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6日 星期一

新報 2007-08-05毓民星期天 黃毓民
陳方安生比泛民主派更好樣!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八月三日發表《致行政長官公開信》,炮轟特區政府較早時公布的《政制發展綠皮書》。陳方安生的公開信提出三項質疑:第一,曾蔭權「在參選行政長官期間指出,會在綠皮書中列出三個達至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面普選的方案;這個承諾並沒有兌現……,綠皮書沒有清楚列出三個選項,卻只反覆列出策略發展委員會的討論,然後拋出一連串混淆視聽的問題,如日後選舉過程的技術性細節等等。」第二,「綠皮書第二章把一些是爭議性的論點,包裝為事實理據……。」第三,「雖然社會各界在事前早已就評估民意的方法表示疑慮,但綠皮書始終沒有解釋清楚有關細節。」評論客觀而且深刻平情而論,陳方安生的評論不但客觀而且深刻。陳方安生高姿態向曾蔭權開炮,以及她與泛民主張的頻密互動,將會使政制發展的辯論增添不少變數,而「北京爺們」相信也會對陳方安生的動向表示關切。人們也許會說,陳方安生是前港英政府的重臣,回歸後又是特區的第二把手,這樣的「政治成分」,忽然有民主的論述,似乎是沒有甚麼說服力。親共愛國陣營把她視為港英餘孽,現在則與「反中亂港」的泛民沆瀣一氣,她的話當然不必聽。至於泛民主派中又會有人認為她是「忽然民主」,香港民主停滯不前,陳方安生曾「權傾兩朝」,不無責任。權傾兩朝順利過渡一九九三年九月廿一日,港府宣布,「現任公務員事務司陳方安生,將由十一月二十九日起接替霍德爵士出任布政司。」港督彭定康在評論有關任命時表示:「她 (陳方安生) 對政府的運作,社會架構和私人機構的通識,以及她個人優秀的條件,使她成為布政司的最佳人選。我期待着與她衷誠合作。」陳方安生是香港在英國管治期間的首位華人布政司,亦是第一位女性膺任此一權傾香港的要職,象徵英國在香港的殖民地統治登上最後一程。早在一九九一年,港府已計劃在九四年由華人出任布政司,有關人選應為英方所充分信任,並為中方所接受。這有利於整個公務員系統的順利過渡。最理想的是首位華人布政司可以跨越九七。果然陳方安生由港英時代做布政司過渡到九七第一屆特區政府的政務司司長。徘徊瞻顧特首路上回歸之初,「董陳配」尚稱無甚扞格,但隨着董建華的剛愎自用性格日漸凸顯,而陳方安生的倨傲秉性亦不遑多讓,於是二人貌合神離,終至陳方安生辭官,曾蔭權得以上位。曾蔭權儘管已是香江第一把手,但恐怕很難得到陳方安生的尊敬,相反曾蔭權對這位「老長官」也一樣不假以詞色。陳方安生本來挾着極大的民望,但卻在參選特首的路上徘徊瞻顧,結果造就了梁家傑,也讓泛民主派「凸顯小圈子選舉不義」的訴求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並使曾蔭權高提名、高得票、高民望,連任行政長官。陳方安生不屑與曾蔭權競逐,還是怕輸,恐怕只有她自己才曉得;她不甘蟄伏,要為香港政制發展建言,於是搞了個「核心小組」,弄了一份政制方案,可是她隨即抱怨「特區政府不應故意忽視她的政治建議」。不被重視唯有發炮陳方安生的「核心小組」提出的政改建議不獲重視,她也對《政制發展綠皮書》沒有甚麼好評。毓民認為陳方安生對《綠皮書》的批評不但客觀而且深刻,不是揶揄陳方安生,而是到目前為止,泛民主派對《綠皮書》既不肯否定,也不肯接受,更沒有洞察入微的分析,比起陳方安生這位「忽然民主派」,泛民主派算是落後的。爭取民主不分先後陳方安生說《綠皮書》混淆視聽,乃至偷換概念 (「把一些具爭議性的論點,包裝為樹立理據」) ,表示失望,還要求 (曾蔭權) 作出公開回應。這是叫陣,曾蔭權必須接招!今年「七‧一」遊行期間,有人高舉「忽然民主」的橫額諷刺陳方安生。胡錦濤統戰台灣朝野,說過一句話:「有些人不管以前做過甚麼,說過一些甚麼話,只要今天站到和平統一這一邊,我們都要表示歡迎。」對於陳方安生的民主論述及支持民主的行動,我們也可以這樣說:「有些人不管以前做過甚麼,說過甚麼,只要今天站在民主這一邊,我們都要表示歡迎」。爭取民主不分先後,這與愛國不分先後是一樣的。「貞婦晚年失節不如老妓從良」。「此允今是而昨非,悟以往之不諫」。對於政治上的遷善改過的人,人們是應該表示歡迎的。後記首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在皇后碼頭清場前,惺惺作態,說甚麼走入群眾,與保育人士溝通,但毓民在論壇上所見,這位被曾蔭權形容為「好打得」的政治新貴,態度倨傲,而且一副對異議聲音完全聽不進去的樣相,十分討厭。馬家輝、吳志森、梁文道三人亦當場予以批判,但是主流媒體竟然無視當日保育人士的情理兼備發言,反而自覺或不自覺地揄揚林鄭月娥「深入虎穴,精神可嘉」。至於香港電台拿勛章的節目主持人周融更立場偏頗,一面傾向政府,歌頌林鄭月娥,抹黑保育人士。這樣一個公營電台,還能侈言甚麼獨立自主?還有甚麼可「撐」的!聽林鄭月娥的廢話,再看到她在警方清場後的假仁假義嘴臉,毓民只想到一句話:不賢者而居高位,是播其惡於眾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