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8日 星期二

《南京》的歷史感和正義感

《南京》的歷史感和正義感 作者︰林達

【大紀元8月28日訊】今年是南京大屠殺70週年的紀念日,卻因為一些美國人而引出話題。一個是拍出《南京》記錄片的投資人泰德.萊昂西斯和名導演比爾.古登塔格,他們聲稱自己受了另一位女士張純如書寫南京大屠殺的感動。張純如雖是華裔,卻是出生在美國的地道美國人。誰知,在他們之前,還有一個美國人朗恩.約瑟夫博士,先是收集了25年的資料,準備寫有關南京大屠殺的書,因張純如已經出書,就決定自費獨立製作南京大屠殺的記錄片《南京夢魘》,然後在美國免費放映,也放到網上,供世人免費下載。他們的心愿都很簡單︰希望有更多人了解這段歷史,也就是“歷史感”。他們的衝動都來源于一個簡單的正義感。這種正義感在美國民間很普遍,同樣在今年,出于同樣原因,美國國會透過了譴責二戰期間日本強征亞洲“慰安婦”暴行的議案。所謂國會,就是民眾的代表。他們是在代表美國民眾發出聲音。

建立在大量歷史資料收集基礎上的歷史書寫以及記錄片,是向世人揭示歷史真相的最有力手段。相比之下,我們驚訝地發現,南京所屬的中國卻七十年來拿不出相應份量的紀實作品來。不僅如此,《南京》在各大城市放映,都因為“票房慘淡”而在上映幾天之后下檔,而《南京夢魘》根本沒有獲準在中國放映和發行。約瑟夫博士寫了一封公開信,說自己不僅受到日本右翼的威脅,據他本人說還受到一些中國人的詆毀。最近,出于長期義務工作引出的財務困境,在中國製片人建議下,約瑟夫博士試圖向中國觀眾募款,只收到少于10人的捐款,數量少于1000美元。迫于入不敷出,他宣佈不干了,將在9月1日從網上撤下自己的影片。
我是第一次聽說《南京夢魘》,一開始還以為就是《南京》。因此還去看了一遍。影片確實花了很大工夫,看得出來這是個感情衝動很有個性的人。看了約瑟夫博士的信感覺就更是如此。感情衝動對于一個記錄片導演來說,不一定就是一件好事,可能導致“不夠專業”,可是因此也能夠證明,他確實就是這么個人,對一段歷史感到衝動,就執著地要去表達和傳播。看了他的信,我想中國人募捐寥寥是可能的,對于他說有中國人詆毀他就不太相信,因為太不合邏輯也不合情理。可是我看到一段中國觀眾對《南京》的觀感,就覺得只能說是自己孤陋寡聞。
《南京》的導演古登塔格兩次以記錄片獲得奧斯卡獎,他毫無疑問是“專業的”。所謂專業,就是不用去懷疑他的分寸感。這是第一部以外國人視角回顧南京大屠殺的記錄片,主要情節圍繞以華群女士為首的十幾位駐華西方人士,包括美國傳教士和德國商人,如何冒著生命危險,運用他們在南京的影響力,于1937年12月在南京建?⒘艘桓齬拾踩葺;ち?25萬中國人的安全。那位中國觀眾看了以後就很不開心,他認為美國人拍的這部記錄片從安全區角度切入講述南京大屠殺,是在表揚美國人的偉大功績,看到電影中的大屠殺的中國倖存者不斷重複華小姐是好人,他產生了不想看下去的“厭惡感”。
這讓我想起猶太人的浩劫,今年我買了兩本叫做《虹口》的書,是回顧當年上海如何接待了成千上萬避難的猶太人。其中一本成為我們送給一個猶太人朋友的生日禮物。他們對這段歷史、對中國人都是懷著萬分感恩的心情。對今天的上海能夠做發掘這段歷史的工作,都是持正面的態度。不僅倖存者萬分感激,還世世代代感激下去,你無法想像,一個猶太人有可能會認為這是中國人在為自己“歌功頌德”,因此產生厭惡感。
我相信人的自然本性大致都是一樣的,一個群體的表現和另一個群體截然不同,只能說是恆長的文化積澱的結果。就歷史觀、正義感、感恩和寬容來說,這是一個整體。一個民族不可能對自己的大量歷史事實都忽略、聽任歪曲、扼殺討論,卻單單挑出一段歷史,要求國民重視和正確對待。隨意翻翻我們的本國歷史,禁區還少嗎?我們因此出來一代代沒有歷史感的年輕人,就沒有什麼可奇怪的。在南京大屠殺70週年的時候,毫不相干的美國民間都會七七八八自然冒出一批歷史發掘和記錄、宣傳者。這個現象的基礎是︰美國人對待本國歷史和世界歷史是客觀的,各種觀點是容許充分表述討論的,歷史無禁區在他們是一個常識。而對猶太人來說,感恩和寬容,與他們以整個宗教信仰出發形成的世界觀是一致的。因此他們建立浩劫博物館,也建立寬容博物館。他們不因為自己的歷史遭遇而盲目煽動仇德。這種世界觀雖源自宗教,卻也進入世俗生活,成為現代社會最基本的價值觀。就像是一個人,最終必須有一個能夠令自己站穩腳跟的定力和根基,確立這一點,就有救了。而我們作為個人和民族,自從進入現代,就是一連串信仰迷失的曲折路途,我們頻繁地鏟除自己民族道統中的智慧,不斷狂熱領養各種不同世界觀和信仰,又不斷因為失望而摒棄,最後眼前一片五光十色,內心卻一片空白和茫然。個人和民族都缺乏定力。
在南京大屠殺70週年的時候,但愿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有一刻,放開自己生活中的焦慮,站定在那裡,想想那幾十萬遇難者,以及我們在那個年代顛沛流離的祖輩父輩,他們在注視我們,他們對後世的期待,該不會只和個人功名利祿、國家經濟發展有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