官 方 。 他 又 指 泛 民 批 評 他 是 「 政 治 奴 才 」 , 是 壓 制 他 的 言 論 自 由 , 堅 稱 毋 須 解 釋 為 何 指 2012 沒 有 普 選 , 也 無 懼 民 意 反 彈 。 鄭 耀 棠 的 勇 氣 可 嘉 , 但 他 又 一 次 與 某 些 政 治 人 物 一 樣 , 曲 解 了 言 論 自 由 。 許 多 政 治 人 物 信 口 開 河 , 亂 說 了 一 些 影 響 社 會 的 話 , 受 到 輿 論 強 烈 反 彈 之 後 , 就 說 這 是 個 人 立 場 , 說 是 他 有 言 論 自 由 。 這 是 胡 謅 , 又 或 是 根 本 不 懂 得 甚 麼 是 言 論 自 由 。 言 論 自 由 是 指 非 擔 任 公 職 的 一 般 人 , 包 括 輿 論 界 , 對 公 眾 關 心 的 問 題 可 進 行 自 由 討 論 。 它 的 要 點 是 非 掌 權 者 可 批 評 政 府 的 政 策 措 施 , 可 批 評 政 府 官 員 , 用 美 國 審 判 「 五 角 大 樓 文 件 」 一 案 的 大 法 官 布 萊 克 的 話 說 , 言 論 自 由 的 功 能 是 防 止 「 政 府 欺 騙 人 民 」 , 是 人 民 監 督 政 府 的 一 種 工 具 。 西 方 文 明 國 家 對 非 公 職 人 士 的 言 論 自 由 是 很 寬 的 。 美 國 最 高 法 院 在 審 訊 六 十 年 代 蒙 哥 馬 利 市 警 察 局 長 控 告 《 紐 約 時 報 》 誹 謗 一 案 中 , 大 法 官 表 示 , 人 民 對 政 府 及 官 員 的 批 評 , 應 容 許 有 搞 錯 的 「 呼 吸 空 間 」 , 如 果 要 求 言 論 必 須 與 事 實 相 符 的 話 , 就 很 可 能 使 原 來 想 要 說 話 的 人 嚇 得 不 敢 說 了 , 因 為 他 可 能 覺 得 他 無 法 在 法 院 證 明 他 說 的 話 是 真 的 , 他 或 者 不 能 透 露 消 息 來 源 , 也 可 能 覺 得 惹 不 起 上 法 院 這 個 麻 煩 。 然 而 , 對 擔 任 公 職 的 人 士 , 尤 其 是 掌 權 力 的 人 , 就 另 當 別 論 了 。 他 們 有 決 策 的 權 力 , 但 沒 有 一 般 人 所 享 有 的 言 論 自 由 , 因 為 他 們 的 言 論 是 與 他 們 的 權 力 施 行 相 配 合 的 , 甚 至 會 被 視 為 權 力 施 行 的 一 部 份 。 舉 例 來 說 , 在 財 經 版 上 , 陳 永 陸 、 曾 淵 滄 可 以 隨 意 評 論 股 市 的 升 跌 , 一 般 股 民 更 有 談 股 市 的 言 論 自 由 , 但 金 管 局 總 裁 任 志 剛 、 財 政 司 司 長 曾 俊 華 , 就 沒 有 這 種 言 論 自 由 了 。 曾 記 得 董 建 華 曾 說 , 他 勸 家 人 入 市 , 結 果 他 的 言 論 受 到 輿 論 界 嚴 厲 批 評 。
西 方 許 多 政 要 , 常 因 講 錯 一 句 話 , 要 公 開 道 歉 , 甚 至 要 鞠 躬 下 台 , 說 明 他 們 有 權 力 但 沒 有 言 論 自 由 。 鄭 耀 棠 作 為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 屬 於 執 政 團 隊 的 一 分 子 , 本 人 又 是 資 深 的 全 國 人 大 代 表 , 他 是 沒 有 一 般 人 所 享 有 的 言 論 自 由 的 。 他 不 可 能 擁 有 允 許 搞 錯 的 「 呼 吸 空 間 」 , 也 不 可 能 被 允 許 說 出 與 事 實 不 符 的 話 。 作 為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 他 即 使 有 個 人 立 場 , 也 必 須 跟 從 他 參 與 通 過 的 《 政 制 發 展 綠 皮 書 》 的 方 向 , 即 對 包 括 2012 年 在 內 的 不 同 的 普 選 時 間 表 持 開 放 態 度 。 他 參 與 通 過 了 綠 皮 書 , 又 說 出 2012 不 會 有 普 選 的 話 , 還 說 是 相 信 中 央 稍 後 會 明 確 表 態 , 那 就 很 明 顯 是 借 中 央 之 名 向 港 人 施 壓 , 要 港 人 放 棄 爭 取 2012 普 選 。 作 為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 人 大 代 表 、 工 聯 會 會 長 , 他 說 的 話 是 要 負 責 的 , 而 且 政 治 目 的 也 相 當 清 楚 , 絕 不 屬 於 言 論 自 由 保 障 的 範 圍 。 人 們 稱 他 為 「 政 治 奴 才 」 、 「 政 治 打 手 」 , 是 他 應 得 的 評 價 。 在 這 些 政 治 人 物 不 顧 身 份 地 施 壓 之 下 , 香 港 市 民 還 要 不 要 爭 取 2012 普 選 ? 倘 若 因 為 有 人 說 「 無 可 能 」 , 於 是 放 棄 自 己 應 享 的 政 治 權 利 , 這 又 如 何 符 合 溫 總 所 說 的 「 精 衞 無 窮 填 海 心 」 呢 ?

鄭 耀 棠 不 應 有 言 論 自 由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鄭 耀 棠 上 周 說 , 2012 年 不 可 能 有 普 選 , 相 信 中 央 稍 後 會 明 確 表 態 。 他 的 說 法 引 起 人 們 質 疑 : 鄭 耀 棠 有 參 與 通 過 的 《 政 制 發 展 綠 皮 書 》 明 明 列 出 了 2012 年 雙 普 選 是 其 中 一 個 選 項 , 何 以 作 為 行 會 成 員 的 鄭 耀 棠 竟 予 以 否 定 ? 他 又 如 何 可 以 代 表 中 央 , 表 示 「 稍 後 會 明 確 表 態 」 ? 政 制 及 內 地 事 務 局 長 林 瑞 麟 連 忙 表 示 , 綠 皮 書 的 選 擇 仍 在 討 論 , 政 府 現 時 對 落 實 普 選 未 有 任 何 結 論 。 鄭 耀 棠 前 天 為 他 的 言 論 解 套 , 說 他 的 2012 沒 有 普 選 只 是 「 個 人 立 場 」 , 並 不 代 表 官 方 。 他 又 指 泛 民 批 評 他 是 「 政 治 奴 才 」 , 是 壓 制 他 的 言 論 自 由 , 堅 稱 毋 須 解 釋 為 何 指 2012 沒 有 普 選 , 也 無 懼 民 意 反 彈 。 鄭 耀 棠 的 勇 氣 可 嘉 , 但 他 又 一 次 與 某 些 政 治 人 物 一 樣 , 曲 解 了 言 論 自 由 。 許 多 政 治 人 物 信 口 開 河 , 亂 說 了 一 些 影 響 社 會 的 話 , 受 到 輿 論 強 烈 反 彈 之 後 , 就 說 這 是 個 人 立 場 , 說 是 他 有 言 論 自 由 。 這 是 胡 謅 , 又 或 是 根 本 不 懂 得 甚 麼 是 言 論 自 由 。 言 論 自 由 是 指 非 擔 任 公 職 的 一 般 人 , 包 括 輿 論 界 , 對 公 眾 關 心 的 問 題 可 進 行 自 由 討 論 。 它 的 要 點 是 非 掌 權 者 可 批 評 政 府 的 政 策 措 施 , 可 批 評 政 府 官 員 , 用 美 國 審 判 「 五 角 大 樓 文 件 」 一 案 的 大 法 官 布 萊 克 的 話 說 , 言 論 自 由 的 功 能 是 防 止 「 政 府 欺 騙 人 民 」 , 是 人 民 監 督 政 府 的 一 種 工 具 。 西 方 文 明 國 家 對 非 公 職 人 士 的 言 論 自 由 是 很 寬 的 。 美 國 最 高 法 院 在 審 訊 六 十 年 代 蒙 哥 馬 利 市 警 察 局 長 控 告 《 紐 約 時 報 》 誹 謗 一 案 中 , 大 法 官 表 示 , 人 民 對 政 府 及 官 員 的 批 評 , 應 容 許 有 搞 錯 的 「 呼 吸 空 間 」 , 如 果 要 求 言 論 必 須 與 事 實 相 符 的 話 , 就 很 可 能 使 原 來 想 要 說 話 的 人 嚇 得 不 敢 說 了 , 因 為 他 可 能 覺 得 他 無 法 在 法 院 證 明 他 說 的 話 是 真 的 , 他 或 者 不 能 透 露 消 息 來 源 , 也 可 能 覺 得 惹 不 起 上 法 院 這 個 麻 煩 。 然 而 , 對 擔 任 公 職 的 人 士 , 尤 其 是 掌 權 力 的 人 , 就 另 當 別 論 了 。 他 們 有 決 策 的 權 力 , 但 沒 有 一 般 人 所 享 有 的 言 論 自 由 , 因 為 他 們 的 言 論 是 與 他 們 的 權 力 施 行 相 配 合 的 , 甚 至 會 被 視 為 權 力 施 行 的 一 部 份 。 舉 例 來 說 , 在 財 經 版 上 , 陳 永 陸 、 曾 淵 滄 可 以 隨 意 評 論 股 市 的 升 跌 , 一 般 股 民 更 有 談 股 市 的 言 論 自 由 , 但 金 管 局 總 裁 任 志 剛 、 財 政 司 司 長 曾 俊 華 , 就 沒 有 這 種 言 論 自 由 了 。 曾 記 得 董 建 華 曾 說 , 他 勸 家 人 入 市 , 結 果 他 的 言 論 受 到 輿 論 界 嚴 厲 批 評 。
西 方 許 多 政 要 , 常 因 講 錯 一 句 話 , 要 公 開 道 歉 , 甚 至 要 鞠 躬 下 台 , 說 明 他 們 有 權 力 但 沒 有 言 論 自 由 。 鄭 耀 棠 作 為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 屬 於 執 政 團 隊 的 一 分 子 , 本 人 又 是 資 深 的 全 國 人 大 代 表 , 他 是 沒 有 一 般 人 所 享 有 的 言 論 自 由 的 。 他 不 可 能 擁 有 允 許 搞 錯 的 「 呼 吸 空 間 」 , 也 不 可 能 被 允 許 說 出 與 事 實 不 符 的 話 。 作 為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 他 即 使 有 個 人 立 場 , 也 必 須 跟 從 他 參 與 通 過 的 《 政 制 發 展 綠 皮 書 》 的 方 向 , 即 對 包 括 2012 年 在 內 的 不 同 的 普 選 時 間 表 持 開 放 態 度 。 他 參 與 通 過 了 綠 皮 書 , 又 說 出 2012 不 會 有 普 選 的 話 , 還 說 是 相 信 中 央 稍 後 會 明 確 表 態 , 那 就 很 明 顯 是 借 中 央 之 名 向 港 人 施 壓 , 要 港 人 放 棄 爭 取 2012 普 選 。 作 為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 人 大 代 表 、 工 聯 會 會 長 , 他 說 的 話 是 要 負 責 的 , 而 且 政 治 目 的 也 相 當 清 楚 , 絕 不 屬 於 言 論 自 由 保 障 的 範 圍 。 人 們 稱 他 為 「 政 治 奴 才 」 、 「 政 治 打 手 」 , 是 他 應 得 的 評 價 。 在 這 些 政 治 人 物 不 顧 身 份 地 施 壓 之 下 , 香 港 市 民 還 要 不 要 爭 取 2012 普 選 ? 倘 若 因 為 有 人 說 「 無 可 能 」 , 於 是 放 棄 自 己 應 享 的 政 治 權 利 , 這 又 如 何 符 合 溫 總 所 說 的 「 精 衞 無 窮 填 海 心 」 呢 ?

2007年8月28日 星期二

以色列《国土报》:关于中国的大谎言!

以色列《国土报》:关于中国的大谎言!
从美国开始的呼吁抵制北京奥运的波浪涌 到欧洲,最近还抵达了以色列。所有人都对中国感到愤怒:右派怒,因为它是由共产党执政的;左派怒,因为中国资本主义改革的成功;“西方世界(及其弟子以色列)”怒,因为中国如此不同,黄皮肤的、有威胁力的。西方有时恨日本,有时恨中国(常常取决于两者谁更强一点),他们不能接受那些大多数居民从来没听说过“十戒”以及耶稣在耶路撒冷受难的国家的成功。   所有这些混合在一起激起反中国浪潮:有道理的和纯属虚构的,还有数不清的半真半假的、一知半解的、未经验证的陈词滥调。一切发生在中国的邪恶——腐败、造假以及环境污染——都肯定是“共产主义政府”和“政权制度”的错(只有在开明的西方,我们才有能力区分罪行和一个作为整体的国家之间的差别)。  每一种陈词滥调都是可接受的,甚至不需要最起码的事实检验。在任何情况下,那些“黄种人”没有润滑良好的公关机器,因此我们可以畅所欲言而无须承担诽谤诉讼的风险。  批评家并不理解中国社会的复杂性。中国社会正经历巨变,其变化是人类已知的最迅速和最广泛的。中国的环境污染可能令人震惊,但别忘了发达工业化国家把它们的污染工厂搬到中国的土地上。而且和欧美公民相比,一个中国公民的污染有多少呢?  中国的低工资可能令人哀叹,但我们也要注意到最近几年的迅速提高,以及工人权利的改善,包括那些在城市的“临时工”权利的改善,这些都发生在我们眼前。中国巨大的经济差距可能引起暴怒,但我们也有必要想想这个政权付出巨大努力改善村民的生活,而且近年来它已经在农村基础设施投入巨资,并取消农业税。  关于来自中国的假冒伪劣商品的报道可能是可信的,但值得指出的是,中国专利和发明数量的增长,以及对版权保护力度加大。要成为一个繁荣社会,中国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它在最近几十年极大地改善了千百万人的生活,这是没有哪个国家可比拟的。多点了解中国不会伤害到任何想写中国的人。  有时候,这是无知、单纯的问题;有时候,这是愤世嫉俗的偏见。当法伦(Mia Farrow)和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呼吁中国不要援助达尔福尔的大屠杀,人们也许会问:你自己的国家又怎样做?那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它的武器扩散犹如中东的瘟疫,它摧毁了巴格达,它的机枪轻易地流入什叶派和逊尼派民兵之手。美国和它的公民有权对别人进行道德说教吗?  哦,我忘了。毕竟,美国人是白种人,因此他们有资格以民主和基督的同情之名发言。真遗憾,中国人太不相同了,因此总是有罪的。(作者 Yuri Pines)

國 歌 早 就 被 修 改 過

國 歌 早 就 被 修 改 過

報 載 , 泛 民 主 派 在 大 埔 搞 了 一 個 討 論 政 改 綠 皮 書 的 地 區 論 壇 , 一 名 維 園 阿 伯 上 前 大 罵 劉 慧 卿 , 指 她 曾 要 求 修 改 國 歌 歌 詞 是 「 好 錯 的 事 」 , 阿 伯 說 自 己 睡 覺 時 聽 到 國 歌 都 會 「 成 個 彈 起 」 , 勸 卿 姐 千 萬 不 要 對 國 歌 「 搞 搞 震 」 。
憲 法 也 規 定 保 障 人 權
劉 慧 卿 早 前 在 立 法 會 提 出 「 修 改 國 歌 歌 詞 」 言 論 , 不 但 引 起 維 園 阿 伯 反 彈 , 更 引 起 阿 爺 不 滿 。 有 人 放 風 說 , 京 官 認 為 , 國 歌 國 旗 國 徽 早 已 寫 入 憲 法 , 泛 民 議 員 抗 拒 國 歌 , 等 於 「 抗 拒 一 國 」 , 泛 民 這 種 表 現 , 阿 爺 怎 會 放 心 香 港 普 選 , 更 加 強 了 普 選 特 首 要 有 「 政 治 篩 選 」 的 執 云 云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憲 法 莊 嚴 規 定 , 「 國 家 尊 重 和 保 障 人 權 」 , 還 說 「 公 民 有 言 論 、 出 版 、 集 會 、 結 社 、 遊 行 、 示 威 的 自 由 」 , 有 關 當 局 何 時 遵 行 過 ? 寫 入 憲 法 的 東 西 都 要 尊 重 , 寫 進 憲 法 的 條 文 就 要 執 行 , 抗 拒 憲 法 就 是 「 抗 拒 一 國 」 , 如 此 嚴 重 的 指 控 , 豈 不 也 指 到 執 政 當 局 的 頭 上 ? 上 位 者 要 以 身 作 則 , 才 能 叫 公 民 心 服 口 服 。 再 者 , 維 園 阿 伯 有 所 不 知 , 卿 姐 的 「 修 改 國 歌 歌 詞 論 」 並 非 甚 麼 新 生 事 物 , 在 中 共 建 國 以 後 曾 經 發 生 , 歌 詞 由 最 高 當 局 下 令 , 改 得 面 目 全 非 , 在 此 之 前 , 國 歌 亦 曾 全 面 禁 播 。 維 園 阿 伯 若 然 了 解 這 段 國 歌 辛 酸 史 , 或 許 不 會 再 錯 怪 劉 慧 卿 。 《 義 勇 軍 進 行 曲 》 由 聶 耳 作 曲 , 田 漢 作 詞 , 原 為 抗 日 電 影 《 風 雲 兒 女 》 的 主 題 歌 , 後 來 經 再 三 研 議 , 選 為 國 歌 。 這 首 國 歌 唱 了 十 七 年 , 到 一 九 六 六 年 文 化 大 革 命 , 作 詞 人 田 漢 被 批 判 , 含 恨 而 終 。 死 時 身 患 重 病 , 得 不 到 適 當 治 療 , 死 後 只 有 假 名 代 號 , 連 真 實 姓 名 也 沒 有 披 露 , 七 年 過 後 , 家 人 才 接 到 田 漢 的 死 訊 。
國 歌 悽 酸 史 有 幾 人 知
田 漢 的 噩 運 , 並 沒 有 因 為 離 世 而 終 結 。 七 十 年 代 , 批 判 越 趨 激 烈 , 因 「 四 條 漢 子 」 一 案 , 以 「 組 織 」 名 義 , 被 宣 佈 為 叛 徒 , 「 永 遠 開 除 黨 籍 」 。 國 歌 從 此 被 禁 唱 , 要 播 也 只 有 曲 譜 , 沒 有 歌 詞 。 《 東 方 紅 》 、 《 大 海 航 行 靠 舵 手 》 , 早 已 取 代 了 國 歌 的 位 置 。 好 不 容 易 等 到 四 人 幫 倒 台 , 但 國 歌 並 沒 有 重 見 天 日 。 一 九 七 八 年 , 全 國 人 大 舉 手 通 過 原 曲 新 詞 的 「 新 國 歌 」 , 改 歌 詞 的 原 因 , 與 一 些 泛 民 議 員 的 理 由 一 樣 , 「 歌 詞 已 不 能 反 映 變 化 了 的 現 實 」 , 「 新 國 歌 」 最 後 幾 句 是 這 樣 的 : 我 們 千 秋 萬 代 , 高 舉 毛 澤 東 旗 幟 , 前 進 ! 高 舉 毛 澤 東 旗 幟 , 前 進 ! 前 進 ! 前 進 ! 進 ! 這 首 短 命 國 歌 只 生 存 了 四 年 多 , 到 一 九 八 二 年 底 , 全 國 人 大 又 恢 復 了 聶 耳 、 田 漢 的 舊 國 歌 , 直 到 二 ○ ○ 四 年 , 才 將 國 歌 正 式 寫 入 憲 法 。 國 歌 可 以 隨 時 禁 唱 , 也 可 以 任 意 修 改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國 歌 的 坎 坷 滄 桑 , 是 近 世 中 國 歷 史 崎 嶇 艱 困 , 人 禍 連 連 的 縮 影 , 指 罵 劉 慧 卿 的 維 園 阿 伯 固 然 茫 然 不 知 , 每 天 聽 國 歌 被 洗 腦 的 年 輕 學 子 , 對 國 歌 悽 酸 的 歷 史 , 知 道 的 又 有 幾 人 ? 吳 志 森

兩 個 杜 鵑 、 精 衞 的 故 事

兩 個 杜 鵑 、 精 衞 的 故 事
溫 家 寶 用 杜 鵑 啼 血 、 精 衞 填 海 , 來 鼓 勵 香 港 年 輕 一 代 , 實 在 有 點 陳 義 過 高 , 而 且 可 說 不 倫 不 類 。 難 道 要 香 港 年 輕 一 代 「 秉 持 愛 國 愛 港 之 心 」 , 就 得 如 杜 鵑 啼 血 嗎 ? 再 說 , 杜 鵑 望 故 國 而 飛 , 懷 故 國 而 啼 , 若 用 來 比 喻 離 開 祖 國 而 思 念 故 土 之 人 , 猶 有 可 說 。 香 港 已 經 回 歸 , 是 中 國 一 部 分 , 年 輕 一 代 隨 時 可 前 往 大 陸 , 實 在 毋 須 杜 鵑 啼 血 了 。 前 年 , 旅 居 海 外 的 異 見 作 家 劉 賓 雁 去 世 , 網 上 有 作 家 蘆 笛 寫 了 一 篇 「 追 悼 劉 賓 雁 老 前 輩 」 之 文 , 題 目 用 的 是 黃 遵 憲 那 兩 句 詩 : 「 杜 鵑 再 拜 憂 天 淚 , 精 衞 無 窮 填 海 心 」 , 倒 是 很 恰 切 。 因 為 劉 賓 雁 正 是 一 直 懷 念 故 國 , 多 次 申 請 回 國 都 不 獲 批 准 , 他 的 情 懷 倒 真 有 「 杜 鵑 啼 血 」 的 味 道 。 另 一 個 引 用 這 兩 句 詩 的 故 事 , 是 講 八 十 年 代 中 國 的 一 個 育 家 劉 道 玉 。 他 在 一 九 八 五 年 擔 任 武 漢 大 學 校 長 , 推 行 高 校 的 改 革 , 容 許 學 生 以 插 班 生 及 非 高 考 的 寫 作 成 績 進 入 大 學 , 還 首 創 學 分 制 、 雙 學 位 制 和 跨 系 、 跨 科 、 跨 校 就 讀 制 , 總 之 是 不 拘 一 格 , 只 重 培 養 人 才 。 學 生 不 叫 他 劉 校 長 , 只 叫 他 「 劉 道 」 , 「 玉 」 字 也 省 去 , 以 取 他 「 道 法 自 然 」 的 學 理 念 。 一 九 八 八 年 , 他 創 建 的 插 班 生 制 度 獲 得 法 國 、 日 本 的 勳 章 , 但 第 二 年 , 他 就 被 莫 名 其 妙 地 免 去 校 長 職 務 了 。 原 因 很 簡 單 , 就 是 他 的 育 改 革 讓 中 國 保 守 的 高 等 育 亂 了 套 。 十 七 年 後 , 二 ○ ○ 五 年 , 劉 道 玉 寫 了 本 書 : 《 一 個 大 學 校 長 的 自 白 》 , 表 示 仍 想 集 資 辦 一 所 非 官 辦 的 新 式 學 校 , 並 引 用 黃 遵 憲 那 兩 句 詩 以 言 志 。 一 個 成 功 的 育 家 , 背 後 是 一 個 失 敗 的 命 運 。 這 是 精 衞 填 海 的 現 代 版 。

後 殖 民 夢 境

香 港 紮 鐵 工 潮 , 拖 了 二 十 天 , 終 於 惹 來 一 群 英 國 澳 洲 工 會 的 洋 人 領 袖 , 飛 來 香 港 支 援 。 《 蘋 果 》 的 新 聞 圖 片 最 好 : 圖 中 的 紮 鐵 工 人 大 佬 , 站 在 外 國 工 會 的 洋 漢 身 邊 , 這 位 洋 漢 , 頭 上 竟 綁 一 條 紅 絲 帶 , 寫 團 結 抗 爭 的 華 文 標 語 , 揮 拳 吶 喊 。 紮 鐵 工 人 也 一 樣 揮 拳 , 側 頭 , 看 鬼 佬 , 面 露 笑 。 這 張 圖 片 , 富 有 歷 史 意 義 。 這 位 鐵 工 為 什 麼 有 此 表 情 ? 因 為 他 大 佬 大 半 輩 子 活 在 殖 民 地 時 代 , 所 見 的 鬼 佬 白 人 , 一 向 是 高 等 動 物 , 只 會 進 出 文 華 酒 店 的 扒 房 和 馬 會 的 董 事 包 廂 , 從 來 不 會 跟 三 行 工 友 、 黃 包 車 夫 、 公 廁 阿 嬸 並 肩 混 在 一 起 。 現 在 可 不 同 了 。 鬼 佬 從 外 國 飛 來 , 沒 有 西 裝 筆 挺 的 坐 豪 華 房 車 一 頭 鑽 進 半 島 酒 店 Check-in , 讓 幾 個 華 裔 侍 應 給 他 開 車 門 領 路 , 而 是 穿 一 件 T 恤 , 一 樣 一 身 臭 汗 , 全 世 界 無 產 者 聯 合 起 來 , 跟 香 港 工 人 心 連 心 。 紮 鐵 大 叔 側 頭 , 看 外 國 工 會 的 這 個 鬼 佬 , 一 臉 純 真 樂 開 了 花 的 笑 容 , 他 一 定 懷 疑 自 己 在 做 夢 ─ ─ 洋 人 只 會 當 港 督 、 銀 行 大 班 、 警 官 , 身 邊 站 的 這 一 個 , 一 面 與 自 己 一 起 喊 口 號 , 這 是 真 的 嗎 ? 對 , 是 真 的 , 工 人 大 佬 們 , 因 為 時 代 不 同 了 , 祖 國 已 經 收 回 香 港 , 當 家 作 主 , 吐 氣 揚 眉 , 鬼 佬 本 來 也 不 那 麼 神 聖 的 , 他 們 不 是 天 生 的 領 袖 統 治 者 。 鬼 佬 也 有 咕 哩 、 爛 鬼 、 黑 社 會 , 也 有 被 壓 迫 受 欺 凌 的 弱 勢 族 群 。 不 信 ? 請 這 位 紮 鐵 工 友 馬 上 打 自 己 一 巴 掌 ─ ─ 臉 上 痛 不 痛 啊 ? 火 辣 辣 的 作 痛 是 不 是 ? 對 了 , 您 沒 有 做 夢 , 這 是 現 實 。 香 港 不 回 歸 祖 國 , 鬼 佬 也 不 會 打 回 原 形 , 以 工 人 大 佬 的 姿 態 回 來 , 跟 香 港 的 紮 鐵 工 人 站 在 一 起 。 署 理 特 首 唐 唐 不 把 這 次 紮 鐵 工 潮 拖 上 二 十 天 , 也 不 會 惹 來 這 麼 一 群 英 澳 工 人 階 級 的 紅 毛 鬼 , 來 香 港 跟 本 地 工 人 一 起 拍 肩 膊 做 老 友 。 香 港 街 頭 有 此 奇 景 , 證 明 香 港 已 經 完 全 「 去 殖 化 」 了 , 感 謝 中 國 , 也 感 謝 被 指 為 應 付 危 機 辦 事 不 力 的 特 區 政 府 。 這 幾 個 鬼 佬 來 到 香 港 , 支 援 我 們 工 人 大 佬 , 亦 必 順 道 文 化 交 流 。 工 運 勝 利 之 後 , 開 慶 功 宴 , 記 住 不 要 忘 記 也 請 這 幾 位 叫 John 和 David 紅 毛 鬼 , 一 起 喝 孖 蒸 、 吃 避 風 塘 炒 蜆 。 看 紮 鐵 工 人 那 張 笑 臉 , 站 在 鬼 佬 身 邊 , 需 要 一 點 時 間 才 適 應 新 的 現 實 。 只 怕 特 區 政 府 收 到 上 面 命 令 , 鐵 腕 鎮 壓 , 警 察 到 場 , 掄 起 警 棍 , 看 見 長 毛 等 人 就 打 , 忽 見 幾 個 「 白 皮 豬 」 站 在 眼 前 , 吃 了 一 驚 , 揉 揉 眼 睛 , 還 以 為 是 葛 柏 、 韓 德 、 威 利 回 朝 , 也 不 知 是 夢 境 還 是 真 實 , 不 知 會 不 會 丟 下 警 棍 , 立 正 , 敬 禮 , 叫 一 聲 : Good afternoon, Sir!

《南京》的歷史感和正義感

《南京》的歷史感和正義感 作者︰林達

【大紀元8月28日訊】今年是南京大屠殺70週年的紀念日,卻因為一些美國人而引出話題。一個是拍出《南京》記錄片的投資人泰德.萊昂西斯和名導演比爾.古登塔格,他們聲稱自己受了另一位女士張純如書寫南京大屠殺的感動。張純如雖是華裔,卻是出生在美國的地道美國人。誰知,在他們之前,還有一個美國人朗恩.約瑟夫博士,先是收集了25年的資料,準備寫有關南京大屠殺的書,因張純如已經出書,就決定自費獨立製作南京大屠殺的記錄片《南京夢魘》,然後在美國免費放映,也放到網上,供世人免費下載。他們的心愿都很簡單︰希望有更多人了解這段歷史,也就是“歷史感”。他們的衝動都來源于一個簡單的正義感。這種正義感在美國民間很普遍,同樣在今年,出于同樣原因,美國國會透過了譴責二戰期間日本強征亞洲“慰安婦”暴行的議案。所謂國會,就是民眾的代表。他們是在代表美國民眾發出聲音。

建立在大量歷史資料收集基礎上的歷史書寫以及記錄片,是向世人揭示歷史真相的最有力手段。相比之下,我們驚訝地發現,南京所屬的中國卻七十年來拿不出相應份量的紀實作品來。不僅如此,《南京》在各大城市放映,都因為“票房慘淡”而在上映幾天之后下檔,而《南京夢魘》根本沒有獲準在中國放映和發行。約瑟夫博士寫了一封公開信,說自己不僅受到日本右翼的威脅,據他本人說還受到一些中國人的詆毀。最近,出于長期義務工作引出的財務困境,在中國製片人建議下,約瑟夫博士試圖向中國觀眾募款,只收到少于10人的捐款,數量少于1000美元。迫于入不敷出,他宣佈不干了,將在9月1日從網上撤下自己的影片。
我是第一次聽說《南京夢魘》,一開始還以為就是《南京》。因此還去看了一遍。影片確實花了很大工夫,看得出來這是個感情衝動很有個性的人。看了約瑟夫博士的信感覺就更是如此。感情衝動對于一個記錄片導演來說,不一定就是一件好事,可能導致“不夠專業”,可是因此也能夠證明,他確實就是這么個人,對一段歷史感到衝動,就執著地要去表達和傳播。看了他的信,我想中國人募捐寥寥是可能的,對于他說有中國人詆毀他就不太相信,因為太不合邏輯也不合情理。可是我看到一段中國觀眾對《南京》的觀感,就覺得只能說是自己孤陋寡聞。
《南京》的導演古登塔格兩次以記錄片獲得奧斯卡獎,他毫無疑問是“專業的”。所謂專業,就是不用去懷疑他的分寸感。這是第一部以外國人視角回顧南京大屠殺的記錄片,主要情節圍繞以華群女士為首的十幾位駐華西方人士,包括美國傳教士和德國商人,如何冒著生命危險,運用他們在南京的影響力,于1937年12月在南京建?⒘艘桓齬拾踩葺;ち?25萬中國人的安全。那位中國觀眾看了以後就很不開心,他認為美國人拍的這部記錄片從安全區角度切入講述南京大屠殺,是在表揚美國人的偉大功績,看到電影中的大屠殺的中國倖存者不斷重複華小姐是好人,他產生了不想看下去的“厭惡感”。
這讓我想起猶太人的浩劫,今年我買了兩本叫做《虹口》的書,是回顧當年上海如何接待了成千上萬避難的猶太人。其中一本成為我們送給一個猶太人朋友的生日禮物。他們對這段歷史、對中國人都是懷著萬分感恩的心情。對今天的上海能夠做發掘這段歷史的工作,都是持正面的態度。不僅倖存者萬分感激,還世世代代感激下去,你無法想像,一個猶太人有可能會認為這是中國人在為自己“歌功頌德”,因此產生厭惡感。
我相信人的自然本性大致都是一樣的,一個群體的表現和另一個群體截然不同,只能說是恆長的文化積澱的結果。就歷史觀、正義感、感恩和寬容來說,這是一個整體。一個民族不可能對自己的大量歷史事實都忽略、聽任歪曲、扼殺討論,卻單單挑出一段歷史,要求國民重視和正確對待。隨意翻翻我們的本國歷史,禁區還少嗎?我們因此出來一代代沒有歷史感的年輕人,就沒有什麼可奇怪的。在南京大屠殺70週年的時候,毫不相干的美國民間都會七七八八自然冒出一批歷史發掘和記錄、宣傳者。這個現象的基礎是︰美國人對待本國歷史和世界歷史是客觀的,各種觀點是容許充分表述討論的,歷史無禁區在他們是一個常識。而對猶太人來說,感恩和寬容,與他們以整個宗教信仰出發形成的世界觀是一致的。因此他們建立浩劫博物館,也建立寬容博物館。他們不因為自己的歷史遭遇而盲目煽動仇德。這種世界觀雖源自宗教,卻也進入世俗生活,成為現代社會最基本的價值觀。就像是一個人,最終必須有一個能夠令自己站穩腳跟的定力和根基,確立這一點,就有救了。而我們作為個人和民族,自從進入現代,就是一連串信仰迷失的曲折路途,我們頻繁地鏟除自己民族道統中的智慧,不斷狂熱領養各種不同世界觀和信仰,又不斷因為失望而摒棄,最後眼前一片五光十色,內心卻一片空白和茫然。個人和民族都缺乏定力。
在南京大屠殺70週年的時候,但愿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有一刻,放開自己生活中的焦慮,站定在那裡,想想那幾十萬遇難者,以及我們在那個年代顛沛流離的祖輩父輩,他們在注視我們,他們對後世的期待,該不會只和個人功名利祿、國家經濟發展有關。

2007年8月27日 星期一

「政黨政治」發展,真是門都沒有!

新報.毓民星期天  未來這一年,海峽兩岸和香港都是「政治掛帥」。  先說大陸,中共將於年底召開「十七大」,胡錦濤再掌舵一屆,中央委員會「新人」相信率多「胡人馬」,政治局委員相應調整;明年春,「人大」換屆,政府改組,這只是行禮如儀,人事布局,「十七大」已經內定。  至於台灣,年底的立法委員選舉有新猷,議席減半,採取「單一選區兩票制」(一票選人,一票選黨),「兩黨政治」穩若磐石,藍綠兩大陣營繼續「綁架」選民,小黨沒有甚麼生存空間。明年三月選總統,國民黨「馬蕭配」能否打敗民進黨「長昌配」,重奪失去八年的政權,真是變數很多,目前很難預測結果。獨裁不可 普選渺茫  香港「特區」,政治獨裁不可能,民主普選很渺茫,「政治談論」質素低劣,連葉劉淑儀之流的胡言亂語都可以日日佔據媒體篇幅,就可見香港政治下落到一個何其不堪的地步。  不過,今年年底有兩場選舉頗有看頭,十一月十八日新一屆區議會選舉,十二月初,港島區立法會議席補選;明年九月新一屆立法會選舉,更是此間大小政團卯足全力的一場惡鬥。  除開大陸,台灣、香港都有政治選舉;政黨大張旗鼓投入政治選舉,充當選舉機器。這樣的「政黨政治」雖然不是很理想,也是有其發展空間的。然而,如果政黨強調意識形態,鼓吹不切實際的政治理念,並且以黨意凌駕民意,並且以選舉為手段,政黨為目的,則前途恐怕也是不見光明的。台灣的藍綠兩黨惡鬥,每次選舉就把族群撕裂一次,這樣的「政黨政治」不值得揄揚、謳歌。至於香港,代議政制「殘缺」,行政長官則是變相由「北京爺們」欽點,「政黨政治」真是門都沒有!還有選舉 聊勝於無  好在還有選舉,即使是「殘缺」的代議政制,立法會還是有半數議席由一人一票產生,區議會也有五分之四的議席由一人一票產生。一般民眾可以透過選舉有機會講話,而讓人聽得見;至少,政黨助選人員、候選人會在選舉期間「聆聽民意」。  「民意」無疑是一個抽象、籠統的觀念,其實這個名詞是代表一個政治實體中分子所表達的三個層級意見:第一是「共識」。這是說一個國家、社會或政治實體,經過歷史的發展,長期奮鬥後建立的對於「國家目標」和「達到目標的基本手段」所得到的共同意見。「共識」通常表現在建國的重要文獻 (如憲法)中,也表現在人民對國號、國旗、國歌等象徵的崇敬中。在香港而言,這樣的「共識」比較抽象,回歸十年,香港人連中國人身份的認定仍然是不夠堅定(含對中國文化、歷史的尊嚴自覺 ),更遑論其他。政治共識 不易建立  區議會選舉可以不談政治理念,但是,立法會選舉卻不能迴避意識形態問題。  在香港要建立「政治共識」,恐怕很不容易。「北京爺們」可以把香港的泛民主派與親建制派同等看待嗎?就算不把泛民主派視為敵人好了,也不會把他們看成是可以合作的對象。  兩蔣時代的國民黨,過去和現在的共產 黨(列寧式政黨),認為組織的目的,無形間是要把人變成「我的人」,把團體變成「我的團體」。組織就是控制,把「人」和「社會團體」控制其手腳,使之成為組織的「家當」、「本錢」。不視「人」為國家的、社會的,各人自己的;而只把人分為兩大類:「是我的」、「不是我的」。親疏、敵我判然。決想不到人只是屬於他自己、社會和國家,而不是屬於黨組織。這種「人我」或敵我的指述,變成善惡的標準,在中共而言,過去還有一切是非功罪都在姓資、姓社的標準。國、共兩黨的派系鬥爭與西方民主政黨的派系競爭最大的不同,在於前者會人頭落地,而後者則是「其爭也君子」。不同主張 各走極端  香港一日不擺脫共產黨這種「人我」,或「敵我」的意識形態束縛,是很難產生共識的。  第二是「主張」。這是國家之內各個人群為自己利益或理想而提出的意見。是主觀的。不同的「主張」可能互相牴觸。左派政黨的「最低工資」主張,自然不見容於右派政黨。自由黨或民建聯的「主張」與民主黨的「主張」是不同的,這本來沒有甚麼問題,但是他們連「共識」都沒有,不同的「主張」便不能互相激發,甚至互補了。有時即使「主張」一樣,也沒法合作,像紮鐵工人工潮,「工聯會」與「工盟」的維護工人權益的「主張」並無扞格,可是卻各行其是,各走極端。  第三是「民心」。這是「大眾的意見」,也就是說那些聲音最少,又說不出去的人。  「民心」是一般民眾的意見傾向,只能在國家遭遇重大危機,或者選舉期間,才可以顯現。  在上述三個層級的「民意」中,最重要的是「民心」,但卻往往被忽略。殊不知「民心」是「共識」和「主張」的基礎。  真的很希望,在未來的政治選舉中,各個政黨能夠看到民心之所向,調整「主張」,尋求「共識」!後記  上周本欄以《最好就是陳方安生VS葉劉淑儀》一文刊出後,許多朋友表示有同感,李鵬飛先生更告訴毓民,他曾問過陳方安生,但是陳方安生表示沒興趣。毓民想她是不屑與葉劉淑儀「同台演出」!  「陳方安生VS葉劉淑儀」,不只是港島區立法會議席的爭奪,而是兩種政治論述的辯論,兩位女士的「恩怨情仇」,也可以透過選戰來一個了結,端的是一場十年難得一見的對決!泛民主派不必搞甚麼協調,就游說陳方安生出馬吧!  馬力辭世,遺下的港島區立法會議席,民建聯竟然無人表示「補缺」,這是很可遺憾的事情。如果民建聯派人參選,泛民主派基於政治風度,相信也可以不爭,但是民建聯把補選權利拱手讓人,而且是讓給一位曾經惡形惡相,作極權主義者的劊子手,壓港人政治權利的前保安局長,泛民主派不爭,那是自掘墳墓!

死 得 好 還 是 不 好

死 得 好 還 是 不 好
早 兩 期 台 灣 《 壹 週 刊 》 的 專 欄 「 坦 白 講 」 , 記 述 了 丈 夫 去 世 四 年 的 家 庭 婦 女 王 姞 清 的 生 活 與 感 想 , 題 目 是 〈 死 得 好 〉 。 她 說 她 老 公 「 死 得 好 」 , 但 她 不 是 與 老 公 沒 有 感 情 。 老 公 死 時 她 「 天 天 哭 , 哭 到 喉 嚨 發 炎 , 惡 化 成 蜂 窩 組 織 炎 , 醫 生 說 再 晚 幾 天 就 得 死 了 。 」 她 說 , 「 能 死 倒 好 , 我 不 敢 自 殺 , 自 殺 會 下 地 獄 就 遇 不 到 他 」 。 她 說 老 公 「 死 得 好 」 , 是 因 為 她 從 悲 痛 中 終 於 走 了 出 來 , 還 成 立 了 台 灣 第 一 間 夜 間 照 顧 兒 童 的 福 利 機 構 。 原 是 一 個 家 庭 婦 女 , 怎 麼 可 以 辦 到 ? 她 開 玩 笑 說 , 「 是 我 老 公 死 得 好 , 以 前 我 學 過 開 車 、 用 電 腦 , 但 怎 麼 都 學 不 會 , 為 了 搞 這 個 基 金 會 , 沒 多 久 我 就 全 學 會 了 。 他 的 死 讓 我 變 得 獨 立 , 也 讓 我 領 悟 人 的 關 係 要 淡 一 點 , 分 離 才 不 會 痛 苦 … … 」 這 是 一 篇 寫 實 又 含 哲 理 的 樸 素 短 文 。 只 有 如 此 深 愛 自 己 丈 夫 的 一 個 婦 女 , 才 有 勇 氣 說 出 自 己 丈 夫 「 死 得 好 」 的 話 。 丈 夫 的 死 , 當 然 不 好 , 要 不 然 她 也 不 會 哭 到 要 死 了 。 但 丈 夫 的 死 , 給 了 她 獨 立 生 活 、 重 新 面 對 第 二 個 人 生 的 機 會 。 因 此 她 現 在 「 坦 白 講 」 : 「 我 老 公 死 得 好 」 。 人 總 要 死 的 。 這 是 人 類 最 平 等 的 事 。 但 死 有 死 得 其 所 , 或 死 得 其 時 , 也 有 死 得 不 是 時 候 , 從 而 對 親 友 、 對 社 會 、 以 及 對 他 個 人 名 聲 , 造 成 霄 壤 之 別 的 影 響 。 汪 精 衞 在 年 輕 時 刺 殺 滿 清 攝 政 王 , 被 捕 後 在 獄 中 寫 下 一 首 震 撼 一 時 的 詩 : 「 慷 慨 歌 燕 市 , 從 容 作 楚 囚 , 引 刀 成 一 快 , 不 負 少 年 頭 。 」 當 時 清 廷 為 了 安 撫 人 心 , 沒 有 殺 他 。 到 了 抗 戰 爆 發 , 汪 精 衞 就 投 日 當 了 漢 奸 。 於 是 有 人 賦 詩 詠 嘆 : 「 早 能 引 刀 成 一 快 , 何 嘗 辜 負 少 年 頭 」 。 若 他 當 年 被 處 死 , 可 能 就 同 林 覺 民 一 樣 , 流 芳 後 世 , 不 致 於 有 負 他 的 少 年 頭 了 。 毛 澤 東 年 輕 時 「 指 點 江 山 」 , 使 中 國 「 換 了 人 間 」 , 只 可 惜 也 是 晚 節 不 保 。 今 天 , 儘 管 中 共 為 了 繼 續 掌 權 , 仍 推 崇 毛 澤 東 , 然 而 , 大 部 份 中 共 退 休 老 黨 員 私 下 都 說 , 倘 若 毛 澤 東 在 一 九 五 七 年 反 右 之 前 去 世 , 歷 史 對 他 的 評 價 將 會 大 不 相 同 。 反 右 、 大 躍 進 、 反 右 傾 、 文 革 , 害 死 了 數 千 萬 人 , 真 是 千 秋 功 罪 , 誰 人 能 與 評 說 ? 一 九 七 六 年 毛 死 時 , 大 多 數 被 貶 的 老 幹 部 , 固 然 是 表 現 出 哀 痛 惋 惜 的 模 樣 , 但 若 讓 他 們 「 坦 白 講 」 , 他 們 大 概 會 說 「 死 得 好 」 。 毛 若 不 死 , 他 們 就 沒 有 機 會 平 反 , 也 不 會 重 掌 權 力 , 包 括 鄧 小 平 在 內 。 最 近 , 親 中 的 民 建 聯 主 席 馬 力 去 世 。 中 方 官 員 及 所 有 親 中 人 士 , 尤 其 是 民 建 聯 的 頭 頭 , 都 表 現 出 哀 傷 、 惋 惜 的 神 情 , 說 了 許 多 馬 力 「 壯 志 未 酬 」 的 話 。 但 若 讓 他 們 「 坦 白 講 」 , 馬 力 之 逝 對 他 們 來 說 是 好 還 是 不 好 呢 ? 馬 力 帶 「 坦 克 碌 豬 」 的 言 論 避 往 廣 州 治 病 。 若 他 的 病 有 起 色 , 他 就 要 回 港 面 對 媒 體 與 公 眾 , 還 要 面 對 立 法 會 議 員 的 質 疑 。 他 要 如 何 為 他 說 過 的 話 解 套 ? 作 為 主 席 , 他 又 要 如 何 為 他 的 言 論 與 民 建 聯 劃 清 界 線 ? 以 及 如 何 減 少 在 區 議 會 與 立 法 會 的 選 舉 中 給 民 建 聯 帶 來 的 傷 害 ? 這 是 讓 民 建 聯 的 頭 頭 與 中 聯 辦 都 傷 透 腦 筋 的 事 。 現 在 他 死 了 倒 好 了 , 他 本 人 與 民 建 聯 都 避 過 了 這 個 棘 手 的 大 難 題 , 而 且 在 對 死 者 的 感 傷 情 緒 影 響 之 下 , 反 使 民 建 聯 在 政 黨 排 名 的 民 調 中 , 從 五 月 份 排 第 七 , 大 幅 躍 升 至 第 二 。 民 建 聯 所 有 的 區 議 會 、 立 法 會 的 參 選 人 , 也 不 必 面 對 「 坦 克 碌 豬 」 的 質 疑 了 。 民 建 聯 可 說 撿 到 寶 了 。 因 此 , 馬 力 之 死 , 對 民 建 聯 來 說 , 是 好 還 是 不 好 , 實 在 已 經 分 明 , 只 不 過 政 治 人 物 不 能 像 一 個 家 庭 婦 女 那 麼 「 坦 白 講 」 。
至 於 支 持 民 主 , 或 對 馬 力 的 「 坦 克 碌 豬 」 言 論 強 烈 反 感 的 香 港 人 , 馬 力 之 死 , 就 絕 非 好 事 。 我 們 對 他 的 言 論 反 感 , 但 不 認 為 他 「 該 死 」 , 相 反 地 我 們 希 望 他 活 回 香 港 , 給 香 港 市 民 一 個 交 代 。 因 此 , 坦 白 講 , 他 死 得 不 好 。
李怡

2007年8月26日 星期日

暴 民 拳 經 , 惡 霸 劍 譜

香 港 保 釣 船 的 出 征 一 波 三 折 , 忽 令 筆 者 想 起 保 釣 行 動 委 員 會 前 主 席 柯 華 。 柯 大 俠 精 忠 愛 國 , 肝 膽 照 人 , 卻 未 在 蕩 寇 平 倭 的 海 疆 瀝 血 , 竟 先 被 同 胞 暴 打 。 事 件 緣 起 於 大 陸 煙 民 在 香 港 食 肆 吞 雲 吐 霧 , 柯 與 同 桌 友 人 一 再 勸 止 , 對 方 暴 起 傷 人 , 血 濺 五 步 ! 港 人 多 不 明 白 祖 國 同 胞 何 以 肝 火 熾 盛 , 動 輒 拳 腳 相 見 ? 說 來 某 一 族 群 的 集 體 性 格 , 是 其 成 長 環 境 所 鍛 造 的 。 本 朝 建 政 已 傳 四 代 , 早 前 那 些 暴 戾 恣 睢 的 血 史 免 提 了 吧 , 單 看 時 下 大 陸 浮 世 繪 ─ ─ 北 京 有 兩 口 子 逛 商 場 , 夫 君 進 廁 所 方 便 , 卻 一 去 不 回 , 妻 子 焦 急 探 問 , 始 知 丈 夫 已 被 商 場 保 安 暴 打 至 不 省 人 事 ( 後 來 昏 迷 四 天 ) 。 保 安 指 此 人 在 廁 所 抽 煙 , 遂 有 惡 報 。 妻 子 又 驚 又 怒 道 : 且 慢 ! 香 煙 扣 在 我 這 呢 , 他 向 誰 討 煙 來 抽 ? 這 樣 一 來 吵 得 不 可 開 交 , 鬧 到 商 場 保 安 隊 辦 公 室 , 隊 長 卻 冷 峻 地 回 應 : 你 也 不 想 想 , 好 端 端 的 , 保 安 打 你 丈 夫 做 甚 麼 ? 原 來 如 此 , 挨 了 保 安 打 就 一 定 是 你 的 不 對 , 是 你 自 己 「 找 打 」 。 在 香 港 是 煙 民 打 人 , 在 北 京 是 煙 民 被 打 。 同 是 禁 煙 個 案 , 中 港 版 本 竟 有 雲 泥 之 別 ! 筆 者 自 小 在 「 祖 國 懷 抱 」 成 長 , 見 證 了 毛 、 鄧 兩 朝 , 卒 之 在 六 四 血 光 之 中 倉 惶 去 國 。 換 了 人 間 之 後 , 我 才 驚 覺 本 朝 政 治 分 泌 出 來 的 怨 毒 與 暴 戾 , 不 止 囤 積 於 朝 堂 , 更 瀰 漫 於 草 澤 民 間 。 「 與 天 地 同 壽 」 的 執 政 黨 對 暴 力 思 維 和 暴 力 行 為 始 終 奉 為 圭 臬 , 打 了 你 是 白 打 , 殺 了 你 是 白 殺 , 莫 說 國 家 道 歉 與 政 府 賠 償 , 連 苦 主 遺 屬 要 祭 奠 亡 靈 也 屬 「 非 法 」 , 實 在 不 能 不 稱 為 暴 戾 之 極 致 。 有 此 言 傳 身 , 由 上 而 下 的 惡 性 傳 染 當 係 必 然 。 另 有 一 個 例 證 , 顯 示 大 陸 民 間 的 暴 力 傾 向 並 非 與 生 俱 來 的 , 但 最 終 也 成 了 別 無 選 擇 的 「 公 共 規 則 」 。 話 說 河 南 某 城 區 常 有 商 販 亂 棄 垃 圾 , 招 致 蚊 蠅 成 群 , 臭 氣 熏 天 。 居 民 便 立 一 牌 : 「 請 勿 在 此 倒 垃 圾 。 」 誰 知 垃 圾 依 舊 。 居 民 再 立 新 牌 : 「 嚴 禁 在 此 倒 垃 圾 ! 」 不 兩 天 , 垃 圾 竟 把 這 牌 都 埋 了 去 。 居 民 氣 極 , 遂 再 立 牌 : 「 倒 垃 圾 死 全 家 ! 」 果 然 立 奏 奇 效 , 垃 圾 不 復 見 矣 。 看 來 , 專 制 政 體 下 的 子 民 最 聽 得 懂 的 還 是 暴 力 語 言 。 誠 然 隨 時 間 推 移 , 「 死 全 家 」 的 威 懾 力 漸 會 減 退 , 於 是 暴 力 語 言 的 惡 毒 將 層 層 加 碼 , 而 人 群 之 間 的 戾 氣 則 步 步 升 級 … … 五 十 八 年 家 國 , 九 百 萬 里 山 河 , 吾 土 吾 民 的 暴 力 崇 拜 一 至 於 斯 , 實 係 本 朝 劫 數 。 蓋 有 大 陸 學 者 吳 思 著 書 立 說 , 他 繼 發 掘 「 血 酬 定 律 」 和 「 潛 規 則 」 之 後 , 又 揭 示 了 中 國 社 會 的 「 元 規 則 」 , 就 是 擁 有 最 強 暴 力 者 就 擁 有 一 切 。 嗚 呼 , 從 廟 堂 到 草 莽 , 莫 不 如 是 !

2007年8月25日 星期六

拉 攏 中 亞   大 國 連 橫 合 縱

上 海 合 作 組 織 的 六 個 成 員 國 , 包 括 俄 羅 斯 、 中 國 及 四 個 中 亞 國 家 , 最 近 舉 行 了 聯 合 軍 事 演 習 , 顯 然 是 向 其 他 國 家 表 明 , 他 們 並 非 光 談 不 練 的 組 織 。 俄 中 兩 國 將 領 堅 稱 , 演 習 的 假 想 敵 是 一 群 恐 怖 分 子 , 而 非 某 一 個 國 家 , 但 俄 羅 斯 媒 體 指 出 , 上 合 組 織 將 制 衡 以 英 美 為 首 的 北 約 。 上 合 跟 北 約 是 否 可 比 較 ? 據 軍 事 專 家 分 析 , 這 次 多 個 國 家 出 動 多 類 型 軍 機 及 武 器 , 又 派 出 六 千 名 軍 人 遠 赴 俄 羅 斯 南 部 演 習 , 規 模 相 等 於 北 約 的 中 型 演 練 。 然 而 , 若 說 上 合 組 織 會 成 為 當 年 跟 北 約 對 峙 的 華 沙 公 約 , 未 免 言 過 其 實 。 華 沙 公 約 涵 蓋 極 廣 , 其 軍 事 力 量 高 度 整 合 , 聽 命 於 蘇 聯 。 上 海 合 作 組 織 則 有 兩 個 主 要 成 員 , 其 策 略 目 標 雖 有 重 , 卻 頗 有 分 別 。 隨 中 國 發 展 其 軍 事 工 業 , 購 買 俄 羅 斯 軍 備 的 需 求 勢 將 減 少 。 跟 俄 羅 斯 相 比 , 中 國 也 較 為 不 熱 衷 於 將 上 合 發 展 為 軍 事 同 盟 , 對 伊 朗 以 「 觀 察 員 」 身 份 加 入 組 織 也 有 點 牢 騷 。 此 外 , 不 論 中 國 有 甚 麼 長 遠 的 戰 略 目 標 , 肯 定 不 希 望 給 冒 進 的 俄 羅 斯 拖 下 水 , 跟 美 國 正 面 衝 突 。 現 在 看 來 , 俄 羅 斯 總 統 普 京 和 中 國 國 家 主 席 胡 錦 濤 出 席 這 次 軍 演 , 主 要 的 目 標 仍 是 鞏 固 權 力 。 北 京 媒 體 對 於 胡 錦 濤 今 次 中 亞 行 程 , 形 容 為 政 治 家 完 成 歷 史 性 的 任 務 。 他 的 一 舉 一 動 , 都 被 歌 頌 為 「 構 建 和 諧 地 區 」 , 大 概 是 為 稍 後 的 十 七 大 建 立 強 勢 形 象 。 至 於 普 京 , 一 方 面 利 用 中 亞 外 交 增 強 聲 望 , 又 在 出 席 演 習 後 出 其 不 意 地 宣 佈 , 俄 羅 斯 軍 方 已 恢 復 前 蘇 聯 做 法 , 定 期 派 出 可 攜 核 彈 的 戰 略 轟 炸 機 作 長 程 巡 邏 。 一 份 報 章 的 標 題 總 結 了 普 京 希 望 傳 達 的 訊 息 : 「 俄 羅 斯 展 翅 再 飛 ! 」 話 說 回 來 , 這 六 個 國 家 在 不 同 程 度 上 確 有 共 同 的 關 注 , 如 防 範 分 離 主 義 及 伊 斯 蘭 武 裝 活 動 。 至 少 俄 中 兩 國 都 不 希 望 歐 亞 大 陸 腹 地 由 美 國 控 制 。 ○ 五 年 , 上 合 高 會 曾 發 表 聲 明 , 認 為 美 國 及 北 約 應 盡 快 撤 走 在 中 亞 地 區 的 軍 事 基 地 。 兩 年 後 的 今 天 , 痛 恨 美 國 霸 權 的 情 緒 仍 然 高 漲 , 但 西 方 國 家 在 中 亞 的 軍 事 地 位 並 未 動 搖 。 烏 茲 別 克 斯 坦 雖 斷 然 拒 絕 設 立 美 軍 基 地 , 但 境 內 仍 有 一 德 軍 基 地 以 作 派 駐 阿 富 汗 德 軍 的 後 援 。 法 國 則 在 塔 吉 克 斯 坦 一 機 場 駐 軍 , 參 與 打 擊 塔 利 班 的 行 動 。
中 亞 地 區 的 影 響 力 爭 奪 戰 , 並 非 單 純 分 為 東 西 方 兩 大 陣 營 , 而 是 大 國 競 相 爭 逐 , 因 沒 有 國 家 可 獨 霸 中 亞 , 而 中 小 國 家 則 在 夾 縫 之 間 耍 手 段 謀 利 益 。 例 如 哈 薩 克 總 統 扎 爾 巴 耶 夫 , 建 議 普 京 應 像 他 一 樣 應 終 身 任 職 總 統 。 對 中 國 , 他 更 重 視 實 利 。 軍 事 演 習 後 , 胡 錦 濤 前 往 該 國 新 首 都 阿 斯 塔 納 訪 問 , 並 宣 佈 在 哈 薩 克 增 建 油 管 , 向 中 國 輸 出 石 油 ; 而 即 將 興 建 從 土 庫 曼 輸 入 天 然 氣 至 中 國 的 管 道 , 亦 取 道 哈 薩 克 。 中 國 進 行 這 一 連 串 交 易 , 目 的 是 繞 過 俄 羅 斯 , 建 立 暢 通 無 阻 的 能 源 走 廊 。 今 年 五 月 , 普 京 披 露 新 計 劃 , 沿 海 興 建 管 道 , 將 天 然 氣 從 土 庫 曼 經 俄 羅 斯 運 送 至 歐 洲 。 在 中 國 來 說 , 中 哈 能 源 合 作 是 對 俄 羅 斯 能 源 策 略 的 有 效 制 衡 。 上 海 合 作 組 織 旨 在 團 結 中 亞 地 區 , 但 哈 薩 克 不 會 因 此 破 壞 與 美 國 的 關 係 。 在 美 國 支 持 下 , 哈 薩 克 將 會 向 海 對 岸 的 阿 塞 拜 疆 出 售 石 油 。 此 外 , 以 北 約 為 主 導 的 「 和 平 夥 伴 」 ( Partnership for Peace ) 計 劃 , 上 海 合 作 組 織 成 員 國 ( 中 國 例 外 ) 仍 是 成 員 , 雖 然 參 與 的 熱 誠 各 有 不 同 。 吉 爾 吉 斯 則 表 示 , 在 可 見 將 來 , 仍 會 保 留 其 首 都 附 近 的 美 軍 基 地 。 但 在 貿 易 方 面 , 中 國 對 吉 爾 吉 斯 有 龐 大 影 響 力 。 也 許 正 因 如 此 , 無 論 高 會 談 得 多 興 奮 , 軍 事 演 習 打 得 多 燦 爛 , 中 國 最 希 望 的 , 仍 是 加 強 一 對 一 的 貿 易 。


The Economist Newspaper Limited, London, 2007

同 是 終 卷 , 只 欠 了 一 縷 餘 香

印 度 和 巴 基 斯 坦 各 自 慶 祝 獨 立 六 十 周 年 , 南 亞 印 巴 對 抗 至 今 , 華 文 輿 論 秉 持 所 謂 「 英 國 撤 出 殖 民 地 必 留 下 計 時 炸 彈 」 的 中 國 式 陰 謀 論 主 導 思 想 , 習 慣 把 第 三 世 界 的 一 切 禍 亂 , 歸 咎 為 「 列 強 」 , 把 責 任 推 諉 給 外 人 。 特 區 十 年 前 期 ,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政 府 的 一 片 敗 政 , 也 採 取 「 印 巴 思 想 模 式 」 , 通 通 歸 咎 前 「 港 英 」 埋 地 雷 , 與 「 港 英 餘 孽 」 的 拒 不 合 作 。 弱 小 心 靈 , 多 半 是 自 卑 感 作 祟 , 又 沒 有 甚 麼 責 任 感 。 印 巴 分 治 , 是 不 是 英 國 人 搗 鬼 ? 上 星 期 說 過 , 印 度 國 內 的 印 度 主 流 和 伊 斯 蘭 少 數 族 裔 的 不 和 , 才 是 決 定 性 的 內 因 。 英 國 的 責 任 , 相 當 微 妙 。 一 九 ○ 九 年 的 選 舉 法 , 把 印 裔 和 伊 斯 蘭 民 分 區 投 票 , 嚴 格 來 說 , 也 怪 不 得 英 國 。 英 國 人 不 過 是 尊 重 本 土 宗 傳 統 習 俗 , 維 持 秩 序 。 正 如 香 港 , 新 界 原 居 民 有 繼 承 丁 屋 的 權 利 , 按 基 本 法 , 「 新 界 原 居 民 的 傳 統 權 益 保 持 不 變 」 , 這 也 不 是 類 似 「 印 巴 分 裔 選 舉 」 的 「 分 化 」 嗎 ? 為 甚 麼 不 進 一 步 「 去 殖 化 」 , 取 消 新 界 原 居 民 的 「 傳 統 」 特 權 ? 印 巴 亂 局 的 英 國 責 任 , 不 是 沒 有 , 而 是 與 其 為 處 心 積 慮 的 「 靠 害 」 , 更 可 能 是 倉 皇 撤 退 的 談 判 。 印 巴 分 治 的 流 血 , 關 鍵 在 領 土 劃 分 之 際 , 把 印 度 以 西 的 旁 遮 普 邦 和 東 部 的 孟 加 拉 邦 再 劃 分 , 把 兩 邦 的 一 部 份 領 土 判 歸 巴 基 斯 坦 , 導 致 旁 遮 普 西 部 的 印 度 民 成 為 少 數 , 而 孟 加 拉 邦 東 部 的 伊 斯 蘭 民 也 成 為 少 數 。 因 為 各 受 多 數 的 民 欺 壓 , 兩 邦 的 少 數 族 裔 逆 向 遷 徙 , 造 成 追 殺 和 屠 戮 ─ ─ 旁 遮 普 邦 共 八 百 萬 印 度 和 錫 克 徒 向 西 逃 竄 , 回 歸 印 度 ; 孟 加 拉 邦 另 外 八 百 萬 伊 斯 蘭 民 向 東 流 亡 , 回 歸 巴 基 斯 坦 , 形 成 人 類 史 上 罕 見 的 族 裔 大 遷 移 , 各 自 流 下 一 條 屠 戮 的 血 路 。 英 國 的 這 一 手 , 源 自 劃 分 北 愛 爾 蘭 的 經 驗 。 北 愛 爾 蘭 的 羅 馬 天 主 徒 是 少 數 裔 , 非 羅 馬 的 新 民 為 多 數 。 為 了 維 護 多 數 的 利 益 , 北 愛 併 歸 不 列 顛 , 但 境 內 的 羅 馬 天 主 徒 不 服 , 這 是 後 來 愛 爾 蘭 共 和 軍 的 由 來 。 但 在 一 九 四 六 年 , 英 國 人 還 不 知 道 以 宗 的 劃 分 會 引 起 如 此 重 大 的 惡 果 , 印 巴 出 事 , 幾 十 年 後 自 己 的 後 園 也 一 樣 不 寧 。
然 後 是 末 代 印 督 蒙 巴 頓 的 判 斷 。 一 九 四 七 年 二 月 , 工 黨 政 府 公 佈 印 度 獨 立 的 時 間 表 , 表 示 一 九 四 八 年 六 月 底 前 撤 退 。 同 年 三 月 , 改 派 蒙 巴 頓 當 總 督 , 本 來 叫 他 處 理 權 力 的 「 平 穩 過 渡 」 。 但 蒙 巴 頓 一 到 印 度 , 看 見 印 度 民 和 伊 斯 蘭 民 的 零 星 衝 突 火 併 , 嚇 壞 了 , 認 為 保 護 英 僑 要 緊 , 把 所 有 英 軍 集 中 駐 紮 在 英 國 僑 民 聚 居 的 區 域 , 以 至 軍 隊 無 從 維 持 治 安 , 兩 暴 亂 迅 速 惡 化 。 蒙 巴 頓 的 英 軍 部 署 , 是 不 是 有 心 坑 害 ? 人 的 動 機 , 可 以 很 陰 暗 , 無 從 評 估 , 但 一 八 五 七 年 , 印 度 阿 姆 利 澤 發 生 過 兵 變 , 印 度 兵 和 巴 基 斯 坦 兵 各 自 誤 信 謠 言 , 一 派 以 為 步 鎗 的 子 彈 匣 子 塗 了 牛 油 , 一 派 以 為 子 彈 匣 子 塗 了 豬 油 , 武 裝 叛 變 , 殺 害 了 許 多 英 僑 和 家 眷 。 百 年 歷 史 陰 影 猶 存 , 為 了 保 護 本 國 婦 孺 , 蒙 巴 頓 把 英 兵 都 集 中 到 英 僑 聚 居 地 。 雖 然 自 私 , 卻 是 身 家 性 命 的 自 保 。 兩 暴 亂 一 發 不 可 收 拾 , 蒙 巴 頓 決 定 提 早 開 溜 , 把 撤 出 印 度 的 日 期 定 為 一 九 四 七 年 的 八 月 十 五 日 , 離 英 國 政 府 定 下 的 日 期 尚 有 大 半 年 。 但 首 相 艾 德 禮 也 沒 有 定 死 撤 退 日 期 為 一 九 四 八 年 六 月 三 十 日 , 只 說 是 「 六 月 底 之 前 」 , 一 切 由 蒙 巴 頓 相 機 行 事 。 蒙 巴 頓 決 定 早 走 , 艾 德 禮 也 只 有 尊 重 。 其 中 如 有 任 何 「 靠 害 」 , 更 可 能 的 是 蒙 巴 頓 想 「 靠 害 」 工 黨 政 府 , 因 為 工 黨 在 三 十 年 代 有 左 傾 和 同 情 蘇 聯 的 紀 錄 , 對 皇 室 並 不 友 善 。 邱 吉 爾 力 保 印 度 , 符 合 皇 室 的 虛 榮 , 艾 德 禮 對 印 度 被 壓 迫 的 人 民 大 表 憐 恤 , 把 皇 冠 上 印 度 這 顆 紅 寶 石 剜 下 來 , 不 能 排 除 蒙 巴 頓 對 此 深 為 不 滿 , 來 個 一 拍 兩 散 。 當 然 , 也 有 可 能 是 蒙 巴 頓 沒 有 經 驗 應 付 此 一 亂 局 , 兵 荒 馬 亂 之 間 , 蒙 巴 頓 夫 人 迷 戀 上 儀 表 不 凡 的 尼 赫 魯 。 傳 說 與 尼 赫 魯 有 一 段 地 下 情 。 到 了 今 天 , 印 巴 雖 然 時 有 衝 突 , 卻 從 來 不 指 摘 英 國 有 心 耍 甚 麼 陰 謀 , 因 為 蒙 巴 頓 把 夫 人 也 賠 了 出 來 , 其 人 又 精 明 到 那 ? 所 謂 「 凡 撤 出 殖 民 地 必 留 下 地 雷 」 之 說 , 是 黑 白 二 分 的 偏 淺 之 論 。 今 年 是 印 度 獨 立 六 十 周 年 , 也 是 香 港 主 權 交 還 中 國 十 周 年 , 印 度 的 經 濟 一 樣 崛 興 。 香 港 人 一 向 看 不 起 「 阿 差 」 , 而 不 知 「 阿 差 」 許 多 也 看 不 起 中 國 人 。 除 了 印 度 總 理 最 近 以 本 國 的 經 濟 增 長 健 康 而 自 詡 , 誇 口 印 度 人 在 增 長 中 能 更 平 均 公 正 地 分 享 經 濟 成 果 , 另 一 個 原 因 , 可 能 是 印 度 人 眼 見 末 代 港 督 彭 定 康 的 三 位 千 金 , 皆 如 花 似 玉 , 撤 出 香 港 的 時 候 , 硬 是 沒 有 一 個 香 港 的 中 國 男 人 膽 敢 向 肥 彭 「 偷 香 竊 玉 」 , 印 度 的 尼 赫 魯 卻 相 當 成 功 , 在 殖 民 地 史 上 留 下 一 頁 浪 漫 的 餘 芳 。 印 度 人 或 許 在 心 中 暗 笑 : 論 民 族 尊 嚴 和 面 子 , 憑 這 一 點 , 我 們 比 你 們 中 國 強 多 了 。

不 到 長 城 非 好 漢

王 友 金 香 港 中 文 大 學 亞 太 研 究 所 中 國 法 制 研 究 計 劃 研 究 員 康 熙 認 為 自 己 的 祖 先 輕 輕 鬆 鬆 就 破 城 而 入 , 那 麼 主 政 者 就 應 該 重 新 檢 驗 長 城 的 意 義 。 他 覺 得 真 正 的 「 長 城 」 在 心 靈 中 , 睦 鄰 友 好 。 ─ ─ 旅 遊 作 家 余 秋 雨 建 造 長 城 的 民 族 相 信 築 石 要 勝 過 投 石 , 扶 民 、 建 省 和 立 國 要 遠 勝 於 剝 奪 、 奴 役 或 毀 滅 它 們 。 ─ ─ 英 國 威 廉 . 蓋 洛 《 中 國 長 城 》 生 男 慎 勿 舉 , 生 女 育 用 脯 , 不 見 長 城 下 , 屍 骸 相 支 柱 ? ─ ─ 民 間 流 傳 《 長 城 歌 》
今 年 7 月 8 日 , 葡 萄 牙 里 斯 本 公 佈 世 界 七 大 奇 蹟 名 單 , 中 國 萬 里 長 城 榮 居 首 位 , 全 國 雀 躍 。 1999 年 瑞 士 裔 探 險 家 、 加 拿 大 籍 電 影 製 片 人 韋 伯 成 立 了 一 個 「 世 界 新 七 大 奇 景 基 金 會 」 , 用 選 票 方 式 發 動 世 界 各 地 選 出 新 七 大 奇 蹟 , 以 取 代 西 元 前 200 年 由 羅 馬 建 築 師 費 隆 評 選 的 舊 七 大 奇 景 , 目 的 在 喚 醒 世 人 注 意 全 球 人 造 或 是 天 然 美 景 所 面 臨 的 破 壞 , 極 富 積 極 意 義 。 這 世 界 舊 七 大 奇 蹟 , 迄 今 僅 剩 埃 及 的 金 字 塔 尚 存 人 間 , 其 他 如 巴 比 倫 空 中 花 園 、 土 耳 其 的 月 亮 神 阿 密 斯 女 神 廟 、 羅 德 斯 島 太 陽 神 銅 像 、 亞 歷 山 大 燈 塔 、 希 臘 奧 林 匹 克 的 宙 斯 神 像 、 土 耳 其 國 王 摩 索 拉 斯 陵 墓 均 已 湮 沒 毀 滅 , 而 新 選 出 的 七 大 奇 蹟 , 除 萬 里 長 城 之 外 , 還 包 括 古 羅 馬 競 技 場 、 約 旦 的 佩 特 拉 古 城 、 巴 西 基 督 像 、 秘 魯 的 印 加 古 城 、 印 度 的 泰 姬 瑪 哈 陵 以 及 墨 西 哥 的 瑪 雅 金 字 塔 , 再 加 上 倖 存 的 埃 及 金 字 塔 , 應 是 世 界 八 大 奇 蹟 了 。 中 國 萬 里 長 城 , 眾 望 所 歸 , 獲 選 為 世 界 七 大 奇 蹟 之 首 , 實 至 名 歸 , 應 是 中 國 人 的 光 榮 。 毛 澤 東 說 : 不 到 長 城 非 好 漢 ! 這 句 話 倒 是 說 得 豪 壯 。 回 想 47 年 前 , 筆 者 懷 抱 一 股 愛 國 熱 情 北 上 考 進 北 京 清 華 大 學 。 當 年 放 寒 假 , 就 隨 同 學 校 組 織 的 長 城 遊 覽 隊 , 循 東 北 一 條 山 路 , 沿 途 參 觀 了 宋 代 楊 五 郎 磨 刀 處 、 楊 六 郎 彈 琴 崖 、 穆 桂 英 點 將 台 等 名 勝 古 蹟 , 直 登 長 城 城 頭 , 發 抒 年 輕 時 代 豪 情 氣 勢 , 實 現 了 少 年 三 大 願 望 之 一 , 其 他 兩 大 願 望 是 洗 腳 鴨 綠 江 、 夜 宿 長 白 山 。 後 兩 個 願 望 也 在 以 後 苦 難 的 歲 月 中 實 現 了 。 當 年 一 口 氣 登 臨 長 城 牆 頭 , 印 象 深 刻 , 迄 今 午 夜 夢 迴 , 依 然 歷 歷 在 目 , 那 只 是 很 樸 素 的 年 幼 情 愫 , 後 來 讀 多 了 長 城 的 歷 史 掌 故 , 才 深 深 地 體 會 到 「 不 到 長 城 非 好 漢 」 這 句 話 的 深 邃 含 意 。 待 筆 者 從 頭 再 說 起 。 中 國 同 胞 認 識 萬 里 長 城 , 是 從 抗 日 時 期 一 首 《 長 城 謠 》 之 歌 開 始 , 以 後 才 從 各 種 科 書 和 歷 史 書 上 知 道 端 詳 。 其 實 , 中 國 史 籍 記 載 長 城 的 事 蹟 十 分 豐 富 , 也 相 當 複 雜 , 例 如 長 城 有 多 長 , 長 城 是 怎 樣 修 建 起 來 的 , 眾 說 多 疑 , 莫 衷 一 是 。
據 歷 史 記 載 , 大 約 在 公 元 前 七 世 紀 , 戰 國 時 代 的 齊 國 和 楚 國 的 伏 牛 山 兩 端 已 開 始 築 城 , 總 長 達 一 千 里 , 以 防 範 中 原 各 國 的 侵 犯 。 後 經 魏 國 、 燕 國 、 趙 國 都 相 繼 大 築 長 城 , 一 築 就 是 幾 百 里 , 以 此 互 相 抵 禦 抗 衡 , 直 至 秦 國 統 一 中 國 , 始 派 大 將 軍 蒙 恬 用 五 年 時 間 , 驅 迫 上 百 萬 人 役 , 才 築 成 今 日 長 城 基 本 場 址 , 正 式 命 名 為 「 萬 里 長 城 」 。 當 時 , 秦 始 皇 統 一 六 國 , 蒙 恬 率 軍 一 百 萬 人 , 把 原 有 長 城 連 貫 起 來 , 西 起 臨 洮 , 東 到 遼 東 , 綿 延 萬 餘 里 , 完 成 了 歷 史 上 的 建 築 奇 蹟 。 因 此 , 歷 史 上 才 把 修 建 萬 里 長 城 的 功 績 歸 納 於 秦 始 皇 。 實 際 上 , 其 後 的 漢 武 帝 、 明 朝 等 都 陸 續 整 修 、 加 固 、 擴 延 , 形 成 今 日 東 起 山 海 關 、 西 至 嘉 峪 關 的 萬 里 長 的 長 城 。 其 中 只 有 清 朝 沒 有 修 過 長 城 , 而 弘 治 十 三 年 ( 1500 年 ) 測 量 到 長 城 總 長 一 萬 二 千 七 百 餘 里 , 如 把 各 朝 代 修 築 的 長 城 加 併 起 來 , 總 長 十 萬 里 以 上 , 可 見 工 程 之 浩 大 驚 人 。 人 們 當 會 想 到 , 秦 始 皇 等 修 築 長 城 的 目 的 所 為 何 事 呢 ? 簡 單 說 一 句 , 當 時 就 是 為 了 防 禦 北 方 的 游 牧 民 族 的 侵 犯 。 中 華 民 族 以 中 原 為 發 源 地 , 深 受 北 方 的 野 蠻 部 族 的 威 脅 , 當 時 由 於 生 產 力 低 下 , 僅 靠 步 兵 和 騎 兵 不 足 以 保 家 衞 國 , 惟 有 利 用 現 成 的 泥 土 磚 石 , 驅 使 民 夫 築 牆 夯 土 , 加 高 圍 牆 保 障 屯 民 生 產 , 百 姓 安 寧 。 因 此 長 城 的 建 築 是 與 軍 事 防 禦 相 配 合 的 。 後 人 研 究 , 歷 代 都 是 在 先 建 烽 火 台 和 軍 事 碉 堡 之 後 , 才 在 這 些 防 禦 點 之 間 築 起 了 一 條 線 長 城 , 他 們 辟 山 採 石 , 用 泥 灰 和 米 漿 填 塞 城 根 , 一 石 一 土 , 一 尺 一 里 , 年 年 月 月 , 經 歷 二 千 年 時 光 和 數 百 萬 人 的 血 汗 生 命 , 才 創 造 出 今 日 綿 延 在 我 們 祖 國 南 北 萬 里 的 長 城 , 標 誌 民 族 的 驕 傲 , 炫 耀 歷 史 的 光 輝 , 使 美 國 太 空 人 在 登 月 期 間 只 見 到 地 球 上 長 城 的 軌 , 現 又 被 選 為 七 大 奇 蹟 之 首 。 今 日 的 光 榮 , 是 否 令 人 緬 懷 當 年 民 間 的 悲 傷 和 慘 痛 ? 傳 說 , 秦 始 皇 是 站 在 北 山 上 , 用 鐵 弓 射 出 一 支 箭 , 箭 落 下 之 處 就 建 起 城 池 。 又 據 說 , 秦 皇 想 要 把 一 百 萬 人 埋 入 長 城 、 長 城 就 夠 屹 立 一 百 萬 年 , 使 那 些 沉 的 百 萬 靈 魂 守 衞 在 雄 關 , 抵 抗 來 自 北 方 的 惡 鬼 。
歷 代 征 用 工 役 修 築 長 城 , 何 止 百 萬 , 其 中 以 秦 始 皇 命 令 蒙 恬 全 面 修 建 最 為 慘 烈 , 以 至 民 間 流 傳 多 少 鬼 嚎 神 泣 的 民 夫 慘 死 於 長 城 及 妻 離 子 散 的 悲 劇 , 人 們 最 熟 悉 的 , 莫 如 孟 姜 女 哭 長 城 的 故 事 。 話 說 , 孟 姜 女 姓 許 , 陝 西 人 , 丈 夫 范 杞 梁 被 秦 皇 抓 去 修 長 城 。 孟 女 做 寒 女 萬 里 尋 夫 , 迢 迢 來 到 長 城 腳 下 , 驚 聞 丈 夫 已 死 , 埋 在 長 城 之 內 。 她 悲 傷 痛 苦 , 幾 天 幾 夜 終 把 長 城 哭 倒 , 露 出 丈 夫 屍 首 。 其 實 , 這 個 故 事 原 版 是 春 秋 齊 國 大 夫 杞 梁 戰 死 , 妻 子 大 哭 : 「 上 則 無 父 , 中 則 無 夫 , 下 則 無 子 , 人 生 之 苦 至 矣 ! 」 杞 城 ( 今 河 南 杞 縣 ) 因 此 被 哭 倒 。 唐 朝 僧 人 貫 休 為 此 寫 了 一 首 詩 〈 杞 梁 妻 〉 , 把 她 和 秦 始 皇 築 長 城 事 蹟 聯 繫 起 來 , 自 此 流 傳 後 世 , 可 見 後 人 對 秦 始 皇 之 痛 恨 及 築 城 慘 劇 之 同 情 。 後 人 把 築 長 城 的 惡 蹟 都 歸 屬 於 秦 始 皇 。 秦 始 皇 確 實 是 完 成 長 城 大 業 的 暴 君 , 以 至 於 歷 史 提 起 長 城 , 必 將 秦 皇 綁 上 歷 史 恥 辱 柱 , 世 人 也 隨 同 傳 統 觀 念 咒 罵 秦 皇 。 相 傳 , 東 北 叢 林 中 住 有 一 批 全 身 長 毛 的 「 毛 人 」 , 其 祖 輩 是 逃 避 築 長 城 的 勞 役 犯 , 偶 爾 出 林 就 頻 頻 叩 問 長 城 造 成 乎 ? 秦 皇 還 在 乎 ? 其 中 有 人 聽 到 秦 始 皇 還 在 時 , 竟 然 驚 慌 失 措 地 逃 回 密 林 。 這 可 能 是 傳 說 , 但 可 見 人 們 對 秦 始 皇 修 築 長 城 的 記 憶 是 如 何 的 慘 痛 。 秦 始 皇 的 志 業 之 一 就 是 建 成 長 城 , 後 來 為 甚 麼 又 停 止 修 築 呢 ? 這 與 他 命 祚 不 長 有 關 。 但 西 北 人 傳 說 : 秦 始 皇 看 中 築 城 工 頭 的 一 個 女 兒 , 想 娶 她 為 妃 , 但 被 她 拒 絕 了 , 最 後 以 自 殺 逃 避 這 一 段 婚 姻 , 女 子 死 後 告 到 閻 王 , 控 訴 秦 皇 揮 舞 神 鞭 建 造 長 城 , 並 為 百 姓 苦 役 求 情 。 結 果 , 閻 王 命 令 自 己 的 妻 子 到 陽 間 迷 惑 秦 皇 , 並 成 為 秦 皇 的 新 寵 。 最 後 , 她 利 用 魅 力 偷 走 了 秦 皇 的 神 鞭 , 使 秦 皇 永 遠 無 法 完 成 長 城 的 修 建 。 上 述 史 實 和 傳 說 , 在 在 都 是 針 對 秦 始 皇 修 建 長 城 之 非 。 但 是 , 如 果 能 夠 平 心 靜 氣 地 以 歷 史 的 視 角 來 評 析 這 個 問 題 , 當 可 得 出 比 較 客 觀 和 中 肯 的 評 價 。 為 了 避 免 偏 頗 , 還 是 引 述 一 位 外 國 專 家 寫 在 一 百 年 前 的 一 本 名 著 《 中 國 長 城 》 的 觀 點 作 為 參 照 。
這 位 出 生 於 1865 年 美 國 賓 夕 法 尼 亞 州 的 威 廉 . 蓋 洛 ( William Geil ) , 1903 年 開 始 到 中 國 , 遊 遍 中 國 名 山 長 河 , 全 程 考 察 了 萬 里 長 城 , 回 國 出 版 了 幾 部 有 關 中 國 人 文 地 理 巨 著 , 其 中 一 本 就 是 《 中 國 長 城 》 ( The Great Wall Of China ) , 使 他 後 來 被 選 為 英 國 皇 家 地 理 學 會 會 員 , 蜚 聲 國 際 旅 行 家 。 蓋 洛 在 《 中 國 長 城 》 一 書 中 , 從 頭 至 尾 記 述 了 他 在 全 程 考 察 萬 里 長 城 的 地 理 、 歷 史 、 人 文 、 風 俗 以 及 種 種 傳 說 , 迄 今 仍 沒 有 一 位 中 國 人 像 他 那 樣 詳 盡 地 說 了 長 城 的 過 去 和 今 天 , 值 得 一 讀 。 更 加 重 要 的 是 , 蓋 洛 能 以 一 個 外 國 專 家 的 眼 光 評 析 秦 始 皇 等 歷 朝 修 建 長 城 的 是 非 , 不 但 客 觀 、 中 肯 , 而 且 公 正 。 例 如 , 蓋 洛 寫 道 : 「 然 而 城 牆 是 有 內 外 兩 面 的 , 這 也 可 能 是 一 個 提 醒 中 國 人 他 所 擁 有 的 特 權 並 激 發 其 愛 國 思 想 的 邊 界 : 這 個 圈 子 之 內 乃 是 你 的 故 鄉 , 藝 術 和 學 問 之 家 ; 長 城 以 外 乃 是 陰 霾 之 地 , 中 華 子 孫 不 可 前 往 ! 」 他 又 寫 道 : 「 至 少 我 們 可 以 看 到 , 在 這 道 邊 界 之 內 孕 育 了 民 族 獨 特 的 個 性 。 在 長 城 以 南 我 們 發 現 了 一 種 文 明 類 型 , 以 北 則 很 少 有 文 明 存 在 。 」 作 者 引 述 了 一 個 墓 誌 銘 : 「 此 處 長 眠 企 圖 喚 醒 東 方 的 人 」 , 文 前 引 述 「 築 石 」 和 「 投 石 」 , 「 立 國 」 和 「 奴 役 」 的 金 句 , 也 是 蓋 洛 的 評 斷 。 作 為 中 國 人 , 怎 樣 看 待 萬 里 長 城 呢 ? 毛 澤 東 率 領 紅 軍 於 1935 年 翻 越 六 盤 山 口 占 一 首 詩 , 後 改 為 〈 清 平 樂 . 六 盤 山 〉 其 中 一 句 「 不 到 長 城 非 好 漢 」 乃 是 感 嘆 革 命 尚 未 成 功 的 命 運 。 今 天 革 命 成 功 了 , 天 下 又 奈 何 ? 無 論 如 何 , 作 為 中 國 人 不 登 上 長 城 , 確 實 是 人 生 一 大 憾 事 。 一 切 是 非 功 過 , 等 你 攀 越 長 城 之 後 , 才 加 以 評 說 吧 。

伊拉克的人道危機——失槍、斷糧、缺水、停電

伊拉克的人道危機——失槍、斷糧、缺水、停電
陳家洛


美國的「政府問責辦公室」有報告指11 萬支AK-47、8 萬支手槍、13 萬件軍用裝束及11 萬個軍用頭盔在派給伊拉克當局組成的安全部隊後「下落不明」。失蹤的裝備約佔整體數量的七成!
美國主治下的伊拉克是個怎樣的世界?
薩達姆政權被推翻後,伊拉克人民未有一刻喘息機會。恐怖襲擊持續,而且不只針對「佔領者」,隨時隨地都有街頭汽車爆炸,殃及無辜平民百姓。恐怖活動加上宗派之爭,令人心惶惶,連看似簡單的日常活動,例如外出工作、上學和購物,也有生離死別的感覺。伊拉克已經奪去了近4000 名美英官兵的生命。而英國醫學雜誌《刺針》,早前透過住戶抽樣調查,推算出自03 年有多達60 萬人死亡,數字相當驚人!
一個強權倒下,百廢待舉,重建工作涉及多個方面,包括政治制度、法制、經濟、社會秩序和基礎建設。令人憤怒的是,伊拉克的石油存量是全球第三,人民卻要飽受人道危機(humanitarian crisis)愈來愈嚴重的威脅。
在伊拉克的「非政府組織協調委員會」(NCCI)在7 月30 日發表報告(註),有系統地指出自美國入主伊拉克後的一連串失敗。伊拉克2600 萬人口中,近七成人沒有足夠食水供應、八成人的日常生活缺乏基本的衛生條件。自04年,伊拉克有近六分一人口要依靠糧食配給維持生命。然而,目前只有六成左右的受助者可以享有穩定的糧食供應,當中大部分是為了逃避戰火和宗派之爭而流離失所的人口和難民。貧窮引致營養不足的兒童由03 年的19%增至28%。
報告估計至少有800 萬人需要緊急救助,但外國向伊拉克提供的人道援助減少了差不多一半。相反,協助伊拉克中長期發展的資金流入數年間就激增9 倍,金額比人道援助高出50 倍。
用於發展基礎建設的資金雖好,但有部分資金會回流給西方國家的顧問、投資者和供應商,更有貪污腐敗的伊拉克官員中飽私囊。由於電力設施日久失修,加上受到武裝分子不時干擾和襲擊,電力供應也變得不穩定,只能滿足需求的一半。NCCI 成員發現首都巴格達的住宅每日亦只有兩小時供電。美方堅稱已經給予伊拉克當局足夠的資金,美方不會負責改善的工程。
由此可見,恐怖活動雖然可怕,也不得人心,但是人道危機持續惡化肯定只會進一步加深伊拉克人對「佔領者」的仇恨,令伊拉克以至中東的局勢更不穩定。失蹤的軍用裝備相信已經流入了武裝分子組織,會有更多人被濫殺。
這個殘局,由喬治布殊揮軍伊拉克而起,卻不會因他的總統任期屆滿而終。

註:NCCI 報告"Rising to the humanitarian challenge in Iraq"www.oxfam.org/en/policy/briefingpapers/bp105_humanitarian_challenge_in_iraq_0707

由「波蘭八月」到「香港八月」

陳家洛 - 由「波蘭八月」到「香港八月」

1980 年8 月14 日,工人階級起來反對自稱是「無產階級先鋒」的共產政權。位於北部城市格旦斯克的列寧造船廠爆發工潮,反對物價上漲和要求改善待遇。工人冷靜而意志堅定,不再相信波共領導人的「甜言蜜語」,要求談判。雪球愈滾愈大,起先是沿海各城市的工人聲援,然後全國上下其他行業的工人加入,並跨越階級與知識分子緊密合作,在列寧造船廠成立了聯合罷工委員會。他們採用「長時期佔領式罷工」,集合在工廠船廠守候,迫使官方前來談判。在華里沙這名個子矮小的電工帶領下,一班船廠工人為民族更新的使命成就了有1000 萬參與者的團結工會運動。
「波蘭八月」是紀念團結工會運動崛起的季節。顧名思義,面對強大的對手和武力鎮壓的經驗,團結是克服分化、持續抗爭的必要條件。事實上,波共最怕的就是原本各自修行、孤立無助的群體突然走在一起,向他們爭取集體權益。最精彩的部分,可算是團結工會運動不滿足於短期的紓緩措施,卻以推動人權和建設合理制度為己任。團結工會的21 項要求包括:人民有權組織獨立自主的工會、工人享有罷工權、市民享有言論及資訊自由、媒體享有獨立自主的編採權、人民和團體有參與各項改革計劃的權利等。團結工會跟副總理談判的過程公開透明,每日由自己的工會「地下」刊物《團結報》跟進報道。
經一事長一智,試過1956、1968 和1970 三次大規模抗爭的起落。大家似乎都明白只有自己義無反顧的參與才能保證運動的持久力。因此,1981 年底的軍事鎮壓對團結工會的破壞只屬短暫性,地下活動從未被遏止,7年後再獲波共邀請展開「圓桌會談」。1989 年6 月4日,波蘭的共產政權在選舉受挫後和平解體。團結工會運動成功帶領人民邁向民主自由的新世代,也完成了它的歷史任務而由運動轉型為工會。
今天波蘭是正常的民主國家,格旦斯克的造船廠不再用列寧的名字,多番「瘦身」後僱員由全盛期1.7 萬人跌至今天3000 人。造船廠管理層正認真考慮歐盟的建議,先把造船廠規模再縮減三分之二,同時着手研究把這個團結工會運動的發源地私營化,實在令人惋惜。不過,向來尊重歷史和文化傳承的波蘭人民總會想出有效保存造船廠的方案,歐盟亦非要造船廠結束經營不可。
團結才會贏
「香港八月」,紮鐵工人罷工,爭取較合理的工資和批評判頭制度弊病。值得留意是,格旦斯克(列寧)造船廠工人跟本地紮鐵工人面對的困局,皆源自不公平資源分配原則、勞工權利不彰和不健全的制度。團結工會的經驗也要求其他工種和階層人士要「多管閒事」,與工人團結爭取改革,避免單打獨鬥。若波蘭的學生、知識分子和天主教會當年因擔心被指「別有用心」、「抽水」而坐視不理,就不會有團結工會運動了。
明乎此,一些學界和文化界的市民和學生發起的聯署,以至罷工基金的設立,均有助為紮鐵工人凝聚較廣泛和實質的力量去推動改革,催促香港的勞工狀况與國際勞工公約接軌,討回被臨時立法會剝取了的勞工集體談判權。實質的團結不能一蹴即就,但任何有助發展團結基礎的事情都要用心經營。
重要的是,團結工會運動的精神和經驗在在說明工運本身,由始至終就是一場政治運動,涉及社會資源分配的原則、公民權利和制度改革三大面向。本地傳媒和個別評論大驚小怪,說要提防什麼「政治化」就更莫名其妙!


團結工會歷史:www.solidarity.gov.pl
支持紮鐵工人聯合聲明:
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254142

2007年8月24日 星期五

把 野 外 的 玫 瑰 摘 回 家 以 後

中 國 改 革 開 放 後 , 第 一 個 進 入 大 陸 拍 戲 的 右 派 導 演 李 翰 祥 , 生 前 有 一 次 與 筆 者 談 話 時 說 , 當 時 有 人 問 他 在 大 陸 拍 戲 有 沒 有 入 黨 , 他 說 , 「 入 了 , 早 加 入 了 拆 白 黨 。 」 拆 白 黨 是 指 騙 子 , 當 然 他 說 的 是 玩 笑 話 。 但 接 下 來 他 說 的 一 段 話 就 有 點 智 慧 了 。 他 說 : 「 一 朵 玫 瑰 , 長 在 野 地 , 怎 麼 看 都 是 好 的 , 不 管 怎 麼 刺 手 , 你 也 想 去 碰 觸 它 。 可 是 , 摘 了 拿 回 家 插 花 瓶 , 你 要 剪 短 一 點 也 成 , 要 扔 掉 也 成 , 在 地 上 踩 踩 也 不 可 惜 了 。 」 十 五 年 前 , 大 陸 經 濟 有 了 點 起 飛 的 象 , 於 是 台 灣 就 有 人 提 出 可 考 慮 與 大 陸 組 成 「 大 中 華 經 濟 共 同 體 」 , 也 有 人 提 出 「 聯 邦 」 、 「 邦 聯 」 的 構 想 。 其 時 , 一 位 旅 美 文 化 人 , 在 《 九 十 年 代 》 寫 了 一 篇 題 為 〈 李 瓶 兒 的 夢 〉 的 文 章 。 文 章 引 《 金 瓶 梅 》 中 西 門 慶 與 花 家 夫 人 李 瓶 兒 的 勾 搭 , 西 門 慶 吐 盡 甜 言 蜜 語 , 使 出 渾 身 解 數 , 李 瓶 兒 以 為 嫁 到 西 門 家 為 妾 , 就 是 好 夢 開 始 了 。 等 到 西 門 慶 奪 得 花 家 的 財 和 人 之 後 , 過 了 門 的 瓶 兒 仍 想 恃 寵 生 嬌 地 擺 擺 身 段 , 沒 想 到 西 門 慶 一 下 子 變 了 險 , 拿 起 皮 鞭 來 就 抽 , 抽 完 之 後 又 幹 個 死 去 活 來 。 李 瓶 兒 之 前 編 織 的 好 夢 破 碎 了 , 因 為 一 旦 成 了 西 門 慶 的 人 , 他 就 不 再 憐 香 惜 玉 , 皮 鞭 子 就 抽 上 來 也 。 講 講 現 實 故 事 。 話 說 在 中 共 建 政 前 , 民 盟 、 民 革 、 九 三 學 社 等 一 大 批 民 主 黨 派 , 基 於 反 國 民 黨 , 以 及 被 中 共 的 民 主 建 國 、 與 各 黨 組 聯 合 政 府 的 美 好 理 想 所 吸 引 , 都 紛 紛 與 中 共 合 作 , 在 輿 論 上 為 中 共 建 立 政 權 搖 旗 吶 喊 。 建 國 後 , 中 共 也 提 出 與 民 主 黨 派 「 長 期 共 存 、 互 相 監 督 、 肝 膽 相 照 、 榮 辱 與 共 」 的 承 諾 。 誰 料 江 山 坐 穩 , 國 家 與 政 府 的 領 導 職 位 , 就 不 容 民 主 黨 派 分 一 杯 了 。 大 鳴 大 放 期 間 , 民 主 黨 派 以 為 幫 助 ( 共 產 ) 黨 整 風 , 提 出 一 點 「 輪 流 做 莊 」 的 言 論 , 於 是 皮 鞭 就 抽 上 來 , 一 場 反 右 , 把 稍 有 理 想 的 民 主 人 士 打 為 賤 民 , 並 使 民 主 黨 派 從 此 變 了 啞 巴 不 如 的 應 聲 蟲 。 這 就 是 中 共 的 「 聯 合 政 府 」 與 「 肝 膽 相 照 」 的 承 諾 , 在 掌 握 了 所 有 權 力 之 後 的 實 踐 。
香 港 人 不 是 李 瓶 兒 , 從 來 不 相 信 虛 情 假 意 的 甜 言 蜜 語 , 從 來 沒 有 編 織 過 投 向 祖 國 懷 抱 的 好 夢 。 加 上 大 陸 幾 十 年 的 歷 史 觸 目 驚 心 , 只 盼 回 歸 不 是 噩 夢 就 好 。 回 歸 由 不 得 港 人 作 主 。 只 是 習 慣 於 法 治 的 香 港 人 , 相 信 即 使 「 口 頭 承 諾 」 也 是 有 法 律 效 力 的 。 且 看 一 九 八 二 年 中 英 開 始 談 判 前 , 中 共 領 導 人 說 , 九 七 年 只 須 換 一 面 旗 、 換 一 個 總 督 這 種 象 徵 式 改 變 就 可 以 了 , 實 際 上 香 港 是 一 切 不 變 的 。 中 英 談 判 開 始 後 , 當 時 中 國 總 理 趙 紫 陽 函 覆 香 港 大 學 學 生 會 , 表 示 回 歸 後 實 行 「 民 主 治 港 」 是 理 所 當 然 的 , 趙 的 表 態 應 該 不 是 他 個 人 意 見 。 在 中 英 聯 合 聲 明 中 , 中 方 承 諾 九 七 後 的 方 針 政 策 包 括 「 立 法 機 關 由 選 舉 產 生 」 , 「 行 政 機 關 對 立 法 機 關 負 責 」 , 根 據 字 面 的 理 解 , 這 是 行 政 機 關 間 接 對 香 港 選 民 負 責 。 九 ○ 年 通 過 基 本 法 , 當 時 起 草 委 員 會 主 任 姬 鵬 飛 與 人 大 法 委 會 主 任 項 淳 一 說 , 基 本 法 就 政 制 問 題 只 「 規 定 了 頭 十 年 的 發 展 , 將 來 就 是 香 港 人 的 事 」 , 這 以 後 , 魯 平 和 中 國 外 交 部 都 持 同 一 說 法 。 俱 往 矣 , 所 有 這 些 , 都 是 李 瓶 兒 未 過 門 時 跟 她 說 的 好 話 , 過 了 門 之 後 , 港 人 要 想 通 過 普 選 真 正 當 家 作 主 , 西 門 慶 就 祭 出 「 釋 法 」 的 皮 鞭 來 猛 抽 。 現 在 講 普 選 , 可 不 是 中 英 聯 合 聲 明 所 說 的 , 「 行 政 長 官 在 當 地 通 過 選 舉 或 協 商 產 生 」 , 由 中 央 政 府 根 據 在 香 港 當 地 的 選 舉 結 果 來 任 命 了 , 而 是 「 當 地 」 變 了 「 北 京 」 , 行 政 長 官 是 在 北 京 協 商 產 生 後 再 交 給 香 港 人 投 票 。 至 於 以 前 的 承 諾 , 那 是 玫 瑰 花 開 在 野 地 的 「 彼 一 時 」 , 而 現 在 , 則 是 把 花 摘 回 家 來 的 「 此 一 時 」 啦 。 這 是 掌 絕 對 權 力 者 的 普 遍 心 態 。 明 乎 此 , 就 知 道 爭 民 主 的 道 路 有 多 麼 艱 難 。 泛 民 定 下 目 標 , 把 力 量 擰 成 一 根 繩 , 都 未 必 能 爭 到 , 若 分 散 力 量 , 或 忙 於 內 爭 , 就 只 有 任 憑 宰 割 了 。

新 中 國 沒 有 非 法 酷 刑

上 月 中 , 深 圳 有 位 鄭 先 生 在 街 上 突 然 被 警 察 拔 槍 指 住 腦 袋 , 押 到 東 莞 警 署 , 拳 腳 交 加 , 再 用 鐵 棍 亂 打 , 打 到 腿 腫 血 流 , 警 方 才 發 覺 抓 錯 了 人 , 給 他 二 百 元 車 費 , 把 他 放 了 。 東 莞 警 方 說 : 「 我 們 沒 有 嚴 刑 逼 供 。 疑 犯 是 被 捕 時 受 傷 的 。 」 「 被 捕 時 受 傷 」 無 疑 是 很 不 錯 的 待 遇 。 今 年 五 月 , 江 蘇 贛 榆 縣 供 電 局 副 局 長 梁 繼 平 涉 嫌 貪 墨 , 被 檢 察 院 人 員 抓 去 , 幾 天 後 只 遺 下 屍 體 , 而 且 體 無 完 膚 , 當 局 說 他 是 「 猝 死 」 的 。 去 年 六 月 , 黑 龍 江 亞 力 布 鎮 林 業 局 職 工 馬 志 新 掌 摑 上 司 , 被 公 安 以 詐 騙 罪 名 抓 去 , 一 個 月 後 也 只 遺 下 屍 體 , 頭 骨 、 頸 骨 、 肋 骨 無 不 破 裂 , 當 局 說 是 「 被 同 囚 疑 犯 打 死 的 」 。 然 則 深 圳 那 位 鄭 先 生 還 抱 怨 什 麼 。
決 不 承 認 酷 刑 就 是
舊 中 國 有 些 故 事 和 新 中 國 很 不 同 。 晉 朝 末 年 , 大 臣 桓 溫 一 心 以 仁 德 化 天 下 , 偶 然 用 刑 , 也 只 是 輕 輕 觸 及 犯 人 衣 服 。 他 兒 子 桓 歆 見 了 , 笑 刑 杖 從 不 落 在 犯 人 身 上 , 只 是 高 高 舉 上 天 , 重 重 打 地 : 「 上 捎 雲 根 , 下 拂 地 足 。 」 桓 溫 正 色 回 答 : 「 我 猶 患 其 重 ( 我 認 為 還 是 打 得 太 重 了 ) 。 」 ( 《 世 說 新 語 . 政 事 》 ) 宋 朝 初 年 , 開 封 百 姓 王 元 吉 被 後 母 誣 告 下 毒 , 獄 卒 用 所 謂 鼠 彈 箏 法 , 把 他 縛 起 來 拷 問 , 直 到 他 自 誣 有 罪 。 王 元 吉 妻 子 上 朝 擊 鼓 鳴 , 太 宗 皇 帝 召 見 , 令 御 史 審 查 , 情 大 白 , 就 把 案 中 受 賄 枉 法 官 員 一 律 懲 處 , 更 以 鼠 彈 箏 法 縛 那 獄 卒 , 縛 得 他 「 宛 轉 號 叫 , 求 速 死 。 及 解 縛 , 兩 手 良 久 不 能 動 」 。 那 時 候 , 朝 廷 對 酷 刑 逼 供 官 吏 決 不 輕 貸 ( 《 宋 史 . 刑 法 志 二 》 ) 。 今 天 , 中 共 處 理 酷 刑 事 件 比 封 建 國 君 有 效 率 得 多 。 總 之 決 不 承 認 就 是 了 。 二 ○ ○ 五 年 , 聯 合 國 酷 刑 問 題 特 別 調 查 員 諾 瓦 克 往 北 京 、 西 藏 、 新 疆 監 獄 考 察 之 後 , 批 評 大 陸 酷 刑 普 遍 , 中 共 發 言 人 秦 剛 馬 上 反 駁 說 : 「 專 員 花 了 短 短 兩 個 星 期 , 去 了 區 區 三 個 城 市 , 遽 下 結 論 , 自 然 不 符 合 實 情 。 」
午 門 外 沒 有 登 聞 鼓
實 情 是 新 中 國 絕 對 沒 有 非 法 酷 刑 。 酷 刑 都 是 合 法 的 。 比 如 說 , 北 京 社 會 科 學 院 職 員 何 德 普 呼 籲 中 共 平 反 六 四 , 二 ○ ○ 三 年 被 判 入 獄 , 獄 中 公 安 打 聾 了 他 左 耳 , 又 規 定 他 八 十 五 天 不 得 下 , 連 吃 飯 甚 至 大 小 便 都 不 例 外 。 又 比 如 說 , 律 師 郭 飛 雄 支 持 廣 州 太 石 村 民 罷 免 貪 污 村 長 , 二 ○ ○ 六 年 被 捕 入 獄 , 獄 中 公 安 把 他 反 鎖 雙 手 倒 吊 起 來 , 又 用 高 壓 電 棍 打 他 陽 具 。 這 一 切 都 比 鼠 彈 箏 法 先 進 得 多 , 胡 錦 濤 更 不 會 不 知 道 。 但 他 不 是 宋 太 宗 , 新 中 國 也 不 是 舊 中 國 。 所 以 郭 飛 雄 的 妻 子 只 有 致 函 諾 瓦 克 鳴 。 中 南 海 午 門 外 沒 有 登 聞 鼓 。 上 月 底 , 東 莞 一 名 少 年 在 商 場 隨 地 小 便 , 商 場 保 安 員 把 他 和 同 行 三 人 圍 住 毆 打 , 打 死 一 人 , 事 後 被 東 莞 警 方 拘 捕 。 但 商 場 保 安 員 應 該 可 以 說 : 「 那 四 個 少 年 是 我 們 抓 到 時 受 傷 的 , 其 中 一 人 猝 死 。 」 這 是 新 中 國 化 。 郭 飛 雄 聲 援 太 石 村 民 期 間 , 上 書 胡 錦 濤 說 : 「 中 國 必 須 由 野 蠻 之 路 走 上 文 明 之 路 。 」 他 真 是 咎 由 自 取 。 他 似 乎 完 全 不 知 道 , 為 求 中 國 由 孔 孟 之 道 走 上 今 天 這 條 道 路 , 中 共 足 足 花 了 五 十 八 年 工 夫 。


古 德 明   專 欄 作 家

國 民 教 育 (內文決教字〉

港 回 歸 十 年 , 不 知 不 覺 間 國 民 育 似 乎 已 經 取 代 了 公 民 育 , 連 新 任 的 民 政 事 務 局 局 長 曾 德 成 也 說 , 推 廣 國 民 育 將 會 是 政 府 未 來 的 工 作 重 點 。 看 來 , 特 區 政 府 已 認 定 加 強 市 民 對 中 國 的 認 同 , 比 提 高 香 港 人 的 公 民 質 素 , 比 如 尊 重 他 人 , 培 養 港 人 的 責 任 感 和 承 擔 責 任 等 , 更 為 重 要 。 甚 麼 是 國 民 育 ? 國 民 育 就 是 加 強 市 民 對 中 國 的 認 同 , 令 市 民 支 持 國 家 領 導 人 的 對 港 政 策 , 以 及 提 高 香 港 市 民 的 愛 國 情 懷 。 回 歸 以 來 , 中 央 跟 特 區 政 府 都 盛 讚 一 國 兩 制 成 功 , 但 是 暗 地 卻 批 評 香 港 的 人 心 未 完 全 回 歸 。 ○ 三 年 的 五 十 萬 人 上 街 大 遊 行 , 在 北 京 眼 中 就 是 人 心 未 回 歸 的 表 現 之 一 。 事 實 上 , 北 京 也 一 直 認 為 香 港 的 主 權 回 歸 跟 香 港 人 心 回 歸 並 不 對 稱 , 特 區 政 府 因 此 也 責 無 旁 貸 , 要 力 為 中 央 統 領 香 港 人 的 人 心 , 使 心 繫 家 國 不 只 是 流 於 唱 唱 歌 仔 , 而 真 是 人 心 之 所 向 ; 公 民 育 委 員 會 為 了 配 合 這 個 方 針 , 這 幾 年 也 投 放 特 別 多 資 源 在 國 民 育 的 推 廣 上 , 每 晚 新 聞 報 道 前 轉 播 的 國 歌 就 是 例 子 之 一 。
不 是 播 播 國 歌 就 成 事
有 全 國 人 大 代 表 為 了 加 快 和 加 強 對 港 人 國 民 育 的 灌 輸 , 提 出 要 讓 衞 星 電 視 於 公 屋 「 落 地 」 , 原 因 是 香 港 回 歸 多 年 , 如 果 可 以 看 到 中 央 電 視 台 , 這 便 能 在 愛 國 育 方 面 發 揮 作 用 , 但 建 議 卻 因 為 安 裝 費 高 達 十 二 億 而 被 否 決 。 加 深 港 人 對 國 家 的 了 解 , 提 升 我 們 對 國 家 的 情 懷 , 筆 者 並 不 反 對 ; 但 若 果 是 以 共 產 黨 傳 統 那 種 「 洗 腦 」 的 方 式 , 以 為 天 天 播 , 日 日 灌 輸 , 便 可 以 向 我 們 灌 輸 國 民 育 , 就 實 在 是 愚 蠢 到 不 得 了 ; 如 果 香 港 的 左 派 朋 友 認 為 這 些 手 法 是 可 行 的 , 那 實 在 是 食 古 不 化 , 無 聊 極 了 ! 首 先 , 筆 者 不 認 為 香 港 人 會 愛 看 宣 傳 , 人 心 回 歸 絕 不 可 能 是 每 天 播 幾 次 國 歌 , 看 看 中 央 電 視 台 和 做 一 些 很 門 面 的 工 夫 就 可 以 成 功 ; 國 民 育 是 要 灌 輸 國 家 的 一 些 核 心 價 值 觀 , 道 德 觀 ; 那 麼 我 會 問 : 中 國 的 價 值 觀 到 底 是 甚 麼 ? 中 國 的 道 德 觀 又 是 甚 麼 ?
沒 有 大 眾 利 益 的 觀 念
一 位 英 國 學 者 跟 我 說 : 「 中 國 人 都 以 個 人 為 單 位 , 譬 如 說 , 我 會 把 『 我 』 的 家 打 理 淨 , 因 為 這 是 『 我 』 的 家 ; 而 『 我 』 家 以 外 的 地 方 , 例 如 公 共 走 廊 、 馬 路 , 甚 至 是 公 共 廁 所 等 的 清 潔 問 題 , 就 不 是 『 我 』 的 責 任 了 ! 所 以 , 在 中 國 有 一 個 很 有 趣 的 現 象 ─ ─ 家 以 外 的 地 方 都 是 髒 得 很 。 中 國 境 內 也 特 別 多 假 食 品 、 假 用 料 的 情 況 , 『 打 假 』 永 遠 也 打 不 完 , 人 們 認 為 是 『 你 』 吃 了 假 食 品 出 問 題 , 不 是 『 我 』 出 問 題 , 『 我 』 賺 了 錢 便 算 。 中 國 之 所 以 比 其 他 國 家 都 特 別 多 假 的 東 西 , 就 是 因 為 中 國 人 沒 有 大 眾 利 益 的 觀 念 。 」 如 果 一 個 國 家 四 周 都 充 斥 假 東 西 , 那 即 是 沒 有 誠 信 。 沒 有 誠 信 , 道 德 又 是 真 空 的 話 , 我 們 的 國 民 育 到 底 可 以 些 甚 麼 ? 我 們 又 憑 甚 麼 可 以 令 人 心 回 歸 呢 ?

張 寶 華   新 聞 工 作 者

工 潮 智 慧

扎 鐵 風 潮 , 華 文 輿 論 按 捺 不 住 , 大 呼 「 警 惕 」 工 潮 「 政 治 化 」 , 防 有 「 激 進 勢 力 」 介 入 。 扎 鐵 工 潮 再 「 政 治 化 」 , 也 「 政 治 化 」 不 過 一 九 六 七 年 新 蒲 崗 一 家 人 造 膠 花 廠 的 勞 資 糾 紛 , 「 激 進 」 為 一 場 衝 擊 港 督 府 、 鬧 市 放 炸 彈 而 炸 死 北 角 一 對 小 姐 弟 的 血 腥 暴 亂 。 今 日 的 職 工 盟 、 長 毛 等 , 背 後 沒 有 當 年 如 此 狂 亂 之 「 激 進 政 治 勢 力 」 撐 腰 , 其 人 其 組 織 , 也 沒 有 如 此 暴 戾 嗜 血 , 「 政 治 化 」 之 說 , 純 為 浮 誇 惑 眾 的 杞 憂 之 論 。 因 此 曾 特 視 之 為 市 場 經 濟 之 正 常 糾 紛 , 離 港 放 假 , 一 切 矛 盾 由 市 場 自 行 調 節 , 只 派 大 少 爺 唐 唐 主 持 大 局 , 接 受 鍛 煉 , 另 輔 以 「 勞 工 之 友 」 肥 仔 強 參 與 斡 旋 , 即 已 足 夠 。 「 大 市 場 , 小 政 府 」 , 扎 鐵 工 潮 與 政 府 無 關 , 本 由 香 港 「 地 產 主 義 經 濟 主 導 」 引 起 , 何 況 中 方 今 日 治 國 的 主 軸 思 想 , 由 於 十 七 大 未 開 , 扎 鐵 工 潮 不 知 該 「 把 一 切 動 亂 扼 殺 在 萌 芽 狀 態 」 , 要 武 力 「 平 暴 」 , 拘 捕 李 卓 人 長 毛 , 還 是 該 「 讓 低 下 階 層 分 享 經 濟 增 長 成 果 」 , 由 特 首 出 面 , 向 扎 鐵 工 人 送 果 籃 宣 慰 , 以 示 與 工 人 大 佬 心 連 心 , 親 自 過 問 「 維 權 」 。 由 於 中 國 形 勢 曖 昧 , 曾 特 選 擇 外 遊 不 表 態 , 改 去 東 北 指 點 江 山 , 拒 不 押 注 , 自 是 政 治 家 的 智 慧 。

有人這樣分辯

有人這樣分辯 蘇賡哲

中國「國家一級作家」江浩披露了他的調查結果,顯示中國政府在1949年以後對慰安婦的迫害比日軍為時更久,株連更廣,有些甚且批鬥至死。因此,我認為中共應向慰安婦及被株連的人謝罪,賠償。
有加拿大的朋友替中共分辯說:「那是文化大革命時期的事了,現在中共不再搞政治運動了。」
但照慰安婦的說法,是每次政治運動她們都被迫害,並不只是文革。即使只是文革,我們也應該想想,日本人迫害慰安婦,不是比文革更早嗎?我們可以清算日本六十年前的舊賬,為甚麼就不可以清算中國政府三十年前的新賬?
這位朋友又說:「文化大革命己給中共否定了。」
然則,二次大戰時,日軍的侵略行為不也早就給日本政府否定了。從天皇到首相到外相,都為日軍的侵略認過錯。極少數日本極右政客企圖為侵略行為塗脂抹粉,但中國不也有極左分子說,文革有正面意義。而且,發動和主持文化大革命的毛澤東,到今日他的「思想」仍被人大委員長宣揚為精神寶貝。日本人並沒有在甚何廣場懸掛東條英機肖像供人致敬,沒有蓋一座「東條英機紀念館」供人膜拜,沒有人敢鼓吹「東條英機思想」,現在安倍連靖國神社也不敢參拜了,可見日本否定二戰侵略行為,比中共否定文革徹底,但我們仍要算他們老賬,為甚麼就要因中共不徹底的否定,而不叫它向慰安婦謝罪?事實上,慰安婦在文革被定的罪,直到今日仍未平反。

法輪功 2

李先生不久前才有一次公開演講,時間長達4-5個小時,依舊神采奕奕。從中共1999年開始鎮壓以來,類似的謠言就從來沒有停過,比這個更離譜的也所在多有。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經濟學也有很強的道德價值內涵。其中之一的道德立場是自由主義的強版本,這個版本可以一直回溯到如J. S. Mill的自由主義主張。大意是:除非是因為影響他人,否則國家不應干涉個人自由意志的選擇結果 -- 即使是基於對此人有益的理由 (借用劉孟奇教授語)。

這就是自由主義的精神,這個精神不但是效率性的,而且是道德性的。它的道德性主要在於防禦國家(或公眾)對個人自由任意的剝奪。

在法輪功的例子上,不論修煉法輪功的人得到好處還是壞處,我都想不出任何一個人可以對別人的自由選擇指指點點的理由。當然,遑論中共滅絕人性的鎮壓。

我建議這位 Kenneth 兄思考一下自己的留言,除了散佈流言與人身攻擊,還有反對現代社會一切進步的價值之外,有沒有任何其他的意義?

另外回答一下 Kenneth 提出的問題。法輪功之所以吸引人,是因為它的內涵和人所有的正面素質互動。修煉人常常覺得很辛苦,但更重要的是他們覺得自己不斷在提升,不斷在走向一個更好的狀態。


E F
---------------------

奇怪的是中共由始至終無法出示證據證明法輪功的罪行,但是卻有不少中國人相信中共對法輪功的抹黑評論,這是民族的悲哀。

J C

葉 太 , 不 要 再 混 淆 視 聽 了 !

葉 太 , 不 要 再 混 淆 視 聽 了 ! 盧峯

據 說 , 保 安 局 前 局 長 葉 劉 淑 儀 女 士 曾 特 意 到 美 國 進 修 , 希 望 增 進 政 治 學 方 面 的 知 識 。 據 說 , 保 安 局 前 局 長 葉 劉 淑 儀 女 士 自 海 外 進 修 回 港 後 一 直 關 注 及 研 究 外 國 的 政 制 模 式 及 政 治 發 展 經 驗 , 希 望 可 以 借 助 這 些 模 式 及 經 驗 推 動 香 港 的 政 治 發 展 。 只 可 惜 , 葉 太 到 海 外 進 修 的 結 果 並 不 顯 著 , 甚 至 有 越 讀 越 糊 塗 、 越 讀 越 混 亂 的 情 況 。 前 天 , 她 在 評 論 泛 民 主 派 搞 民 調 決 定 由 何 人 出 選 立 法 會 補 選 時 就 居 然 把 這 樣 的 協 調 機 制 與 特 首 選 舉 的 篩 選 機 制 混 為 一 談 , 指 泛 民 主 派 政 團 自 相 矛 盾 , 一 邊 反 對 特 首 有 篩 選 機 制 , 另 一 邊 則 進 行 同 樣 的 篩 選 。 然 而 事 實 上 , 泛 民 主 派 搞 的 只 是 類 似 外 國 的 黨 內 初 選 機 制 而 已 , 跟 特 首 選 舉 的 提 名 篩 選 機 制 完 全 是 兩 碼 子 的 事 。 首 先 , 泛 民 主 派 透 過 民 調 挑 選 一 位 候 選 人 出 戰 立 法 會 港 島 區 補 選 只 為 了 決 定 泛 民 主 派 政 團 會 把 本 身 的 政 治 資 源 投 向 那 一 位 候 選 人 , 會 動 用 本 身 的 政 治 明 星 支 援 那 一 位 候 選 人 而 已 , 跟 參 選 者 的 參 選 資 格 , 跟 參 選 者 能 否 參 與 正 式 選 舉 並 無 關 係 。 也 就 是 說 , 不 管 泛 民 主 派 在 民 調 進 行 後 支 持 的 是 何 秀 蘭 、 黃 毓 民 、 甘 乃 威 、 勞 永 樂 或 另 外 的 候 選 人 , 其 他 人 依 然 可 以 自 行 報 名 參 選 , 甚 至 最 後 勝 出 選 舉 。 二 ○ ○ ○ 年 英 國 倫 敦 舉 行 市 長 選 舉 , 屬 於 工 黨 的 利 文 斯 通 ( Ken Livingstone ) 在 黨 的 預 選 中 落 敗 , 未 能 成 為 黨 的 候 選 人 ; 結 果 他 改 以 獨 立 候 選 人 的 身 份 參 選 , 成 功 以 百 分 之 五 十 八 的 得 票 率 勝 出 。 相 反 , 特 首 的 提 名 機 制 或 篩 選 機 制 卻 跟 參 選 資 格 有 密 切 關 係 。 在 提 名 過 程 或 篩 選 過 程 中 被 淘 汰 的 人 , 根 本 沒 有 資 格 、 沒 有 機 會 再 參 與 當 屆 的 特 首 選 舉 , 只 能 眼 睜 睜 的 看 別 人 角 逐 , 只 能 眼 睜 睜 的 看 其 他 人 成 為 候 選 人 以 至 成 為 特 首 。 只 要 看 到 這 一 點 , 就 很 容 易 分 辨 得 到 泛 民 主 派 的 內 部 推 選 跟 特 首 的 篩 選 機 制 完 全 不 同 。 飽 讀 政 治 學 書 籍 的 葉 太 怎 麼 連 這 麼 顯 淺 的 道 理 也 搞 錯 呢 ? 此 外 , 在 重 要 選 舉 前 先 進 行 黨 內 初 選 確 定 候 選 人 是 大 部 份 有 政 黨 及 成 熟 民 主 政 體 的 國 家 常 見 的 事 。 美 國 到 明 年 十 一 月 才 舉 行 總 統 大 選 , 可 民 主 、 共 和 兩 黨 的 準 候 選 人 已 在 積 極 備 戰 黨 內 初 選 , 務 求 打 敗 其 他 黨 內 對 手 成 為 黨 的 正 式 候 選 人 , 問 鼎 白 宮 的 寶 座 。 美 國 前 第 一 夫 人 希 拉 利 就 正 為 了 爭 取 黨 內 提 名 而 跟 政 壇 新 銳 奧 巴 馬 ( Barack Obama ) 拼 個 你 死 我 活 。 泛 民 主 派 現 在 不 過 借 用 外 國 政 黨 的 經 驗 , 外 國 選 舉 的 經 驗 作 藍 本 , 為 即 將 來 臨 的 立 法 會 補 選 做 準 備 而 已 , 這 實 在 是 合 情 合 理 的 做 法 。 飽 讀 政 治 學 著 作 的 葉 太 怎 麼 連 這 個 道 理 也 不 明 白 , 硬 要 提 出 不 合 理 的 批 評 呢 ? 難 道 葉 太 認 為 該 由 黨 領 袖 或 甚 麼 元 老 欽 點 某 人 成 為 候 選 人 嗎 ? 也 許 , 葉 太 是 要 為 特 首 的 提 名 及 篩 選 機 制 保 駕 護 航 。 但 是 , 特 首 的 提 名 機 制 跟 泛 民 主 派 以 民 調 定 候 選 人 是 兩 套 原 則 、 作 用 完 全 不 同 的 制 度 , 葉 太 胡 亂 把 它 們 拉 上 關 係 只 會 混 淆 視 聽 , 只 會 擾 亂 有 關 政 制 改 革 的 討 論 , 令 各 方 面 對 特 首 的 提 名 機 制 有 更 多 誤 解 , 這 對 各 方 面 都 是 沒 有 好 處 的 。

2007年8月23日 星期四

黃毓民:若泛民支持敢出戰補選

黃毓民:若泛民支持敢出戰補選  

左派陣營迅速協調由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出戰立法會港島區補選,勢要奪回民建聯主席馬力病逝而騰出的議席。至今仍未協調人選出戰的泛民主派,今天將舉行「武林大會」討論補選。  社民連主席黃毓民向本報表示,今天會以蘇格拉底教學法(Socratic method),不斷提問,希望透過討論與批判,迫使泛民就協調機制及協調最終人選的日子定下「封盤時間」。  黃毓民更首度表態,倘若泛民支持,他敢披掛上陣出戰。據了解,這次「武林大會」,除泛民的立法會議員外,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的核心小組成員李鵬飛也會出席。不過,一早表態有意參選的何秀蘭以及民主黨中西區區議員甘乃威,均不赴會。  黃毓民向本報表示,今天會以「虛心受教學生」的姿態赴會,希望透過不斷提問、討論及批判,迫使泛民在特定一個日子前,定出協調機制及最終人選:「第一要問幾多人選;第二是要定出封盤時間;第三我會問湯家驊和李柱銘,為何在泛民協調前已向傳媒表示支持何秀蘭。」  他表示,所謂「武林大會」,其實只是借泛民立法會議員「飯盒會」之便,去討論協調人選問題,但出席會議的人,應去的不去,不應去的卻去。他認為,早已表態參選的何秀蘭與甘乃威應該出席會議,不應讓民主黨與公民黨兩大黨「玩晒」;相反,李鵬飛、個別功能組別及獨立的泛民議員,根本沒有需要出席。願親自出戰補選  他更首度表態,倘若泛民支持,他敢於並願意代表泛民出戰補選。但他表示,泛民之中特別是公民黨,一直不滿社民連,也不想「養肥」社民連,為免令明年立法會選舉多了一個對手。他認為,即使泛民最後推舉何秀蘭參加補選,最終都是「一場春夢」,明年會見泛民真章。  有分析指出,泛民當中黃毓民才是葉劉淑儀的對手,黃毓民表示,他不會也不應太早公布參選意向,避免對手提早部署選舉策略:「當然要睇住葉劉來食,她現在像霧又像花;加上泛民當中很多無間道,你當我是《溏心風暴》個大契,邊個係人,邊個係鬼,我分得出,根本不應太早表態。」 何秀蘭甘乃威缺席  何秀蘭接受本報查詢時表示,作為候選人,參與制定協調規則並不恰當,故她決定避席。雖然今次補選時間緊迫,但她相信泛民能夠制定公平協調機制,日後仍有第二次、第三次的機會,討論如何完善機制。  甘乃威則表示,從報章報道才得知泛民今天舉行會議,民主黨並沒有要求他出席。對於社民連指協調要考慮候選人的理念,甘乃威指出,泛民的普選理念一致,大家的分別只在於手段,對是否參加小圈子選舉有不同意見。劉慧卿邀約赴會  前綫召集人劉慧卿證實,日前親自打電話給黃毓民及何秀蘭,邀請他們出席今午的聚會,黃毓民回電表示會出席,議題則圍繞港島區補選,對於是否能推舉一位參選人達至共識,劉慧卿持審慎樂觀態度。  劉慧卿又表示,倘若大家贊成泛民共同推舉一位參選人,下一步就要討論推舉機制的問題。她認為,可以參考美國初選的做法,例如有一至兩輪的電視辯論,最好就由電子傳媒現場直播,給予候選人表現才華的機會。她又指出,在辯論會舉行一至兩日後,可以委託學術機構進行民意調查,決定由哪一位代表泛民參選。  至於黃毓民提出以一人一票選出代表,劉慧卿表示,可以討論,大家可以有合作的空間。

信報 2007.8.21

學者指左派最怕黃毓民

泛民擬參考美國總統初選「砍鋪勁」  

親中陣營決定支持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出戰立法會補選,泛民主派昨天也就協調人選舉行「武林大會」,並一致決定各黨派要派人出選,最遲要於九月十日前提交名單,之後或參考美國總統初選模式,透過電視辯論及民調,推舉最終代表「單挑」葉太,預料十月上旬會有終極人選。「武林大會」發言人劉慧卿表示,泛民視這次補選為一場硬仗,矢志要打場漂亮的勝仗,要與對手「砍鋪勁」。  學者認為,在泛民人選中以黃毓民辯才最出色,以他狙擊葉劉淑儀最能推高選舉氣氛,故左派最不想泛民的代表也是黃毓民。  泛民主派昨天乘泛民立法會議員舉行「飯盒會」之便,就協調人選與補選進行討論,除十二名議員外,社民連主席黃毓民也赴會;不過,早已表態有意參選的何秀蘭及民主黨中西區區議員甘乃威均沒有出席。  劉慧卿於會後表示,泛民一致同意推舉一個最有能力及最受支持的人選出戰,泛民目前除要尋求一個公平及有公信力的機制推舉人選外,也會透過沿用已久的協調區議會選舉基礎包括網絡、呼籲各黨派及團體在九月十日前提交有意參選人的名單。她表示,有意參選者可於下周一出席第二場「武林大會」,並就初選機制提出建議。經電視辯論決定人選  劉慧卿指出,泛民各黨派提出所有人選後,將透過初選機制選出最終人選,假設十二月二日進行補選,泛民須趕及在十月上旬推舉終極人選。  她表示,泛民可參考美國總統初選,舉行一至兩輪電視辯論,並由電子傳媒現場直播,辯論會舉行一至兩日後,委託學術機構進行民意調查,若時間許可將反覆進行辯論及民調,才決定最終人選。劉慧卿表示,矢志要贏這次補選:「我們意欲很清楚,因為這是一場硬仗,所以一定要贏,仲要贏得好漂亮。經內部機制初選後,然後去砍鋪勁。」 學者指左派最怕黃毓民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分析,泛民今次協調雖說參考美國初選方法,但形式不同,政黨不會進行全港性拉票,加上電視媒體未必有興趣安排直播,一般市民不會有機會接觸候選人,故知名度就成為候選人在民調中取勝的關鍵。他相信,如按此機制進行協調,黃毓民絕對是「有得砌」。  馬嶽認為,左派反而擔心泛民成功透過初選影響區議會選舉的氣氛,而四位人選中,以黃毓民辯才最出色,以他狙擊葉劉淑儀,相信最能推高選舉氣氛,故左派最怕的人應該也是黃毓民。  嶺大公共管治研究部主任李彭廣也認為,黃毓民不論知名度、辯才和形象上均較其他候選人突出,即使欠缺地區工作,勝算亦最高。他指出,由於對方派出葉劉淑儀,只有黃毓民是差不多級數。  他預計,黃毓民的唯一問題是能否在以中產選民居多的港島區,成功包裝社民連濃厚的社會主義色彩,不過,以公民黨也提議最低工資立法,相信中產選民不一定不接受社民連的政治意識形態。  黃毓民接受查詢時表示,社民連將派二十八人參選區議會,未來數月都要為社民連成員「站台」,他擔心一人同時處理兩個選舉,未必應付得到,但他會與社民連商討再作決定。  何秀蘭認為,公開辯論有助選民加深認識各候選人的政綱,對知名度較低的候選人更為有利。她相信,黃毓民和葉劉淑儀的辯論將很精彩,但市民除看候選人的表達能力外,也會考慮其他因素。  甘乃威則認為,以公開辯論及民調決定人選,對他這些知名度低的候選人「蝕底」,何秀蘭及黃毓民則各有優勢。但他強調,今次參選是要建立一套初選文化,並讓市民明白何謂初選,不介意機制對誰較有利。

信報 2007.8.22

扎 鐵 工 人 罷 工 給 中 國 的 示

香 港 扎 鐵 工 人 罷 工 爭 取 加 薪 行 動 , 已 經 兩 個 星 期 ; 與 此 同 時 , 中 國 先 後 發 生 三 宗 非 常 嚴 重 的 工 業 意 外 , 超 過 二 百 五 十 名 工 人 不 僅 沒 法 爭 取 權 益 , 甚 至 要 賠 上 寶 貴 的 生 命 , 遺 下 孤 寡 老 弱 。 事 實 上 , 全 世 界 也 找 不 到 像 中 國 工 人 那 樣 弱 勢 , 任 由 宰 割 而 無 法 張 聲 ! 中 港 的 工 人 雖 然 只 是 一 河 之 隔 , 命 運 卻 截 然 不 同 。 八 月 十 三 日 , 湖 南 省 鳳 凰 縣 堤 溪 大 橋 在 完 工 通 車 前 突 然 倒 塌 , 大 批 工 人 走 避 不 及 , 不 是 墮 入 江 中 就 是 被 活 埋 在 石 堆 中 , 至 少 有 六 十 四 名 工 人 罹 難 。 五 日 之 後 , 山 東 新 泰 市 一 個 煤 礦 因 河 堤 崩 決 而 被 洪 水 淹 浸 , 一 百 八 十 一 名 礦 工 凶 多 吉 少 。 八 月 十 九 日 , 同 樣 是 山 東 省 , 濱 州 市 鄒 平 縣 魏 橋 集 團 一 間 鋁 母 鑄 造 廠 , 攝 氏 九 百 度 的 鋁 水 外 溢 , 官 方 稱 鋁 水 遇 水 冷 卻 時 形 成 強 大 氣 流 , 造 成 十 四 名 工 人 死 亡 。
礦 區 實 行 奴 化 管 理
這 些 慘 劇 固 然 有 小 部 份 不 可 抗 拒 的 自 然 因 素 , 但 更 多 其 實 是 可 以 避 免 的 人 為 因 素 。 以 山 東 新 泰 市 煤 礦 透 水 事 故 為 例 , 事 發 前 三 天 , 當 地 已 下 起 滂 沱 大 雨 , 很 多 工 人 擔 心 安 全 問 題 , 表 明 不 想 下 井 工 作 , 但 廠 方 以 辭 退 、 沒 收 按 金 等 要 脅 , 工 人 被 迫 就 範 ; 即 使 發 現 大 量 洪 水 湧 入 礦 井 , 井 下 的 工 人 仍 然 不 敢 貿 然 逃 走 , 要 請 示 地 面 的 領 導 。 有 工 人 說 : 「 很 多 人 養 成 了 習 慣 , 上 面 的 人 不 命 令 行 動 , 就 不 敢 行 動 。 」 而 且 , 「 絕 對 服 從 , 絕 對 執 行 , 絕 對 到 位 」 是 礦 區 對 工 人 提 出 的 要 求 , 稍 有 不 服 從 , 面 臨 的 就 是 罰 款 ( 《 新 京 報 》 ) 。 與 其 說 這 是 準 軍 事 化 管 理 , 不 如 說 這 是 奴 性 化 管 理 。 這 種 奴 化 工 人 的 做 法 之 所 以 卓 有 成 效 , 一 方 面 因 為 工 人 處 於 弱 勢 , 完 全 沒 有 討 價 還 價 能 力 , 也 不 了 解 自 己 的 權 利 ; 另 方 面 , 政 府 部 門 沒 盡 監 督 之 責 , 更 沒 有 捍 衞 工 人 的 合 法 權 益 , 令 他 們 任 由 資 方 魚 肉 。 本 來 , 全 國 總 工 會 是 專 為 保 護 工 人 而 設 的 組 織 , 但 在 中 共 強 力 控 制 下 , 早 已 淪 為 專 政 工 具 , 其 首 要 工 作 只 是 協 助 當 局 穩 定 社 會 、 管 理 工 人 , 而 非 幫 助 工 人 , 當 工 人 的 利 益 與 政 府 及 商 人 利 益 有 矛 盾 時 , 他 們 只 會 毫 不 猶 豫 站 在 政 府 那 邊 , 打 壓 工 人 的 合 理 訴 求 。
工 人 苦 無 求 助 渠 道
試 想 想 , 假 如 國 內 有 獨 立 工 會 , 工 人 又 怎 會 明 知 有 生 命 危 險 , 仍 然 不 向 工 會 求 助 , 任 資 方 予 取 予 求 呢 ? 假 如 有 獨 立 媒 體 , 工 人 不 僅 可 以 揭 露 資 方 罔 顧 工 人 死 活 的 惡 行 , 嚴 重 偷 工 減 料 的 鳳 凰 縣 大 橋 等 豆 腐 渣 工 程 , 也 不 可 能 無 日 無 之 而 不 被 揭 發 。 連 工 人 的 生 命 也 得 不 到 保 障 , 更 遑 論 權 益 了 ! 因 此 , 這 幾 宗 慘 劇 充 份 凸 顯 了 獨 立 工 會 及 新 聞 自 由 的 重 要 性 , 希 望 港 人 好 好 珍 惜 這 些 來 之 不 易 的 權 利 , 捍 衞 這 個 文 明 的 制 度 , 否 則 , 今 日 中 國 工 人 的 命 運 , 就 是 明 天 香 港 工 人 的 寫 照 。 張 華   中 國 問 題 評 論 員

2007年8月22日 星期三

法輪功1


多維這一類"小罵大幫忙(中共)"的討論包含了太多的謠言、污蔑,而謾罵的人卻拿不出任何証據來支持自己的"結論"。在目前每天仍有大量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及受虐致死的情況下,這樣的文章己不是"各抒己見"的問題,而是直接參予散播仇恨,支援迫害了。

中共之所以能讓中國人仇視、誤解法輪功,其中最重要的武器就是無間斷的污蔑,潛移默化的洗腦。依我看,這些文章不純粹是各抒己見,更多是網棍、網警的傑作。

因為法輪功受迫害聯合調查團(全球成員300多人皆不是法輪功學員。司徒華及何俊仁是亞太區成員)在全球己展開人權聖火的傳遞,而前加亞太區司長David Kilgour及加人權律師David Matas的有關中共系統性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利的報告愈來愈受到注意,所以近來中共特務大舉出動攻擊,多維這類"討論"又再出籠。

David, 我附上David Kilgour的活摘報告網站及全球的媒體報導
http://investigation.go.saveinter.net/,希望你放在blog內,讓大家有從另外一方面了解法輪功的機會。另外,法輪功也有一個資訊網站www.faluninfo.net,歡迎大家溜覽。

八年來,法輪功學員一直為停止中共的迫害不得不在極艱難的環境下發出聲音 (大紀元、新唐人、希望之聲),為法輪功,也為其他受到壓迫的團體。可以說,全球每一位學員(包括台灣的五十多萬) 都盡了他們最大的能力,貢獻了他們的時間、人力、財力、物力去抑制罪惡,讓它不致完全得逞。如果不是為了"真相必將大白於天下"的信念,我們是無法支撐下來的。


ML
----------------------------------
http://blog.chinesenewsnet.com/?p=28874
http://blog.chinesenewsnet.com/?p=25610&ci=131477#comment-131477

你離得開中國嗎?

 美國《新聞周刊》最新一期載文《你離得開中國嗎》,
摘要如下:
  從寵物食品到玩具,中國制造産品難以回避。但可能回避嗎?在2005年,記者兼作家邦喬妮(Sara Bongiorni)試圖找出答案,她和她的丈夫及兩個孩子全年回避購買中國制造的任何東西。邦喬妮在新書《沒有‘中國制造’的一年》中彙編了他們的努力,他們的錯誤和他們的挫折。她和《新聞周刊》談及美泰(Mattel)的玩具召回,沒有咖啡機的生活以及她很高興看到她家自我強加的抵制的結束。   

新聞周刊(下稱新):是什麽促使你戒斷中國産品?  
 
邦喬妮(下稱邦):在2004年聖誕節後兩天,我坐在沙發上,被一大堆東西包圍着,我開始看這些東西來自何方。所有的玩具都來自中國,聖誕燈飾、電子産品,甚至連狗的咀嚼玩具也是。
因此我對丈夫說:“你覺得過一年沒有中國的生活好不好玩?”
他回答說:“不好玩。”但我逼着他做這件事,幷把它當作一次家庭實驗,一個新年決議。這不是抗議或什麽有政治意味的事情;我隻是想知道美國一個中産階級家庭能否一年不用中國制造的商品。
美國經濟新聞記者邦喬妮和她的書《沒有“中國制造”的一年》。

邦喬妮在書中表示:“原本想讓中國在我的生活中消失,但後來才明白中國原來已經滲透到我的生活中,這令我非常吃驚。”
新:你可以嗎?   

邦:在技術上,你可以,但你的生活會失常。我們度過那年幾乎主要是靠運氣。我們不需要新電話或手機,據我所知,這些東西隻來自中國。而且盡管我們的咖啡壺破了,但我們沒有更換,因爲我們不想買一個來自意大利的貴價咖啡壺。有些東西似乎隻來自中國,一年不用它們也影響很大。   
新:你會不會再中斷使用“中國制造”産品?   
邦:不。我的丈夫持懷疑态度,他無法堅持——這太浪費時間了。除了中國産品,其他的選項非常少,而且(多數)來自中國的産品價廉物美。
新:但關于安全問題和美泰以及其他公司的召回事件呢?   
邦:當我做那件事的時候,我從來沒注意過安全問題。因爲(大約80%的玩具)都來自中國,因此當問題出現,問題來自中國的機率就大。我不想反應過度,但我不知道怎樣的謹慎才合适。作爲一名消費者,我不知所措。就在前幾天,我的寶寶還在完托馬斯(Thomas)的木制火車汽笛。盡管它不屬于被召回的貨物,但它有着明亮的油漆,于是我想我還是把它拿走吧。我們真的依靠政府和制造商更大系統級的檢查,我們不能自己對産品進行安全檢查。   
新:那麽,在很大程度上,你對進口商品是滿意的。   
邦:當你擔心(美國人)失業、勞工權益和環境問題,你會更容易看到對華貿易的負面。但我也重視另一面:獲得價廉物美的産品。我們曾不得不給四歲的兒子購買68美元的意大利鞋。我們本可以買一雙14美元的中國鞋。   
新:那更昂貴的進口品呢?   
邦:人們繼續把中國商品和赝品、廉價貨聯想到一起。但很多高端的産品也是中國制造的。例如,當你走進精美的廚具店,人們以爲那些東西是歐洲貨,因爲它有着歐洲的名字或這公司可能位于歐洲。但實情幷不總是這樣。來自中國的進口品各種各樣,質量也各種各樣。   
新:你的孩子們對非中國制造的玩具會不會感到失望?   
邦:我們希望他們聖誕節快樂,但對他們來說,這包含色彩缤紛的塑料玩具,而大多數這些玩具都來自中國。歐美制造的玩具工藝精美而有品味,但更适合成年人。我花了20美元買了一個三英寸高的、色澤美麗的德國玩偶,替代那個較便宜的芭比娃娃。但對小孩來說,就算我們花了錢,這也幷不見得是個好選擇。 

新 「 中 國 威 脅 論 」 殺 傷 力 更 大

新 版 「 中 國 威 脅 論 」 方 興 未 艾 , 且 已 嚴 重 打 擊 北 京 的 聲 譽 與 全 球 影 響 力 。 「 反 華 」 國 際 輿 論 的 焦 點 正 從 解 放 軍 的 導 彈 與 潛 艇 轉 移 到 「 世 界 工 廠 」 向 五 大 洲 輸 出 的 有 毒 食 品 、 玩 具 、 服 裝 與 化 妝 品 ; 同 時 , 從 神 州 大 地 排 放 的 二 氧 化 硫 、 酸 雨 、 沙 塵 暴 好 像 也 無 遠 弗 屆 。 一 向 彈 藥 十 足 的 中 共 宣 傳 、 公 關 與 統 戰 機 器 近 來 可 能 由 於 要 主 打 「 奧 運 加 中 華 復 興 騷 」 與 「 十 七 大 團 結 和 諧 騷 」 , 對 反 擊 「 新 中 國 威 脅 論 」 似 乎 軟 弱 無 力 , 十 分 被 動 !
中 共 高 層 「 永 不 認 衰 」
中 南 海 頭 頭 與 智 囊 團 的 被 動 困 境 有 外 來 兼 內 在 因 素 。 前 兩 三 個 月 當 美 國 好 幾 家 公 司 開 始 要 「 世 界 工 廠 」 回 收 含 毒 甚 至 致 癌 的 玩 具 、 寵 物 食 品 與 牙 膏 時 , 中 共 外 宣 小 組 、 外 交 部 與 外 貿 部 的 統 一 口 徑 是 這 無 非 是 「 美 帝 反 擊 戰 」 : 華 盛 頓 在 人 民 幣 幣 值 與 其 他 貿 易 糾 紛 鬥 不 贏 北 京 , 遂 在 中 國 貨 面 挑 毛 病 , 打 不 光 彩 的 「 曲 線 貿 易 戰 」 。 但 由 於 投 訴 越 來 越 多 , 而 且 連 「 中 國 大 好 友 」 如 Wal-Mart 等 大 進 口 商 也 加 入 戰 圈 , 北 京 不 得 不 在 七 月 初 把 重 貪 污 犯 、 國 家 食 品 藥 品 監 督 管 理 局 局 長 鄭 筱 萸 處 死 , 既 嚴 懲 腐 敗 , 同 時 以 鮮 血 來 證 明 中 國 確 有 魄 力 提 高 產 品 質 量 和 食 品 安 全 。 但 情 況 還 不 斷 惡 化 ! 向 「 世 界 工 廠 」 投 反 對 票 的 國 家 越 來 越 多 , 從 巴 拿 馬 到 新 西 蘭 , 甚 至 依 賴 中 國 救 濟 的 幾 個 非 洲 國 家 的 進 口 商 也 毫 不 客 氣 地 「 唱 衰 」 中 國 產 品 。 到 本 月 中 , 胡 溫 領 導 層 不 得 不 默 認 大 陸 無 論 生 產 第 一 線 或 地 方 與 中 央 的 監 管 機 制 都 破 綻 百 出 , 惟 有 在 上 星 期 成 立 國 務 院 產 品 質 量 和 食 品 安 全 領 導 小 組 , 並 委 任 有 S A R S 殺 手 美 譽 的 鐵 娘 子 吳 儀 為 組 長 。 但 這 只 是 中 共 一 貫 「 頭 痛 醫 頭 」 的 土 法 ; 不 去 追 究 危 機 的 深 層 矛 盾 , 光 靠 一 個 有 頭 面 的 政 治 局 委 員 去 帶 領 某 「 跨 部 門 權 威 工 作 組 」 去 清 除 一 些 引 起 國 際 反 感 的 表 狀 。 更 離 譜 的 是 , 中 共 高 層 還 堅 守 「 永 不 認 衰 」 的 最 高 綱 領 。 七 月 底 溫 家 寶 總 理 仍 然 批 評 「 反 華 勢 力 」 利 用 貨 品 安 全 為 藉 口 , 「 不 顧 事 實 、 以 偏 概 全 的 炒 作 」 ; 他 還 聲 稱 北 京 會 毫 不 手 軟 地 「 反 對 貿 易 保 護 和 歧 視 」 云 云 。 本 周 國 家 質 量 監 督 檢 驗 檢 疫 總 局 局 長 李 長 江 還 痛 罵 外 國 保 護 主 義 者 在 借 題 發 揮 、 興 波 作 浪 !
「 世 界 工 廠 」 聲 譽 受 損
至 於 可 能 比 輸 出 劣 質 和 有 害 貨 品 後 果 更 嚴 重 的 「 污 染 出 口 」 , 中 國 一 直 隻 眼 看 隻 眼 閉 。 前 不 久 楊 潔 篪 外 長 在 一 國 際 氣 候 環 保 會 議 上 否 認 中 國 要 對 大 氣 層 污 染 與 全 球 暖 化 負 責 ; 他 號 稱 中 國 的 工 礦 企 業 一 直 嚴 守 「 節 能 減 排 」 的 原 則 等 等 。 其 實 西 方 專 家 誰 不 知 道 , 去 年 中 國 差 不 多 所 有 省 市 都 達 不 到 國 務 院 要 求 的 節 省 百 分 之 四 能 源 與 減 少 排 放 百 分 之 二 污 染 物 的 目 標 ! 遺 憾 的 是 , 大 陸 艱 辛 建 立 的 「 世 界 工 廠 」 品 牌 與 聲 譽 , 可 能 會 被 中 共 持 之 以 的 「 死 不 認 錯 」 兼 諉 過 於 人 的 陋 習 毀 於 一 旦 !

林 和 立   中 國 問 題 評 論 員

傷 心 橋 下 春 波 綠

Bridges of The World - 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TUOO5en8P8
------------------------------------------


莫 道 水 城 威 尼 斯 橋 樑 縱 橫 , 它 比 起 中 國 的 紹 興 , 真 是 小 巫 見 大 巫 。 紹 興 有 橋 一 萬 零 八 百 多 座 , 為 世 上 獨 一 無 二 的 「 萬 橋 市 」 ! 須 知 中 國 人 是 建 橋 的 老 祖 宗 , 古 老 的 趙 州 橋 就 是 世 界 橋 樑 史 的 一 座 祠 堂 。 華 夏 古 橋 的 造 型 都 很 優 雅 , 前 不 久 在 香 港 展 出 的 《 清 明 上 河 圖 》 真 , 就 如 實 勾 畫 了 宋 代 橋 樑 的 面 影 。 中 國 人 關 於 橋 的 傳 說 如 河 沙 數 , 一 般 而 言 , 北 方 的 橋 史 多 與 戰 爭 有 關 , 譬 如 張 飛 喝 斷 當 陽 橋 ; 唐 太 宗 力 退 廿 萬 胡 騎 的 長 安 便 橋 之 戰 … … 等 等 。 南 方 的 橋 樑 則 多 產 悱 惻 纏 綿 的 愛 情 傳 奇 , 譬 如 梁 祝 故 事 , 又 如 《 白 蛇 傳 》 的 《 斷 橋 》 , 最 有 名 的 當 數 陸 游 哀 悼 表 妹 唐 婉 的 凄 美 詩 篇 : 「 傷 心 橋 下 春 波 綠 , 曾 是 驚 鴻 照 影 來 。 」 殊 不 知 到 了 本 朝 , 盛 世 中 華 崛 起 新 橋 座 座 , 卻 再 出 不 了 戰 爭 史 詩 , 更 出 不 了 愛 情 篇 章 , 倒 出 了 一 堆 荒 誕 故 事 。 十 一 年 前 , 廣 東 韶 關 大 橋 坍 塌 , 死 人 三 十 二 ; 七 年 前 , 重 慶 綦 江 彩 虹 橋 有 一 隊 武 警 官 兵 列 隊 走 過 , 橋 便 塌 了 , 死 人 四 十 , 這 事 故 據 說 是 兵 們 的 正 步 軍 操 引 發 「 頻 率 共 振 現 象 」 所 致 。 試 問 建 成 才 三 年 的 彩 虹 橋 竟 不 堪 一 「 操 」 , 這 不 是 豆 腐 渣 又 是 甚 麼 ? 看 來 以 後 建 橋 要 立 碑 示 警 , 「 可 過 民 而 不 可 過 兵 」 , 如 此 便 連 打 仗 都 無 從 打 起 了 。 孰 料 「 中 國 製 造 」 的 橋 樑 越 來 越 有 名 。 中 國 為 非 洲 馬 達 加 斯 加 承 包 建 造 的 大 橋 , 去 歲 通 車 僅 半 年 便 告 坍 塌 。 今 年 六 月 , 曾 蔭 權 桑 梓 鄉 的 九 江 大 橋 攔 腰 斷 開 。 按 讖 緯 學 , 橋 樑 與 風 水 息 息 相 關 , 最 忌 「 斷 」 字 ( 筆 者 也 是 南 海 籍 人 , 實 係 心 懷 忐 忑 , 並 非 專 和 曾 特 首 過 不 去 ) 。 如 今 再 聞 湘 西 鳳 凰 沱 江 大 橋 剛 剛 竣 工 , 居 然 在 拆 腳 手 架 準 備 通 車 典 禮 時 倒 塌 了 ! 或 有 愛 國 心 切 者 援 引 美 國 明 尼 蘇 達 州 「 塌 橋 死 人 」 , 以 衞 我 天 朝 顏 面 。 豈 知 明 尼 阿 波 利 斯 大 橋 使 用 了 四 十 年 , 美 國 工 程 學 界 認 為 當 年 以 壽 命 七 十 五 年 設 計 的 橋 樑 , 對 後 來 的 車 流 量 考 慮 不 及 , 故 而 只 能 按 四 十 年 壽 命 計 算 。 原 來 人 家 的 大 橋 是 壽 終 正 寢 , 而 可 嘆 的 是 , 鳳 凰 新 橋 尚 未 有 一 個 人 一 部 車 從 橋 上 走 過 , 卻 有 六 十 多 民 工 被 砸 死 於 橋 底 。 說 來 未 知 是 否 與 讖 緯 有 關 , 山 明 水 秀 的 湘 西 鳳 凰 係 苗 族 自 治 州 , 古 城 、 沱 江 、 吊 腳 樓 為 鳳 凰 三 絕 。 那 知 就 在 塌 橋 之 前 不 久 , 自 治 州 杜 姓 州 長 上 京 公 幹 , 名 曰 「 關 懷 」 湘 西 學 生 , 把 一 位 北 大 女 生 召 到 賓 館 實 行 強 姦 。 苦 主 泣 訴 , 這 州 長 始 被 「 雙 規 」 , 所 謂 落 草 的 鳳 凰 不 如 雞 , 杜 州 長 的 種 種 劣 便 無 所 遁 形 … … 不 旋 踵 , 沱 江 大 橋 就 倒 塌 了 。 作 家 沈 從 文 已 仙 遊 , 畫 家 黃 永 玉 猶 健 在 , 他 們 都 是 湘 西 鳳 凰 人 氏 。 無 論 逝 者 存 者 , 對 這 些 鄉 梓 故 事 想 必 都 投 筆 無 言 。 正 是 「 傷 心 橋 下 春 波 綠 , 曾 是 邊 城 照 影 來 」 ( 註 : 《 邊 城 》 係 沈 從 文 的 名 著 ) 。

2007年8月21日 星期二

令人憂心的「深圳人自由赴港」

七月二十七日,大陸主流媒體爭相在顯要位置報道了一條香港新聞《深圳二百萬戶籍人口可以自由赴港》二○○七年七月二十六日香港《明報》報道,香港特區政府已向中央政府申請,向為數約二百萬的所有深圳戶籍人口,發出可多次赴港的電子入境卡,讓深圳人可隨時使用e通道赴港旅遊消費,若申請得到中央支持,最快可於今年十月的特首施政報告中宣佈,分階段付諸實行。
在有人對此消息拍手稱快之餘,也有人卻疑慮再三:
深圳政府早於港媒五天宣佈消息其一,港府此邀請是否自願?深圳《晶報》(深圳特區報子報)比香港《明報》早五天(七月二十一日)就有報道《深圳市民亮一下身份證就可過香港》--「中國三大都市圈學者對話會」上各地學者暢談深港合作:「允許深圳戶籍居民憑身份證進入香港」,「適度開放兩地牌照車輛自由行」……昨天(七月二十日),珠三角、長三角、環渤海等三大都市圈學者匯聚深圳,舉行首屆三大都市圈學者對話會,就構建先鋒城市群、如何推動深港合作等話題展開討論。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武寅,深圳市領導李意珍、唐傑、姜忠和市老領導邵漢青出席了對話會。
深圳政府喉舌何以早在港府發佈「向中央申請讓深圳人自由赴港」消息前五天就公開了?顯然有一種先聲奪人對港府的輿論逼迫之嫌。聯繫到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後,廣東省和深圳市政府就一直在大造輿論謀求深圳人自由赴港(如早在三四年前,深圳社科院院長樂正就多方呼籲讓深圳人自由赴港),但當時的港府始終冷淡不答,香港市民直到今日,也仍是「喜憂參半」,這就令人懷疑,此次港府申請讓深圳人自由赴港,主要是因為大陸壓力--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近日明確表示,香港不能不「適應轉變,並與中央及省政府緊密聯繫」。
香港如事事聽北京,必死無疑其二,港府此邀請標誌香港加速內地化。深圳人深知,香港對內地的優勢和吸引力全在於與大陸內地截然不同的西方文明,香港與大陸聯繫愈鬆散,愈對大陸有利。深圳人最懷念的香港,是回歸前的獨立香港,那時的香港生氣勃勃,給深圳以無窮的改革靈感和動力。而回歸後的香港,因為受制於北京緊箍咒,與大陸綁在一起,頓失自由應對國際政治變化與經濟全球化的活力,以至於在亞洲金融風暴等突發事件襲擊下日薄西山,終成深圳和大陸必須義務或虧本為之服務的一個沉重包袱。深圳人要奉中央之命,向香港提供自己都不能享受的優質廉價食品、商品和各項無償服務。如果深圳人自由赴港一旦實現,則意味著深圳和內地對香港的干預將更加頻繁和隨意。深圳改革家袁庚早已預言,香港如果事事聽北京的,必死無疑。
現在大陸官員津津樂道,香港再也離不開大陸了,香港的經濟復蘇在於與大陸的關係日益緊密,得救於「中央政府推出的兩項好政策:CEPA和內地居民香港自由行」--自從二○○二年開始,香港政府出台了推廣普通話的政策,首先開始語言文化的大陸化;二○○三年,CEPA出台,內地居民香港自由行一年之後,又開始從經濟上套牢香港。其時的香港經濟雖然終於從L形的長期低迷,開始轉向U形的復蘇,但實際上是將經濟命脈的樞紐交給了大陸控制。此次港府被迫邀請深圳人自由赴港,只能是進一步惡化香港自由社會制度。
鄧「五十年不變」承諾將作廢其三,鄧小平關於香港制度「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將作廢。一九八三年七月,在進行香港回歸談判期間,鄧小平曾經鄭重承諾:「實行一國兩制的構想,香港幾個不變:社會制度不變、法律基本不變,生活方式不變,保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自由港地位。……不但九七年時不變,我們講五十年不變。」但是,一九九七年二月鄧小平病逝,七月一日香港回歸以後,鄧小平的承諾就開始打折扣:「因故暫時取消香港『雙普選』」後,香港政治制度「由於純屬香港內政技術性原因稍有改革」。到今年香港回歸十周年時,可以說香港的民主政治制度與經濟發展模式都與回歸前有了方向性倒退改變。到今日「深圳人自由赴港」,預示香港政治經濟文化制度徹底改變的大限迫在眉睫,不用說等不到五十年,就是二十年可能也是奢望了。
香港社會制度「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成空話有兩個根本原因,一是中共從不遵守諾言;二是中共的「一國兩制」的構想本來就不是為香港設計的,而是為了統一台灣的陽謀--為了讓台灣上?,就先以香港回歸為示範。當發現台灣根本不可能上?後,也就無心把香港「一國兩制」當真了。這可能是香港近期將以「深港一體,深港同城」加速香港大陸化內地化深圳化的主要原因。
一葉落而知秋。對此,深港有識之士豈能不共同為「深圳人自由赴港」而心憂。


大陸 朱健國

加拿大人對中國產品不放心

加拿大民意調查公司Decima日前所作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有百分之二十八的受訪者認為,中國製造的產品很不安全,另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認為中國製造的產品不太安全。這份調查訪問了一千名加拿大人。民意測驗專家安德森指出,調查涵括了全加拿大幾乎所有收入群體,其中老年人對中國進口產品的擔心比年輕人更重。
中國產品頻頻出現質量問題後,加拿大食品檢驗署對從中國進口的食品檢驗比以前嚴格了。以往在檢驗時,對常年從事同一業務有信譽的進口商,檢驗人員在核對了食品之後,就會放行。但現在則是,凡是從中國進口的食品,不論以前信譽如何,一律會帶回去化驗成份。對於由此造成的延誤時間、存儲、變質,以及附加費用等問題,許多華商都感到十分無奈。
據筆者瞭解,現在甚至不少來自中國的移民也盡量避免買中國貨。有位朋友透露,她到中國人開的超市買北京人喜歡吃的鹹菜--醬圪塔,回到家用水洗洗,結果露出來一個蔫蔫的黃蘿蔔。她說,中國從假冒偽劣產品盛行,到有毒致癌食品猖獗,情況越來越嚴重了,只有避免買中國貨,有些喜歡吃的東西,不惜多花些錢到韓國人超市去買。
對中國產品的安全問題,數月來,加拿大衛生部連續多次發出警報,指至少有二十四種中國產的牙膏有毒(含有過量的二甘醇),包括黑妹牙膏、鹽潔牙膏、田七特效中藥牙膏和小護士牙膏等。醫學專家警告說,使用這些牙膏時如果不慎吞入,會引起噁心、腹痛、暈眩、泌尿困難、腎臟衰竭、昏迷,甚至死亡。這類牙膏大多在華人超市和便利店出售,但這些牙膏在加拿大銷售都沒有獲得許可。在有毒牙膏之外,還有汽車輪胎、兒童玩具、寵物食品等連續出事,這大大打擊了加拿大的消費者對於來自中國產品的信心。
中國官方在加拿大出現毒粉絲時曾公開聲明,有毒粉絲不會流入加拿大市場,中國對於出口管理很嚴格。換言之,有毒粉絲只是留在中國給老百姓吃的。當然我們在海外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比如日前被揭發出的用大便熏製臭豆腐的事件,經過廣泛報道的黑心棉事件,都凸現了許多中國人在亂世到來之前放棄了起碼的道德底線。令人無奈的是,中國生、植物鏈的全面污染,幾乎讓人沒有選擇的餘地了。我們原來說,大米有毒就改吃麵,麵有毒就改吃粗糧。豬肉有毒就改吃牛肉,牛肉有毒就改吃海鮮,海鮮有毒就改吃青菜。可問題是,今天中國的河流污染到不適宜用來灌溉了,湖泊污染到無法出產乾淨的魚蝦了,土地污染到無法生長無毒的糧食和蔬菜了。
針對來自中國的食品、產品質量受到加拿大社會質疑的情況,中國駐加拿大外交機構卻組織華人社區進行非理性的反彈。加拿大中華商會舉辦論壇,邀請華商代表討論對事件的看法。有出席論壇的華商認為,這是西方媒體對中國產品有偏見在進行炒作,事件顯示西方國家懼怕中國產品佔據國際市場等等。中國駐多倫多總領事館商務領事劉怡在論壇上表示,中國產品、食品問題是加拿大媒體在炒作,她並認為,從中國進口的貨物出現問題是加拿大方面的責任。顯然這是中國官方在推卸責任,也是在試圖控制華人社區主導華文輿論。因為一個只有十名華商出席的時事論壇,領事館卻派出了劉怡、張炳詞兩名領事到場。問題是,中國產品不但是有問題,而且問題很嚴重;中國食品不但是不安全,而且可能有毒。面對一個事實去追問對方指出這個事實的動機是沒有什麼意義的。
中國目前假、冒、偽、劣、毒產品泛濫,加上制度腐敗,有些產品流向海外是無法避免的現實。由於沒有有效的制度制衡和輿論監督,再加上中國金錢掛帥的社會風氣,實際情況已經愈演愈烈,許多駭人聽聞的事件仍不為西方所知。

慰 安 婦 的 更 大 傷 痛

美 國 日 裔 眾 議 員 本 田 在 美 國 眾 議 院 提 出 譴 責 日 本 在 二 戰 期 間 強 徵 慰 安 婦 的 議 案 , 獲 無 異 議 通 過 。 加 拿 大 、 荷 蘭 議 會 也 開 始 關 注 有 關 問 題 。 上 周 《 蘋 果 日 報 》 刊 登 了 四 名 海 南 島 慰 安 婦 倖 存 者 的 聚 會 , 各 自 說 出 自 己 的 傷 痛 經 歷 。 但 是 , 中 國 的 國 會 ─ ─ 全 國 人 大 , 對 這 問 題 從 未 發 聲 。 官 方 的 中 華 慈 善 基 金 會 曾 計 劃 扶 助 慰 安 婦 倖 存 者 , 最 終 因 上 級 以 「 事 件 敏 感 不 宜 介 入 」 為 由 而 作 罷 。 什 麼 原 因 ? 旅 居 加 拿 大 的 蘇 賡 哲 , 引 述 青 海 人 民 出 版 社 的 《 中 國 慰 安 婦 》 的 記 載 , 一 九 四 ○ 年 四 月 河 南 新 鄉 地 區 王 各 莊 有 八 十 二 名 婦 女 被 日 軍 押 去 當 慰 安 婦 , 苦 楚 當 然 不 勝 述 說 。 但 更 大 痛 苦 卻 是 後 來 自 己 同 胞 施 予 的 。 能 夠 生 還 的 慰 安 婦 , 其 後 大 多 死 於 家 屬 的 羞 辱 和 政 治 迫 害 。 一 位 倖 存 者 說 : 「 解 放 後 , 當 過 慰 安 婦 這 一 段 歷 史 , 不 斷 成 為 我 們 的 罪 惡 。 今 天 , 我 們 被 說 成 是 日 本 侵 略 者 的 軍 妓 , 明 天 , 又 說 我 們 是 日 本 潛 伏 下 來 的 女 特 務 ; 後 來 我 們 成 了 反 黨 反 社 會 主 義 的 先 鋒 。 每 次 來 運 動 , 都 是 以 批 判 我 們 開 始 , 最 後 以 徹 底 批 臭 我 們 結 束 。 」 據 報 道 , 文 革 時 , 這 群 河 南 倖 存 的 慰 安 婦 , 連 累 三 百 九 十 七 名 婦 女 被 批 鬥 , 二 百 三 十 一 名 女 性 自 殺 或 自 殺 未 遂 , 株 連 一 萬 四 千 五 百 六 十 三 名 旁 系 親 屬 , 要 他 們 招 出 「 陰 謀 集 團 」 的 綱 領 。 這 案 件 至 今 未 平 反 。 一 名 慰 安 婦 說 : 「 我 恨 日 本 鬼 子 , 這 不 假 ; 可 你 知 道 , 我 更 恨 的 是 誰 嗎 ? 是 我 們 中 國 人 。 」 因 為 日 本 軍 蹂 躪 她 們 的 肉 體 , 而 中 國 人 則 蹂 躪 她 們 的 靈 魂 。 日 本 人 的 蹂 躪 是 一 時 的 , 中 國 人 的 蹂 躪 則 是 終 生 的 , 甚 至 株 連 親 屬 及 後 裔 。

紀 錄 片 《 南 京 》 的 「 陷 落 」

紀 錄 片 《 南 京 》 的 「 陷 落 」

紀 錄 片 《 南 京 》 最 近 在 內 地 放 映 , 票 房 並 不 像 此 前 業 內 人 士 預 測 的 那 樣 樂 觀 , 據 報 道 , 有 些 影 院 曾 因 為 「 零 票 房 」 而 不 得 不 臨 時 取 消 放 映 ; 與 此 片 差 不 多 同 期 上 映 的 進 口 大 片 《 變 形 金 剛 》 ( Transformers ) 據 說 票 房 卻 異 常 火 爆 。 《 南 京 》 由 美 國 在 線 ( A O L ) 副 總 裁 萊 恩 塞 斯 ( Ted Leonsis ) , 投 資 二 百 萬 美 元 拍 攝 , 有 評 論 稱 該 片 為 中 國 版 的 《 舒 特 拉 的 名 單 》 ( Schindler's List ) , 它 根 據 已 故 美 國 華 裔 女 作 家 張 純 如 的 著 作 《 南 京 暴 行 : 被 遺 忘 的 大 屠 殺 》 ( The Rape of Nanking ) 改 編 , 以 當 時 在 華 西 方 人 的 視 角 記 述 了 侵 華 日 軍 的 暴 行 。 在 影 片 攝 製 過 程 中 , 工 作 人 員 輾 轉 多 國 , 採 訪 了 近 八 十 位 南 京 大 屠 殺 幸 存 者 及 當 年 的 日 軍 老 兵 。 此 片 放 映 前 夕 , 內 地 媒 體 曾 作 出 大 量 報 道 , 坊 間 反 響 異 常 強 烈 , 有 人 甚 至 估 計 它 的 放 映 將 創 下 票 房 紀 錄 。
「 愛 國 」 也 有 真 假 之 分
《 南 京 》 的 這 次 「 陷 落 」 讓 我 想 到 了 「 愛 國 主 義 」 這 個 詞 彙 。 在 內 地 , 一 直 存 在 一 批 「 愛 國 主 義 」 者 , 他 們 常 常 表 現 出 一 種 極 端 的 民 族 主 義 情 緒 , 尤 其 是 一 提 到 日 本 , 個 個 看 上 去 都 咬 牙 切 齒 , 一 副 十 足 的 義 憤 填 膺 狀 , 似 乎 不 如 此 就 是 不 愛 國 了 。 還 記 得 近 些 年 來 發 生 不 止 一 次 的 「 抵 制 日 貨 」 事 件 嗎 ? 只 要 一 觸 碰 到 「 反 日 」 這 個 話 題 , 這 些 人 就 摔 日 本 造 電 視 、 砸 日 本 產 汽 車 、 衝 擊 日 本 在 華 餐 館 , 上 街 遊 行 、 呼 喊 過 激 口 號 , 群 情 激 昂 , 熱 血 沸 騰 , 恨 不 得 馬 上 為 國 捐 軀 , 「 愛 國 主 義 」 情 緒 很 快 就 升 騰 至 極 了 。 不 過 , 只 要 看 一 看 這 次 《 南 京 》 的 「 陷 落 」 , 你 就 會 發 現 , 這 些 人 對 這 段 不 該 忘 記 的 歷 史 並 不 感 興 趣 , 他 們 去 玩 《 變 形 金 剛 》 去 了 。
很 少 結 合 現 實 作 思 考
我 又 想 起 另 一 件 事 : 據 報 道 , 當 初 愛 國 保 釣 人 士 馮 錦 華 在 網 上 呼 籲 愛 國 青 年 們 跟 隨 他 一 起 去 釣 魚 島 保 衞 國 土 , 當 時 那 些 所 謂 的 反 日 青 年 們 群 情 激 昂 , 回 應 者 眾 , 可 是 等 到 有 一 天 馮 錦 華 如 約 在 浙 江 等 候 那 些 作 出 承 諾 的 反 日 青 年 們 共 赴 釣 魚 島 之 時 , 這 些 人 卻 作 鳥 獸 散 了 , 真 正 赴 約 者 寥 寥 無 幾 。 原 來 , 他 們 只 不 過 是 一 群 好 龍 的 葉 公 罷 了 。 由 此 看 , 所 謂 的 愛 國 也 是 有 真 假 之 分 的 。 銘 記 歷 史 , 還 是 記 住 仇 恨 ? 古 語 「 前 事 不 忘 , 後 事 之 師 」 強 調 的 是 歷 史 而 不 是 仇 恨 。 然 而 在 所 謂 的 愛 國 主 義 者 那 , 他 們 有 的 只 是 停 留 在 表 面 上 的 仇 恨 , 沒 有 的 是 那 段 歷 史 的 記 憶 , 以 及 對 它 的 思 考 。 因 此 , 他 們 的 極 端 民 族 主 義 情 緒 動 輒 就 會 表 現 出 來 。 這 些 所 謂 愛 國 主 義 者 們 , 他 們 所 謂 的 愛 國 僅 僅 停 留 在 嘴 巴 上 , 狂 躁 的 叫 囂 下 其 實 空 空 如 也 , 很 少 會 結 合 現 實 進 行 必 要 的 思 考 。 比 如 二 戰 以 後 , 形 同 廢 墟 的 日 本 是 如 何 成 為 當 今 世 界 第 二 大 經 濟 體 的 ? 又 比 如 中 國 人 在 這 期 間 為 甚 麼 只 熱 衷 於 「 文 化 大 革 命 」 這 樣 純 屬 自 己 人 之 間 打 打 鬧 鬧 的 政 治 運 動 , 從 而 使 國 家 長 期 羸 弱 不 堪 ? 再 比 如 日 本 是 如 何 從 天 皇 制 走 向 現 代 政 治 文 明 , 而 中 國 的 民 主 政 治 為 何 舉 步 維 艱 ? 總 之 , 這 種 停 留 在 嘴 巴 上 的 「 愛 國 主 義 」 者 們 , 於 國 於 民 實 在 是 有 百 害 而 無 一 利 。 北 方 可 可

硬 漢 華 叔 撐 鐵 漢

硬 漢 華 叔 撐 鐵 漢

扎 鐵 工 人 罷 工 越 搞 越 大 , 聲 援 團 體 越 越 多 , 連 腰 骨 有 毛 病 華 叔 噚 日 都 走 上 街 頭 , 力 撐 「 鐵 漢 」 抗 爭 到 底 。 班 工 人 一 見 華 叔 到 場 , 個 個 拍 晒 手 掌 , 話 多 謝 華 叔 支 持 , 華 叔 發 言 時 企 條 鋁 梯 度 , 雖 然 唔 係 好 高 , 但 話 晒 華 叔 年 紀 大 , 萬 一 跣 低 就 手 尾 長 , 八 方 睇 見 都 覺 牙 煙 。 於 是 乎 , 張 文 光 就 後 面 扶 住 華 叔 條 腰 , 出 現 華 叔 撐 工 人 、 張 文 撐 華 叔 有 趣 場 面 。 華 叔 大 罵 曾 蔭 權 口 口 聲 聲 話 香 港 今 日 經 濟 繁 榮 係 20 年 最 好 , 但 其 實 財 團 賺 到 盤 滿 缽 滿 , 基 層 打 工 仔 就 分 享 唔 到 成 果 。 華 叔 叫 班 扎 鐵 工 人 , 千 祈 唔 好 俾 奸 商 睇 死 , 以 為 佢 罷 工 頂 唔 到 幾 耐 , 一 定 要 撐 到 底 。

黃 毓 民 擬 出 戰 硬 撼 葉 劉

蘋果

出 席 泛 民 武 林 大 會  
放 下 歧 見 參 加 協 調 黃 毓 民 擬 出 戰 硬 撼 葉 劉


【 本 報 訊 】 泛 民 主 派 12 名 成 員 與 社 民 連 主 席 黃 毓 民 昨 日 召 開 「 武 林 大 會 」 , 協 調 泛 民 出 戰 立 法 會 港 島 區 補 選 事 宜 , 主 流 民 主 派 及 社 民 連 最 終 放 下 政 見 分 歧 , 同 意 選 出 一 名 泛 民 最 有 實 力 的 候 選 人 , 硬 撼 得 到 左 派 全 力 支 持 的 保 安 局 前 局 長 葉 劉 淑 儀 。 有 泛 民 立 法 會 議 員 透 露 , 黃 毓 民 正 積 極 考 慮 參 選 , 他 始 終 是 泛 民 陣 營 最 具 實 力 的 人 選 , 若 他 決 定 出 戰 , 必 可 提 高 勝 算 。 記 者 : 莫 劍 弦 、 林 俊 謙
民 主 黨 、 公 民 黨 、 社 民 連 、 前 、 民 協 等 共 12 名 泛 民 主 派 議 員 , 昨 日 與 社 民 連 主 席 黃 毓 民 , 召 開 一 個 半 小 時 的 會 議 , 討 論 泛 民 參 加 港 島 區 補 選 的 策 略 。 有 與 會 者 透 露 , 一 向 不 咬 弦 的 社 民 連 與 主 流 民 主 派 昨 日 放 下 分 歧 , 同 意 協 商 一 套 各 方 接 受 的 泛 民 候 選 人 甄 選 方 法 , 認 為 泛 民 只 可 以 派 出 一 個 人 參 選 。
下 周 一 提 甄 選 機 制
據 了 解 , 會 上 黃 毓 民 提 出 一 個 加 入 泛 民 協 調 機 制 的 條 件 , 即 日 後 協 調 候 選 人 機 制 , 社 民 連 必 定 有 份 參 與 設 計 , 不 能 由 泛 民 私 下 決 定 。 梁 國 雄 更 提 出 泛 民 最 少 要 舉 辦 三 場 候 選 人 辯 論 會 , 令 公 眾 了 解 不 同 候 選 人 政 綱 。 民 主 黨 及 公 民 黨 昨 日 也 一 改 之 前 公 開 支 持 何 秀 蘭 的 立 場 , 只 說 會 支 持 泛 民 共 同 挑 選 的 候 選 人 。 有 泛 民 立 法 會 議 員 稱 , 雖 然 黃 毓 民 未 有 透 露 參 選 意 向 , 但 有 社 民 連 中 人 向 他 透 露 , 不 少 人 力 勸 黃 出 戰 , 黃 也 積 極 考 慮 中 , 黃 毓 民 始 終 是 現 時 泛 民 陣 營 中 最 具 知 名 度 及 實 力 的 人 選 , 可 提 高 今 次 補 選 的 勝 算 。 現 時 , 除 了 何 秀 蘭 及 黃 毓 民 , 民 主 黨 的 中 西 區 議 員 甘 乃 威 也 表 明 參 選 意 向 。 劉 慧 卿 表 示 , 泛 民 決 定 呼 籲 民 主 黨 、 何 秀 蘭 和 社 民 連 三 方 先 召 開 會 議 , 再 在 下 周 一 泛 民 第 二 次 「 武 林 大 會 」 , 提 出 他 們 對 甄 選 機 制 的 建 議 , 她 又 希 望 有 意 參 選 的 黨 派 , 下 月 10 日 前 能 定 出 參 加 甄 選 的 代 表 , 並 在 10 月 中 候 選 人 提 名 期 開 始 前 , 完 成 所 有 協 調 工 作 。
「 要 與 左 派 撼 鋪 勁 」
劉 慧 卿 形 容 泛 民 今 次 要 與 左 派 「 撼 鋪 勁 」 , 「 因 為 呢 場 係 一 場 硬 仗 , 所 以 大 家 要 盡 力 去 做 , 而 做 呢 , 係 要 贏 , 係 要 贏 得 好 漂 亮 ! 」 。 黃 毓 民 表 示 , 社 民 連 將 與 何 秀 蘭 和 民 主 黨 盡 快 開 會 , 討 論 補 選 問 題 。 何 秀 蘭 則 稱 , 最 重 要 是 令 市 民 在 補 選 過 程 中 有 份 參 與 。 左 派 陣 營 方 面 , 民 建 聯 署 理 主 席 譚 耀 宗 昨 日 表 示 , 該 黨 正 處 理 馬 力 的 喪 禮 事 宜 , 故 未 及 開 會 討 論 補 選 策 略 。 盛 傳 獲 保 皇 派 支 持 參 選 的 葉 劉 淑 儀 亦 稱 , 現 階 段 不 評 論 參 選 問 題 。

------------------------------------------------------

泛民搞初選選秀出戰各派同意協調1員硬撼葉太
2007年8月22日


【明報專訊】泛民主派包括社民連主席黃毓民,昨日商討立法會港島區補選事宜,並達成共識,同意須協調1人參選,建議在9月10日確認各有意參選者後,約花1個月舉行初選。問到今次民主派的勝算,前劉慧卿形容經協調後,民主派會全力支持該人選,跟對方「撼鋪勁」。
倡仿效美國辯論 或網上直播
有意見認為泛民應參考美國初選做法,參選者作多場辯論,甚至爭取網上直播。民主派已初步接觸港大民意研究計劃主任鍾庭耀,商討民調事宜。
社民連同意協調策略
港島區補選很大機會在12月2日舉行,目前民主派有多人表態有意參選,包括公民起動何秀蘭、民主黨甘乃威,社民連亦表明會派人出來參與協調,建制派方面則很有可能由
匯賢智庫主席葉劉淑儀出選。有消息說社民連不願協調,但主席黃毓民昨於會後向記者強調,社民連同意須協調1個人來參選,他們無意搞事。
民主派昨日為補選第二度開會,首次有社民連代表出席。前劉慧卿會後表示,大家都同意協調1人出選,並希望民主黨、社民連和何秀蘭先自行商討協調機制細節,以便民主派下周一再開會確定。
至於初選的細節,劉慧卿表示,有意見認為可以舉辦論壇,並進行兩次民調。據知,民主派已初步跟鍾庭耀接觸。民主黨單仲偕認為,舉辦公開論壇,可以讓市民參與,而不是民主派內部篩選人選。
籲各派9月10日定人選
劉慧卿表示,民主黨在9月6日定出誰人出選,故其他有意參選者都應在9月10日前決定,這樣便可以趕及在10月中提名前,有充足時間進行初選。何秀蘭及甘乃威對泛民和社民連能就補選事宜達成共識,認為是好事,他們會全力配合。
另一邊廂,民建聯署理主席譚耀宗表示,黨內未有討論是否派人出選主席馬力去世後的空缺,亦沒有就此事接觸過葉太。
股市分析

「次按」危機可追溯至「911」後美國大幅減息,由2001年「911」前的 Fed Fund Rate 3-1/2% 减至2003年6月的 1% 歷史性新低,然後導至資金因找出路而濫於投資及過份寬鬆信貸等惡果,加上市塲為各種按揭及債務過份證券化,次級債務以CDO(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方式也輕易為市塲所吸納。行之已久皆順利,就連一些較穩健的 Money Market Fund 也有投資CDO。

CDO 可以包括優質及劣質債務,以質量及可獲償還的優先次序而獲得信貸評級公司(多以S&P 或 Moody's 為主)的不同評級, 當然一些不是一級的債務也可以credit enhancement 的方法(如由信譽好的金融機構作担保)獲得較佳的評級。

由於Fed Fund Rate由 2004年6月的 1% 加至 2006年6月的 5.25% 而維持至今,利息高企令「次按」爆破,市塲開始對CDO所包涵的債務信心動搖,不論優質或劣質的CDO也同樣被市塲遺棄,金融機構及按揭公司不能再以CDO形式集資,投資CDO的基金也面臨贖回壓力,市塲連鎖反應下引至credit crunch危機。

幸各國中央銀行合作,為市塲注入大量資金,聯儲局果斷減貼現率半厘,相信可令市塲續步恢復信心,分清優質及劣質CDO,汰弱留強,如再有震動只屬餘震,股市今年最差的情况相信已過,大部份的房屋按揭在利息回降下也可續期,減少壞賬。 縱觀今次加股TSX最低調整了15%,杜指9.5%,以歷年股市調整幅度計,只屬普通。 但這次減息也可能令通脹未能及時受控,加上美國明年為大選年,明年股市仍充滿不明朗因數。

至於中國國內股市不對外資開放,就好像有防火牆一般,受歐美股市影響較微,但防火牆是不能防止屋內起火的。 國內經濟過熱,通脹情况近數月急劇惡化(由4月的3%升至7月的5.6%),中共為了明年奧運而不敢大幅加息去壓抑通脹,至明年奧運後始下重藥,對奧運後的股市大大不利。 所以小弟對2008年股市不樂觀。

(註: 此文純屬個人意見,不構成投資建議。)

Edwin Lee

2007年8月20日 星期一

Welcome our new members

The Chinese Canadian News Group is a Chat Group, and its members are free to express their opinions and comments on many different subjects. Many discussions are about Chinese-related subjects, but the issues are very broad and inclusive, including politics, religion, human rights, cultures, international affairs, etc. etc.

這是由一群關心天下事世間情的人組成的討論平台,現有成員約80人, 我們本著言論自由的精神及互相專重的態度,各自發表意見。在各人有不同背境及對事物看法有異的情況下,彼此交流, 開闊視野,歡迎各位加入!

David Tam

2007年8月19日 星期日

祖國強大才有台獨 蘇賡哲

王丹在哈佛大學治台灣史,他希望將來回北京大學傳授所學心得,使中國領導層不致錯誤理解台灣,使海峽兩岸可展開建設性對話。
有港報評論指,王丹也應從中國歷史角度,呼籲台灣當局,要弄明白為什麼中國政府不能放手讓台灣獨立的情意結。否則王丹便有失之偏頗之虞。我想,這有點像街道兩旁各有一幢樓房失火,王丹拉著水喉去灌救其中一幢,不能說他沒有分身去灌救另一幢就是偏頗。去救另一幢的,為什麼不可以是你,而不必由王丹來「兩頭騰」。
該篇評論認為今天台灣成為問題,是中國積弱留下來的問題。我卻覺得,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以前」台灣成為問題,是中國積弱之故,滿清對日一役慘敗,不得不割讓台灣給日本;但「今天」台灣成為問題,卻是中國強大了以後的事。評論人不了解這史實,便不可能對台局作出正確判斷。滿清割讓台灣,台人哭聲震天,齊皆懇求祖國勿棄台灣,當時即使有獨立之意,也只是在知道祖國鐵定離棄台灣後,他們不甘心淪為日人奴隸的掙扎。中國一直積弱到民國,大片國土被日本佔領,台灣人仍指望祖國有一天能強大起來,收復台灣。台灣人對祖國起離心,始於二二八事件,當時中國己打敗日本,是世界五大強國之一,是亞洲強國之首。今天,台獨思潮更泛濫,甚至連宋陣營也已放棄一中各表,認同一邊一國,聲稱台獨亦是一個選項,而今天,相對中國大陸,己進入所謂「漢唐」盛世。只有認清中國弱,台人無離心,中國愈強大,台人愈要分裂出去。可見台人不是嫌棄祖國貧弱,而是祖國強大了的一些作為,才是台人要離去的原因。

中俄對比 蘇賡哲

在此間擔任過難民聆訊官的律師說,前蘇聯諸邦人民很少來加申請難民資格,和中國申請者之多根本不成比例。
難民申請之外,中國大陸以各種合法或非法途徑移民來加的人數,也比前蘇聯各國來加移民多出不少。
照我的加拿大朋友說法,中國大陸老百姓都不希望中共下台,否則中國會分裂,會內戰,中華民族將陷入類似近代百年災劫,將再長期被外國欺侮和蔑視,現有溫飽生活也會喪失。然則,現在中共尚在台上,這些事情就不會發生,同胞們何以自己先「下台」不做中國人,希望做外國人了?此外,同樣是共產大國的蘇聯,在蘇共倒台,聯邦分裂後,理應也大打其內戰,陷入中國式百年災劫,被外國欺負,何以它的老百姓仍生活得「老神在在」,不學中國人爭相投奔外國?
真相是,共產政權垮台,並不等於就要打內戰,就會八國聯軍入侵,就會民不聊生。蘇共倒台,江澤民仍抱著普京大腿,仍將中國大片領土奉給俄羅斯,沒有八國聯軍入侵莫斯科。俄羅斯雖然沒有港商、台商投資,經濟增長比不上中國,但在手頭並不寬裕的情況下,全國義務教育如故,連課本也公家供應,更有一頓堪稱豐富的早餐或午飯,不像中國,教育經費佔國力比率「比美」烏干達,要由境外華人捐助。還有,俄羅斯全民公費醫療,只不包藥費,不像「漢唐盛世」的今日中國,窮人有病無錢只能等死。還有,俄羅斯的私家車很普及,雖然「錢七」,畢竟比腳踏車強。了解這些情況,可知極權政府倒台就有災劫,只是恫嚇,它不倒台才是災劫,才那麼多人外逃。

社民連篤定派員參選 文:余錦賢

  「密室政治」又來了!  這個指控很嚴重,尤其是來自一向說話都很重的黃毓民。  毓民指斥公民黨和民主黨在立會港島區補選事宜上玩弄「密室政治」,既已屬意由何秀蘭出馬搦戰葉劉淑儀,卻又惺惺作態矯情上演協調候選人這場假鳳虛凰的「大龍鳳」(查「密室政治」〔kuromaku politics〕原指日本二戰後派閥操控政壇的不良現象,「kuromaku」意謂「黑幕」,黑幕後的布景、服裝和角色都任由導演擺布;引而申之,「密室政治」即是指政壇幕後大老肆意玩弄民主)。  據悉,何秀蘭宣布有意參選當日,即已致電毓民,但他以馬力屍骨未寒而不屑回覆。前天,何秀蘭再度致電,毓民總算跟她談了一會兒,對其參選意向表示理解,但態度就十分保留,更沒有表示支持。昨晚,社民連頭頭共商對策,對於派誰參選,基於勞永樂和曾健成都表示有興趣,而毓民出馬則勝選機會較大,故仍未達成共識,但已鎖定一個基本立場,就是「我們不會缺席,事必派員參選」。  至於選戰策略,社民連肯定會衝着葉劉而來,勢必將她定性為「廿三條劊子手」和「中共提線木偶」。這兩頂帽子,前一頂舊,後一頂新,舊的一頂極難脫下,新的一頂勢須戴上,而對葉劉都可能是致命傷,尤其是港島區選民不少屬於中產,而中產大多怕死了廿三條、恨死了「向左走」。最要命的是,假如最終真的由毓民出馬,情形恐怕一如梁國雄所云,憑毓民的鐵齒鋼牙,只需成功傳達出「選葉劉,等於選劊子手」、「民建聯撐港英餘孽,掃把頭當中共傀儡」之類的訊息,便大有機會痛宰葉劉。  不過,換個角度看,社民連派員參選,對民主派而言,可算「除笨有精」。社民連代表固然可能會攤薄何秀蘭的得票,但只要此君不是毓民,無論是勞永樂,抑或是曾健成,藉上述兩大選戰策略,反而更有可能會令本來打算支持葉劉的中產選民投票給何秀蘭,一來一回,蝕少賺多。假如這是真的,社民連就可謂忘情串演民主陣營中的黃蓋。信報 2007.8.16

燈 蛾 的 研 究

特 區 流 行 「 智 庫 熱 」 , 遠 景 華 麗 的 「 智 庫 報 告 」 連 台 出 籠 。 英 美 的 領 袖 , 也 有 一 批 「 智 庫 」 , 但 「 智 庫 」 都 隱 在 幕 後 。 做 總 統 的 智 囊 , 要 甘 於 做 Nobody , 而 不 是 在 特 區 這 條 小 小 的 唐 人 街 , 今 天 見 報 , 明 天 曝 光 , 顯 示 實 力 , 等 待 招 攬 , 都 爭 做 一 個 Somebody 。 殖 民 地 彭 定 康 時 代 , 中 央 政 策 組 的 領 導 人 , 是 一 個 叫 顧 汝 德 的 猶 太 人 。 他 手 下 的 政 策 組 , 延 攬 大 小 「 顧 問 」 上 百 人 。 顧 汝 德 不 但 自 己 很 低 調 , 從 不 接 受 訪 問 , 一 切 風 光 都 讓 彭 定 康 領 取 , 而 且 還 有 本 事 叫 手 下 的 一 干 本 地 精 英 也 跟 低 調 , 令 他 們 明 白 : 「 為 英 國 人 服 務 , 把 你 們 的 知 識 貢 獻 給 香 港 , 是 你 們 三 生 修 來 的 光 榮 , 但 你 們 不 可 在 外 招 搖 , 不 要 把 英 女 皇 的 寵 幸 當 做 本 錢 , 在 外 拉 幫 結 派 , 呷 醋 爭 風 。 」 所 謂 「 港 英 」 時 代 的 行 政 局 和 政 策 顧 問 , 都 不 會 像 今 日 , 你 一 句 電 視 Sound-bite , 我 一 篇 傳 媒 政 論 , 喧 譁 聒 噪 , 爭 相 孔 雀 開 屏 , 這 個 做 給 「 中 央 」 看 , 那 個 表 演 給 小 曾 欣 賞 , 色 彩 繽 紛 , 艷 麗 奇 趣 。 此 一 失 控 異 象 , 可 能 出 於 中 國 文 人 血 液 湧 流 的 「 諸 葛 症 候 遺 傳 基 因 」 。 在 三 國 之 中 , 諸 葛 亮 是 Somebody , 諸 葛 亮 服 務 的 劉 備 , 反 而 是 個 Nobody 。 三 顧 草 廬 , 草 船 借 箭 , 奇 門 遁 甲 , 喚 雨 呼 風 , 自 屈 原 之 後 , 諸 葛 亮 這 位 「 智 囊 」 , 變 成 「 妹 仔 大 過 主 人 婆 」 , 受 歷 代 文 人 神 化 吹 捧 , 都 說 「 斯 人 不 出 , 如 蒼 生 何 」 。 但 三 國 的 曹 操 , 智 囊 其 實 也 有 許 多 : 郭 嘉 、 賈 詡 、 荀 攸 , 曹 操 的 政 府 , 反 而 有 點 現 代 化 , 名 下 智 囊 沒 有 一 個 像 諸 葛 亮 一 樣 英 雄 。 因 為 中 國 歷 代 文 人 認 定 劉 備 是 好 人 , 曹 操 奸 惡 , 給 劉 備 當 顧 問 的 諸 葛 亮 , 當 然 就 成 了 智 囊 之 神 , 加 上 一 大 串 「 鞠 躬 盡 瘁 , 死 而 後 已 」 哭 哭 啼 啼 的 歌 頌 , 中 國 文 人 在 自 己 製 造 的 迷 霧 中 , 時 不 我 與 , 自 戀 自 憐 ; 時 來 運 轉 , 自 信 自 負 , 有 如 今 日 , 英 國 人 走 了 , 有 人 以 為 , 香 港 會 重 回 春 秋 戰 國 的 時 代 , 蘇 秦 張 儀 , 指 點 江 山 , 激 揚 文 字 , 這 下 子 有 得 一 展 抱 負 了 。 這 是 幻 覺 , 還 是 真 實 ? 讀 一 讀 中 國 歷 史 , 看 看 譚 嗣 同 、 馬 寅 初 、 胡 適 、 鮑 彤 之 類 的 百 年 中 國 智 囊 如 何 收 場 , 就 很 清 楚 。 然 而 「 遺 傳 基 因 」 的 特 徵 , 就 是 崇 屈 子 慕 諸 葛 的 「 選 擇 性 迷 信 」 , 業 力 強 大 , 像 撲 燈 的 飛 蛾 , 前 赴 後 繼 , 行 為 熱 烈 , 在 生 物 界 之 中 , 有 此 奇 景 , 蔚 然 壯 觀 , 也 是 上 蒼 的 神 奇 造 化 。

是 中 國 價 值 還 是 普 世 價 值

九 七 年 的 「 六 四 」 前 夕 , 出 版 了 一 本 繙 譯 小 書 , 名 《 人 權 與 中 國 價 值 觀 》 。 當 時 , 沒 有 一 家 書 店 放 在 新 書 陳 列 區 。 原 書 英 文 寫 成 , 作 者 十 多 位 , 中 外 人 士 都 有 。 如 果 讀 者 有 興 趣 看 看 , 不 難 發 現 , 中 國 價 值 與 人 權 , 並 不 那 麼 「 合 拍 」 。 這 , 在 古 在 今 , 區 別 不 大 。 中 共 十 七 大 快 要 開 鑼 , 各 界 論 者 聲 音 越 來 越 多 。 抓 新 聞 、 報 道 真 相 , 本 來 是 記 者 的 職 責 。 人 困 惑 的 , 是 好 些 記 者 身 份 的 朋 友 , 發 表 半 報 道 半 個 人 評 論 的 文 章 , 把 述 句 和 祝 願 句 混 在 一 道 。 身 為 讀 者 , 你 會 給 他 弄 糊 塗 了 。 有 的 時 候 簡 直 啼 笑 皆 非 。
權 力 制 衡 豈 是 普 世 價 值
比 如 說 , 在 報 道 中 國 的 司 法 改 革 時 , 用 「 法 治 的 明 天 , 照 耀 了 中 國 亮 麗 的 天 空 」 作 結 語 。 說 十 七 大 吧 , 剛 碰 上 反 右 五 十 年 , 就 說 「 中 共 吸 取 反 右 訓 」 。 我 不 知 道 , 在 甚 麼 地 方 清 楚 顯 示 , 他 們 吸 取 了 反 右 訓 。 如 果 真 是 個 訓 , 那 痛 定 思 痛 之 餘 , 堅 持 留 幾 個 「 大 右 派 」 的 尾 巴 , 是 為 了 甚 麼 ? 比 如 說 , 容 許 有 少 許 的 差 額 選 舉 , 在 無 關 ( 政 治 ) 痛 癢 的 部 門 安 插 一 兩 個 黨 外 人 士 , 就 說 那 是 「 尋 回 權 力 制 衡 」 , 更 說 甚 麼 「 要 尋 找 失 落 了 五 十 年 的 … … 民 主 風 氣 , 中 共 儘 管 排 斥 多 黨 制 , 但 權 力 制 衡 的 精 神 卻 是 人 類 的 普 世 價 值 。 」 誰 說 的 ? 如 果 真 是 普 世 價 值 , 你 不 會 有 李 爸 爸 大 言 不 慚 的 宣 揚 「 亞 洲 價 值 」 。 論 人 口 , 亞 洲 還 比 歐 洲 多 ! 你 隨 便 到 非 洲 大 陸 訪 問 路 人 甲 , 看 看 他 會 不 會 告 訴 你 權 力 制 衡 是 那 麼 重 要 ! 無 獨 有 偶 。 另 一 位 資 深 人 士 也 這 樣 寫 的 , 也 在 論 十 七 大 和 反 右 , 提 到 五 七 年 的 民 盟 人 士 時 , 他 說 : 「 他 們 的 思 想 全 都 源 自 … … 三 權 分 立 、 言 論 自 由 等 普 世 價 值 。 」 那 簡 直 是 「 先 知 先 覺 」 了 。 那 個 時 代 , 「 普 世 價 值 」 一 詞 , 還 未 見 報 。 不 要 說 五 十 年 前 , 就 是 在 今 天 , 你 問 問 一 般 老 百 姓 , 甚 麼 叫 言 論 自 由 , 猜 猜 他 會 怎 樣 回 答 ?
有 些 價 值 在 中 國 看 不 到
退 一 步 說 , 站 在 老 百 姓 立 場 , 任 何 一 個 政 黨 的 內 部 運 作 , 是 他 們 的 家 事 : 民 主 也 罷 , 獨 裁 也 罷 , 外 人 不 必 多 說 。 站 在 國 家 政 壇 上 , 所 有 政 黨 都 得 遵 守 共 同 的 規 則 。 假 如 像 某 些 「 建 黨 理 論 家 」 說 的 , 完 善 了 中 共 自 身 的 民 主 制 度 建 設 , 國 家 的 民 主 政 治 才 容 易 起 步 ; 那 麼 , 你 我 都 別 想 見 到 咱 們 的 國 家 有 民 主 了 。 有 些 價 值 , 在 中 國 也 看 不 到 , 遑 論 普 世 。 我 們 這 樣 誇 誇 其 談 的 時 候 , 究 竟 是 在 預 言 、 許 願 , 還 是 說 囈 語 ?

羊 頭 莊 家 , 狗 肉 散 戶

民 主 國 家 的 法 度 , 對 權 力 者 說 謊 的 追 究 甚 為 嚴 苛 , 但 對 普 通 民 眾 的 假 話 、 錯 話 又 或 以 訛 傳 訛 的 處 理 卻 極 為 審 慎 。 而 在 集 權 制 度 之 下 卻 恰 好 反 過 來 , 掛 羊 頭 的 莊 家 從 店 面 到 招 牌 都 處 處 透 一 個 假 字 , 本 朝 死 於 暴 力 與 謊 言 的 魂 無 數 , 莊 家 卻 抵 死 不 認 , 而 普 通 人 等 洩 露 了 羊 頭 幌 子 下 的 狗 肉 買 賣 , 則 罪 莫 大 焉 。 在 西 方 社 會 每 遇 突 發 性 事 件 , 倘 若 謠 言 蜂 起 , 便 首 先 要 檢 討 政 府 的 責 任 , 公 共 訊 息 渠 道 是 否 淤 塞 不 暢 ? 權 力 者 有 無 從 中 翻 雲 覆 雨 、 遮 掩 真 相 ? 新 奧 爾 良 的 海 堤 潰 決 , 災 民 也 曾 一 度 傳 謠 , 事 後 被 查 處 的 卻 是 當 地 的 負 責 官 員 , 是 他 們 失 職 導 致 謠 言 泛 起 。 再 舉 九 一 一 事 件 , 你 在 網 絡 上 散 佈 「 死 人 塌 樓 」 的 噩 耗 , 說 死 了 一 萬 至 幾 萬 人 , 你 不 會 被 起 訴 入 罪 , 蓋 因 美 國 確 乎 死 人 塌 樓 了 , 況 且 憲 法 並 沒 有 規 定 公 民 說 話 必 須 句 句 屬 實 , 才 能 受 言 論 自 由 的 保 護 。 即 便 是 真 的 造 謠 , 也 要 看 肇 事 者 的 動 機 和 後 果 。 關 於 這 點 , 美 國 的 法 律 非 常 審 慎 , 要 對 公 民 以 造 謠 論 罪 , 必 須 證 明 被 告 有 明 顯 惡 意 , 而 且 會 造 成 看 得 見 以 及 迫 在 眉 睫 的 危 險 。 有 這 前 提 限 定 , 一 個 公 民 說 了 與 事 實 不 符 或 者 無 法 鑑 定 真 實 性 的 言 論 , 是 很 難 以 刑 責 入 罪 的 。 說 通 俗 點 , 在 民 主 制 度 下 是 「 刑 可 上 大 夫 , 罪 不 及 庶 民 」 。 前 者 是 公 眾 人 物 , 握 有 公 共 權 力 , 他 們 說 假 話 , 危 害 的 是 公 眾 利 益 。 看 官 可 曾 記 得 「 六 四 」 屠 城 後 , 一 男 子 在 街 頭 接 受 C N N 電 視 採 訪 說 : 「 殺 了 成 千 上 萬 人 」 , 他 是 「 從 死 人 堆 爬 出 來 的 」 。 此 說 或 有 若 干 水 分 , 但 軍 隊 殺 人 於 市 卻 非 「 三 人 成 虎 」 , 而 是 血 的 事 實 。 可 憐 此 人 被 判 了 無 期 徒 刑 ! 反 觀 宣 稱 「 沒 有 死 一 個 人 」 的 袁 木 和 戒 嚴 部 隊 張 工 政 委 , 以 及 其 後 承 認 只 死 了 「 十 幾 個 學 生 」 的 李 鵬 , 他 們 又 該 當 何 罪 ? 陳 馮 富 珍 的 「 我 日 日 食 雞 」 , 江 澤 民 御 醫 出 身 的 衞 生 部 長 張 文 康 信 誓 旦 旦 : 「 在 中 國 工 作 生 活 旅 遊 都 是 安 全 的 。 在 座 的 戴 不 戴 口 罩 , 都 是 安 全 的 。 」 這 都 屬 羊 頭 莊 家 一 族 , 自 是 安 全 系 數 十 足 。 至 慘 的 是 狗 肉 散 戶 , 他 們 缺 乏 「 政 治 頭 腦 」 , 不 顧 羊 頭 在 上 而 只 吆 喝 賣 狗 肉 , 卻 可 能 秤 頭 失 準 , 缺 斤 少 兩 。 欲 知 後 果 如 何 ? 請 看 ─ ─ 無 錫 居 民 丁 某 因 藍 藻 禍 起 , 便 發 手 機 短 訊 稱 「 太 湖 水 致 癌 物 質 超 標 二 百 倍 」 , 旋 即 被 警 方 以 「 散 佈 謠 言 」 罪 拘 留 。 深 圳 一 網 民 因 散 佈 「 搶 劫 不 如 炒 股 」 導 人 向 善 的 言 論 而 被 拘 留 , 如 果 他 說 的 是 「 炒 股 不 如 搶 劫 」 , 大 概 就 要 判 十 年 八 年 了 。 上 個 月 十 八 日 , 濟 南 暴 雨 導 致 地 下 商 場 受 淹 , 三 十 四 人 死 亡 , 多 人 失 蹤 ; 官 方 沒 有 及 時 公 佈 災 情 , 一 個 網 名 為 「 紅 鑽 帝 國 」 的 姑 娘 在 網 絡 論 壇 上 發 言 , 她 聽 親 友 說 地 下 商 場 「 死 了 不 少 人 」 ; 孰 料 紅 鑽 姑 娘 也 因 此 鋃 鐺 下 獄 … … 哀 哉 和 諧 社 會 , 羊 頭 何 幸 , 狗 肉 何 辜 ?

大 拆 胡 同 好

北 京 打 造 奧 運 優 質 之 都 , 到 處 大 拆 胡 同 , 許 多 中 國 瓜 , 打 「 懷 念 老 北 京 」 的 旗 號 , 到 處 拍 照 留 念 , 許 多 甚 至 大 叫 保 護 胡 同 , 網 絡 串 連 抗 拆 。 北 京 的 胡 同 , 破 舊 骯 髒 , 即 使 本 是 名 人 王 族 故 居 , 經 過 五 十 年 來 幾 家 小 農 蟻 民 , 併 三 作 一 , 大 鍋 飯 、 大 晾 衫 , 變 為 大 雜 院 , 今 日 一 片 頹 垣 敗 瓦 , 早 就 該 拆 。 懷 念 舊 胡 同 , 即 是 懷 念 前 清 帝 制 。 那 些 高 呼 「 保 護 舊 北 京 胡 同 」 的 文 化 分 子 , 就 是 無 限 眷 戀 清 末 八 國 聯 軍 侵 略 中 國 、 燒 我 領 土 、 姦 我 婦 女 的 屈 辱 時 代 , 期 待 八 國 聯 軍 重 返 北 京 , 中 國 政 府 再 簽 不 平 等 條 約 , 胡 同 就 是 中 國 人 受 辱 的 歷 史 圖 騰 , 提 倡 保 胡 同 者 , 俱 是 民 族 敗 類 , 與 保 育 皇 后 碼 頭 一 樣 罪 大 惡 極 。 今 天 的 北 京 , ?見 由 歐 洲 建 築 師 設 計 的 各 幢 西 式 現 代 高 樓 大 廈 平 地 而 起 , 又 是 鳥 巢 , 又 是 千 年 蛋 , 其 先 進 處 , 與 巴 黎 塞 納 河 爭 雄 , 其 宏 偉 貌 , 一 點 不 輸 紐 約 倫 敦 。 中 國 人 民 終 於 吐 氣 揚 眉 了 , 呼 吸 富 有 民 族 尊 嚴 的 清 新 空 氣 , 迎 崛 起 、 接 奧 運 , 迎 春 接 福 , 令 人 神 往 無 限 。 殘 舊 胡 同 , 一 片 灰 敗 , 時 有 北 京 赤 膀 肥 漢 , 蹲 在 門 口 捉 棋 喧 嘩 , 有 辱 國 體 。 這 幾 年 北 京 市 容 建 設 大 飛 躍 , 北 京 的 政 府 和 人 民 , 切 不 可 讓 香 港 保 皇 碼 的 反 動 思 想 腐 蝕 污 染 , 胡 同 一 定 要 加 快 拆 毀 力 度 , 敵 人 反 對 的 , 我 們 就 要 擁 護 , 期 望 二 ○ ○ 八 , 北 京 變 身 為 「 零 胡 同 、 零 懷 舊 、 零 民 族 屈 辱 」 的 國 際 性 都 會 。

當 次 按 風 暴 遇 上 內 地 通 脹

一 九 九 八 年 八 月 十 七 日 , 俄 羅 斯 政 府 因 金 融 危 機 及 盧 布 大 幅 貶 值 的 緣 故 , 突 然 宣 佈 重 整 債 務 及 暫 停 償 還 外 債 。 這 個 消 息 雖 然 引 人 注 目 , 但 俄 羅 斯 只 是 個 積 弱 多 時 的 「 前 超 級 強 國 」 , 在 世 界 經 濟 體 系 的 重 要 性 不 高 , 很 多 人 都 把 俄 國 的 危 機 視 為 個 別 事 件 。 可 惜 , 環 球 金 融 市 場 是 個 環 環 緊 扣 的 體 系 , 是 一 隻 比 小 鹿 更 容 易 驚 惶 失 措 的 「 動 物 」 , 個 別 市 場 、 個 別 地 區 的 事 故 很 容 易 透 過 大 量 的 中 介 機 構 如 高 風 險 投 資 基 金 、 hedge fund 之 類 不 斷 擴 散 , 不 斷 散 播 到 不 同 市 場 , 最 終 引 發 全 球 震 盪 。 以 九 八 年 的 俄 國 金 融 危 機 為 例 , 它 不 過 令 ─ ─ Long Term Capital Management ( LTCM ) 周 轉 不 靈 而 已 。 可 是 由 於 投 資 機 構 、 投 資 市 場 層 層 緊 扣 , LTCM 的 困 境 迅 速 擴 大 至 市 場 以 至 整 個 金 融 體 系 的 危 機 , 龐 大 的 債 券 市 場 更 一 度 因 投 資 者 爭 相 走 避 、 爭 相 減 低 風 險 而 財 源 枯 竭 , 無 法 正 常 運 作 。 美 國 聯 儲 局 結 果 罕 有 的 出 手 干 預 , 協 調 主 要 金 融 機 構 推 出 挽 救 方 案 , 並 大 幅 向 市 場 注 入 資 金 , 才 讓 全 球 金 融 市 場 免 於 崩 潰 。 近 期 美 國 的 次 按 危 機 到 底 有 多 嚴 重 還 是 未 知 之 數 。 要 知 道 美 國 既 是 全 球 最 大 的 經 濟 體 , 也 是 最 發 達 、 最 龐 大 的 金 融 市 場 ; 這 個 市 場 一 旦 出 現 危 機 , 它 的 規 模 肯 定 比 九 八 年 俄 國 引 發 的 危 機 大 得 多 , 對 全 球 市 場 的 衝 擊 更 將 以 倍 數 計 。 只 要 有 個 別 金 融 機 構 或 大 型 基 金 不 支 倒 下 , 它 所 引 發 的 連 鎖 效 應 、 骨 牌 效 應 將 比 九 八 年 的 危 機 大 得 多 , 也 難 以 收 拾 得 多 。 美 國 聯 儲 局 大 概 也 明 白 次 按 危 機 的 震 盪 非 同 小 可 , 故 此 在 前 幾 天 突 然 調 低 對 銀 行 的 貼 現 利 率 , 放 寬 銀 根 , 並 向 金 融 體 系 注 入 更 多 資 金 , 以 維 持 市 場 的 程 序 及 暢 順 運 作 。 但 次 按 風 暴 的 威 力 還 未 完 全 浮 現 , 近 幾 星 期 的 金 融 市 場 震 盪 包 括 本 地 股 市 的 大 調 整 極 可 能 只 是 風 暴 的 序 幕 , 只 是 掛 起 「 一 號 風 球 」 , 真 正 的 衝 擊 還 在 後 頭 ; 即 使 聯 儲 局 突 然 出 手 干 預 , 也 未 必 足 以 力 挽 狂 瀾 , 也 未 必 足 以 穩 住 全 球 金 融 市 場 或 包 括 香 港 金 融 市 場 。 除 了 次 按 危 機 這 個 重 大 的 外 圍 不 利 因 素 外 , 香 港 金 融 市 場 特 別 是 股 票 市 場 還 有 另 一 個 重 大 的 問 題 , 那 就 是 內 地 通 脹 加 速 升 溫 。 根 據 內 地 最 新 的 數 據 , 中 國 整 體 通 脹 率 已 超 越 百 分 之 五 這 個 危 險 的 水 平 , 是 十 年 來 最 惡 劣 的 情 況 。 而 從 內 地 重 要 商 品 、 食 物 供 應 緊 張 、 價 格 不 斷 上 升 等 情 況 來 看 , 通 脹 壓 力 不 但 沒 有 絲 毫 減 退 , 反 而 在 不 斷 增 加 , 不 斷 上 升 。 對 中 國 這 樣 一 個 發 展 不 平 衡 的 龐 大 國 家 來 說 , 通 脹 升 溫 是 極 其 危 險 的 , 因 為 通 脹 意 味 一 般 人 的 消 費 力 、 購 買 力 被 蠶 食 , 意 味 一 般 家 庭 越 來 越 感 到 入 不 敷 支 , 他 們 將 感 到 不 安 , 他 們 將 感 到 惶 惶 不 可 終 日 , 怨 憤 之 氣 便 由 此 而 生 。 當 社 會 的 不 安 及 怨 氣 不 斷 積 累 時 , 官 民 間 的 衝 突 、 對 抗 將 會 激 化 , 很 容 易 出 現 不 可 收 拾 的 局 面 。 上 世 紀 八 十 年 代 中 後 期 內 地 因 改 革 開 放 政 策 理 不 順 而 出 現 嚴 重 通 脹 問 題 , 結 果 引 發 連 串 的 學 潮 、 工 潮 及 大 規 模 群 眾 運 動 , 以 穩 定 為 優 先 的 中 國 政 府 當 然 不 願 重 蹈 覆 轍 , 當 然 不 願 通 脹 進 一 步 惡 化 了 。 要 馴 服 通 脹 這 隻 惡 獸 , 最 基 本 、 最 有 效 的 方 法 是 大 幅 收 緊 銀 根 , 包 括 持 續 加 息 及 抽 走 資 金 。 只 有 這 樣 才 能 減 少 熱 錢 流 轉 , 才 能 減 少 及 阻 慢 體 系 內 的 資 金 流 動 , 避 免 過 多 熱 錢 追 逐 供 應 有 限 的 商 品 及 服 務 。 誰 都 知 道 , 內 地 的 熱 錢 、 資 金 是 推 動 本 地 股 市 天 天 向 上 的 動 力 ; 當 內 地 要 收 緊 資 金 對 抗 通 脹 時 , 游 資 、 熱 錢 肯 定 會 顯 著 減 少 , 而 香 港 股 市 也 肯 定 會 受 到 牽 連 , 出 現 大 規 模 以 至 長 期 的 調 整 。

2007年8月18日 星期六

當私營醫療的門打開之後

當私營醫療的門打開之後
姚永安
<環球華報>專攔 17.8.2007

主張引入私營醫療的市民常常說,他們不介意給願意付錢的人插隊,插隊的人若果光顧私營醫療,公營的輪候名單便會縮短,令無法負擔私營醫療的市民受益。

我們先不談當中所涉及的價值、原則和平等公道等問題。我想提出的質疑是,他們真的不介意嗎?若果他們知道插隊的並非少數的富户,而是數以十萬、數以百萬計的人插隊的時侯,他們是否真的不介意呢?

因為,私營的門一旦打開,光顧的除了富户,還有為數龐大擁有私營醫療保險的工人。因為無論是政府公務員、大企業的雇員,又或工會工人,大多數都有額外的醫療福利。因此,屆時插隊的不會只是少數的富户而是大多數的人。剩下沒有額外醫療保險福利的工作一般都是低收入、自雇、失業和退休人士。很多移民家庭都属於這個類別。私營的門一打開,市民便會被分成兩個等級。

謀利私營醫療保險業將會訊速彭脹,美國公司大舉遷入開拓市場,我們的醫療體系從此便會增加了另一層龐大架構。正如美國的實踐一樣,這個架構會吸取極大的醫療金錢資源用在行政、管理、市場推廣、法律訴訟、遊說政府和利潤上。這個架構亦會以本身的利益為出發點影響政府的醫療政策,從而營造出最有利的賺錢環境。例如,私營醫療會把復雜昂貴的治療留給公營醫院,又或尋求利用公營醫院的設施進行私營手術和治療。

在美國,病人能否獲得治療動手術,決定權不在病人或醫生,而是由保險公司所決定。

私營醫療會對公營的醫療體系造成重大壓力,首先,它會吸取大批醫療人員,令現時已經人手不足的情況更加嚴重。為了爭取醫療人員投身私營,它會提供比公營更優厚的薪酬。醫療人員的缺乏再加上公、私兩營的競爭,將會大幅提升醫療人員的薪酬。在只有公營的制度下,政府可以本身的負擔能力決定和控制醫療人員的薪酬和薪酬調整。但在公私合營的情況下,政府將喪失這項能力。醫療人員的薪酬大幅增加,政府只有兩個選擇,大幅增加醫療開支或削減服務,但結果相信是後者居多。後果是,醫療人材的流失、服務的削減,重整改革的混亂再加低落的仕氣,公營醫療的質素必然會下降。

加拿大的公營醫療體制是人人平等價值的基石,是人民的基本權利,也是我們重要的商業競爭力。

加拿大的公營醫療令商企業的員工醫療開支費用比美國平宜很多,在美國生產的GM汽車,平均每部車的醫療成本是1600美元,而加拿大生產的只是數百元。醫療費用令美國的汽車工人成本比加國同類工人時薪高出4至5元。

<時代周刊>最近便有專題報導,指出沉重的醫療負擔令美國的車廠陷於困境。GM車廠是美國購買最多醫療保險的企業,現時該公司的每1名工人要支持3位退休員工。GM的生意估值是180億美元,但該公司撥作員工退休福利(包括醫療)的款項卻是1000億美元!

可以肯定,私營醫療的引入必然會大大增加卑詩省的商業成本。

全民醫療保健曾經是加拿大人的夢想(今天也是美國和中國人民的夢想),當年道格拉斯(Tommy Douglas)要在沙省推行全民醫療保健制度,便受到北美洲的醫生聯手大力對抗,經歷了一個多月的慘痛全省醫生大罷工,最後才獲得勝利。沙省的成功經驗,後來被引用到全國推行。如今,加拿大醫學會重新要求引入私營醫療。從醫生的角度來看,引入私營醫療有助大大提升他們的收入,但廣大市民又有甚麼好處?

在美國,4成的個人破產皆因醫療費用所導致。這個全球最富裕的國家,花費14%GDP在醫療卻有4700萬市民沒有醫療保健(加拿大是9%GDP),我們真的要打開大門引入美式醫療嗎?

請問,這叫公義嗎?

日本侵略軍對慰安婦的迫害,一般是數年,戰敗投降就結束了。中共對慰安婦的迫害,時間長得多,任何一次政治運動,慰安婦都不能倖免於批鬥,直至有些被鬥死,迄今未平反。日本對慰安婦的迫害只及其身,中共對慰安婦的迫害,更株連及其子女。在中國,荒謬到慰安婦「不再是受害者,而是害人者和製造罪惡者」。
在江浩的調查記錄,《昭示:中國慰安婦》一書中,慰安婦說,「解放」後的中國,「我們沒有公民權,也沒有人認為我們是人。」「毛主席去世,我去生產隊參加追悼會,被隊長叫出隊列,他嚴肅地說:『你回家呆著去,你有甚麼資格來給主席送行?』我看到過去被批鬥的地富反壞右都站在隊裡,我委屈得直想哭。」大家都知道,在那個時候,地富反壞右是被專政打壓的五種政治賤民,而慰安婦比他們更低賤。地富反壞右可以去為毛澤東送行,慰安婦沒有資格。因此,未醒悟毛澤東就是加害者的慰安婦說:「要是知道出來後是這樣,我還不如死在慰安所裡。」又說:「他們比鬼子傷害我的還深,還讓我受不了。」
一批鬥,就一輩子,不論甚麼運動,包括大煉鋼失敗,都拿慰安婦開刀。而且,共幹還警告慰安婦,不准向江浩提被中共迫害的事。很多人以為中共畏懼日本,不敢為慰安婦討公道,其實,真正原因是他們迫害慰安婦甚於日寇。史維會的朋友和鄒至蕙議員一直在敦促加拿大政府通過議案,要日本向慰安婦道歉及賠償,但迫害慰安婦更殘酷的是中共,卻不必受譴責不必道歉不必賠償,這叫公義嗎?

2007年8月16日 星期四

湖南省鳳凰縣沱江大橋(圖)




出事前

鳳 凰 縣 塌 橋 現 場 幾 乎 看 不 到 鋼 筋 , 被 許 多 網 民 質 疑 施 工 單 位 偷 工 減 料 。 但 據 香 港 建 築 專 家 指 , 石 拱 橋 主 要 是 用 石 頭 砌 成 , 不 用 鋼 筋 , 現 場 所 見 全 是 石 頭 是 正 常 建 橋 材 料 , 塌 橋 估 計 是 施 工 問 題 引 致 。 香 港 結 構 工 程 師 劉 宏 稱 , 石 拱 橋 的 原 理 是 以 拱 形 承 受 石 頭 壓 力 , 這 工 藝 歷 史 悠 久 , 其 設 計 雖 簡 單 , 但 施 工 困 難 , 「 要 有 大 師 級 工 匠 先 做 得 好 。 」 他 稱 , 由 於 現 場 正 在 拆 支 架 時 發 生 倒 塌 , 估 計 是 砌 石 時 壓 力 不 平 衡 等 施 工 問 題 引 致 倒 塌 。 而 香 港 公 路 學 會 會 長 劉 正 光 指 , 石 拱 橋 優 點 是 比 用 鋼 筋 水 泥 建 橋 節 省 成 本 , 而 且 石 拱 橋 外 形 美 觀 , 與 當 地 風 景 更 能 融 為 一 體 , 但 未 建 成 前 則 最 危 險 。 如 果 其 中 一 個 拱 橋 出 問 題 , 就 可 能 引 起 骨 牌 效 應 , 令 整 條 橋 倒 塌 。


2007年8月15日 星期三

馬 英 九 的 再 育

馬 英 九 一 審 判 決 無 罪 , 藍 營 士 氣 大 振 。 謝 長 廷 和 蘇 貞 昌 的 搭 檔 成 形 , 綠 營 走 向 整 合 之 路 , 兩 軍 的 陣 仗 開 始 擺 開 , 大 選 的 好 戲 上 演 了 。 市 長 特 別 費 和 總 統 的 國 務 機 要 費 , 在 本 質 上 都 有 很 大 的 模 糊 地 帶 , 不 論 從 法 律 上 、 政 治 上 和 社 會 上 , 均 可 作 寬 鬆 不 同 的 解 釋 。 如 果 沒 有 國 務 機 要 費 的 案 件 , 就 不 會 咬 出 馬 英 九 的 特 別 費 , 這 是 政 治 惡 鬥 之 下 的 法 律 案 件 。 特 別 費 的 無 罪 宣 判 , 一 定 會 影 響 國 務 機 要 費 的 審 判 。
像 開 竅 似 的 變 了 一 個 人
許 多 綠 營 政 客 高 喊 司 法 已 死 , 基 本 上 , 這 只 是 作 秀 , 現 在 權 貴 涉 案 的 官 司 , 從 陳 水 扁 到 馬 英 九 , 根 本 不 分 藍 綠 , 人 人 有 獎 , 司 法 獨 立 不 受 政 治 干 預 的 氣 候 已 日 漸 形 成 。 只 有 對 政 治 特 別 偏 執 的 人 , 才 會 懷 疑 政 治 干 預 司 法 。 馬 英 九 在 宣 判 無 罪 後 , 語 帶 哽 咽 。 他 以 「 田 螺 含 水 過 冬 」 這 個 台 灣 諺 語 來 形 容 這 大 半 年 來 忍 辱 負 重 的 心 情 。 這 個 判 決 讓 他 免 於 後 顧 之 憂 , 但 對 選 情 並 無 直 接 幫 助 。 不 過 , 也 許 受 到 官 司 的 打 擊 , 馬 英 九 的 作 風 出 現 明 顯 變 化 , 彷 彿 開 了 竅 似 的 變 了 一 個 人 。 他 的 單 車 鐵 騎 青 春 行 和 下 鄉 固 樁 的 Long stay , 都 與 傳 統 國 民 黨 的 選 戰 很 不 同 。 馬 英 九 在 溫 室 中 長 大 , 養 尊 處 優 , 不 知 民 間 疾 苦 , 這 些 缺 點 在 他 下 鄉 活 動 中 暴 露 無 遺 , 民 進 黨 對 他 大 加 消 遣 , 國 民 黨 中 央 對 此 也 不 以 為 然 , 認 為 他 自 曝 其 短 , 但 是 他 堅 持 要 面 對 現 實 , 誠 實 面 對 自 己 的 無 知 , 坦 然 接 受 各 方 的 譏 諷 。 他 對 農 民 生 活 一 無 所 知 , 不 知 道 稻 米 水 果 怎 麼 來 的 , 不 知 道 農 民 想 甚 麼 。 他 在 中 南 部 住 在 農 民 家 中 , 這 種 情 況 和 出 身 農 家 的 溫 家 寶 下 鄉 完 全 不 同 , 但 是 , 他 的 誠 懇 和 正 直 的 本 質 , 無 形 中 贏 得 好 感 , 因 他 表 現 出 來 的 拙 笨 , 與 職 業 政 客 的 油 滑 , 形 成 強 烈 對 比 。 民 進 黨 在 中 央 執 政 , 但 三 分 之 二 的 地 方 由 國 民 黨 執 政 , 民 進 黨 只 有 六 個 縣 市 , 國 民 黨 卻 有 十 六 個 縣 市 。 馬 英 九 透 過 一 腳 步 一 縣 市 的 方 式 , 在 泛 藍 執 政 地 區 部 署 作 戰 計 劃 , 他 跳 過 黨 中 央 的 組 織 戰 略 , 直 接 與 當 地 的 縣 市 首 長 打 交 道 , 希 望 效 法 當 年 黨 外 以 「 地 方 包 圍 中 央 」 的 方 式 , 重 新 掌 握 政 權 。
漸 體 會 台 灣 情 感 與 氣 味
馬 英 九 下 鄉 , 對 他 是 很 好 的 育 和 學 習 之 旅 。 他 慢 慢 理 解 身 為 台 灣 人 的 感 情 , 嘗 試 體 會 台 灣 社 會 的 氣 味 。 他 想 當 台 灣 總 統 , 就 必 須 站 在 台 灣 人 的 感 情 和 台 灣 人 的 利 益 講 話 。 身 為 外 省 人 , 缺 乏 台 灣 意 識 和 台 灣 感 情 , 是 馬 英 九 的 最 大 罩 門 , 他 積 極 克 服 這 個 弱 點 , 讓 中 南 部 民 眾 接 受 他 。 馬 英 九 的 努 力 , 激 起 民 進 黨 很 大 的 危 機 意 識 。 如 果 族 群 牌 和 本 土 牌 不 再 是 選 戰 王 牌 , 台 灣 的 民 主 就 有 救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