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4日 星期六

追 求 「 非 常 」 , 必 跌 入 反 常

大 陸 有 一 位 朋 友 , 向 筆 者 概 括 中 國 幾 十 年 的 國 情 , 就 是 : 大 道 理 講 了 很 多 , 人 類 生 活 的 一 些 基 本 小 道 理 卻 不 見 提 , 好 像 忘 掉 了 ; 大 道 德 非 常 崇 高 , 小 道 德 卻 被 社 會 遺 忘 了 。 甚 麼 是 大 道 理 呢 ? 比 如 要 解 放 全 人 類 , 要 實 現 共 產 主 義 理 想 , 要 超 英 趕 美 , 要 建 立 強 國 盛 世 , 要 實 現 大 國 崛 起 , 等 等 , 從 領 導 人 到 官 方 媒 體 到 意 見 領 袖 , 全 國 都 高 唱 這 種 大 道 理 五 十 多 年 不 輟 。 甚 麼 是 小 道 理 呢 ? 小 道 理 就 是 人 有 七 情 六 慾 , 飲 食 男 女 , 融 和 家 庭 , 安 居 樂 業 , 過 平 常 生 活 , 是 人 的 基 本 需 求 。 甚 麼 是 大 道 德 呢 ? 大 道 德 就 是 為 國 為 黨 不 惜 奉 獻 一 切 甚 至 生 命 , 就 是 「 毫 不 利 己 , 專 門 利 人 」 , 就 是 大 公 無 私 , 就 是 鞠 躬 盡 瘁 , 死 而 後 已 。 甚 麼 是 小 道 德 呢 ? 小 道 德 就 是 不 要 隨 地 吐 痰 , 上 車 要 排 隊 , 向 老 弱 讓 座 , 就 是 不 要 說 謊 造 假 , 就 是 不 要 以 損 害 別 人 自 由 的 方 法 來 實 現 個 人 自 由 。 五 十 多 年 , 中 國 只 講 大 道 理 、 大 道 德 , 卻 忽 略 甚 至 不 提 小 道 理 、 小 道 德 。 有 一 個 時 期 , 在 革 命 的 氣 氛 下 , 歌 頌 一 些 英 雄 人 物 可 以 不 吃 不 睡 沒 有 性 愛 , 為 了 搶 救 一 點 微 不 足 道 的 公 家 財 物 不 惜 犧 牲 生 命 。 與 此 同 時 , 不 被 提 倡 的 小 道 德 就 逐 漸 而 徹 底 損 毀 了 , 全 國 街 道 到 處 可 見 痰 涎 , 上 車 一 擁 而 前 , 整 個 社 會 以 說 假 話 為 正 常 現 象 , 改 革 開 放 以 來 更 是 假 貨 氾 濫 全 國 。 廣 東 話 把 講 假 話 稱 之 為 「 講 大 話 」 , 把 話 講 「 大 」 了 , 道 理 講 「 大 」 了 。 道 德 講 「 大 」 了 , 就 成 為 「 大 話 」 。 昨 天 《 人 民 日 報 》 發 表 評 論 員 文 章 , 就 全 黨 產 生 了 二 千 多 名 十 七 大 代 表 , 提 出 了 「 全 黨 的 囑 託 , 神 聖 的 使 命 」 。 文 章 要 求 每 一 位 十 七 大 代 表 , 「 要 時 時 處 處 以 黨 的 先 進 性 要 求 規 範 自 己 的 言 行 」 , 「 帶 頭 用 馬 克 思 列 寧 主 義 、 毛 澤 東 思 想 、 鄧 小 平 理 論 和 『 三 個 代 表 』 重 要 思 想 武 裝 頭 腦 , 認 真 貫 徹 落 實 科 學 發 展 觀 」 , 「 帶 頭 實 踐 社 會 主 義 榮 辱 觀 … … 」 。 這 些 話 真 夠 「 大 」 了 。 中 共 建 黨 之 先 只 講 馬 列 , 其 後 有 了 毛 澤 東 思 想 ; 再 後 多 了 鄧 小 平 理 論 , 然 後 是 第 三 代 核 心 江 澤 民 的 「 三 個 代 表 」 重 要 思 想 , 現 在 則 是 胡 錦 濤 時 代 的 「 科 學 發 展 觀 」 與 「 八 榮 八 恥 」 。 再 發 展 下 去 , 多 一 個 核 心 就 多 一 套 理 論 , 「 大 話 」 必 然 越 寫 越 長 。 別 提 一 般 黨 員 了 , 試 問 問 最 高 層 的 領 導 者 , 有 誰 能 說 出 馬 、 列 、 毛 、 鄧 之 相 同 與 相 異 之 處 ? 有 誰 能 指 出 對 各 領 袖 的 矛 盾 主 張 如 何 取 捨 ? 有 誰 能 背 出 「 三 個 代 表 」 與 「 八 榮 八 恥 」 的 條 文 ? 小 道 理 、 小 道 德 呢 ? 有 一 位 外 國 駐 北 京 的 記 者 對 筆 者 說 , 在 北 京 , 見 不 到 「 禁 止 吐 痰 」 的 告 示 , 為 了 準 備 奧 運 , 公 車 前 有 人 維 持 秩 序 , 但 乘 客 仍 然 不 排 隊 , 車 來 了 一 擠 而 上 。 提 倡 文 明 , 是 為 了 奧 運 , 而 不 是 為 了 要 提 高 國 民 素 質 。 社 會 只 講 大 道 理 , 只 講 大 道 德 , 那 是 要 大 家 去 做 一 個 非 常 的 人 , 要 建 立 一 個 非 常 的 社 會 。 一 九 八 一 年 , 徐 復 觀 曾 寫 過 一 篇 文 章 : 《 正 常 即 偉 大 》 。 他 提 出 中 共 要 求 全 國 的 人 去 學 雷 鋒 , 這 樣 要 求 的 結 果 , 只 會 使 社 會 由 非 常 而 跌 入 反 常 。 他 認 為 , 只 有 不 追 求 非 常 的 正 常 社 會 , 才 是 偉 大 的 社 會 。 中 國 社 會 幾 十 年 的 變 化 , 正 是 從 追 求 非 常 而 跌 入 反 常 的 歷 程 。 中 國 今 天 的 社 會 道 德 集 體 淪 喪 , 正 是 嚐 到 不 斷 提 倡 大 道 理 、 大 道 德 的 講 大 話 惡 果 。
講 大 道 理 、 大 道 德 , 是 中 國 國 情 , 也 是 中 國 數 十 年 的 國 民 育 。 講 小 道 理 、 小 道 德 , 則 是 正 常 社 會 的 公 民 育 。 香 港 特 區 政 府 , 是 不 是 在 「 一 國 先 於 兩 制 」 的 影 響 下 , 要 捨 棄 公 民 育 而 大 力 推 動 國 民 育 呢 ?

沒有留言: